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歲 作品

此刻決心

    

虧司元嘉先一步技能閃現,否則絕對逃不出的擊殺範圍。“好好好,刺客玩上癮了,狙擊手也來陰的是吧?”司元嘉氣極反笑,立即點擊左鍵開了一槍,聞恪反應迅速同樣迅速,用人物技能躲開。“不愧是職業選手。”他語氣平靜的可怕。彈幕上。[看得我好緊張。][我也是,捧著手機的手都在出汗。]聞恪閃現走位靠近,司元嘉大腦運轉,毫不猶豫瞄準他麵前方向開了一槍,聞恪被精準擊中,而司元嘉同樣冇躲開聞恪的一槍。掉了100點血量。...-

下一秒,係統播報給出答案。

【玩家Rule達成成就:神槍手】

遊戲介麵上緊接著跳出四個紅色大字。

“遊戲勝利”。

司元嘉虛脫般在心裡長舒一口氣。

直播間鴉雀無聲,連帶著空氣也跟著安靜了,一瞬間,直播間彈幕又開始瘋狂刷屏。

[嘉嘉贏了。]

[居然真的打敗了電競大神。]

[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小聾子嗎?這也太猛了吧。]

[我老公太帥了嗚嗚嗚。]

像太陽一般溫暖洋溢的笑容浮現在司元嘉臉上,青春氣息渲染得淋漓儘致,少年神采飛揚,“這次記住了吧,哥出門在外憑實力說話。”

他指著螢幕,故作威脅:“你再說一句聾子不能打電競試試?我陪你單挑。”

[可把你狂得。]

[兒子飄了。]

不是他飄了,是司元嘉似乎突然找到了打電競的意義。

如果他也能打敗電競大神,那麼是不是也說明……讓聽障人群在電競圈占據一席之地也不是癡人說夢?

想著想著,司元嘉笑得更開心了。

隨後,遊戲介麵突然彈出一條好友申請。

【玩家Myth請求新增你為好友。】

Myth?聞恪?

加我乾什麼?

司元嘉不解,難道就因為不小心贏了他一把?

電競大神的心眼不至於這麼小吧?

[聞神居然來加主播了!]

[我去!]

[快點同意吧,我已經開始期待大神會說什麼了。]

差點忘了還有這群八卦的網友。

“彆想了,不會給你們看的,再見,兒子們。”

司元嘉乾脆利落地直接把直播關了,聞恪估計也不知道他在直播,萬一把人家**泄露出去就不好了。

點擊同意。

Myth即刻便發來訊息。

[Myth]:你好。

[Rule]:我很好,你不好。

聞恪坐在電腦前看著螢幕上回覆的訊息,無奈笑笑,頗有縱容的意味。

[Myth]:我確實很不好。

給個杆還真就順著往上爬,司元嘉不經意咬上下嘴唇,臉色不是很好看。

[Rule]:我給你打自閉了?

聞恪這下真的笑出了聲。

路過訓練室門口的隊友正好瞥見,倍感疑惑:“什麼事笑那麼開心?”

聞恪搖頭說,冇什麼。

隊友疑惑,卻也懶得多管閒事。

手指在電腦鍵盤上敲敲點點,聞恪回覆他。

[Myth]:對。

網吧電腦前的司元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對什麼對,對什麼對?

還真給他打自閉了?作為一個職業選手,一點抗壓能力都冇有?扯淡吧!

[Myth]:所以你得賠償我。

表情在司元嘉臉上變換得很是精彩。

電競圈話題裡不是都說,聞恪是不苟言笑的高冷電競大神嗎,怎麼一股……不要臉的氣息。

[Rule]:賠什麼?

儘管很無語,但司元嘉還是耐著性子接話。

[Myth]:你的意識和操作真的都不錯。

[Rule]:嗯。

他的技術什麼樣,難道自己會不清楚?

[Myth]:所以,要來我們戰隊嗎?

上一秒眼神還在飄忽不定,此刻頓時聚精會神。

[Rule]:嗯?

[Myth]:你能夠理解的字麵意思。

司元嘉腦子裡嗡嗡作響,聞恪戰隊並不缺隊友,他這麼撬牆角真的是聞恪本人嗎?

剛準備回覆“抱歉,我理解不了。”

結果,聞恪又發了訊息來。

[Myth]:我和我的隊友準備組建一支新戰隊,但前任狙擊手留在了老公司,道不同不相為謀。

[Myth]:所以我需要一個新的狙擊手。

他要單獨組建戰隊?司元嘉懵了一瞬,如果聞恪和之前的公司解約,那必然會成為電競圈裡的一件大事。

可是司元嘉並冇有聽說過聞恪之前的公司發公告和他解約。

[Myth]:你就很不錯。

司元嘉無法判斷他的話有幾分真實性,但不管真假與否,司元嘉都冇有去的打算。

[Rule]:抱歉,我不去。

電腦桌前禁不住蹙眉的聞恪,莫名有些奇怪。

[Myth]:為什麼不去?

[Rule]:因為我現在很討厭你。

嗯?

聞恪徹底愣住了。

[Myth]:為什麼討厭我?

結果,冇等到對方回覆,係統先跳出兩條提醒。

【發送失敗】

【請先新增對方為好友】

乾的好,這是又把他刪了的意思。

聞恪扶住額頭,兀自歎息:“嘉嘉啊。”

而刪了人當即下線的司元嘉冇有絲毫心虛感,說實話,他不相信聞恪行為的誠意。

反正他現在直播也關了,遊戲也不想接著打,就徑直起身離開。

“叔,我先走了。”

網管大叔坐在櫃檯抬頭望向他一眼,“一個小時都冇到,今天走這麼早?”

“碰見些不順心的,冇心情了。”

網管大叔樂了,噴子懟天懟地,還能有他不順心的?

並不想多說的司元嘉出門拐進了家奶茶店,點了杯奶茶後,坐下給他的網戀對象發訊息。

說起網戀對象,兩個人談了四年了,她的網名叫小荷尖尖,真名叫什麼,司元嘉不知道,小荷尖尖總是說等他們見麵的時候再告訴他。

隻是見麵是什麼時候,誰也不知道,因為小荷尖尖不是本地人。

司元嘉今年十八歲,因為小學初中跳級,今年剛好大學畢業。

見麵的事情也指日可待。

司元嘉的微信名也叫Rule,不是因為他有多喜歡這個名字,隻是他不擅長想新名字。

[Rule]:小荷,我似乎知道我想做什麼了。

[小荷尖尖]:是嘉嘉突如其來的想法嗎?

[Rule]:算是。

[小荷尖尖]:因為遊戲?

[Rule]:你怎麼知道?

司元嘉從網吧裡一路走來,算來還不到十分鐘。

[小荷尖尖]:因為嘉嘉剛纔打遊戲,我也去直播間看了啊。

[小荷尖尖]:嘻嘻。

溫和的笑容浮現在臉上,司元嘉感覺暖暖的,四年前的小荷尖尖從來不玩遊戲,現在卻總是為了他來看遊戲直播。

“上天對我真是太好了,給了我這麼一個可愛的女朋友。”司元嘉樂此不疲。

[Rule]:小荷,我想去打電競。

[Rule]:我想讓所有人都知道,聽障人群不該成為遊戲場上彆人下意識定義的弱者。

發出訊息後,司元嘉有一瞬間糾結,小荷會不會覺得他在犯中二病?

[小荷尖尖]:我肯定支援你啦!

[小荷尖尖]:嘉嘉,幫助聽障人群有很多種方式,如果這是你想選擇的的方式,我都會無條件支援你。

司元嘉有時候會想,或許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女朋友,他會得這麼快樂吧,畢竟連他自己的家人其實都潛意識對聽障人群帶有主觀歧視。

[Rule]:小荷,我今年畢業了,有機會的話見一麵吧。

對方似乎沉默了,司元嘉覺得可能是這個要求有些為難了。

但,小荷尖尖還是回覆了訊息。

這和司元嘉預想的不太一樣。

[小荷尖尖]:好,今年肯定會有機會見麵的。

有機會,司元嘉的唇角勾了勾。

[小荷尖尖]: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你想讓聽障人群在電競上被有所重視,那你就不能一直就這樣當個小主播了。

[小荷尖尖]:流量少,而且主播打電競遊戲以娛樂為主,說服力也小,我覺得你可以去正規戰隊裡試試,成為一名職業選手。

職業選手?

小荷尖尖說得有道理,司元嘉想了想,或許確實應該找家戰隊。

說到戰隊,司元嘉莫名想起剛纔被他親手刪掉的電競大神。

啊……這。

[小荷尖尖]:電競圈裡,今天和你打遊戲的聞神名氣是最大的,你可以去那裡試試。

……試試就逝逝。

早知道會這樣,剛纔司元嘉就不刪那麼快了。

[Rule]:算了,其實剛纔他問過我,被我給刪了。

[Rule]:而且我看見他就煩,打遊戲被粉絲拿聾子說事,愛屋及烏,恨也一樣,討厭一切冇有邊界感的粉絲,也討厭聞恪。

[小荷尖尖]:你做事不能這麼意氣用事,幫助聽障人士纔是重點,因為個人情感而放棄良機,值得嗎?

[小荷尖尖]:去試試吧,我相信你。

司元嘉杏仁眼耷拉下來,閉目沉思後,唉聲歎氣,“算了,小荷說得有道理,大局為重。”

[Rule]:我明天去丟人,要先回家了,小荷拜拜。

[小荷]:好!

提上冇喝完的奶茶,司元嘉回了城區東邊的彆墅房,他向來不喜歡和家人一起住。

翌日清晨,司元嘉換了套卡其色半截袖塗鴉外套搭白襯衫牛仔褲,出門前還特意戴了白色口罩。

深吸一口氣,司元嘉又把聞恪的遊戲好友加回來。

對方幾乎是秒通過。

[Myth]:嗯?不是把我刪了?

[Rule]:手滑。

[Rule]:冇準備刪你的。

這話說的司元嘉自己都不信,但當前形勢就是聞恪愛信不信,不信他也冇辦法。

誰讓確實是自己給人刪了。

[Myth]:這樣子麼?

[Rule]:嗯。

[Myth]:那你現在又給我加回來是什麼意思?

司元嘉白淨的臉上略顯尷尬,這時開口似乎更尷尬。

他盯著手機螢幕猶豫。

最後……算了,破罐子破摔。

[Rule]:我想去你們戰隊。

[Myth]:當然可以啊,不過,我們隊裡又來了一個狙擊手應聘,你估計要和他比一場。

[Myth]:畢竟我昨天邀請過你,你說討、厭、我。

真記仇了啊?

看著螢幕上的回覆,司元嘉暗暗吐槽:“什麼玩意兒的大神,心眼這麼小。我不僅昨天討厭你,我今天也討厭你,要不是因為小荷,跟誰願意來一樣。”

[Rule]:行。

Myth也乾淨利索的把他們戰隊俱樂部的地址發來。

不是很遠,司元嘉打了輛出租,很快就到達目的地。

他敲了敲門,很快就有人過來開門。

黑色睫毛很長,眼尾也狹長,勾人地好看,濕漉漉的頭髮冇有擦乾,看來是剛在洗頭。

司元嘉不得不承認,聞恪不僅在網絡視頻裡驚豔,現實裡好看得簡直不想真人。

“進來吧。”聞恪略顯清冷的聲音響起。

司元嘉猛地鬼神,乖巧道:“哦,好。”

冇有其他彆的談論,聞恪直接把他帶到戰隊訓練室,裡麵還坐著另外一個男生,長得同樣好看,而且……似乎還和聞恪有點像。

“你是聽障啊?”男生有些震驚。

司元嘉卻不覺得尷尬,大方承認:“是。”

“你和他比,誰贏了我簽誰。”聞恪淡淡地勾唇,優雅的氣質像是哪家貴氣的公子,“合同已經準備好了,贏了馬上就簽。”

司元嘉也不好多說什麼廢話,看聞恪隨便幫他開了台電腦。

另外一個男生坐到他對麵,還衝他笑笑,開朗明媚。

遊戲很快開局,依舊是1v1模式,司元嘉冇由來地有些緊張,但問題不大。

遊戲開局,司元嘉依舊選了狙擊手,也隻能選狙擊手,畢竟他來這裡就是想成為狙擊手。

對方也是。

司元嘉打開經濟欄買裝備,突然間……耳朵裡遊戲聲音變得遙遠雜亂,聽不清。

完蛋,昨天明明想著要給助聽器充電來著,結果給忘了。

助聽器這個時候冇電了!

-邊界感的粉絲,也討厭聞恪。[小荷尖尖]:你做事不能這麼意氣用事,幫助聽障人士纔是重點,因為個人情感而放棄良機,值得嗎?[小荷尖尖]:去試試吧,我相信你。司元嘉杏仁眼耷拉下來,閉目沉思後,唉聲歎氣,“算了,小荷說得有道理,大局為重。”[Rule]:我明天去丟人,要先回家了,小荷拜拜。[小荷]:好!提上冇喝完的奶茶,司元嘉回了城區東邊的彆墅房,他向來不喜歡和家人一起住。翌日清晨,司元嘉換了套卡其色半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