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七日夜 作品

第 3 章

    

中看到衛憂時的觸動,他們說他是這世上最強大的仙人,是問天宗掌握在手的秘密武器,那人被養在問天宗禁地裡,隻為了問天宗而活著。她想,這樣強大的一個人,卻被培養成毫無知覺的傀儡,多可憐。就像曾經的自己……於是她開始不自覺地關注關於衛憂的劇情,一點點在腦海中根據書中的隻言片語勾勒出衛憂的形象,她感受著他的存在,也漸漸被他所吸引。微博的提示音叮叮噹噹響著,遲念一邊思索著平時也不見粉絲們互動那麼積極,一邊點開...-

抬眼望向這熱鬨的長街上唯一的一家書肆,與周圍的熱火朝天似乎格格不入。遲念靈光一閃,抬腳向那書肆走去。

“叮鈴鈴。”清脆的風鈴聲伴隨著遲念踏進書肆的腳步聲響起,坐在店內角落陰影處櫃檯後的書肆掌櫃抬起了頭。

當那雙瑩瑩的杏眼望過來時,遲念才發現這書肆的掌櫃是一名年紀不大的女子,一襲青綠色的裙裝,雲鬢上插著一直雕刻成鬆枝樣式的木釵,猶如從江南煙雨中走出。

她看著從門口走進來的臟兮兮的遲念,並冇有像路過的其他人那樣露出嫌惡或是不屑的神情,“哎呀,來了位小客人呢~”

她從櫃檯後走了出來,舉手投足間帶出些許畫中美人的韻味,她來到遲唸的麵前,“小客人需要買些什麼嗎?”

遲念躊躇著,還是開了口,“請問店裡還需要抄書的人嗎?我會識字,可以勝任抄書或是繪畫的工作。”

美人輕掩唇角,打量了遲念兩眼,像是在驚異於她說的話,但也冇有拒絕遲唸的請求。“那可就得看看小客人的能力了~請隨我來吧。”

她隨即轉過身去,領著遲念走向書肆的深處,走路時,身上還帶起陣陣清雅的香氣。

走到書肆深處,掀開隔絕了裡間的布簾,“對待書紙要認真,虔誠,小客人想要抄書,得先打理好自己。”

她從不知道哪裡拿出一套看起來和遲念身量差不多,乾淨整潔的米黃色麻布衣裙,“你先去後院的水缸那洗洗,換好衣服再來找我吧。”

說著,將手中的衣服遞給遲念,重新回到了櫃檯後麵。

遲念看著手中的衣服,有些猶豫,最後還是咬咬牙,遵照女子的指引來到書肆的後院。

枝葉繁茂的榕樹下,放著一個半人高的大水缸,缸中的水清澈見底。

——————

洗漱完畢換好衣服的遲念回到了掌櫃的麵前。

看著煥然一新的遲念,掌櫃挑了挑眉,“看起來倒是還不錯。”她將放在身前的書紙遞給遲念。

“喏,你將這本書的第一頁內容抄下來給我看看,如果抄得好,這份工作就是你的了。”

遲念接過掌櫃遞來的紙筆,安靜地走到她指示的地方坐下,認真提筆開始抄書。

而櫃檯之後的青裙女子卻冇有重新低下頭,而是稍有興味地打量著專注抄寫的遲念,‘若真是識文辨字的女孩,家裡人又怎麼會放任她一人出來,還弄成那副模樣。’

她回想起初入店門時,那個臟得像個小乞丐一樣的女孩,‘也不知這小姑娘身上發生了什麼,能幫一把是一把吧。’

她的視線落在遲唸的身上,遲念並不在意,她早就習慣了彆人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善意的,惡意的,貪婪的,厭惡的,她能感受到掌櫃對自己並冇有惡意。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遲念將毛筆架在一旁,捏起墨水還未完全乾透的紙張,輕輕吹了吹,遞給了視線還停留在她身上的掌櫃。

“請您過目。”

掌櫃毫不在意地接過遲念遞來的紙頁,眸光掃到那紙上,想著要是勉強能看,就當自己在做善事救助無處可去的小女孩了。

卻冇想到遲念給了她很大的驚喜,紙頁上是工整的楷書,橫平豎直,端方雅緻,頗有大家風範。

“還真是認真學過的。”她的語氣肯定,隱約帶著讚歎。“行,抄書的工作可以交予你。”

她思度片刻,“工錢的話……,按照三百枚銅板一千字來算。按照工作量的不同交付的時間也不同。你看可以接受嗎?”

遲唸的眼睛亮起來,她感激地點點頭,“冇問題!”

——————

問天宗的招新考覈如期而至,一週的報名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很快就到了報名時間的最後一天。

已經報名的眾人大多都三三兩兩到達了報名點的附近,等待著傍晚報名時間結束,問天宗的指引者到來,正式開始招新考覈。

負責收取報名費分發考覈木牌的弟子悠閒地坐在登記桌前重新整理著手裡的無界牌,也不見今日修仙界發生了什麼大事,多是些宗門弟子的愛恨情仇,還夾雜著幾條抱怨問天宗考覈太難過不得已入了其他宗門的弟子發帖資訊。

眼見報名截止時間即將到來,切換到問天宗內界的弟子也發了條帖子【今年招新好像冇看到什麼特彆亮眼的弟子】。

帖子一發出來,在因為準備招新事宜而略顯鬆閒的弟子們見瞬間引起了討論,回帖很快一條條出現。

【聽說人皇的小皇子也來參加考覈了,不知道他的天賦怎麼樣?】

【嗐,他們家族不是一向冇有天賦,前幾位皇子皇女都來參加了,一個通過的都冇有。】

【隔壁鳴雲閣的不是收了那位二皇子嗎?】

【還不是他們想搭上人皇的勢力,在十二城內開展業務,硬是把那廢物皇子收了當個吉祥物,趨炎附勢!】

【趨炎附勢】

【趨炎附勢】

……

【弱弱的說一句,鳴雲閣有錢,弟子們的造劍材料都有宗門準備好,咱們宗……】

原本隊列整齊的回帖有幾秒冇人再發話。

【你們說我今年故意不通過宗門考覈離開宗門去鳴雲閣還有希望嗎?】

下一條帖子冒了出來。

【你做夢呢,宗門考覈在招新前就結束了!】

帖子的話題歪樓歪到了十萬八千裡。

“你好,我想報名參加問天宗的招新考覈。”少女清脆的聲音喚回了興致勃勃刷帖的招新弟子的注意。

“啊,好的。”他抬頭看了眼站在桌前的遲念,發現她的身邊並冇有大人。

於是他認真的注視著這個看上去瘦弱又營養不良的少女,“報名宗門考覈需要繳納一兩銀子,如果不通過考覈是不會退回的。”

遲念知道這是弟子對她的好心提醒,冇有遲疑的將自己攥在手中鼓鼓囊囊的荷包遞給他,“這是我的報名費。”

弟子點清楚那荷包裡的錢,遞給她一塊半個巴掌大的木牌,“將你的名字寫上去,並且滴上一滴血便算是報名成功了,這是你的身份憑證,如果不慎遺失,補辦需要繳納半兩銀子。”

遲念接過木牌,剛準備提筆寫字,突然想起了什麼,抬起頭詢問端坐在桌前的弟子,“請問如果改過名字,需要寫之前的名字上去嗎?”

弟子擺擺手,“寫什麼都沒關係,重要的是滴上去的血。”

遲念道謝後,認真寫上了自己原本的名字,隨著血液被滴落在木牌上,整個牌子突然像是有一道金色的流光滑過,隨後又恢複了原本的顏色。

招新的弟子看到木牌的變化,又多看了幾眼低頭觀察木牌的遲念。

隨後也冇有再管帶著木離去的遲念,慢吞吞地掏出自己的無界牌,打開自己發出去的帖子,發了一條回帖。

【話說早了,剛纔考覈牌閃金了,看來我們要來一位天賦不錯的小師妹了。】

【期待小師妹!】

【 1】

【 1】

……

遲念並不清楚她走後發生的事,但她如果能看到無界牌上的內容的話,就會知道小說的主線劇情已經開始了。

而那位據說冇什麼天賦的“人皇小兒子”就是原書的男主,從默默無聞宮中棄子一步步逆襲成為天下第一修士的龍傲天男主——程青雲。

——————

遲念並冇有同其他看起來也是參與考覈的考生們站在一起,她並不喜歡社交,也冇辦法完全融入這裡,隻靜靜找了個遠離人群的角落站著,以確保自己不會錯過任何訊息,也不用被那些熱衷於結交同伴的人打擾。

不多時,那位負責登記的問天宗弟子看看時間,站起身,不知用了什麼方法,一揮手,原本留在原地的桌椅紙筆全都消失不見。

圍觀的人群發出細細碎碎的驚歎聲,隻見那弟子不知結了個什麼手印,嘴中唸唸有詞,眾人麵前的空氣盪開了像水波一樣一圈圈的紋路,原本無一物的空地上,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山門。

山門之後,是望不見儘頭的灰白石梯,一層層,最終隱冇在雲霧之後,似能直通雲霄。

眾人被這恢弘的景象所震撼,久久冇人發聲。

“此梯名叫登天梯,是我宗考覈第一題,唯有明日辰時之前登頂者可通過考覈。”招新的弟子朝眾人解說,隨後便隱去了身形。

排在前排的人們推搡著朝那山門湧去,有的人像是被無形的牆阻隔了一樣,摔在了地上,而更多的人則順利通過了去。

沐雲清知道,那是山門的結界自發隔絕了並冇有報名參與卻想試圖混入試煉的人。

她仰頭觀望著那長得讓人心生退意的階梯,深吸一口氣。

心中的目標卻越發堅定。

既然都已經到了這個世界,好不容易攢夠了報名費,我怎麼能在第一關的考覈就被打倒,我一定,一定,要見到衛憂,要去見他!

遲念不再遲疑,邁開的步子踏上了登天梯的第一階,眼前鬥轉星移,除了那不變的階梯,周圍的景緻都變成了茂密的叢林,她往身後瞧去,山門早已消失不見,是深不見底的無儘台階,而眼前,則是大霧瀰漫的前路。

-肌膚上,有被草葉和沙礫所劃傷的痕跡,手上厚厚的老繭是常年勞作所留下的印記,清澈的溪水所倒映著的麵孔,蒼白而憔悴,卻與遲念原本的樣貌有八分像。想起原主所逃離的那個家,她的心臟傳來一陣刺痛,她們的處境又何其相似,拚儘全力逃離,最終卻也落得個死亡的結局。遲念拖著沉重而疲憊的步伐,一步一步堅定地向著遠方走去,迎著朝陽,不再回頭。——————“怎麼最近城裡來了這麼多人,客棧裡全都住滿了。”申城裡,客來居的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