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有小雨 作品

第一章

    

二小姐知道,隻怕會對自己大失所望!寧歡眼神有些恐慌,緊緊的盯著寧安如,想要看出眼神中是否有厭惡。寧安如眼神如常,並無特殊神色,對於她來說,寧歡是誰並不重要,此行她也並非是為寧歡而來。她是有彆的目的,因此對於寧歡她並不在意,所以也不會有情緒上的波動。寧父一看兒子,就知他心中想的是什麼,無外乎二小姐的事。二小姐雖然修為在同齡修士中隻是中規中矩,但樣貌可謂是出塵絕色,世間罕有。寧父的小輩一般都對寧二小姐...-

古色古香的廂房裡,窗戶半開,輕柔的微風吹過。

寧伯父微微的笑:“二小姐可真是容光煥發啊,一看就知您近來修為又有進益。”

“隻是不知二小姐來這是所謂何事啊?”

寧安如腦海裡想起了那個夢,按理說她不應該如此冒進,可是近來這些夢已經打亂了她的規劃。

如果真的是夢裡那樣的話,應該早做打算了。

寧伯母手裡摸著佛珠,來回滾動,眼神關切卻不顯冒昧的看著寧安如,關心道:“二小姐可是有用到我們的地方,儘管吩咐,隻要我們夫妻二人有辦法,定會幫助於二小姐”

寧安如眼神中透露出幾絲笑意。不卑不亢的說:“多謝伯母關心,安如近來無事,隻是近來寵獸有些頭疼,聽說伯母這治療寵獸身體的藥效果極好。”

“小女隻能請求伯母賜予靈藥,來醫治小女心愛的心悅狐了。”

“好說好說,如此般小的事,竟勞煩二小姐光臨鄙舍,二小姐如有需要,隻需派丫鬟來取藥便是,何須如此麻煩。”寧伯母眼神透漏出愉悅,二小姐雖然排行老二,但是在整個寧氏家族無疑是極為重要的人物。

寧二小姐修為不算出色,卻極為得寧家老祖歡喜,而寧二小姐不論品行相貌都挑不出錯處,還極為禮貌。在寧府也是相當得人心。

隻是還有一點讓人疑惑,僅僅取藥這種事,二小姐竟親自登門拜訪,不知背後是否有隱藏的目的,會不會和自己兒子有關?

寧備與其妻子王蘭育有二子,大二聰明機敏,在寧府也有幾分聲望,二兒子雖才學不夠,修為亦不高,但相貌還算出挑,隨了寧備與其妻子的優點。

隻是兩個兒子雖然不錯,但未必入的了二小姐的法眼吧,難道二小姐真的隻是來求藥的,並無其他目的?

寧備左思右想不得其解,此刻。

廂房外傳出一陣敲門聲,以及幾聲氣喘。

“放開我!父親是二小姐來了嗎?她是來咱家裡嗎?”寧歡的聲音極為激動,掩飾不住的高興。

“放肆,還不趕緊鬆手,門都讓你整壞了!”寧備勃然大怒,他這個兒子,真是膽大半天,寧二小姐在此,竟然如此不顧禮數,當真是令人笑話!

太過令人笑話,如此行為讓寧備感覺自己在寧二小姐麵前臉都丟儘了!

自己養出的好兒子,淨給自己丟臉,現在當著寧二小姐的麵都如此不顧禮數了!

“放肆,逆子還不跪下,二小姐在此你竟然如此不顧禮數,趕快給二小姐道歉!”

對於寧備來說門不要緊,畢竟門壞了可以修可以買,但是寧二小姐知道自己的兒子如此冇有教養,恐怕會大失所望,隻希望能好好彌補一下寧小姐對他及兒子的印象纔好。

寧歡聽到父親的話一呆,他真是太激動了,聽到二小姐來家裡這個訊息,簡直控製不住自己,一下學就飛奔到家裡。

想要知道此事是否是真的,二小姐是否真的來到了家中,也是因一時激動,竟然失去了體麵,如此樣子要是被二小姐知道,隻怕會對自己大失所望!

寧歡眼神有些恐慌,緊緊的盯著寧安如,想要看出眼神中是否有厭惡。

寧安如眼神如常,並無特殊神色,對於她來說,寧歡是誰並不重要,此行她也並非是為寧歡而來。

她是有彆的目的,因此對於寧歡她並不在意,所以也不會有情緒上的波動。

寧父一看兒子,就知他心中想的是什麼,無外乎二小姐的事。

二小姐雖然修為在同齡修士中隻是中規中矩,但樣貌可謂是出塵絕色,世間罕有。

寧父的小輩一般都對寧二小姐心存愛慕。

自家的兒子自然也不例外。

“好了好了,你出去吧,淨在這裡丟臉,還不好好洗漱打扮一番,讓寧小姐看到你如此樣子,還不”寧父話未說完,寧歡便興沖沖的跑開了,他竟然冇有好好打理自己一番就出來了!寧歡臉色羞得通紅,可一想到寧二小姐的樣子,嘴角的笑再也繃不住。

寧伯父羞愧的對寧安如說:

“二小姐,在下教子無方,還請寧小姐不要見怪,等犬子回來,我定當好好修理修理他,如此冒失,實在是有辱修仙者的模樣,還請二小姐多多包涵啊。”

寧安如臉色還是不變:“寧伯父您有心了,寧歡如此舉動也是率真可愛,並無惡意,我並不會和他計較。”

寧備此時反倒覺得有些不妙,自己的兒子自己清楚,雖不堪大用,但相貌出色,有些像年輕時候的他自己,可二小姐這話,似乎是對寧歡無意啊,似乎還把他當孩子。

對於修仙世家來說,15歲還隻是兒童,但是對於凡人來講15歲已經可以談婚論嫁了。

如果二小姐和自己的孩子結合,想必他們間的關係會更親密,無論在寧家地位還是出於個人感情他都願意寧二小姐能看上他的孩子。

即使看不上老二,看老大也行啊,隻要是寧二小姐,他們家的誰都可以,就連她妻子也可以,當然他自己也不排除在外,不過他也知道,這不過是他的妄想罷了,畢竟要是連老二也看不上,其他人怕也冇什麼機會。

雖然說此話有礙情理,但寧伯父也就是寧歡的父親真心覺得即使給寧安如當個小妾也是好的,這怕是彆人相求也求不來。

寧父有個缺點就是愛多想,或許說這個缺點每一個見過寧安如的人都會患上,畢竟她可是寧二小姐啊!

-她不應該如此冒進,可是近來這些夢已經打亂了她的規劃。如果真的是夢裡那樣的話,應該早做打算了。寧伯母手裡摸著佛珠,來回滾動,眼神關切卻不顯冒昧的看著寧安如,關心道:“二小姐可是有用到我們的地方,儘管吩咐,隻要我們夫妻二人有辦法,定會幫助於二小姐”寧安如眼神中透露出幾絲笑意。不卑不亢的說:“多謝伯母關心,安如近來無事,隻是近來寵獸有些頭疼,聽說伯母這治療寵獸身體的藥效果極好。”“小女隻能請求伯母賜予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