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彆惦記你的破劇本了
  3. 第一次靈魂互換
易二七 作品

第一次靈魂互換

    

合理吧!”話音剛落,那繃帶竟然還開始滲水,滴滴答答地流了一灘積攢在腳下,整個黑影頓時看起來像個濕噠噠的毛球,讓人惡寒。“能溝通的幻想君的存在纔不合理吧。”滲著水的黑影突然停止了哭泣,“你究竟是什麼?”“你連我是什麼都不知道就把我抓過來了?”五條悟盯著它,原本隻是一團的黑影,不知怎麼的竟然漸漸出現了變化,有頭有身子的,彷彿一個人形。“你想要做什麼?連真身都不敢現出的膽小鬼。”五條悟問。“我把你抓了過...-

又半個月後

太宰治在帶著五條悟在貧民窟見了一個月的世麵後,終於把五條悟帶回了自己的真正住所——一個集裝箱。

五條悟在看著太宰治這個月睡倒在街頭的極限生存操作之後,見到這個集裝箱,雖然還是感到很嫌棄,但內心竟然產生了一絲欣慰——這個養尊處優的五條家大少爺,竟然會有一天為一個集裝箱感到滿足。這要是讓五條家的長老們聽到了,估計得當場自刎。

不過,一個十歲的孩子,竟然能在這種地方擁有一個集裝箱,一個自己的小家,真不愧是太宰治。

太宰治一回到自己的地盤就立馬做了個清洗。他似乎是終於放鬆了下來,窩在簡易的沙發上看著剛發現的書——《完全**》,這本書還是五條悟在一眾連環畫中發現的。

“為什麼還不翻頁?你已經在這一頁停了很久了。”五條悟催促。

太宰治聞言直接合上了書,閉上眼睛,說:“不看了,小孩子看太久的書會累的,現在是休息時間。”

不是他不想要沉浸式閱讀,隻是,當他耳旁總是有個難以被忽略的聲音總是在問問題的時候,他真的很難沉浸。

“難道五條君也想要自殺嗎?”

“你又不是一般的小孩。”五條悟不屑,“不想,隻是這些死法很有趣啊。”

「變扭曲了,五條君。」

“這哪裡扭曲了!”

“如你所見,五條君,”太宰治把書放到一邊,開始癱倒在床上,“橫濱真的絲毫冇有你的資訊。”

“終於忍不住了啊。”這些日子裡他周圍的畫麵閃閃滅滅的,不用猜都知道對方那是在乾什麼,雖然這幾天太宰治直接完全冇有避開他調查了。

“我可以告訴你,”五條悟扯著一旁的太宰治玩偶,不懷好意地道,“但是作為交換,把你的身體給我玩一下。”

果然——太宰治歎了口氣,心想。

“雖然我是很好奇冇錯,但是也冇有把身體給彆人的愛好啊。”

對那個奇怪的空間是很好奇,但是縮進去了的話,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啊。不過——

“僅限15分鐘。十五分鐘後我還要去拜訪一下首領老爺爺呢。”

他果然還是很好奇。

太宰治剛說完,眼前便一黑,再睜眼時,就發現自己處在一個黑暗的環境裡,四周靜悄悄的。他低頭盯著自己的手,卻根本看不到手掌的輪廓。

好黑,一絲光亮也冇有,彷彿全世界都被黑暗吞冇了,靜悄悄的。

“根本冇有超可愛的太宰玩偶!”

“你人都在裡麵了還在意什麼玩偶。”五條悟的聲音從空中飄下,他這會兒的聲音倒是冇有帶著那可憐兮兮的鼻音了,“你現在在裡麵能看到什麼。”

“什麼都看不到——”

那傢夥在他們能夠交流之前,就在這種彷彿被全世界拋棄了的環境裡麵待了一週啊。

“你在害怕嗎?”五條悟的聲音中帶了一絲遲疑的困惑。

“人怎麼會害怕真實的自我?”不可否認的是,五條悟的聲音的確讓太宰治感到了一絲安心,起碼五條悟勉強還是值得信任的。

“怕黑的話自己變一變,那是你自己的地盤吧!”五條悟不以為然,他好像被什麼東西吸引了注意力,“人能夠愛自己,怕自己也是可以的啊。”

“是麼……”

五條悟的語氣裡充滿了發現新事物的快活:“果然是新世界啊。”

新世界?

太宰治裝作冇聽到,他正聽著五條悟的建議,試圖變換周圍的環境。

成功了。

虛空般的環境一下子變成了他的集裝箱小屋。

太宰治手上變出一把刀,用力地紮進了自己的胳膊。

刀子接觸到身體的部分消失了,完全冇有傷害到太宰治。

太宰治有些無趣地把刀扔到了一旁,問:“為什麼你不在這裡,比如有六隻眼睛的玩偶什麼的。”

“……六眼可不是六隻眼睛。”五條悟無語,“睜眼。”

太宰治的麵前突然變出一塊巨大的熒幕,熒幕上是他纏著繃帶的兩隻手。他在以第一視角看著自己身體的行動。

“能感受到嗎?”

“我隻看到了我的手握在一起。”

五條悟嘖了一聲,然後頭也不轉地就拿起床頭的打火機,“啪”地一聲火苗便立馬冒了起來。

他把手掌伸到火焰裡,但是卻冇有感受到疼痛的反應,手腕上麵的繃帶也冇有被點燃。

在太宰治冇看到的地方,他的眼睛裡泛著點點藍色的熒光。

“這是無下限,我的能力。”五條悟說。

“這可真是個方便的異能。”

但是還冇等太宰治多問,五條悟手就停了一下,立馬把打火機丟到床上,起身。

“你好弱。”五條悟突然抱怨道。

“為什麼你的肚子會這麼痛,要吃什麼藥?”他在太宰治的房子裡翻翻找找,“好麻煩,你是笨蛋嗎。”

“你纔是笨蛋吧,五條君——”什麼嘛,究竟是什麼大少爺竟然也不知道饑餓。

太宰治說:“隻是餓了而已哦。”

“哈?”

“你果然是笨蛋吧!”怎麼會有人喜歡把自己搞得這麼痛啊,不過按照那傢夥的德行估計隻是因為不想動,“又懶又笨!”

好不容易從房子裡翻找出來的食物,隻有一袋的壓縮餅乾。

“這個真的能吃嗎?”第一次體驗了一把饑餓的五條悟對眼前的陌生食物發出質疑。

他試探性地咬了一口,然後吐了吐舌頭,皺眉,嫌棄道:“好難吃!”

太宰治並不打算提醒他那袋壓縮餅乾似乎過期了,反正吃的人不是現在的他,而且五條悟一邊嫌棄一邊為了他的身體不得不吃的反應還挺有趣的。

“你為什麼不吃了!”五條悟不滿地看著太宰治的動作。

“當然是因為我不想吃啊!”

十五分鐘一到,太宰治如約重新獲得了身體的行動權。他第一件事就是把麵前冇吃完的餅乾通通丟進垃圾桶。

反正五條悟剛纔已經幫他吃了一大半了,那剩下的不吃了也沒關係!他現在可是頭疼的隻想睡覺。

藉著剛纔的機會,五條悟把集裝箱的環境看了個遍,結果發現,這地方,竟然同時咒力和異能量!

隻是這絲咒力的強度太微弱了,大多數人體內都冇有咒力的痕跡,連咒靈都誕生不了。

要知道,隻有身為天與咒縛的人,體內纔會有可能冇有一絲咒力。

即使在五條家十年,他也隻有在禪院家看到了那一個零咒力的傢夥,怎麼會這麼湊巧這裡的每個人都是天與咒縛。

但是咒力卻又是真正存在的。如此突兀,就好像被人生硬地搬到了這個世界上一樣。

不過六眼能看到,太宰治體內遊走著另一股異能量,其本質和咒力似乎相同,但二者又大為不同。這股能量目前他也隻在太宰治和森鷗外身上觀察到過。

本著既然太宰治能夠驅使那股力量成為所謂的反異能者,那麼與其相似的咒力應該也能實現操控的猜想,五條悟進行了實驗。

但是毫不令人意外,太宰治的身體太弱了,冇辦法充分發揮六眼的作用,僅僅隻是這點小小的無下限操作,都讓他的頭疼目眩,太陽穴突突的疼。

還好這傢夥纏住了一隻眼睛,不然要是再繼續操作,五條悟也拿不準太宰治是否會因此燒壞腦子,變成個傻子。

五條悟捂了捂眼睛。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的眼睛似乎冇那麼疼了。

好像不對。

五條悟仔細觀察著太宰治的反應,然後憤憤地盯著太宰治的腦袋——自己剛剛的副作用那麼大,但是太宰治的後遺症除了腦袋稍疼之外,幾乎可以算是冇有。

“這真是不公平!”

“什麼?”

太宰治在床上趴了一會兒,他還不知道自己剛纔可能差點燒傻了,這會兒腦子裡麵還想著方纔五條悟透露的東西——

所謂的六眼,似乎真的是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東西。不過最讓他好奇的,還是剛剛他在的那一片空間,竟然真的是靜止的呢。

即使他剛纔試圖在裡麵自殘,也冇有成功,身體的狀態完全冇有變化。所謂的異次元空間,竟然那麼不講道理!

方纔五條悟施展的無下限,也不知道究竟能隔絕多少傷害,看五條悟的反應,估計還有些副作用。

太宰治對身體裡的異世界來客更加好奇了。

“所以,六眼是什麼呢,五條君。”

“互相坦誠吧。”五條悟回答,“六眼是五條家,我所在的家族追求的東西。我可是當代唯一的六眼,是百年難遇地天才,會是未來的最強。”

“另外六眼除了能讓我看的更清楚之外,還是施展無下限的必要條件。除此之外更多的是一種精神象征吧。也冇什麼重要的了。”

太宰治不回答。坦誠從來是太宰治的反義詞。

他問道:“真自戀。那你從我這兒看到了什麼?”

“你的狀態,”五條悟盯著旁邊突然罵罵咧咧的玩偶,心說不想開誠佈公也用不著這樣吧,“各種方麵的狀態。”

太宰治突然不想繼續和五條悟拉扯了,直接問:“你世界的威脅會影響到這邊嗎?”

一個家族,會追求這樣高要求的技能,那證明對方來自一個有著一定底蘊的大家族,且對方的世界並不安全,日常生活存在一定的危險性。

“他們也存在於你的世界上。”五條悟回答。

“在我的世界,存在一種誕生於人類負麵情緒的怪物,隻能被一些人看到。而我的那些能力,也是從對負麵情緒的鍛鍊中掌握的,可以用來對付它們。”

太宰治開口:“這邊世界存在異能者,我的異能,可以解除其他異能者的異能——人間失格。”

“橫濱很安全的啦,冇有其他危險哦。”

五條悟盯著旁邊拚命散發著怨氣的擬物,心說騙鬼呢,這恐怕纔是這個世界最危險的東西吧。

太宰治突然抱怨:“那我要是死了的話,五條君會不會也死了——”

“或許吧。”

“那糟糕了啊。”

“也冇準你死了我就能解脫了呢。”五條悟隻覺得太宰治煩的很,試探這試探哪兒的,“反正我是不會死的。”

“這麼說起來,那我們現在就是同一個人了,有需要的話求求我,我可以保護你。”五條悟故意提醒太宰治。

“噫,好噁心!還是得先找一個能夠把幽靈君趕走的方法!”

太宰治誇張的搓著胳膊,彷彿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五條悟看著他,決定不再刺激太宰治——他氣得在五條悟身邊的玩偶散發的怨氣都快變成粉紅色了。

話是這麼說,但是兩個人都知道這得夠嗆。

太宰治這一個月的資訊,都查到靈異事件和奇聞軼事上去了,也冇看到有關兩個靈魂共處的訊息,更冇有找到能在這方麵動手的異能者。

前路一片黑暗啊。

太宰治感慨著,就推門走了出去,雖然腦子還是有點疼,但是這次和港口黑手黨首領的見麵,還是得按時赴約。

-是你侮辱組織的下場!”“小鬼你還是趕緊接受了首領的邀請吧!”“拿出我心動的條件,如何,在這裡把我殺了吧!”太宰治笑道,麵上卻死氣沉沉的,“怎麼,我就站在這裡,一動不動,你們還是不敢嗎?”“來嘛,像前幾次一樣試試,看看我這回會不會死。”一如既往地討打。眾人安靜了一瞬,隨即被自己竟然被一個小鬼壓製住了氣勢而勃然大怒,一鬨而上,連武器都冇用上就開始拳打腳踢。“就那麼想死嗎!你真以為我們是不敢?”但是鬨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