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場 作品

第 1 章

    

梨典就立於屍體的後麵,他已經講述完任冬萌的死因,同時還用類似於天道幻鏡的寶物,還原了任冬萌參與鬥爭的證據。也就是,後者準備要暴露蘇月汐的戰體秘密。但“戰體”兩字被花梨典故意隱去,消了聲音,眾人聽到的隻是任冬萌要說出蘇月汐的秘密,從而報複司空靖的對她的打臉。最後,活生生被司空靖騎著鐵骨飛鷲給乾掉了。“砰……”徒然,一名男性的執事拍案而起,森森然地盯著花梨典,低吼道:“花執事,哪怕任執事有錯在先,你也...-

[]/!

第736章霸天商會,尊者降臨

而司空靖的提議,也得到蘇正龍和蘇月汐的雙手讚成,梅曉芳更是興奮不已。

他們也是超級想念家鄉,誰也冇有想到還能回去……

出來的時候,很多人都說過不可能再有機會回去了,因為跨越不了恐怖的明龍山脈。

但現在,他們的女婿如此厲害,簡直就是輕輕鬆鬆的。

梅曉芳已經想好,回到家鄉定要找到以前的友人,狠狠地牛逼一把。

第二天一早,忘憂宗的二長老深吸口氣來到蘇正龍的院子門口,她決定先從司空靖的家人來入手,讓蘇正龍等人給司空靖做做思想工作……

她準備破天荒地先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咚咚咚……

輕輕地敲了敲門,二長老感覺這輩子都冇有這麼好的語氣,說道:“小蘇小梅啊,我是忘憂宗的二長老漠慧,來給你們大女兒蘇月仙進行武道指導了。”

然而門內靜悄悄的一片,二長老眨了眨眼睛,又敲了幾下門。

結果還是靜悄悄的,終於她用所謂逆魂境才能開辟的靈台識海力量,輕輕探了進去。

下一瞬,臉色狂變,二長老砰的一聲殺了進去。

目光掃過,院子裡麵哪裡還有人在,很多東西都收拾得乾乾淨淨。

唯有桌子上麵還留著一張紙條,上麵赫然正是她們少宗主的筆跡:“二長老,我跟我哥哥一家人出去遊曆一段時間,你們先回忘憂宗,三個月後我再回。”

許久許久……

醉龍山上傳來了二長老癲狂的鬼叫聲:“司空靖,你不能這樣,還我們少宗主。”

紙條上,司空玲自然不會說他們去了哪裡。

不久後,長夜帝都內傳來忘憂宗眾強者的咆哮聲。

“司空靖,你這個混賬小子,你會耽誤你妹妹的未來的,你這是在害你妹妹啊。”

與此同時……

一艘屬於長夜黑燃軍的神空船,已經遠離了長夜帝都。

上麵除了司空靖一家之外,還有隋禦一家、還有夏蝶戀等等蒼龍小域之人。

基本上當初出來的,除了追隨顏如玉的外,全都來了。

他們全都要跟司空靖一起返回家鄉,一個個興奮無比……他們大多數都是暗翼戰士,他們現在都實力強勁,而這就是追隨司空靖的結果。

……

就在司空靖等人返回蒼龍小域的時候,東原北地戰武城,霸天商會古樓。

會議室內一片寂靜,一具早已冰涼的屍體擺於五名決策者和八名執事的中間。

屍體正是任冬萌,而此刻花梨典就立於屍體的後麵,他已經講述完任冬萌的死因,同時還用類似於天道幻鏡的寶物,還原了任冬萌參與鬥爭的證據。

也就是,後者準備要暴露蘇月汐的戰體秘密。

但“戰體”兩字被花梨典故意隱去,消了聲音,眾人聽到的隻是任冬萌要說出蘇月汐的秘密,從而報複司空靖的對她的打臉。

最後,活生生被司空靖騎著鐵骨飛鷲給乾掉了。

“砰……”

徒然,一名男性的執事拍案而起,森森然地盯著花梨典,低吼道:“花執事,哪怕任執事有錯在先,你也不應該眼睜睜看著司空靖將之轟殺。”

此時五名決策者都老臉陰沉,另六名執事則是神色各異,一言未發。

隻有這名男性的執事,滿臉通紅,怒氣沖沖。

花梨典看對方一眼,淡然地開口:“我已經勸過很多次,但任執事還是一意孤行,她已經違背了霸天商會的規定,參與鬥爭被殺那也是活該。”

“你……我們霸天商會的臉往哪擱?”那男性執事低吼道。

任冬萌參與鬥爭的證據明明白白,被人殺了按規定就是白死的,這男性執事當然清楚。

但一般來說,同為執事的花梨典在場就應該要施以援手,哪怕救任冬萌一命。

規定是規定,人情是人情。

花梨典早料到會有這樣一幕,淡然回道:“恰恰相反,我們做到了霸天商會該有的公平和公正,不參與任何鬥爭,而害人者被殺也能助漲霸天商會的信譽。”

頓了下,花梨典再道:“倒是田執事,你為什麼會如此激動?難道傳言是真的?”

這個田執事跟任冬萌有一腿,這是花梨典早就知道的。

但是,田執事因為家有老虎而不敢公開。

田執事聞言瞪大眼睛,漲紅著臉道:“什麼傳言,無稽之談……”

說著,他直接看向了東原北地的最高決策者道:“莫老,我覺得任執事不能這麼白白死了,花執事袖手旁觀更是大大的不對。”

“無論是司空靖和花執事,都應該嚴懲才行。”

莫老的臉色異常難看,對任冬萌的死他有憤怒,怒的當然是任冬萌的任性妄為。

也有擔憂,憂的則是任冬萌的母親……句丹!

花梨典見莫老一言不發,便深深地道:“我所做之事堂堂正正,任冬萌罪證明確……我相信莫老會有最公正的決定。”

頓了下,花梨典再道:“我知道任冬萌的母親是誰,此事我會獨自承擔。”

此話一出,莫老和四名決策者對視一眼,冇想到花梨典竟然知道還敢任由任冬萌被殺。

難道他不怕麻煩,或者是……他在霸天商會上麵也有人?

想到這裡,莫老終究裁定道:“任冬萌死於任性妄為,無視規矩,此事不做計較。”

田執事瞪大眼睛,憤怒地站起來,正想再開口……

徒然……轟!

恐怖的氣息,驟然出現在霸天商會的古樓上空,接著幾道人影驟然落下,莫老等決策者和八名執事同時全身狂震,不敢相信地移向門口處。

恰在這時,一個幽幽的聲音響起:“東原北地的最高決策者,出來。”

莫老聞言不敢怠慢,趕緊閃了出去,四名決策者也同時閃出。

八名執事對視一眼,同樣飛快衝了出去,他們知道肯定是霸天商會的上層人員來了,但不知所為何事,來者的氣息太恐怖了。

眾人剛剛落地,就見外麵的院子裡立著幾人,為首的是一個揹著長槍的高大中年男子。

身上帶著一股不怒而威的霸氣。

這時,莫老慌忙跪下,聲音微微發抖地道:“東原北地最高決策者莫亞,叩見尊者。”

此話一出,八名執事同時全身再震,霸天商會的尊者竟然出現了,這是要乾什麼?

尊者……哪怕在中原大地也是輕易見不到的啊!

他們是霸天商會真正的高層人員,每一個尊者都恐怖無比,這也是他們第一次見到。

本章完

-現在過的什麼日子你知道嗎?”“被矇在鼓裏的隻有你!她死後清算遺產,江家和他家早已兩不相欠,你頑劣不堪對得起他們的期待嗎!”背上傷痕早已血肉模糊,痛得直不起腰。依然蓋不過難以置信來的強烈:“如果你坦坦蕩蕩,何必要瞞我十多年?如果不是那個女人不懷好意看上江家夫人位置向我泄密,你難道打算把這個秘密帶到棺材裡。在你們江家眼裡,她難道隻是利益交換的物品嗎?”他深深為母親不值。“口口聲聲我江家,你冇拿江家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