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躲貓貓
  3. 喵了個嗚
歸同途殊 作品

喵了個嗚

    

聯儘倒,淩亂又糟糕。“司空,你在報複我?你……”覃書意的話還冇說完,我托著半死不活的急急,再一次衝出去。這一下,我鉚足了勁,將那陰沉沉的男人,撞了個四仰八叉!“司空!”一聲咆哮,響徹覃家祖宅。我一個助跑,躍上牆頭,翻身跳下,追上前麵的黑影。重型機車的轟鳴聲響起。有人接應,黑影跳上後座,消失在盤山路的拐角處。我就近撬了覃書意的一輛車,將急急放在副駕駛,朝前衝去!茫茫夜色中,前麵的人連燈都冇有打開,隻...-

覃奶奶的棺材不對勁!

我親眼看見一道黑影,從裡麵躥了出來。

看身形,肯定不是貓。

但我衝出靈堂時,隻發現一隻與夜幕融為一體的黑色緬因貓。

它叫急急,是我隨身攜帶的貓兒。

正倒在血泊裡,不停抽搐。

我抱著急急,朝著黑影消失的方向追去。

“司空!站住!”

一個雙眼通紅,掛著淚痕的冷臉男人,擋在我身前。

他叫覃書意,覃奶奶的孫子,覃家唯一的正統繼承人。

“你怎麼滿身是血?”

他快速後退,站在距離我五步遠的路燈下,滿是戒備。

“你對我奶奶做了什麼?”

我順著他的視線回頭,通往靈堂的路兩邊,花圈輓聯儘倒,淩亂又糟糕。

“司空,你在報複我?你……”

覃書意的話還冇說完,我托著半死不活的急急,再一次衝出去。

這一下,我鉚足了勁,將那陰沉沉的男人,撞了個四仰八叉!

“司空!”

一聲咆哮,響徹覃家祖宅。

我一個助跑,躍上牆頭,翻身跳下,追上前麵的黑影。

重型機車的轟鳴聲響起。

有人接應,黑影跳上後座,消失在盤山路的拐角處。

我就近撬了覃書意的一輛車,將急急放在副駕駛,朝前衝去!

茫茫夜色中,前麵的人連燈都冇有打開,隻不要命地逃竄。

覃奶奶的死,果然有問題!

我一定要追上他們!

跑車在山坳處的一個甩尾,晃得急急喵嗚一聲。

“急急!”

我有些分神,側目看向副駕座。

砰——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天旋地轉!

我在顛倒和重創中,快速失去意識。

再一次醒來,我是被覃書意喋喋不休的抱怨聲吵醒的。

媒體喜歡戲稱他為“冷臉霸總”,接受采訪時,向來惜字如金。

可這一刻,他卻嘴碎的像個暴躁老太太。

“我們有公證的婚前協議,你彆想胡攪蠻纏。”

“我承諾過奶奶,護你一生周全的話,不會作假。”

“以後,你可以住在後山。”

“我讓人辟出一塊幽靜的園子,按照你的喜好,建造裝修。”

“我承諾,後山的安保,絕對是覃家的十倍之上,你可以安心住到百年歸西。”

我的眉頭皺了皺,十分不悅。

他還在繼續叨叨……

“黛黛的飛機,下午落地,過會兒我去接她。離婚協議,你簽署一下。”

我挑了挑眉,英黛麼,覃書意的初戀女友。

那個女人可不簡單,覃奶奶生前,十分防備。

覃家甚至以我做閥子,逼走了英黛。

覃奶奶突然去世,覃家被覃書意迅速掌控,估摸著,新家主上任,燒的第一把火,就是將英黛重金引渡回國。

覃奶奶的擔心,並無差錯。

英黛的確對覃家,虎視眈眈。

所以,為覃奶奶,我不可能簽下離婚協議書。

我梗了梗脖子,想要努力睜開眼睛拒絕,卻聽見旁邊,傳來熟悉又陌生的語調,脆生生答道:“好。”

接著是鋼筆,重重刮擦在紙張上的聲音。

我的眼睛,激動地睜開一條縫,看見白色紙張上,我的署名,黑漆漆地落在那裡——司空律令!

一筆一劃,一字不差!

覃書意大鬆一口氣,“還有這份檔案,你簽署一下。”

“好。”

依舊是淡淡的一句應答,隨後響起筆尖遊走的流暢響動。

我盯著那修長白皙的手指,一點一點,將千斤重的頭,緩慢抬起。

潔白的病床,潔白的牆,斜臥著一個慘無血色的女人。

她低垂著一雙與世無爭的眼睛,泛著清清澈澈的愚蠢波光,正不痛不癢的,簽下厚厚一遝檔案。

這女人,是我?

不對!

她是我……那我是誰?

-,向來惜字如金。可這一刻,他卻嘴碎的像個暴躁老太太。“我們有公證的婚前協議,你彆想胡攪蠻纏。”“我承諾過奶奶,護你一生周全的話,不會作假。”“以後,你可以住在後山。”“我讓人辟出一塊幽靜的園子,按照你的喜好,建造裝修。”“我承諾,後山的安保,絕對是覃家的十倍之上,你可以安心住到百年歸西。”我的眉頭皺了皺,十分不悅。他還在繼續叨叨……“黛黛的飛機,下午落地,過會兒我去接她。離婚協議,你簽署一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