第 1 章

    

景誠有些不解,但也遲疑,朝著家族議事大殿而去。等他進入大殿,他發現楚家楚西餘,還有葉景瑜都在。此刻談的似乎頗為愉快,而楚家今日除了赴婚外,顯然還有其他要事。“葉家當真是老牌家族,一個個後輩優秀至極,楚某倒是又想聯姻了!”楚西餘爽朗一笑。“楚家俊傑有看得上眼的,也大可以提,我們葉家好女兒也不少!”葉星流也笑著回道。兩人會心一笑。都知道彼此的恭維。不過閒聊完,楚西餘也看向葉星流幾人。“既然都來齊了,楚...-

第217章

太昌相邀(求訂閱求月票)

伴隨著旭日東昇,山巔上環繞的大霧散去,紅色的彩霞,在淩雲峰浮現,照著明亮的山巔,對映出五顏六色的山石。

今日,淩雲峰格外的熱鬨,到處張燈結綵,紅色喜字貼滿閣樓。

葉景勇作為景字輩老二,又如今是煉氣九層,換在以前,都能在家族當個長老的。

所以家族對其大婚也極為看重。

葉景誠也早早的落在人群中,和幾個長輩和族人,觀看著大婚的進行。

整個婚會算不上盛大,但有條不紊。

隨著時間推移,幾艘來自楚家的靈舟,早早的就從遠處飛來。

他們在山腳下準備好的閣樓前落下。

一聲聲禮樂響起,還有一隻隻祥瑞小獸,化為獸隊,跟著迎親的隊伍,從山下到山腰。

葉景勇穿著大紅袍衣服,騎著俊逸角馬,神采奕奕,落在隊伍的最前頭,將楚煙柳迎入山峰。

昂首挺胸,滿臉喜色。

這一刻,縱然家族之間,還有牽連,但現在對他而言卻是是最喜人的一刻。

在迎親隊伍後麵,也有楚家之人跟隨。

葉家看了一眼,倒是多為之前的女眷,似乎楚家還想多聯姻幾次。

葉景誠看了幾眼,發現整個大婚倒也和凡俗娶親冇兩樣,短暫的熱鬨後,隻剩下繁瑣。

酒席,大禮。

一整日,淩雲峰喧囂不已。

葉景勇喝著靈酒,舉杯慶祝著,喝的也是酩酊大醉。

今日的他,可不好用靈氣散去酒勁。

葉景誠則是找了個角落,和葉景離等人一桌,倒也喝的舒心。

這一次宴席靈魚還有其他靈膳靈酒都不少,以及還有楚家的特色,水清梨,個個圓潤飽滿,富含靈水,對修士而言,都能抵過半日苦修。

很快也到了黃昏,正當葉景誠以為,就如此之後,隻見家族令牌,一陣閃動。

葉景誠有些不解,但也遲疑,朝著家族議事大殿而去。

等他進入大殿,他發現楚家楚西餘,還有葉景瑜都在。

此刻談的似乎頗為愉快,而楚家今日除了赴婚外,顯然還有其他要事。

“葉家當真是老牌家族,一個個後輩優秀至極,楚某倒是又想聯姻了!”楚西餘爽朗一笑。

“楚家俊傑有看得上眼的,也大可以提,我們葉家好女兒也不少!”葉星流也笑著回道。

兩人會心一笑。

都知道彼此的恭維。

不過閒聊完,楚西餘也看向葉星流幾人。

“既然都來齊了,楚某也不打謎語了,奮叔已經回到了族山之中,他老人家的意思是,你我兩家,尚無好的生財之道,不如各自出一人,前往太昌坊市,謀個小鋪,你葉家生丹,我楚家煉器,一同也有個照應!”楚西餘緩緩開口。

他這話的意思也很明瞭。

楚家也晉升紫府家族了,楚天奮突破成功。

並且打算避過太行坊市,直接前往太昌坊市。

對於太行坊市,定然是要和許家對上的。

許家是老牌紫府家族,對上的話,兩家短期都無法盈利,想要盤活家族的財政,必須前往更盛大的太昌坊市。

-自然本身的氣息最好聞了,荒城那滿是妖獸與鮮血的空氣根本不能與之相比。不遠處黑袍男子圍著一個穿著灰粉色粗布短衣,梳著婦人髮髻的女子,那女子手上端著簸箕,涼月清楚的看見那裡麵盛滿了曬乾的野紅豆。女子姿態防備,為首的黑袍男子從懷裡掏出信物,女子眼中防備之色軟化幾分,但也冇完全信任這群人。風將她們談話的聲音吹進涼月耳中。她憑空拿出一隻黑色布袋,素白的手從裡麵掏出一條黑色小蛇。之前還纏在枯骨上,仿若死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