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渝暮苡 作品

再逢

    

榆池之回頭看向那個方向,方絮淩雙腳搭在桌子上,翹著個凳子,眼皮都不帶抬一下的。榆池之嗯了一下,坐到座位上把書放下,戴上了眼鏡。方絮淩看著他的動作,起身往門外走。回頭笑了一下:“走唄,新同桌,你爺爺帶你逛校園。”“哦。”大家看著他倆,心有靈犀:傳聞不是說方哥會打人嗎?方哥現在怎麼不發火?新同學不生氣嗎?本來這麼想著一到聲音從門口傳來:“老方!出來打球啊!”門外是一個寸頭男,左手抱著籃球,右手抓住文科...-

雲仙城的太陽依舊光明日照,雲仙重點高中的學生往返學校。

文科一班的同學這時還是在吵吵鬨鬨,就在這時一個男生跑了進來,抓著門大喊到:“彆說話了,老薑走來了!”

老薑,薑原明,文科一班的班主任。性格和藹。

原先還在吵吵鬨鬨的同學們一溜煙的跑回自己的座位上,安靜的很。

薑原明走進來,他的臉上帶著笑容,笑嘻嘻的對同學們:“好好好,開學了,都給我收起你們的心思。好好上課。”

他在教室繞了一圈又回到講台上,看向門外站著的那個男生,示意他走進來:“好了,這個學期我們班來了新同學。語文成績非常好,他是榆池之。跟我們班上的方絮淩有的一拚。”

榆池之聽到後,瞳孔放大,因為他聽到了一個耳熟的名字:

方、絮、淩、?!

真的是他嗎??

方絮淩戴著眼鏡一臉平靜的看著他,但心裡想的是:榆池之?他怎麼會回來?

薑原明轉頭對著榆池之道:“看你的資料,你原先就住在這邊吧?後來又轉走了,是因為什麼嗎?”

“薑老師,因為我父母在外地有事,我們這邊太遠了,我就轉走了。”榆池之如實道來。

“好的,老師知道了,你應該很久都冇有回來吧?這裡變化很大的。你可以讓你目前的同桌帶你去校園裡走一走。”薑原明還是笑笑。

榆池之目前的同桌是方絮淩,同學們都轉頭看他,祈禱新同學冇有事。

“知道了,薑老師。”方絮淩依舊是用平靜的語氣說話。

下課後,同學們圍著榆池之,一個寸頭男戴著眼鏡,撐著桌子道:“你好,我是文科一班的學委陳默寒,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

“嗯,你好。”榆池之看向學委。

這時一道聲音傳出來,聲音低沉沉的:“你到底還參不參觀學校了?”

榆池之回頭看向那個方向,方絮淩雙腳搭在桌子上,翹著個凳子,眼皮都不帶抬一下的。

榆池之嗯了一下,坐到座位上把書放下,戴上了眼鏡。

方絮淩看著他的動作,起身往門外走。回頭笑了一下:“走唄,新同桌,你爺爺帶你逛校園。”

“哦。”

大家看著他倆,心有靈犀:傳聞不是說方哥會打人嗎?方哥現在怎麼不發火?新同學不生氣嗎?

本來這麼想著一到聲音從門口傳來:“老方!出來打球啊!”

門外是一個寸頭男,左手抱著籃球,右手抓住文科一班的門框。

“賴誌鳴,又來找方哥打球啦?”

賴誌鳴,理科一班的優秀學生,方絮淩的好兄弟。

賴誌鳴將腦袋伸進教室,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不確定的喊了一聲:“榆哥?”

榆池之聽到這個聲音,也看向了賴誌鳴,盯著他說:“好久不見了。”

“確實好久不見了,你咋回來了呀?”賴誌鳴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因為…”

“還逛不逛校園了?”

話還冇說完就被一道聲音截了,原來是他的好同桌不耐煩了。

“好嘞,好嘞,我不打擾你們,你們去逛吧。”賴誌鳴有自知之明的先滾了。

“走吧,新同桌。讓你看看你之前的學校變化有多大吧。”方絮淩悠悠的看著榆池之。

-園。”“哦。”大家看著他倆,心有靈犀:傳聞不是說方哥會打人嗎?方哥現在怎麼不發火?新同學不生氣嗎?本來這麼想著一到聲音從門口傳來:“老方!出來打球啊!”門外是一個寸頭男,左手抱著籃球,右手抓住文科一班的門框。“賴誌鳴,又來找方哥打球啦?”賴誌鳴,理科一班的優秀學生,方絮淩的好兄弟。賴誌鳴將腦袋伸進教室,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不確定的喊了一聲:“榆哥?”榆池之聽到這個聲音,也看向了賴誌鳴,盯著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