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柚之zz 作品

合法

    

下海經商,在這個處處是黃金的年代,又有多少人能乘著時代的東風揚帆起航呢?不一會兒,一菜一湯上齊了,一份回鍋肉,一份青菜豆腐湯。喬頌看著眼前冇有現代科技與狠活的菜品,每一碗都是滿滿噹噹的菜。不禁感歎道,這個時代的民風可真是淳樸。回鍋肉的口味獨特,色澤紅亮,肥而不膩,入口濃香。色香味俱全,顏色養眼。喬頌曾經去過川渝地區,也品嚐過起源於川渝的回鍋肉,那邊的回鍋肉更能展現川菜的麻辣特色和獨特的口感。這邊的...-

喬頌穿過來的時候36歲了,在那個世界,她並冇有結婚生子,她努力掙錢,以為自己實現財富自由之後就會順其自然的結婚生子,可是並冇有,她也談過男朋友,但並冇有發展到結婚。她也害怕結婚後有了小孩子不能充當一個稱職的母親。

喬頌走在路上想了想,剛纔給了喬江兩千元,自己所剩的錢已經不多了,她得找個賺錢的方法,賺一些錢,讓自己和小喬頌的生活過得不至於艱難。

雖然說喬頌不明白為什麼到了小喬頌的世界後,還有自己身份資訊和一些錢,但現在也不多想,好好珍惜當下,和小喬頌一起的生活。

喬頌不禁想到,一定要彌補自己的童年。

有些穿越小說裡麵的穿越者是靠做倒賣發家。但在現在這個年代,個體經濟已經興起,倒賣已經合法化。自己還能做什麼呢,自己做吃食並不擅長,也可以去江南看看經濟發達的地區那邊的人們穿些什麼衣服,自己可以去進貨到內地來賣給當地人,告訴他們這是當下最流行的服裝應該能賺一些錢,但是又太過折騰。還有什麼呢?

喬頌走在回賓館的路上,在腦海裡麵尋找一番賺錢機會。突然,看到了路邊有報刊亭,有了主意,她上前挑挑揀揀,詢問了老闆賣得最好的雜誌有哪些,最後選了當下流行的還有自己覺得有趣的和一些紙筆,付了錢之後就直接回到了賓館。

喬頌打算近期投遞一些稿子,來一些快錢,再來考慮其他的。

終於,在幾本雜誌裡麵找到了兩本符合自己的文風。細細看了上麵的文章還有後續稿費問題,選擇了相對較好的雜誌社,準備寫兩篇稿子試試水。把另外一家雜誌社也留了下來,萬一先投的這家看不上自己寫的給退回了呢,也好再投進另外一家。

萬幸,在現在稿費製度已經恢複,還可以靠著筆桿子賺一些錢。

喬頌拿出剛纔買的紙筆,靈感爆發,鋼筆冇墨水了又擠上墨水繼續寫,直至太陽西斜。

三個小時左右的功夫,寫了三篇文章,有寫親情的,有寫當代社會的,有寫經濟形勢的。

現在先暫時不投稿子,等後麵有穩定住處再投遞。

喬鬆把東西都收進了行李箱,最後背上包出門了。

寫了幾個小時文章,喬頌也感覺到餓了,去到了中午看到的國營飯店。畢竟都來到了這個時代,還是嘗一嘗受儘吹捧的國營飯店的味道。

喬頌進去後,看到飯店裡麵隻坐著稀疏的三個人。

坐在收錢的地方是一位三十幾歲左右的女性服務員,看到喬頌進來後,便對喬頌說:“在這邊點菜。”

喬頌聽到後,上前點了一葷一素,付了錢就找了個空桌子坐著,等待上菜。

觀察了其他三個人,都是單獨出來吃飯的,看來家裡麵都是隻有一個人,在外麵吃飯性價比還是不高,家裡麵有幾口人的還是會選擇在家中自己做飯。但獨身一人,為了方便,亦或者是掙的工資隻給自己花,冇有生活壓力,便會選擇在外麵吃飯。

紅燒肉先上桌,香味撲鼻而來,肉肥瘦相間,一大塊四四方方的肉就擺在盤子裡,看著上層的皮晶瑩剔透,又帶著紅色的汁,咬上一口,肥肉在口中爆汁,又夾雜著瘦肉,瘦肉不柴,也是可口。再上來一盤紅燒茄子,茄子是經過油炸再來進行炒製,吃上一口,外酥裡嫩,味美多汁,和著飯,帶著汁水,飯都能多吃上兩碗。真是把味道做到了極致。難怪是這麼多人推崇的國營飯店呀。

雖然說價格高於普通飯店,但國營飯店更加捨得用料,使得香味更濃。

喬頌風雲殘卷的吃完了這兩份菜,打了個飽嗝,滿足的離開了飯店。

外麵的天已經黑了,周圍是充滿煙火氣的居民樓,在正是飯店的時候,樓裡飄著芳香四溢的家常菜味道,在忙碌一天後回到家中吃上一道道熱騰騰的佳肴,令人回味不已。

喬頌走在街道上,看著自行車穿街過巷,下班的人們腳步匆匆,也有吃過飯在附近溜達一圈。也有電視的聲音從窗邊傳來。

現在的生活和之前的日子相比起來,買東西不再需要票證,有錢就能買到,結婚也不再是三轉一響,而是流行的“四大件”,冰箱、電視、洗衣機和錄音機。解決基礎的家務勞動,又有電視機帶來娛樂。可是誰又知道兩年後給人帶來了困境,有帶來了機遇了。

現在出來散步的人實在不算多,喬頌覺得肚子不再撐後就往回走了。

回到賓館,已經不是之前看到的那個穿著格子衣服的女孩兒了,但同樣也是一位年輕女孩,穿著襯衫,看著十分洋氣。畢竟能在這些地方上班的人們,家庭條件都不會太差。

喬頌進屋後,去洗了澡,一切收拾好後,再想了想明天需要做的事情,就和衣而睡。

翌日,喬頌起床後,一切收拾妥當,拿上足夠的錢,證件都帶上後就出門前往喬家。

再去喬家之前,喬頌去了昨晚去過的國營飯店,點了一碗麪條。

找了位置做好後,不過幾分鐘,一碗熱氣騰騰的麪條就上桌了。

不過就是一碗簡單的麪條,才上桌,美味撲鼻而來,撒了幾顆蔥做為點綴,麪條與湯底結合恰到好處,嘗上一口,帶著麪條的韌性和高湯的鮮味直入胃裡,暖上了空了一夜的胃。

喬頌吃完早餐後就往喬家走去。到了喬家,他們正準備把喬奶奶帶去火化,看到喬頌後,說道:“頌頌姨媽,怎麼你上午就來了,不是說好下午嗎?”

喬頌答道:“我和你們一起去送喬阿姨一程吧。”

喬姑姑想著喬頌是薑沛的妹妹,倒也冇拒絕喬頌同行。

“那就一起吧。”喬姑姑說道。

喬頌點點頭,牽著小喬頌,準備去送喬奶奶最後一程。

先去到醫院再去殯儀館,終於在這些繁瑣的過程後,他們拿到了喬奶奶的骨灰。

殯儀館內全是低泣聲,也偶有一兩個嚎啕大哭。告彆至親的家人,從此就陰陽兩隔。

喬家也都是低沉的氣氛,前往了告彆廳進行最後的告彆儀式。

喬家的親戚隻有寥寥幾人,一一上前告彆後,都來安慰著喬姑姑等人,看著小喬頌也流露出憐惜的表情。

一切結束後,喬家人離開殯儀館,抱著骨灰盒,回到筒子樓。鄰居看著喬家人回來,也紛紛安慰道節哀。

到家後,因為才告彆至親,眾人都冇胃口,草草吃了幾口後就不在繼續吃了。

喬江抬頭問道:“頌頌姨媽,你看什麼時候去把頌頌的戶口遷到你那兒去。”

喬頌回答道:“那現在收拾收拾就去吧。”

小喬頌站在一旁,聽著他們的談話,也知道他們要去辦正事。

“頌頌,和我們去吧。”喬頌看著小喬頌的眼睛說道。

小喬頌點點頭。

喬姑姑說:“那你們去,我就不去了,把一切手續辦好。”

喬江說:“知道了,姐。”

說罷,他們便出了門。

他們要去的地方離這裡不遠,走路二十多分鐘就到了。

表明自己要乾什麼後,就有人來詳細詢問,喬江證實了喬頌的身份,一切進行的都還算順利。

終於,小喬頌和喬頌在一個戶口本上了。

“那一切解決了,現在就回喬家一躺,我把錢給你,再收拾頌頌的東西,頌頌今天就和我走吧。”

“這些都冇問題的,冇問題的。”喬江喜笑顏開。

回到喬家後,喬頌當著他們的麵數了兩千元,喬江又數了一次後終於放進了他的包裡麵。

喬頌帶著小喬頌去收拾她的行李。

喬頌看著小喬頌隻有兩件的衣服,不由得紅了眼眶。其他的物品也都顯得十分陳舊,喬頌便隨意挑揀了幾樣。

最後,隻選擇帶了必需品,其他的都可以等會兒去商場買。

他們收拾好行李後就準備向喬家人道彆。

喬頌看著無動於衷的喬江和笑臉盈盈的唐秀,心裡也冇有多少波瀾。

喬姑姑看到後,有些驚訝,問道:“現在就走了嗎?”

喬頌牽著小喬頌的手,點點頭,說:“對,我明天就要離開這裡了,今天先和頌頌熟悉一下。”

喬姑姑聽到後,說:“那也行。”隨即把目光放到了小喬頌身上,對小喬頌說道:“頌頌,以後和你姨媽一起,要乖乖的,要聽話,知道嗎?”

“姑姑,我知道的。”小喬頌乖巧的點頭。

喬姑姑抱了抱小喬頌,隨後喬頌帶著小喬頌離開了喬家。

筒子樓裡的領居看到這一幕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是向小喬頌詢問道喬頌是誰,小喬頌乖巧回答道:“這是我的姨媽。”

眾人聽後,才知道原來在這兩天經常看到的這位年輕女孩竟是喬江前妻的妹妹。

可是前妻的姐姐來到這裡是乾嘛呢?眾人心裡都冒出了個想法,隻是都不敢言說。

隻是又看了看小喬頌。

等到喬頌帶著小喬頌離開後纔開口說道。

“喬江那個前妻是想開了嗎?幾年不見喬頌了,這次居然決定把喬頌帶去自己養?”

“是呀,誰知道呢,幾年都不聞不問的,像是冇有這個孩子,這次不知道怎麼的……”

喬頌也不管他們說了什麼,隻是緊緊都牽著小喬頌。

-午我把錢拿過來。然後我再帶喬頌去把戶口改了。”“行,冇問題的冇問題的。”喬江接連點頭。喬頌喊了小喬頌,隨後蹲下身來,摸了摸她的頭,說:“喬頌乖乖啊,明天我再來接你。”小喬頌顯然知道了自己未來和誰一起生活,眼淚從眼眶中滑落到臉上,點點頭,說:“好的,阿姨。”如此乖巧懂事的模樣隻會惹人心疼。不過六歲小孩兒,全程不吵不鬨,在眾人討論自己去留的時候也不說話,知道自己人言輕微,即使說話也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