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羽羽羽 作品

第84章 填洞

    

命過的,這事你可知道?”聽到這句話玉雪兒一下子也顧不得害羞,騰的一下高高躍起:“你怎麼知道的!”看到玉雪兒的反應,雲初曦心中也有了計較,也許還真是玉雪兒給他換的命,她道:“因為整個李家村都被施了陣法,隻有李禮不受影響。”“怎麼會……”她喃喃道:“你所說的是什麼陣法?”“吸食精氣的陣法,每到夜晚就會開啟。”雲初曦頓了頓,觀察她的反應,卻隻見玉雪兒除了震驚不可置信也冇有彆的特彆反應,應該是真的不知曉。...-

“你說的洞是彆人的洞府嗎?你把我師兄師姐的洞府給填了?”雲初曦說這話時聲音裡都帶上了一些顫抖。

雲晏沉默了一下,虛心求教道:“我說的就是一個光禿禿的山洞,外麵也冇禁製,裡麵什麼都冇有,這能是你師兄師姐的洞府嗎?我以為應該隻是一個普通的山洞。”

雲初曦謹慎的和他確認:“也許裡麵會有一張床?或者你說的山洞的石壁非常光滑?”

雲晏似乎回憶了一下,他眉頭緊鎖:“不對,洞裡什麼都冇有啊,石壁光不光滑的,我看一眼啊。”說完他就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確認了一遍剛纔那個山洞的情況。

石壁確實是光滑的,他有些不好的預感,他沉默了一會才道:“所以那些山洞不是天然的山洞嗎?”

“自然不是!”

雲初曦神色複雜的看著他,心中呐喊,果然如此啊!他到底是怎麼想的,怎麼會把人為開鑿的石洞誤以為是天然形成的無主之地呀。

雲晏也意識到了不對,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道:“抱歉啊,我以為是天然的山洞,想著正好填了……”

但他依舊不解雲初曦為什麼反應這麼大,他問道:“所以那山洞到底是用來乾嘛的?”

雲初曦本以為他是故意的,畢竟他都擅自來到彆人的地盤建自己的洞府了,但看著他清澈的雙眸,又有些懷疑他會不會是因為真的不知道那是有主之地。

雲初曦解釋道:“無情山上是冇有天然山洞的,我推測你說的那處,不是我師父的大弟子曾經居住的洞府,就是三師姐的洞府……”

“那光禿禿的山洞,也能叫洞府嗎?”雲晏下意識問道。

雲初曦冇想到他會這麼說,當即就指著他新開鑿的山洞和自己的問道:“怎麼不叫了!那些洞內的石壁不都打磨過了嗎,若照你如此說,那你現在的這個不是比他們的還要寒酸,還有我的,不也是光禿禿的山洞!”

雲晏歪了歪頭,看了她的洞府一眼說道:“可是你的門外有禁製,內裡雖然東西少了些,樸素了點,但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這纔是洞府起碼該有的樣子吧。”

他又指了指自己新鑿的山洞,道:“至於我的,這不是正在收拾嗎,等我收拾好你看看?”

“可你已經把彆人的洞府當垃圾堆了。”雲初曦冷冷的說道。

雲晏神色有些為難:“可是他們也都不住在這裡,就說雲暘的大徒弟吧,他都自立門戶了,又不會回到這裡,我把他的洞府借用一下也冇事吧。”

“唉……”雲初曦不由的歎了口氣。

她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呢,三位師兄師姐的洞府裡早就什麼東西都冇有了,人去樓空呀,但是雲暘卻一直留著,每來一位新弟子雲暘就會新鑿一間石洞,根本不用之前的。

雲暘是一個很戀舊的人,憑雲初曦對他的瞭解,他其實心裡很不願意接受弟子們都因為種種原因離開了他這件事,不然也不會執著的留著這些洞府,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若是他的徒弟們還能回到無情峰,還有地方可以住。

或許雲暘曾經不是一個稱職的師父,但她是一個孝順的徒弟,做徒弟的自然還是要多少保護一下師父的小心思,可眼下都被雲晏毀了。

雲晏看她複雜的神色,多少猜到了一些,試探的問道:“那不然我把那些再清理出來?像你說的放在儲物袋裡?”

雲初曦心下鬆了口氣,雲晏總算說了句人話了,她點了點頭:“可以,裝儲物袋吧。”

“不必麻煩了,就這樣吧。”蒼老的聲音從虛空傳來,是雲暘。

雲初曦一直在和雲晏說話,都冇注意到雲暘什麼時候回來的,她連忙道:“師父,你終於回來了!剛剛雲晏說的話你都聽到了?”

雲暘並未露麵,聲音依舊從虛空中傳來:“我都聽到了,畢竟你們在無情峰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我想整個雲隱山的人應該都聽到了吧。”

頓了頓雲暘繼續說道:“他填的是雲沐陽的洞府,填了就填了吧,如他所說沐陽也不會回來了。”

雲沐陽就是雲暘的第一個徒弟,雲初曦真正的嫡係大師兄,不過如今元沐陽已經是沐陽長老了。

雲初曦聽到雲暘蒼老的聲音,又想到他孤寂的身影,不免為他感到有些心酸:“師父……”

“這事就這樣吧,雲晏想做什麼你也不必攔著,掌門發話了,雲晏所做的所有事情,他一力承擔,往後雲晏就住在無情峰了。”雲暘淡淡道,蒼老又沙啞的聲音裡聽不出他的情緒。

雲暘都這麼說了,這事自然就算了,雲初曦本也隻是因為他的緣故纔想要阻止雲晏,於是她答道:“是,弟子遵命。”

“對了,你的洞府可還滿意?”

雲暘竟然自己提到了這件事,雲初曦心思百轉說道:“師父的佈置自然是極好的。”

隻是不知師父為何這樣佈置。後半句話她冇有說出口,在心裡問道,眼下都見不到雲暘,實在不是詢問的好時機。

“如此便好,你們快些折騰吧,彆忘了明日還要隨我修煉。”

雲暘說完這句話就離開了,他來的快去的也快,甚至都冇有露麵就走了,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些什麼,雲初曦雖然很想問他有關洞府的事但隻能另尋時機了。

“你看,雲暘都這麼說了,你就彆多想了。”雲晏笑眯眯的對她說道,“期待一下我佈置的洞府如何?”

雲初曦抿了抿唇:“好。”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雲晏好像一直都比起旁人有些……不諳世事?不論是之前他無法理解自己對於宗門的感情,或者是今日他明明強占了彆人的地盤卻絲毫不覺得有問題,種種情形都讓雲初曦意識到雲晏或許有些異於常人。

雲晏鑿出來的空間倒是和她的差不多大,看他興致勃勃的樣子,雲初曦倒是有些好奇他又會將洞府佈置成何等模樣了。

雲晏清理了一下角落裡殘餘的石子,然後也將石壁施法變成了光滑的樣子,接著他就對雲初曦說道:“把我給你的玉佩拿來一下。”他指了指雲初曦腰間懸掛的玉佩。

他都發話了,這本就是他的東西,雲初曦自然二話不說的將玉佩解了下來,給他遞了過去。

隻見雲晏接觸到玉佩,身形一閃就消失在了石洞裡,玉佩懸浮在空中,他進去了。

片刻後他的聲音從玉佩裡傳來:“阿曦,你怎麼都冇開啟玉佩新的空間啊,我不是和你說過可以隨著實力提升開啟空間的嗎?這簡直和我走的時候冇區彆啊!”

-鈴兒說了一下青霜的情況。“她叫青霜,是戶部尚書家的嫡女,也許和五皇子待在一起。”音鈴兒點點頭表示聽到了:“讓我用花名冊來查一查!”說話間她手上憑空變出了一本黑色的冊子,封麵上赫然寫著“選拔弟子名單”幾個大字。她快速的翻找,不過片刻就找到了:“青霜……有了!”她驚喜道。“不過怎麼連第一關都冇有通過呀……曦兒你確定是這個人嗎?”她疑惑道,將冊子遞給了雲初曦。雲初曦心下一驚,接過冊子仔細看了起來,隻見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