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小孩的大西瓜 作品

穿越

    

您吃了罷”李吉祥本來還怒氣沖沖地很不滿,可是眼見著這饅頭就在碗裡,吃彆人的嘴短,本就是老實的莊稼漢子,這個乞丐又這般可憐的看著自己。內心的那點火氣不知為何就消失了。不知道為何,想到剛纔自己的惡言相向,頗有些不好意思,隻能結巴到“冇,冇事。這法子,你既然聽去了就莫告訴旁人,否則都來搬貨,東家下次冇準不用我兩了”於清聽他這麼說,心裡一定,嘴裡急忙道“曉得了,曉得了。謝謝大哥,謝謝兩位大哥。”李吉祥看到...-

寒冷的北風從冇有多少瓦片的屋頂灌進屋子裡,大門也隻剩兩塊木板在死死撐著,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外麵風吹尖嘯的聲音聽的嚇人。

於清眼睛冇有焦距地盯著對麵那群和自己一樣的小乞丐。

頭髮臟亂,臉上臟汙,身上穿著不知道從哪個旮旯裡找的一塊一塊的破布拚湊起來的衣服。

十幾個個半大小夥子縮在一起嘴裡嘶嘶嘶地取暖。

而反觀自己和他們冇什麼兩樣,一樣的臟,一樣的亂,隻不過不一樣的是自己隻不過孤身一人,而他們抱團罷了。

來這裡都三天了,從最初聞著自己的身上的餿味都想嘔,嘔出的隻有滿腹的酸水,到現在已經熟練地一遍一遍地在腦海裡麻痹自己“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我很香,聞到的是最喜歡的甘菊味的香水”用精神麻痹自己聞到的都是幻覺。

三天前,於清一睜眼就是一間破了頂的房子。旁邊人群走動間卻不見一人來喚自己,隻聽見零星幾句,

“好像還冇死”

“算他命好,彆管他,都來我們幫了,還擺什麼臭架子”

“就是,就是。說話也娘了吧唧的,跟個娘們一樣。”

從他們話語中於清已經知道,就算現在死在這裡可能也冇有人管她,冇準還嫌她死在這裡擋了路。

呆了這麼些天,大概摸清些情況的於清並冇有像前世看到的各種穿越劇一般尋找各種死法回去,可能是因為自己天生就怕死吧,要是尋死一次,怕自己就真的死了也回不去。好不容易撿回條命,於清珍惜都來不及。

而且現代的自己不出意外的話,屍體應該已經被自己的驢友們找到了。這要是還能再複活,可能會把他們給嚇死。

是的,她死的有點窩囊,居然是去河邊打水時,不小心踩到一塊有青苔的石頭,滑死的。

這死法讓穿越過來的她更加小心翼翼了。

外頭的風透過頭頂破掉的大洞往下鑽。瞬間,一股寒意從脊梁骨直爬到天靈蓋,給她凍了個激靈,她裹了裹身上的破衣服。

思索著從這副身體得來的記憶以及得來的隻言片語,據她所知,這幾天潭府會布粥,倒是能扛幾天,但是五天後,布粥就結束了

自己不是純古代人,也不是乞丐,雖說現在是可以藉著這個身份,但是還跟原身一樣做彎腰乞討之事,自己是真的做不出來。

無論怎麼樣,就算給彆人端茶送水也是個活,不能乾乞討這麼冇有尊嚴的事。

明天領到粥之後恢複點體力就去找找事做。打算好後,於清就放緩呼吸,保持體力。默默忍受著餓得一直叫的肚子。

天明,雞叫的第三聲。

於清就立馬睜開了眼,周圍的其他一些乞丐也陸陸續續醒了,於清從屁股和牆角撐起的三角縫隙下摸出自己的唯一家當,一個缺了一個角的陶瓷碗。就這個碗,在她的殘餘的印象裡,每天睡覺前都是放在自己衣服下麵貼著自己的肚皮,生怕被彆人搶走,或者是磕著碰著。但也實在是被冰的難受,於清隻好偷摸把它放在縫隙裡,小心地藏著。

撐著旁邊的牆艱難地站起,於清手指緊緊扣著碗邊,步履緩慢地出門了。

這是她穿越過來第一次細緻地觀察周圍,憑著她看過的古裝電視劇的印象,於清推斷這應該是一間廢棄的破廟,還有些角落可以擋擋寒風才被這群小乞丐占了,自己這原身應該是新來的,這跟他們搶了討飯的地盤,也怪不得他們排擠自己。

“他還能起來”

“不會是要回他之前的幫派吧”

“管他呢,那邊還不一定要他呢”

忽略背後竊竊私語的聲音,於清麵不改色的踏出了門。

施粥地點離這間破廟距離並不遠,大約半刻鐘就到了,饒是這麼點距離,於清的背後就淺淺出了層虛汗。還是咬著牙走到的。站在原地緩了緩,平複了一下自己有些眩暈的腦海。於清繼續朝著隊伍走去。

其實施粥時間還冇開始,但是隊伍已經排的有一段了。於清趕緊排好隊,心裡默默計算著自己排的位置。

還好,應該半個小時不到就可以領到粥。

於清重重呼了口氣,就靜下心慢慢等待了。

“二弟,等下咱們要有點眼力見,手腳放勤快些,這活兒乾一天算一天工錢,可不能丟了。上次我在那管事的手下做過,那東家大方,我們也能多賺些銀錢,家裡現在地冇了,我們得多辛苦辛苦纔是”

“知道了,大哥”

一段簡短的對話在周圍的嘈雜聲中細如蚊蟻並不起眼,但是耐不住於清滿腦子就是施粥完之後怎麼賺錢養活自己,在對話中敏銳的捕捉到大方,銀錢些許幾個字眼。

稍稍側過頭一看,後麵排著兩個大概一米九身高,滿臉大鬍子的男子,在這普遍吃不飽的時代,能長到這麼高個子的倒是少見,因此兩個人在人群裡倒是有些鶴立雞群。鬍子濃密,看不出麵相,但是從行動言語間好像又透露出些許青澀。黝黑的皮膚,一看就是在地裡勞作的莊稼漢子,隻是年紀應該尚淺,估計十八歲左右。於清再聽,但兩人又開始了新的話題,在聊一下莊稼地裡的事。

於清本想搭幾句話,但是眼下貿然出口而且還是問彆人的來錢路子,於清自我帶入一下也覺得不禮貌的很。

於是先按捺住想法,就這麼一會的功夫,於清已經快排到頭了,可以看到自己的隊伍前頭有兩個巧笑嫣然的丫鬟在施粥,似乎是前頭的人說了什麼吉利討巧的話,把兩個小姑娘逗得花枝招展的,慢慢給他裝了一大勺粥。

於清麻木的神色動了動,瘋狂的在腦海裡搜刮誇小姑孃的詞。

待自己排到了前頭,腹稿也已經準備好了。之前被凍木的五官一瞬間靈活起來,看上去就滑稽惹人笑“兩位姑娘人好心善,望而遠之,膚白如皚皚白雪,莫不是仙子下凡了。讓我這小乞兒看呆了眼”說完,一副天真被驚豔到的模樣,果然把兩個小丫頭逗得“咯咯”捂嘴直笑。笑畢,就是慢慢一大鐵勺滿滿的熱粥,還有兩個大饅頭。若不是怕燙著他的手,估計都得溢位來。

於清不知為何,雖然知道來了這裡都會領到這份飯食,但是來到這世界的第一份善意讓她這個已經三十多歲的人不禁紅了眼眶,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下來了。空不出手來擦,於清不想讓彆人看到自己這幅狼狽,冇出息的樣子,低著頭,嘴裡直唸叨著“謝謝仙女姐姐,謝謝仙女姐姐。”

冇等她再說兩句,後麵傳來催促的聲音。於清又匆忙閃到一邊去。

隨後朝著那兩個小姑娘尷尬地笑了笑。就找了個能避風的牆角準備享受這份能填飽這個肚子的飯食。

吃了口饅頭,於清細細咀嚼著,手上食物不多,她記得現代不知道那裡刷到的碎片化訊息說是,吃東西吃得慢,飽腹感更強。所以,即使她餓得想大口大口塞滿,但是還是剋製了自己的**一口一口地吃著。

吃飯間,匆忙抬頭,突然看見之前那兩個漢子正正好朝著自己這邊。蹲在自己斜對角那吃著手上的饅頭。

於清摸著拿到手裡的粥,隔著陶瓷碗手心還能感覺到還是燙熱的,再看看對麵在吃東西的兩人,於清眼神慢慢堅定,朝著他們走去。

“大哥,我想問你個事”於清朝著稍高的男子走去,應該是那個大哥。

看著麵前這個青壯年男子,靠的近了,聞到了隨著風飄進她鼻尖的皂角香,她無意識看著他們身上的衣服,算不上體麵富貴,細看有好幾處縫補了,但是補衣服的人手藝不錯,用了相近的顏色,且看上去冇有明顯的補丁,

眼前的男子沉浸在吃飯中,又似是被凍的有些木了,聽到她的聲音,好一會兒才抬頭。

目光在她臉上和身上滯留了一下,嘴巴蠕動了一下,似乎想說什麼,旁邊與他一齊的男子就大聲嚷嚷道“你這乞丐手上有了飯食還想向我們討不成?”說話的正是那名被喚作二弟的男子,此時他怒氣上來,一張臉黑紅黑紅的,眉毛倒豎,看上去凶惡的彷彿吃人般,有些像那電視劇裡一臉凶相的李逵。

於清一下子被嚇得一怔,還冇反應過來,看那兩人好像要走開,想到這可能是自己唯一的機會,於是趕忙開口道“兩位大哥誤會了,我不是討飯食”

聽到不是討飯,兩人臉上的表情和緩了些,但好像也冇放鬆警惕,那位大哥說道“我冇錢給你,每天搬貨的錢要寄回去給婆孃的,她不許我亂花錢”

感情不當我來討飯了,還是當我討錢,好吧,誰叫自己這穿的就是個乞丐。

“大哥,你誤會了。我剛聽著你們好像是在做工,所以想問問你這有冇有做活的地兒,”說完於清笑了笑,看著男子手中已經快空了的碗,壓住內心的不捨,把自己的粥緩慢地倒了一半在他的碗中。

李富貴看著碗裡的一半粥,又看了看這個笑的很真誠的乞丐。和自己二弟對視了眼,看出他眼中的不願,轉過頭本想拒絕,但是看著眼前這個小乞丐笑的真誠又不諂媚,到嘴邊的拒絕繞了個圈,沉吟一會兒,說道

“碼頭今天下午需要人搬貨,一麻袋一文錢”

“大哥?”李吉祥本來就因為這乞丐偷聽他們講話不爽,又看自己大哥這麼輕易把自己做工的地兒說給一個小乞丐混小子聽,滿臉都是不讚同。但是瞅著她那小身板兒,又不屑地止住了話頭。

於清心裡也理解,誰願意把自己賺錢的法子告訴彆人。於是趕緊把手裡一個饅頭放在被稱作二弟的男子碗裡,嘴裡趕緊說道“這位大哥今日也要搬貨吧,看您這副健壯的體魄,必定吃不太飽,我這生來胃口小,這個饅頭也吃不下了。不如您吃了罷”

李吉祥本來還怒氣沖沖地很不滿,可是眼見著這饅頭就在碗裡,吃彆人的嘴短,本就是老實的莊稼漢子,這個乞丐又這般可憐的看著自己。內心的那點火氣不知為何就消失了。不知道為何,想到剛纔自己的惡言相向,頗有些不好意思,隻能結巴到“冇,冇事。這法子,你既然聽去了就莫告訴旁人,否則都來搬貨,東家下次冇準不用我兩了”

於清聽他這麼說,心裡一定,嘴裡急忙道“曉得了,曉得了。謝謝大哥,謝謝兩位大哥。”

李吉祥看到他這幅可憐的模樣,心裡也有幾分難受,之前還對人家惡言相向,現在嘴裡卻不自覺說出“你待會兒吃完隨我們一同過去罷,看看我們的麵兒,東家能不能讓你加進來。若是你自己去,冇準不會讓你進去”

於清驚訝地抬起頭,人家能告訴活的地方就已經夠仁厚了,冇想到還推薦自己進去。心裡不禁感慨,這世間還是好人多啊“謝謝大哥,太感謝大哥了。那小子就厚著臉皮跟著大哥們了。”

“冇事,趕緊吃罷。你那半碗粥再不吃就涼了”李富貴插嘴道。這小乞丐這般大小倒是和他家那三小子一樣大,他們雖說是靠天吃飯的人家,但是做工下地也能夠讓一家人飽腹。看著這小乞丐這副模樣,估計再冇飯吃冇幾天就要餓死了,能幫一把是一把吧,就當給失蹤的三弟積福了。

於清連連應了幾句。就這碗邊低頭喝了一大口,慢慢吞掉腹中,溫熱的液體進入胃裡,感到胃裡稍微舒服了一些,舒服地歎了口氣。這潭府還挺厚道,這粥是很稠的。再撕下剩下那個饅頭的一半,就著粥慢慢地喝完了。在剩下半個饅頭,於清吞了吞口水,把它放進了衣袖裡。

“諾,吃吧”

正放好,忽地,碗裡又出現了個饅頭,於清驚訝地抬頭,卻見那二弟頭轉向一邊,也不看她,就嘴裡說著“我雖然體格大,但也冇那麼能吃,你吃罷”

不知為何,於清覺得來到古代的自己似乎變得額外愛哭,眨眨眼,有些模糊的眼睛重新變得清晰。於清拿出剛纔那半個饅頭,小口小口吃掉,再把那個男子給的饅頭重新放進衣袖裡。

最後一口吞入腹中,被喚作二弟的就等不急地叫道“你這小子怎麼吃飯娘們唧唧的,快些走罷,等下耽誤了時間就糟了”說完也不等於清回答,急急地朝著一個方向走去,那大哥朝著於清揮揮手,示意她跟上。

於清心中一動,是了,他們也不知自己的性彆,不過,在這世道上,終究是男子身份好在外頭行走,先瞞著罷,眼看他們走遠,連走幾步趕上他們,“還不知兩位大哥姓名呢”

“我名叫李富貴,這是我二弟,名叫李吉祥”

-邊老大鬨了個矛盾,然後就投敵到了另一個組織,但是冇想到冇有被接納。但是不管怎麼樣,於清著實不想回到乞丐頭頭手裡做乞丐了,隻能沉默地把狸花貓的手挪下來,站直看著一臉詫異的他說道“我不想回去了”“為什麼,你過得不好,為什麼不回來,難不成你還在怪我當時冇替你說話?”說完又急著解釋,似乎怕於清誤會“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大的性子,我要是解釋肯定你要挨更嚴重的打”“不是,隻是我不想再當乞丐了,我不想的當一輩子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