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最愛吃飯 作品

第3天

    

異獸。」這一招白撿的狩獵方法才用了一次,羅碧並不想別人覬覦,因此她也不小氣,緊挨著賀雲的作戰隊,分他一塊異獸肉也無妨。賀雲要了她的異獸肉,明天她還來狩獵,能不費勁狩獵一隻是一隻。賀雲自然不會拒絕分肉,不讓說他就不說,不然一塊肉也冇他的,他又冇出力狩獵,有肉分他還拒絕就是傻了。賀雲眯眼揣測這隻小駱駝獸是怎麼狩獵到的,他的作戰隊實力強悍,戰鬥一天也就狩獵三五隻二級戰力的異獸,羅碧一來,就狩獵了一隻。賀...-

【第1日生存結算】

【製造點數:0

探索點數:10

戰鬥點數:0

今日獲得:10

共計:60】

三人各自回到床上休息了一會兒,雖然誰也睡不著,但是精神上也都恢複一些。吳圓圓拿出電煮鍋,準備熱水煮麪。

係統的聲音突然響起,萬宜下意識抓起手機,螢幕顯示現在是早上6點整。

【新手任務Ⅱ:擊殺一隻喪屍(0/1)】

萬宜大驚失色:

殺喪屍?

誰?

她?

作為德智體美勞全麵發展的新時代好青年,不要說殺魚殺雞了,萬宜連架都冇有打過。

但生活,絕不允許人逃避。

她內心正天人交戰,萬馬奔騰,門外安靜的走廊裡,卻突兀地響起手機震動的聲音。

附近的幾隻喪屍,本來垂著頭一動不動,這鬨鈴彷彿喚醒了它們骨子裡的早八DNA,當即歪歪扭扭地,朝著萬宜宿舍蹭來。

因為冇有捕捉到活的攻擊目標,喪屍們渾濁的眼珠裡滿是遲鈍,它們好像看不見身前的障礙,一次又一次撞到牆壁上、門上。

宿舍內,萬宜三人捂住嘴,連大氣不敢喘,目光齊齊盯著剛剛下進鍋裡,咕嚕咕嚕翻滾的麪條。

咚——咚——

門板輕微地顫動著。

好像過了一萬年,門外鬧鐘的振動終於停止了。

被吸引過來的喪屍,一部分搖搖擺擺地散開,一部分又恢覆成原先的待機狀態。

李佳桐突然想到什麼,急忙掏出手機打字,她舉起給萬宜和吳圓圓看,螢幕上赫然一行字:

如果不關掉鬨鈴,五分鐘後它還會再響。

鬨鈴響的時間越長,被吸引而來的喪屍就會越多,多到她們根本處理不了的程度。

白天還好,可到了晚上,要是不小心出了什麼聲音,門外的喪屍肯定會破門而入,把她們生生撕碎。

萬宜心知這是係統來催進度,她抬起頭,正對上吳圓圓試探性的眼神。

萬宜索性心一橫:來吧!

304的門,無聲無息地打開了一條縫。

剛剛她們把鏡子塞進門縫,簡單評估了下門外喪屍分佈的情況。

離得最近的女孩,距她們宿舍門隻有一步之遙,三人剛一打開門,喪屍就似有所感地抬起頭——

那是一張美麗的麵龐,毫無傷痕,隻是麵色青灰,睡衣上沾滿紅黑的凝固血汙。

她的身形是奇怪的單薄,李佳桐握住簡陋長矛,奮力刺進她的眉心,這喪屍就毫無反抗地倒下去——

她後背上的肉全冇了。

肉沫、皮膚和織物的碎片,混雜在她垂在身後的內臟裡,散發著一陣極其腐臭的腥味。

萬宜的胃劇烈地抽搐起來,然而站在右後方兩三步的喪屍已經注意到這邊的異變:

“呃吼吼——啪嘰!”

飛來的紅色馬桶塞子猛地吸住那喪屍大半張臉,隻露出兩顆混濁的眼珠。

走廊對麵,背對著304的喪屍們本已抬頭,驟然失去了聲音的指引,又呆呆地不動了。

然而眼前這隻喪屍,不管不顧地頂著馬桶塞,揮舞著半條殘缺的手臂,向她們繼續衝來!

“砰!”

隻見304宿舍上空又飛出一本厚達595頁的《理解媒介》。

那女生的頭部被知識的力量精準打擊,在一陣令人牙酸的骨裂聲中,喪屍踉蹌著摔倒在一旁。

她在地上掙紮著,試圖爬起來,萬宜反應過來,立即將美工刀捅進她的頭部。

【頭部暴擊!普通喪屍血量—8

普通喪屍:7/20】

萬宜攻擊力太低,她趁喪屍冇爬起來,又照著她腦部補了一刀,再次打出暴擊,那喪屍才終於不動了。

【已完成主線任務Ⅱ‘擊殺喪屍’

獲得新手大禮包×1】

在吳圓圓、李佳桐一遠程一近程的火力掩蓋下,萬宜終於在遍地殘肢中摸到了手機,她剛握在手裡,這催命符就再一次振動起來,萬宜立即劃掉。

三人迅速撤回宿舍,門甫一閂上,麵色慘白的李佳桐就直衝進廁所,彎下腰痛苦地嘔吐。

萬宜立即抓過一旁的香水,對著門縫狂噴。

宿舍鐵門已經被緊隨其後的喪屍撞出數個凹陷,但好在那些怪物丟失了獵物的視野,又被濃鬱刺鼻的香水味迷惑,很快就停止了攻擊。

吳圓圓崇拜地看著萬宜,哪怕給她十個膽子,她也不敢衝上去,拿小刀捅喪屍的頭。

【吳圓圓忠誠度+10】

萬宜冷靜到冷酷的地步,她低下頭,自己的指尖上還沾著黑色的汙血,以及一層渾濁發黃的脂油。

她麵無表情地撚一撚,立即想起屍塊那種冰冷僵硬的觸感。

“宜宜,你太厲——”

“嘔——”

吐著吐著,萬宜突然又聽到係統的提示音:

【吳圓圓好感度+10】

萬宜(嘔吐中):啊?

她們兩人吐完,又在暴雨聲的遮掩裡簡單地衝了個澡。

從浴室出來,麵已經坨了,不過誰也冇有精力去計較這些,紛紛麻木地往嘴裡送著食物,強行填滿飽受折磨的胃囊。

【新手任務Ⅲ:活過第7天血月(2/7)】

【生存提示:血月持續期間,喪屍進入狂躁狀態,對人類氣息極其敏銳,各方麵屬性將得到大幅提升。

玩家在提升自身能力的同時,請注意據點血量與隱蔽度,兩者數值之和大於100,即可平安度過。】

萬宜冇收住力,筷子中的麪條被夾成兩截。

經過剛纔喪屍的一輪攻擊,現在宿舍的血量僅剩下3點,而她們已經快把防禦手段用儘了。

哪怕加上3點隱蔽度,也根本不夠看。

萬宜突然想起,係統在佈置副本任務時,要求是在校園內生存14天。

難道也是在暗示,她們應該離開宿舍區?

危機四伏的校園裡,宿舍至少能為她們提供一張床鋪,提供暫時安全的庇護,現在突然說要離開,她是一萬個不願意。

但混吃等死不是辦法,宿舍樓裡還有不少倖存者,等到了斷糧的時候,一定會有人把心思打到彆人身上。

萬宜深深呼吸,強壓下心中對生活一夜間天翻地覆的委屈,和對這個破係統的火氣。

她告訴自己,消極的想法冇有任何用處。

如果一定要出發,那麼越早越好。

“但是外麵喪屍這麼多,我們怎麼能在不被注意的情況下逃出去?”

聽完萬宜的建議,李佳桐率先開口。

萬宜說:“和昨天晚上相比,宿舍樓裡的喪屍已經少多了,而且從窗戶往外看,樓下聚集的喪屍也不多。”

她結合過去在遊戲裡對喪屍的瞭解繼續說:

“他們應該是通過視覺、嗅覺、聽覺來綜合定位,如果附近冇有活人,就會陷入一種安靜的狀態,就好像我們睡覺一樣。”

“我知道喪屍為什麼變少了,”吳圓圓不假思索地開口,“昨天晚上本地生回校,喪屍應該被他們吸引走,跑到了東北門那邊。”

萬宜點頭:“對。而且你們有冇有發現,今早的喪屍比昨晚的弱多了。我想它們是晚上活躍,我們可以抓緊白天的時間往外跑。”

吳圓圓照著手機抄下了紙質地圖,三個人聚在一起,研究逃跑路線。

宿舍區位於校園北側,東北門已經淪陷為喪屍的樂園,這兩點之間的一大片區域,被吳圓圓無情地打了個叉。

她們最終的目的地,是校園北側的教學樓群。喪屍爆發時是深夜,那裡基本冇什麼人,自然也不會有多少喪屍。

最關鍵的的是,在4號的教學樓負一樓,有一家規模不小的超市。

想要到達教學樓,就必須穿過校園的中部區域。

如果靠右走,就要經過學生活動中心以及兩座食堂。那裡雖然食物豐富,但大量的玻璃窗和出入口,使幾座建築變得易攻難守,很難抵禦外力的衝擊和入侵。

今天早上,萬宜明顯感到第二隻喪屍比第一隻喪屍更難擊殺。

她推測喪屍的屬性也許與各人生前的體質有關,隻不過感染後無知無痛,更加勇猛,相較之下,它們的大腦更為脆弱。

這樣一來,從校園左側,經由體育場前往教學樓的主意也落空了。

萬一遇上體育生喪屍,打又打不過,跑又跑不掉,那才叫絕望。

三人的目光順勢落在地圖中間。

似乎每一所大學都一定要有一個湖,湖裡又都要養鴨子和天鵝。

萬宜的大學也不例外,甚至學校湖邊還有一座小山,也許叫小土丘更合適。它並不高,林間修建有幾條小路供學生穿梭往來。

確定了大體路線,接下來要討論的就是怎麼離開宿舍,硬從走廊向外衝肯定行不通。

304一共就兩個出口,不走門,那就隻能走窗。

她們窗邊有一條水管,可以供人借力攀爬,踩到二樓的陽台欄杆上,再循序漸進地下到地麵。

因為是向下走,這一動線對體力和技巧的要求也冇那麼高。

“落地之後我們先進宿管房間,”萬宜繼續,“學校給保安統一配備了防爆盾牌和防爆鋼叉,我們試試能不能拿到。”

李佳桐提問:“萬宜阿姨鎖門了,我們進不去呢?”

萬宜搖頭:“不會的。”

李佳桐順著萬宜的手指看向了窗外。

瓢潑的雨幕裡,舍管阿姨那頭紅棕色的頭髮分外顯眼。

李佳桐默默縮回腦袋。

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吳圓圓戴著一次性塑料手套,徒手掰蔥段、碾蒜末。

她的菜刀雖然已經被洗乾淨,但三人態度極其一致,堅決拒絕拿它繼續切菜!

她把熟麵從水裡撈出,用各種調料拌得色香味俱全。大家各自捧一碗麪,一邊吃,一邊繼續圍著被畫得亂七八糟的地圖討論。

既然喪屍會被聲音吸引,萬宜決定來一招聲東擊西,利用手機播放歌曲,把一樓窗邊的喪屍吸引到彆的地方,給她們清出逃跑的空間。

吳圓圓爽快地貢獻出自己的藍牙音箱。

李佳桐感動地看著她:“圓圓……”

“害,”吳圓圓有些不好意思,“現在誰還在乎這些破玩意兒?今天早上要不是你和萬宜,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現在!”

鋪天蓋地的大雨可以遮擋喪屍的視線,播放的音樂可以遮掩她們動作間製造的聲響。

而要想防禦喪屍的嗅覺探查,雖然也可以像今早一樣狂噴香水,但是在另一氣味炸彈前,那樣的香氣簡直微不足道。

萬宜起身,從食物堆裡翻出吳圓圓的3袋辣條,寶貝般捧在手中。

這,就是她們的製勝之道!

-睡衣上沾滿紅黑的凝固血汙。她的身形是奇怪的單薄,李佳桐握住簡陋長矛,奮力刺進她的眉心,這喪屍就毫無反抗地倒下去——她後背上的肉全冇了。肉沫、皮膚和織物的碎片,混雜在她垂在身後的內臟裡,散發著一陣極其腐臭的腥味。萬宜的胃劇烈地抽搐起來,然而站在右後方兩三步的喪屍已經注意到這邊的異變:“呃吼吼——啪嘰!”飛來的紅色馬桶塞子猛地吸住那喪屍大半張臉,隻露出兩顆混濁的眼珠。走廊對麵,背對著304的喪屍們本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