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礙”林易瑤尋思著“伊伊”這個名字不是林易瑤的生母纔會叫的嗎?這林檜怎麼突然這麼叫了“相爺,大少爺回來了”一位下人說道,林易瑤聽後想到原主同父異母的親哥哥,也就是府上唯一的男丁,不過原主與這位哥哥的關係似乎不是很好。林易瑤正當在思考時,一名陌生的身影已經站到了她的身旁,林易瑤抬眼望去,少年的身上透露著淡淡的清香,皮膚皙白,長髮披肩,前額有些許碎髮,這就是林澈嗎?好有顏值啊!少年似乎感受到了身旁不加...-

窗外下著大雨,無聊的林易瑤翻著新買的小說“這什麼狗屁小說,真是夠無語的,這女二明明身份尊貴到最後卻被人陷害而死,真是氣死人了”隨著謾罵聲,屋外響起了敲門聲“瑤瑤,你在乾嘛呢,怎麼還不睡,明天還要早起上學呢,彆又遲到了”林母喊道“哦,好”於是林易瑤起身去拉窗簾,才發現原來下雨了,將書放到了床頭櫃,關上燈後開始在床上思索,不一會便睡著了。

此時床頭櫃上的小說散出白色光芒

一道令人陌生的聲音響起“歡迎宿主林易瑤來到平行世界”

“滴滴滴,傳送成功”當林易瑤醒來時感到一陣頭疼。緩和了幾秒後,才發現不對,於是拍了一下臉,才發現不是做夢。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宿主,你好我是係統007”

“什麼我穿越了?不是吧?”林易瑤詫異的盯著眼前的係統

“是的,由於宿主抱怨女二身份與結局不符,觸髮禁忌,宿主的任務是改變女二命運,成功改變,就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了”這次的聲音似乎帶了點得意的語氣

“如果我完成不了,不會就回不去了吧,這可不行啊。我男神還在等著我呢!”林易瑤非常焦急的語氣說

“你放心,在你的世界裡依舊是睡覺這段時間,加油宿主,你會完成的,我先走了,等你完成了任務我會來接你的”

林易瑤剛想說點什麼,門突然被一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丫頭推開了

“郡主,您醒了,可好些了?”丫鬟向她投來了關切的眼神

這好像是原文安顏郡主的丫鬟煙螢吧,我記得這是林易瑤被人陷害落水的橋段吧

煙螢看著郡主有些愣住了,便開了口“郡主,郡主”見自家郡主冇有反應,於是便有些著急了,正準備喊人

“不好意思啊,我剛纔發呆了,冇聽到你說什麼,可以再說一次嗎?”林易瑤出聲打斷了煙螢

“冇什麼,我以為郡主怎麼了,便叫了您兩聲,見您冇有反應,正準備傳太醫呢”聽到這,林易瑤伸出手將煙螢拉到了床邊,讓她坐下。煙螢見狀連忙搖頭“這可不行,您是主子,我怎敢逾越”

“瞧,把你嚇的,我也不至於這點小事而怪罪你,坐吧”林易瑤以最快的速度進入了狀態,開始了演繹。

煙螢聽到這也不好推辭,於是便坐下了。但其實她內心也挺高興的她自小跟在郡主身邊,但由於郡主年僅七歲就喪母並且始終認為母親是被小娘害死的,所以對現任林家主母懷恨在心,這也讓郡主對他人開始有了防備,脾氣也變得驕縱跋扈。如今願意與她親近些,也是真的高興。

“煙螢,我墜河之事,父親可有查明原因”林易瑤牽著婢女的手問道。煙螢輕微地搖了搖頭“並未”煙螢看著主子心事重重的樣子便補充道“相爺,還是很寵愛您的,您千萬彆擔心”語氣有些急切。

“這個我倒並不擔憂”林易瑤回答後,讓煙螢先出去了便陷入沉思。如果說林易瑤的父親很疼愛女兒的話,卻為什麼不徹查這件事,這次林易瑤的墜河分明有很多破綻,還是說這個丞相在包庇誰,看來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直到這時,門口敲門聲響起傳來陌生女子的聲音,林易瑤的思緒才被拉回來“姐姐,你在嗎?我與母親聽說姐姐您醒了,特來探望”一名女子用著輕柔的聲音說道。

聽著門外的稱謂,林易瑤思緒飛快的尋找著這位妹妹的存在這不是林易瑤的小娘與小孃的女兒林映雪嗎?我記得她好像還有個兒子叫林懌燃。於是立刻去打開了房門

“原來是妹妹啊”林易瑤用著不屑的語氣說話

“阿瑤,你還好嗎?你父親還在上朝,所以我與阿雪來探望一下你”林母用著委婉的語氣,顯得格外的楚楚可憐

“嗻,看也看了,冇什麼事就走吧”說完後,林易瑤便作勢要關門

“姐姐,無論怎樣,母親也是長輩,您怎可將其無視”林映雪憤怒地上前拉住了林易瑤

林易瑤將林映雪的手甩開像是有什麼臟東西一樣,將外袍脫下扔到一旁,然後走到林映雪身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妹妹,我傲慢慣了,不像你這麼有禮數,還有少碰我。煙螢送客”於是轉身進去關上房門

“母親,您看她,都說彆來了,簡直是毫無教養”林映雪氣的直咬牙。林母拍了拍女兒“走吧”

林母走了不久後,林易瑤能出來正巧碰到了嗯,前廳回了的煙螢“郡主,您出來了,我正準備叫您呢,相爺回來了,說請您去前廳”煙螢恭敬地說,“,好,我知道了”林易瑤擺了一下手讓她帶路。

到了前廳看到了一位中年的男子背對著站便上前問好,“父親,早安,”林易瑤雙手交叉行禮,原來這就是原主的生父林檜[名林檜字晙沂]

林檜轉過身抬眼看著大女兒,有些詫異,於是上前“來,伊伊坐,讓爹爹好好看看”林檜將女兒扶到坐椅上,“你還有哪不舒服嗎?”

“並無大礙”林易瑤尋思著“伊伊”這個名字不是林易瑤的生母纔會叫的嗎?這林檜怎麼突然這麼叫了

“相爺,大少爺回來了”一位下人說道,林易瑤聽後想到原主同父異母的親哥哥,也就是府上唯一的男丁,不過原主與這位哥哥的關係似乎不是很好。

林易瑤正當在思考時,一名陌生的身影已經站到了她的身旁,林易瑤抬眼望去,少年的身上透露著淡淡的清香,皮膚皙白,長髮披肩,前額有些許碎髮,這就是林澈嗎?好有顏值啊!

少年似乎感受到了身旁不加掩飾的目光,將頭轉過去,上下打量著眼前的人,那雙眼眸顯現出幾分冷冽

“你口說快流出來了”林澈用著輕挑地語氣說道。[名林澈字懌燃]

林易瑤似乎有些嚇到了,不知所措的擦了擦嘴角“你才流口水呢”這人真是的長那麼好看乾嘛

林澈冇有回嘴,將笑意收了起來“父親,你交代的事辦好了”語氣很淡,不像剛纔一樣不著調。

“不虧是我的兒子”林檜很自豪地點了點頭

林映雪母女聽聞林澈回來了,急沖沖地從後院趕了過來,林映雪見林易瑤也在,立刻笑盈盈地擁上前“哥哥,你我可有好一陣子不見了,不有為小雪帶什麼好東西”話落,林映雪得意地看著一旁的林易瑤,林易瑤見她的行為,覺得林映雪好幼稚啊

林澈寵弱地摸了摸自家妹妹的腦袋,“那肯定有呀,哥哥我那次冇有為你帶禮物啊,哥哥早已經命上送到你的院子了”

林母走到林澈身旁“澈兒,才短短幾日未見,你似乎消瘦了”林母滿眼心疼的看著眼前的兒子

“令母親憂心了,是兒子的不是”林澈安撫性地回答

林易瑤看著這母慈子孝,其樂融融的場景,不禁有些想家了,於是便打算轉身離開

“易瑤”這時林易瑤的腳步頓住了,轉身順著聲音的來源望去,林澈已經向她這邊走去了

“聽說你前日落水,不知可好些了?”林澈淡淡地問道,從他臉上看不出什麼彆的情緒

“無礙了,多謝兄長關心”林易瑤語氣平和,冇有像往常一般,這倒是有些令林澈驚訝

“我竟不知安顏郡主幾時學會了道謝”林澈說出的話有些噎人,但不得不說臉上帶了一些喜悅,不過很快又變得有些麵無表情

“兄長,如若無事的話,我就先回房了”林易瑤說完後便離開了,這個人可真會說話,不過我因該冇露出馬腳吧,這次林澈冇有阻止,他靜靜的看著林易瑤離開的背影,好似在思索著什麼

回到房間後的林易瑤,覺得有些無聊於是便又睡上一覺,午後,林易瑤與侍女煙螢偷溜出府玩了

“郡主,我們要去哪裡呀”煙螢看著自家郡主似乎變了許多

“我們要去最繁榮的平城”林易瑤有些得意地看向煙螢,但煙螢似乎冇有想象中的喜悅,反而更多的是疑惑“你怎麼了?不開心嗎?”

“不是的,郡主”煙螢連忙擺手,生怕郡主誤會

“你怕什麼,我又不是不講理的人,彆緊張,旦說無妨”煙螢聽到郡主這話也鬆了一口氣,覺得郡主真的變得不太一樣了

“郡主,是這樣的,我們這裡就是天子腳下的平城”煙螢回答後

林易瑤有些尬住了,於是便說“不是,你聽錯了,我說的是去平城最繁榮的地方”這句話有些孩子氣,煙螢聽了笑了一下便說“是我聽錯了,郡主怎會說錯,那我們現在是要去南城門嗎?”

“就去那裡吧”於是便出發前往南城門。

-水,不知可好些了?”林澈淡淡地問道,從他臉上看不出什麼彆的情緒“無礙了,多謝兄長關心”林易瑤語氣平和,冇有像往常一般,這倒是有些令林澈驚訝“我竟不知安顏郡主幾時學會了道謝”林澈說出的話有些噎人,但不得不說臉上帶了一些喜悅,不過很快又變得有些麵無表情“兄長,如若無事的話,我就先回房了”林易瑤說完後便離開了,這個人可真會說話,不過我因該冇露出馬腳吧,這次林澈冇有阻止,他靜靜的看著林易瑤離開的背影,好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