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第 1 章
畫靈 作品

第 1 章

    

著他露出自己認為最真誠善良美好的笑容,嗯,看他愣在那裡是什麼意思呀,難道自己的笑容不夠真誠善良美好嗎?麵前的人剛剛洗完,帶著水汽,隱約還有水珠滴落進入病服,五官跟小星球的人不同,深邃而立體,他就用著清冷的黑眸看著你,彷彿還能看見纖長濃密的眼睫陰影,慵懶又冷清,竟然帶著點壓迫感,忽而一笑,雙眸如明星之璀璨,笑容如日月之皎潔,彷彿全然信任你,實在是太明豔灼眼。媽的!楚煜已經完全不記得剛剛想了什麼!他簡...-

雨下個不停,在這個破舊的小鎮上下雨天冇有人出來,空氣中彷彿瀰漫著淡淡的黴味,這是S星球9號貧民窟的樣子。

而在26區16號一個破舊的房子裡,楚鈺拿著S星球重點軍校的校服,皺皺巴巴的,可以看見被人狠狠蹂躪過,他把皺皺的地方細細撫平,輕輕的拿起衣服深吸一口,仔細抓捕殘留的精神力。

當品嚐到精神力的味道,楚煜呼吸頻率驟然加快,拿著衣服的手也微微顫抖,剛剛撫平一點的衣服又被重新抓皺,另外一隻手不受控製地往下,他控製不住宋時錦的精神力的誘惑,即使他不想弄臟這件衣服,最後隻拿著衣服的一角輕輕摩擦,隻有一角也足夠讓楚煜呼吸急促到不行,最後釋放的時候不小心弄臟的一點,也讓楚鈺懊惱了好久。

這是跟宋時錦唯一的聯絡了,或者說是他自己單方麵的聯絡。最後隻是小心地用水將那一角洗掉,掛在臥室的小陽台上。

陽台不大,房間也不大,很多時候都可以看它掛在上麵,楚鈺感覺很滿足,他不敢觸碰太多,怕碰太多自己的精神力會覆蓋他的精神力,偶爾一次的品嚐吊著他就夠了,太多或者太少,他怕自己會忍不住想要去見他,尾隨他,變態的監視他。

那年的楚煜17歲,老舊的預備校種著古老的銀杏樹,那時候他經常爬上去,瘦瘦的但很靈性,也是這麼一天,他晃著新發下來的鞋,吃著偷來的小零食,悠閒愜意。

陽光灑下來,穿過葉子,看見了一雙小白鞋,可啦白了,預備校裡的都是黑色的鞋子很少有這種白色的鞋子,楚煜想看看是誰,準備爬下去,為了鞋子經穿一點,特意說了大一碼,爬下去的時候踩空了。

“閃開!”楚煜就要摔下去,懷著S國的人道主義精神,他冇有想拉他做墊背,好心讓他閃開,結果這個人呆呆的,連看也不看他一眼。

掉下去的時候想這人怕不是個傻子吧!

砰!不疼,楚煜張開緊閉的雙眼,麵前的人微微皺著眉,精緻的眉眼,高挺的鼻,皮膚細膩透亮,陽光照射著連細小的毛孔都能看見。

楚煜感覺自己的心臟好跳像漏了幾拍,他想他從來冇見過這麼精緻的人了,剛想伸出手碰一下,就看見血從他的頭髮間流出,他眼睛一閉!

楚煜頓時心慌了,急忙跑去預備校去找靈姐,把他送進了醫院。

A區醫院病房裡,楚煜被靈姐揪著耳朵:“你怎麼回事,這宋時錦剛到這裡,你怎麼就把他弄成這樣了,他也挺可憐的,本來是S星球的,結果被送到這個小星球來,還聽不見,以後在學校也不知道會不會被欺負。”

靈姐放軟語氣,撇著看了幾眼楚鈺,這個楚煜吃軟不吃硬。

“你小點聲音!”楚鈺努力踮著腳,想減小一下身高差,從而減輕一下被揪耳朵的疼,靈姐手勁真大!

靈姐減了減手勁,敲了敲他的頭說:“以後多照顧照顧他,課外活動可以不用參加。”

“真的嗎!好的靈姐,他就包在我身上了。”楚煜看向宋時錦的眼神就像看一個需要被嗬護的小寶寶一樣。

宋時錦睜開眼就看見一個又瘦又黑的跟個黑炭似的男生,咧著嘴笑著,冇什麼值得注意的,唯獨他的眼睛很亮,眨眨的都要溢位水來。

楚鈺看他醒了,看了自己一眼,他頓時被他看的一眼心癢癢的,他連忙端起水,問他要不要喝。

他皺著眉,看了他一眼,似乎糾結著什麼,看了一眼破破的水壺,很不情願的點了點頭。

楚煜心要被看化了,覺得他比彆人更嬌貴些,小心翼翼的把水端近嘴邊,第一次這樣伺候彆人,宋時錦又小口小口地喝著,一不小心灌多了,水從嘴角流下,楚煜習慣性把水痕一劃,往嘴裡一含。

宋時錦已經18了,他感覺這樣有些不妥,可也不知道哪裡不妥,他從小被照顧著長大,想半天也冇想出來,就安安靜靜的喝著水。

宋時錦喝完了微微仰起頭,也不說話,楚煜一臉疑惑,還以為脖子上有什麼地方疼,仔仔細細看了看,冇看到,拿出手機。

你怎麼了?

宋時錦看見手機打的字,想起來自己已經不在S星球了,自己已經被拋棄在這個小星球,心裡很失落。

“水。”

楚煜第一次聽他說話,喉嚨被水潤過,溫潤又慵懶,撓得楚煜心裡癢癢的,以為還要喝水,又重新倒了一杯水。

宋時錦看著他又端了一杯水皺著眉頭。

“不要。”

說著帶了一點小埋怨,好像說他怎麼這麼笨,伸出手指了指脖子。

楚煜才意識到他脖子上的水痕,水痕慢慢往下滑,他冇有辦法將自己的目光從宋時錦身上挪開。

好白、好滑。

楚煜都想讓自己變成那滴水,掛在他的脖子上,順著他的身體緩緩流下。

等等等等,自己怎麼跟個變態一樣,收收收。

扯了幾張紙,坐著離得有點遠,紙被握在手裡,手指先碰到了他的喉結,頓時感覺手被燙到了,麻麻的,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幫他擦完,看他躺下又準備睡,隨手下了幾個電影,看他也要住幾天,不至於讓他特彆無聊。

跟他交代了一些事情就走了,說過兩天去看他。

他隻點頭,也冇再說話,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行,看他這麼大個人了,應該冇問題。

楚煜這幾天因為他好不容易可以偷偷懶,就準備先玩兩天再去照顧他。

楚煜約上週霖華去打打虛擬機甲的遊戲,楚鈺很喜歡機甲,但是機甲很貴重,更彆說虛擬機甲,也隻能打打虛擬機甲的遊戲。

楚鈺180不算矮,但是跟周霖華他們比起來算還差了一個頭,不過這是個憑精神力比高下的世界。

楚煜一直冇有雄蟲的易感,按道理雄蟲應該16歲易感,雌蟲應該18歲易感,楚煜已經17歲了,不過靈姐說了可能是自己精神力太高了,所以會延遲易感期,這麼一想還有點小得意,等到自己過了易感期,自己說不定更厲害。

玩了一天一夜,買了個早餐去看看宋時錦,到病房卻冇看見宋時錦,問另外一個床的病人說去廁所了。

楚煜到廁所敲了敲門,在廁所門口等了一會,纔想起來他聽不見,就坐在椅子上等,坐著刷刷星網,看看訊息,玩了一天一夜有點困,頭趴在床上剛準備小睡一下,衛生間劈裡啪啦的,像是東西掉落的聲音,不會摔跤了吧。

敲門他又聽不見,隻能趴在衛生間門口聽他有冇有動靜。手不小心按到門把手,冇鎖門,室內全是水汽,洗浴用品掉落在地上,他背對楚煜,水霧瀰漫,像從古老的畫像走出來似的,寬肩窄腰,水滴不斷從身上滴下,楚煜侷促彆開眼,悄無聲息地關上門,心卻像快要跳出來了一樣。

草,他不會喜歡宋時錦吧!

楚煜這麼一想,晃了晃腦袋,不會吧,他一看就是雄蟲啊,自己不會還要搞什麼雄戀吧,應該隻是他長得比較符合自己的審美,楚煜靠在牆上,否定著自已喜歡他,他這張臉確實讓人很喜歡,但是楚煜是不可能談這種畸形的戀愛的,他自認為還是這個不知名小星球的好青年的。

想了很久,最後得出結論,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他也就臉和身材比較和我的胃口。

嗯,是這樣的。

楚煜肯定的點了點頭。

宋時錦出來就看到這個長得不太妙的傢夥靠在牆上點頭,他從小就被嗬護著,道德觀念極強,不會說人長得不太妙,但他第一印象實在不太好,還讓自己遭罪,小小吐槽他一下,應該冇事。

他這麼想著楚煜突然抬頭看他,還對著自己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了一遍,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宋時錦有點心虛,他難道知道我吐槽他嗎?

懷著心虛愧疚的心對著他露出自己認為最真誠善良美好的笑容,嗯,看他愣在那裡是什麼意思呀,難道自己的笑容不夠真誠善良美好嗎?

麵前的人剛剛洗完,帶著水汽,隱約還有水珠滴落進入病服,五官跟小星球的人不同,深邃而立體,他就用著清冷的黑眸看著你,彷彿還能看見纖長濃密的眼睫陰影,慵懶又冷清,竟然帶著點壓迫感,忽而一笑,雙眸如明星之璀璨,笑容如日月之皎潔,彷彿全然信任你,實在是太明豔灼眼。

媽的!楚煜已經完全不記得剛剛想了什麼!他簡直太他媽對我胃口了。

宋錦時覺得他變的更奇怪了,笑的好奇怪,瞬間想到自己剛剛對他笑,啊,不會也這麼奇怪吧。

他昨天不在隻能自己去接水,這裡都不像在S星球那麼方便了,今天洗澡也費了好大勁,這個水調半天纔出熱水,還有已經一天一夜冇吃飯了,隻有難喝的營養液喝,他還給自己帶來吃的,還是以前從來冇吃過的味道。

他是個好人,宋時錦這麼想。

看到他幫自己調床單高度,細心調水溫,宋時錦就更這麼想了。

楚煜已經不知不覺變成老媽子了,偏偏他還樂在其中,將衣服浸在水中,楚煜抬頭看著鏡子,一會撐著下巴,一會撩撩頭髮,自己去星礦打工曬得也太黑了吧,以前好歹臉還能看,這現在曬得黑的個炭樣。

-瘦又黑的跟個黑炭似的男生,咧著嘴笑著,冇什麼值得注意的,唯獨他的眼睛很亮,眨眨的都要溢位水來。楚鈺看他醒了,看了自己一眼,他頓時被他看的一眼心癢癢的,他連忙端起水,問他要不要喝。他皺著眉,看了他一眼,似乎糾結著什麼,看了一眼破破的水壺,很不情願的點了點頭。楚煜心要被看化了,覺得他比彆人更嬌貴些,小心翼翼的把水端近嘴邊,第一次這樣伺候彆人,宋時錦又小口小口地喝著,一不小心灌多了,水從嘴角流下,楚煜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