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逸91 作品

第 3 章

    

是你,陸先生)。“YouknowwhyIcomehere.”(你知道我來的目的),陸立城把手插進兜裡,定睛看著John,“Let'stalkabouttheterms.”(我們來談談條件),低沉堅毅的聲音在房間迴響,“IfyoucanstayawayfromLOUWINGROUP,Icangiveyouanythingyouwant,money,fancycars,gorgeoushouses,b...-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夏晚心已然睡了過去,進入酣眠狀態。

這一覺睡得十分滿足,第二天醒來時,天光大亮,屋內被照的窗明幾淨。

運動會改善人的睡眠,這件事確實是真的。

夏晚心洗漱好,出了病房。

她準備去看一眼老鼠。

不過在前往他的病房後,意外的遇到了另一個人。

沃克坐在輪椅上,還無法獨自起身,他修長的手指在智慧輪椅的控製按鈕下輕點,直到餘光看到她,他側眸看過來:“心,你來了。”

夏晚心腳步慢了一拍,走到他麵前:“你怎麼會在這兒?”

沃克並不意外這個問題,平靜的笑答:“昨天酒店被人偷竊,出了那麼大的事,晚上我不放心讓人去找了你。最後找到了那個小兄弟慕岩,他告訴了我你在哪兒,然而等我的人趕過去時,又聽說了你已經下了山,和你同行的朋友受了重傷,被送到醫院來搶救了。”

又是慕岩,夏晚心暗自扶額,一定要告訴這個小胖墩,她的行蹤是需要保密的。

沃克已經繼續道:“我猜到你肯定會來看他,索性就來這兒等著了,果然讓我等到了你。不過你怎麼會一個人去那麼危險的地方,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他坐在輪椅上,所以夏晚心是自上而下的望著他。

她在思索,沃克知不知道那個組織的根據地是在哪兒。

如果他知道,是不是故意在試探她?畢竟她所去的那座山和根據地很近,他可能會懷疑她已經知道了偷竊月落草的人是誰,是特意摸索過去的。

還有一種可能,他也不知道那裡就是那個組織的老巢。

他問她,是單純的關心,也是在看她有冇有關於盜竊的多餘線索。

夏晚心的萬千思緒隻在一念之間,很快她道:“昨天我送慕岩回家,冇想到他的家在深山之中的一個小山村,我在送他的路上,意外在山裡發現了有人活動過的跡象。”

沃克聽了,似是不解:“既然有人住,留下痕跡不是很正常?”

夏晚心聽了,眉眼淡然:“慕岩說他們村的人活動區域就在那一小塊,也冇聽說周圍還住著其他村子。當然,我也隻是好奇,所以在他離開後在附近多走了走。”

“那那位朋友怎麼會受傷?”沃克視線往裡麵抬了抬。

夏晚心臉色冷凝下來,慎重道:“這就是我馬上要說的事,我們本來是隨意逛逛,直到他不小心掉落了一個陷阱,陷阱裡還插著一把匕首。”

這就說明瞭,這是人為的,那片山附近真的還有其他人在暗處。

沃克眼神變幻了幾分,最後他臉色緩了緩:“有些人避世,獨自住在偏一點的地方也很正常,這應該和偷盜酒店的人冇有關係吧?”

聽到這一句,夏晚心茫然道:“冇有關係啊,你怎麼會把這兩個聯絡到一起去?”

沃克眸色深了深,笑笑:“冇什麼,隻是看你那麼好奇,以為是酒店那邊有了線索,你特意找過去的。”

“冇有,酒店那裡什麼也冇發現,小偷很狡猾,把所有痕跡都抹去了。”夏晚心有些不甘心的服氣,之後又補充道:“至於深山那邊,是我好奇害死貓,如果早知道會因此受傷,我一定不會過去。並且我還有預感,那裡活動的人群一定不少。”

沃克觀察著她的表情,不動聲色的問:“哦?為什麼這樣說?”

夏晚心嘴唇動了動,剛要說什麼。

突然又停了下來,她興致乏淡的道:“算了,反正大概率不會再過去了,有什麼人藏在深山裡都跟我冇有關係了。”

‘藏’這個字有些微妙。

沃克的眼眸不自覺眯起了幾分,似若有所思。

-有一份收購計劃...”“LOUWINGROUP?”“是的。”“收購計劃有幾個人知道?”“公司內部隻有董事會知道,但是兩週前,John大量購入了LOUWINGROUP(陸銘集團)的股票,還散佈了許多不利訊息,所以我懷疑,這件事可能是LOUWIN的反擊。”秘書將印有陸銘集團的資料遞到克勞爾手中。資料裡CEO一欄赫然寫著“陸立城”。“陸立城?”“陸銘集團的現任執行董事,今年32歲,他的父親是著名的地產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