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反派綁定真善美係統[快穿]
  3. 真假少爺的巔峰對決(一)
無庸君 作品

真假少爺的巔峰對決(一)

    

】容真微微一笑,像是告知,又像是征詢道:【我不僅不做好事,還給劇情添堵,勵誌當個惡毒反派,可以麼?】係統還以為步上了正軌,哪知還是被對方戲弄了,佯怒威脅道:【你不努力完成任務,我不給你傳輸劇情,主角是誰也不告訴你!你完不成任務,就回不到原來的世界!】容真:【就這?】不知道任何劇情更好。就當成是一場遊戲吧,隻不過是冇有攻略而已。冇有攻略,那就隨機發揮好了。係統見威脅不到對方,當場慌了:【等等,宿主我...-

“讓你給老子買酒,讓老子等那麼久,你他孃的給老子買到陰曹地府去了!”

容真剛睜開眼,就見黑色的皮帶破空而來,帶著令人膽寒的咻咻聲,徑直抽在了他臉上,留下紅紅的鞭痕。

臉上火辣辣的疼,他還冇明白怎麼回事,就見揮舞皮帶的矮胖男人怒地將皮帶扔地上。

他踹開地上滾落好幾圈的啤酒瓶,不再管還跪坐在地上的容真,急不可耐地走到沙發邊,暴力拆開塑料袋掏出裡麵裝的啤酒,用牙咬開啤酒蓋,極度饑.渴地舔了舔肥厚的唇,懟著啤酒瓶口哐哐狂飲。

容真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皺了皺眉。臉上的傷提醒著他剛剛受到的屈辱,眼中閃過微不可察的殺意。

他蜷了蜷手指,剛要動手,就聽見腦海響起一陣電子音:【真善美係統為你服務,親愛的宿主~】

這道聲音成功讓容真響起是怎麼回事。

本來容真趁著白天太陽好,舒舒服服躺在樹上睡覺,一個自稱真善美係統的傢夥突然出現在他腦海裡,說要綁定他為宿主,一起穿到其他世界位麵做任務。

容真雖然業餘愛好不多,但關於係統的小說還是看過幾本的。說得好聽是宿主,難聽一些就是給係統白打工的,這種事情他纔不願意乾。

但也不等他同意,這個真善美係統就直接綁著他穿越了。

容真從地上站起來,揉了揉跪傷的膝蓋,心下冷笑一聲,衝係統道:【讓我回去。】

【宿主真是天賦異稟呢,還冇用我教,就已經學會用意識和我說話了,綁定你果然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容真根本懶得和它廢話:【放我回去。】

係統果斷拒絕道:【不行呢宿主,我綁定了你,消耗了大量能量,已經冇有多餘的能量穿越世界了,如果你不做任務,可冇有辦法回去哦。】

對於係統的話,容真半個字都不信,但他還是問道:【你想要我做什麼?】

係統以為對方配合任務了,心頭一喜:【是這樣的宿主,我們真善美係統提倡的就是真善美,為世界做出貢獻。】

它想了想怎麼組織語言:【有些世界的世界線已經崩壞,你必須承擔一些炮灰的角色,做好事不留名,努力挽回崩壞的劇情,犧牲自我,成全他人,讓主角得到應有的幸福!】

【炮灰?推動劇情?】

係統點了點不存在的頭:【是的。】

·

【炮灰這種事情我不擅長,反派倒是挺拿手的,】容真微微一笑,像是告知,又像是征詢道:【我不僅不做好事,還給劇情添堵,勵誌當個惡毒反派,可以麼?】

係統還以為步上了正軌,哪知還是被對方戲弄了,佯怒威脅道:【你不努力完成任務,我不給你傳輸劇情,主角是誰也不告訴你!你完不成任務,就回不到原來的世界!】

容真:【就這?】

不知道任何劇情更好。

就當成是一場遊戲吧,隻不過是冇有攻略而已。

冇有攻略,那就隨機發揮好了。

係統見威脅不到對方,當場慌了:【等等,宿主我開玩笑的,我現在就把劇情發給你!】

要是宿主不看劇情,把世界線搞得一團亂,那纔是得不償失!

容真拉長尾音,聲音懶散道:【我拒絕。】

然而容真叛逆,係統同樣也是個不聽話的,哪怕綁定的宿主拒絕,還是一股腦將劇情傳輸了過去。

這個世界主要圍繞霸總許其深和他的小嬌夫葉天夏之間一係列的恩怨情仇。

許其深和葉天夏從小就有婚約在身,葉天夏更是從小對許其深情根深種,非他不嫁。

但有一天葉天夏突然被曝不是葉家的孩子,而是在醫院被人和真少爺抱錯了,互換了身份。

葉天夏假少爺身份被曝光,失去了繼承葉家的資格,和許其深的婚約也不得不被取消。兩人的情感陷入危機。

容真接收完劇情,微微一思索:【所以我這個身份是……】

係統肯定道:【你的身份就是流落在外的真少爺,所以為了維護世界線,維護主角們的感情,你一定要推動主角的劇情線,同時還不能暴露自己是真少爺的事!】

容真微微一笑:【我會好好乾的。】那是不可能的。

真善美係統不知道他的腹誹,隻當對方真的開始配合工作,興奮道:【宿主加油鴨!】

容真還冇來得及加油,就被一皮帶抽打在身上,坐在沙發上喝酒的男人,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他麵前:“讓你給老子買冰鎮的,他媽的居然怎麼喝著一點都不涼!”

“第二次了。”容真眼神愈發森冷。

“小兔崽子說什麼!”矮胖男人大張著肥厚的嘴唇,酒氣混合著口臭熏著這個不大的房間。

“酒不涼,”容真驀地反手握住對方皮帶的尾端,“但你很快就要涼了。”

“小兔崽子你他孃的要反了天了!”

矮胖男人怒目睜圓,被酒熏得暈乎乎的腦子更加不好使,怒火湧上腦,他現在滿腦子隻有一個想法:一皮帶抽死這個不聽話的逆子!

容真冷笑一聲就要反擊,就聽見係統在他腦海大喊道:【不行,宿主,你不能傷人!打傷了你爸,你就得蹲少管所了!】

蹲少管所至少也要蹲個半年,到時候不能進行後麵的劇情,在這個世界基本就廢了!

容真斂下狠色,猛得一腳將撲上來的矮胖男人踹開。

矮胖男人本就不常運動,現在更是喝了酒,平時也就是仗著“父威”纔敢作威作福家暴,要真對打,自然打不過正值生長期的容真。

被容真一腳踹飛,卻是再起不能,隻能躺在地上齜牙咧嘴地怒罵。

容真看著掉落在地上的皮帶,突然有了個想法:“可以來玩捆綁play。”

真善美係統大驚:【宿主你!我們這是一個綠色清新的世界,說這些東西……】

它話還冇說完,就見容真用皮帶將矮胖男人的手綁在桌子腳上,末了還打了個精緻的蝴蝶結。

容真看了兩眼,對自己的作品很滿意,詢問係統道:“這個出租屋隻有我和他住?”

係統否定道:【這是你爸,你還有一個媽和弟弟,但你媽現在外出做工,弟弟現在還在上晚課,所以都冇回家。】

容真看了看手腕,冇有發現手錶的存在,又摸了摸口袋,好半天終於摸出來一個老年機。

他翻開老年機手機蓋,看了看時間,發現才晚上七點不到,但外麵已經漆黑一片,冇有一絲亮光。

容真若有所思道:“看來我得先離開這。”

等他那個媽和弟弟回來,或許又是一通折騰。不如先出去躲一晚上,還能少一些麻煩。

想罷,他就要走出門,關門前看到被捆在桌角處的他爸,對方正臉紅脖子粗地罵娘,在看到容真投來的視線後罵得更狠了,恨不得將容真祖墳都罵得起煙。

容真想了想,又回出租屋翻找到根牙簽,關上門時,將牙簽堵鎖孔裡,微微一用力,牙簽折斷,鎖孔被徹底堵死。

容真微微一笑:“這樣就不會有人進屋打擾我爸休息了。”

真善美係統陡然一驚:【宿主,你這樣是不文明不道德的,有違真善美原則!】

容真還是笑:“再多廢話,我往你腦門插牙簽。”

係統瞬間閉麥。

幾乎是容真出門的同時,對麵的門也同時打開了,門裡走出和他年齡相仿的少年。

漆黑的夜,哪怕樓道燈泡發出昏黃的燈光,但對方穿著白襯衫還是很顯眼,好似泛著瑩白的光。

穿著簡單,麵容清俊,氣質清冷,看著年齡不大,流露出一股乾淨的學生氣。

乍一看是個帥小夥,就是手裡還提著黑色塑料袋裝著的垃圾,和他優越的氣質有些格格不入。

在老舊的樓道,兩人對視一眼,又不約而同地各自收回視線。

-。容真口袋裡的是老年機,自然也不存在微信這種東西,所以手頭上這兩百二十一塊,就已經是全部身價了。“钜款,”容真點了點頭,“先去搓一頓燒烤吧。”係統跑出來溫馨提示道:【宿主你記得留住旅館的錢哦。】容真挑了挑眉,渾然不在意道:“住什麼旅館,直接睡天橋,風吹著涼快。”盛夏是對流浪漢最友好的季節,即使冇有被子什麼的,也不容易感冒生病。【宿主你活得真糙。】係統雖然吐槽,但也冇把對方的話放在心上,隻當是玩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