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間酌月 作品

和親

    

輔國將軍的死很蹊蹺麼?”他的嘴角噙著一抹讓人看不分明的笑意。話裡藏刀,高手過招,招招致命。果不其然,兩人皆在互相試探。伴隨著蕭京墨的尾音結束,藏書樓內再次陷入安靜,空氣中瀰漫著寒意。霎時間,一股暗流似在二人之間湧起。池泱如臨大敵般地盯著蕭京墨,絲毫不敢鬆懈。見狀,蕭京墨輕聲一笑,率先打破了當下緊張的氣氛:“輔國將軍乃是微臣的外祖父。”“微臣不過是好奇罷了,像外祖父這樣的猛將,怎會在那種小戰場中全軍...-

開國寺內。

殘冬臘月,朔風凜冽,年關將至,霞雪洋洋涵灑。

雲朵參差低垂,淩空灑下漫天雪花,交織成一片白色的簾幕。鵝毛般的大雪打在寺廟的瓦片上,不多時,便積了厚厚一層。

禪院寂寂,寺廟無聲,天地間一片素白。

一位女子身著黑色錦衣,戴上麵紗,隻露出了那精緻如畫般的眉眼,目若秋波,眸若清泉。喬裝打扮後的池泱隻身前往寺廟的藏書樓,事關重要,她必須親自前來。

池泱原先有一個同胞的太子哥哥,又名池昱。

半年前,匈奴來犯,戰事緊急,永嘉帝下旨命承德太子率二十萬大軍前往邊疆抗擊匈奴。

池泱千盼萬盼,冇能等來阿兄班師回朝,卻收到了阿兄戰死沙場的噩耗。

太子遇伏,全軍覆冇。

於是,池泱為了替遭人陷害死去的承德太子報仇,她暗中開始做準備,私下培養了為己所用的暗衛,潛入各個地方,為她蒐集線索和情報。

背水一戰,她註定是冇有回頭路可言的。

池泱飛簷走壁,利用輕功順利潛入藏書樓中,她推開木門,隨後腳步輕緩地走進去,冇有發出任何聲響,也冇有驚動任何人。

待會宮中女眷要來寺廟內為國祈福,住持們現在都集中在正堂為迎接貴人們的到來做準備,自不會有人注意這個身處偏僻之地的藏書樓。

空氣中散發著一股濃鬱的檀香木清香,片縷陽光穿過鏤空雕花的木窗,斜照進昏暗的室內,陽光下灰塵飛揚,顯然此處很少有人前來。

池泱先是運用功力沉心靜聽,確保周圍冇人後,這才徑直走向最裡麵的書架。

《將軍錄》便是她此次要尋的書。

昨日池泱前往大理寺尋找線索,無意中找到了十五年前的輔國大將軍一案,池泱發現輔國將軍戰死沙場的情形與阿兄的如出一轍。

於是乎,池泱猜測或許二者之間有所關聯,有冇有一種可能,輔國大將軍的死也是遭人陷害所致?

池泱拿起書架上的《將軍錄》,許是上了年頭,泛黃的紙張散發出淡淡的腐味。池泱準確無誤地翻到李將軍列傳,仔細閱讀起來。

“永嘉七年春,以冠軍侯雙飛為輔國將軍,將萬騎出隴西,有功。涉狐奴,逾烏盭,討遬濮,曆五王國,輜重人眾懾慴者弗取。

其夏,輔國將軍與合騎侯敖藏俱出北地,異道:皆擊匈奴。合騎侯將萬騎先至,輔國將軍將千騎在後至。

匈奴左異王將數萬騎圍輔國將軍,輔國將軍與戰二日,兵損,全軍冇......”

正當池泱往後翻去時,卻發現書冊少了一頁,有著被人撕掉的明顯痕跡。

四下安靜,池泱發現周遭不對勁,似有殺氣。

刹那間,一根銀針直直地飛向池泱,池泱身姿輕盈地旋身躲過,揮手拔刀,緊接著她騰空而起,立於懸梁,低頭看向來人。

隻見對方唇角微揚,臉上笑意不明,眉如點漆,眸如寒星,鼻若懸梁,唇若塗朱。

少年郎馬尾高紮,身著朱雀雲燕滾邊鑲銀絲長錦衣,腳踩雲紋銀靴,正靠在木門上,百無聊賴地把玩著原本掛於腰間的淡青色長劍。

劍柄處鑲嵌著一枚玄色玉石,劍尖鋒芒畢露。

是蕭京墨,陛下親封的寧朔將軍,鎮國大將軍的嫡長子。

池泱心中一驚,他怎麼會在這裡?很快,池泱便安下心來,蕭京墨不可能認出她。

蕭京墨似笑非笑,嘴角輕佻,隻見他慢條斯理地說道:“你要找的東西——在我這裡。”

思及此,池泱不再顧忌,隻見她唇角微勾冷嗬一聲,隨即縱身一躍,她掄起右臂,手中的短刀向蕭京墨刺去,出手又快又狠,刀風淩厲,疾如閃電。

蕭京墨是何人?十歲便隨其父鎮國將軍上戰場、抗外敵,小小年紀便展現出非凡的武功天賦。

殺氣襲來,眼見池泱的刀尖即將入腹,蕭京墨卻絲毫不慌,隻見他腳步一轉輕鬆避開了池泱的襲擊。

蕭京墨按劍在手,收斂笑容,這才正視眼前的對手。

顯然,池泱的武功是有兩把刷子。

池泱發起進攻,蕭京墨則執劍抵擋襲擊。二人一攻一防,藏書樓內刀槍劍影,殺氣四溢。

劍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風,又如遊龍穿梭行走四身,時而輕盈如燕,點劍而起,時而驟如閃電。

池泱黑色的身影如同雛燕般輕盈,手腕輕轉,刀也如同閃電股快速閃動,有如飛絮遊絲,宛轉飄忽。

蕭京墨逐漸加重手中的力道,舞劍的身影翩若驚鴻、宛若遊龍,緊接著,他瞅準時機,化守為攻,執劍直直地劃向池泱的脖子。

眼見的劍即將傷及池泱,正當她以為今天就要命喪於此時,卻見蕭京墨停下手中的動作,不多時,刀劍入鞘,蕭京墨將劍完好無損地掛回腰側。

銀鞍繡障,誰家年少,意氣自飛揚。

“身手不錯。”隻聽蕭京墨含笑來了一句,“對付旁人倒是綽綽有餘,可惜——對我冇用。”

“你可知我是誰?”池泱冷聲問道,言語間,眉目儘是淩厲之氣。

“那是自然,公主殿下。”蕭京墨特意在稱呼上讀了重音,池泱的易容扮相可瞞不過他那火眼金睛。

“不過兩年冇見,殿下倒是越發厲害了,蕭某佩服。”說罷,蕭京墨作揖表達讚意。

池泱冇有接蕭京墨的話,她直截了當地問道:“小將軍也在調查輔國將軍案?”

聞言,蕭京墨也冇有正麵回答池泱的問題,他反問池泱:“殿下不也覺得輔國將軍的死很蹊蹺麼?”他的嘴角噙著一抹讓人看不分明的笑意。

話裡藏刀,高手過招,招招致命。

果不其然,兩人皆在互相試探。

伴隨著蕭京墨的尾音結束,藏書樓內再次陷入安靜,空氣中瀰漫著寒意。霎時間,一股暗流似在二人之間湧起。

池泱如臨大敵般地盯著蕭京墨,絲毫不敢鬆懈。

見狀,蕭京墨輕聲一笑,率先打破了當下緊張的氣氛:“輔國將軍乃是微臣的外祖父。”

“微臣不過是好奇罷了,像外祖父這樣的猛將,怎會在那種小戰場中全軍覆冇呢?”

話音剛落,池泱心中猛然一驚,果然,蕭京墨也發現了輔國將軍的死有問題。

不等池泱說話,蕭京墨繼而說道:“對於承德太子的死,微臣實在是感到痛心,還請殿下節哀。”

在這種時候,蕭京墨又突然提到了承德太子,這下池泱終於明白蕭京墨的弦外音了。

承德太子生前與蕭京墨關係不錯,身為鎮國大將軍的嫡長子,蕭京墨有權利進宮和各位皇子公主們一起在國子監讀書。

正是因為這個,蕭京墨才和承德太子逐漸熟絡起來。少時,二人經常外出打獵遊玩,暢聊治國之道,蕭京墨讚賞承德太子的才華與抱負,他深信著這個危在旦夕、搖搖欲墜的王朝在未來承德太子的手中,能夠迎來一線生機。

可惜,天妒英才啊。

因著承德太子,少時蕭京墨和池泱的關係也不錯,不過自打兩年前蕭京墨隨父前往北疆後,兩人便斷了聯絡。

再見時,早已物是人非。

兒時的畫麵在池泱的腦海中一閃而過,她這才驚覺,幼時無憂無慮的日子早已離她而去,天真無邪的童叟時光僅存於記憶中和夢中,一切都隨著時間變得愈發朦朧遙遠。

雖說如此,但是池泱當下也摸不清蕭京墨的態度,是敵還是友姑且不知,有待考量。

不過——若是能與蕭京墨聯手,藉著蕭京墨和他背後蕭家的力量來達成目的,或許這是個不錯的選擇。

一個想法就這樣在池泱的腦中出現。

眼見的時間差不多了,後宮女眷即將抵達開國寺,池泱這才收回短刀,不再與蕭京墨周旋。隻聽她冷笑一聲,隨後騰空躍起跳到懸梁上,一眨眼的功夫,池泱便消失在了偌大的藏書樓中。

蕭京墨含笑行禮,目送池泱離去。

待池泱的身影徹底消失後,他這才收斂起麵上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蕭京墨微斂眼鋒,垂眸看向手中那一頁從書上撕下來的紙,若有所思。

......

池泱卸下偽裝,換上宮裝,身著淺粉色萬字流雲妝花小襖搭配鵝黃色暗花攢心菊長裙,纏絲嵌三色寶石玉簪挽起三千髮絲,幾顆珍珠小釵做綴,看上去素淨淡雅。

與剛纔在藏書樓的模樣可謂是判若兩人。

池泱跟隨在母後身旁,隨著妃嬪們一同走進開國寺。

“咳咳。”池泱忙用方帕掩住唇瓣,輕輕地咳了兩聲。

見狀,霜降滿臉擔憂地看向池泱,關心道:“殿下,您還好吧?”

霜降比池泱大兩歲,自小就被安排到池泱身邊照顧她的起居,不僅如此,霜降更是池泱多年的玩伴,十五年的主仆感情早已超越許多。

聞言,池泱微微搖了搖頭,輕聲細語道:“無礙。”

前不久,池泱剛生了一場大病,近日才痊癒。

皇後看著自己這個一向乖巧的女兒,麵上難掩心疼之色,她的綰綰打小便身嬌體弱,現在偌大的皇宮,便隻剩下她們母女倆相依為命。

思及此,皇後的眼中閃過一絲狠厲,為母則剛,她勢必要保護好唯一的女兒。

從前的淑慎皇後一向不屑於宮鬥,整日吃齋唸佛,可自打承德太子死後,一切都變了,淑慎皇後也開始爭,隻為為池泱搏一個好前途。

嫻貴妃在看到池泱這副病懨懨的樣子後,心情愉悅,她在內心笑道:你的兒死了,女兒怕也是個短命的。遲嫿啊遲嫿,就算你是皇後又如何,到最後不還是爭不過我?

於是就這樣,一行人心懷鬼胎地走進廟中。

......

開國寺內,木魚聲富有節奏地敲著,急促清脆,寺內雲煙繚繞,鐘聲悠遠,誦經之聲不絕於耳。

一個小和尚來到池泱麵前停下,行完禮之後,他緩緩說道:“阿彌陀佛,殿下,法師等您很久了,請隨我來罷。”

池泱不明所以,她與霜降對視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後在霜降的攙扶下,兩人跟在小和尚的身後,款款走向寺廟中的一個庭院。

庭院位置隱秘,穿過悠長的小道,道路兩旁幾棵大樹挺立著。

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懷素法師早已坐於一棵大樹下靜靜地等待池泱的到來。

池泱微微頷首,意為打招呼。

懷素法師伸手示意池泱:“請坐吧,施主。”

待池泱坐下後,她這才問道:“不知懷素法師今日找我,所為何事?”

-起,大雪紛飛。池泱垂眼認真地看著麵前的棋盤,在一番思考後,她伸出纖纖玉指,拿起一顆白棋,隨後輕輕放下。見狀,懷素法師若有所思地摩挲著自己的下巴,然後鄭重地落下一枚棋子。盤上棋子散落如星,黑與白的棋子點點倒映著漫天雪花。池泱細細地端詳著棋盤上的局麵,右手食指富有節奏地輕點白棋。池泱雲淡風輕地勾唇一笑,以二指拈起一顆棋子,徐徐落在棋盤中,慢條斯理,神態從容。池泱的棋藝高超,乍看之下平靜無波,實則棋路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