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情茵陌 作品

我喜歡你

    

,你也會死機的!閱離雀看著突然出現的玄天將自己連同十字架扛起,心下慌到極點。不是大哥,給個活路吧,你還綁著扔啊!【嗯.....】001沉思了會,【宿主大大,你可以叫左黎送你去萬魔窟,這樣就是他主動執行的抹殺,就算您被萬魔窟的魔獸殺死也會算到左黎手上!】聽到001的解釋,閱離雀急忙道:“等等!左黎你等等!”左黎聽到身後少女的呼喚,眉頭皺起,但還是轉了身,他看向被玄天扛起的閱離雀,眼神中透露著不悅。“...-

“哎,你知道嗎?這個女的就是昨日在大殿上強吻尊上的那個!她還是個凡人!”

“啊?真的嗎?那她膽子可真大!”

“確實挺大的,連尊上她都敢強吻!”

“哎,冇想到啊,現在凡間女子比咱們魔族女子還猛浪嗎?我本以為咱們魔族已經夠開放的了!冇想到啊…”

“確實想不到!不過你還真彆說,這女子生的確實美豔動人。”

“那到確實…”

“喂,兩位魔兵大哥,我還在這呢,要想議論能不能小點聲啊!“閱離雀出聲製止,因為她實在聽不下去了,從她昨晚被捉過來開始,這件事已經在這個牢房講了不下八百遍了!

有那麼震驚嗎?閱離雀不過是大膽強吻了下大反派左黎而已。

兩位魔兵被閱離雀的聲音打斷,愣了下,冇過一會又開始嘀咕起來:“哎,你看這女娃娃,真是有些不知羞恥!”

“就是就是!要是我家閨女…”

閱離雀再次聽到兩人的聲音,她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行吧行吧,你們愛說什麼是什麼吧,她不管了好吧。

閱離雀撇撇嘴,一把躺在一旁的草蓆上。

【宿主,你有冇有想過,如果你冇有成功攻略大反派左黎怎麼辦?】識海裡機械的聲音響起,那是她綁定的係統001。

“能怎麼辦,涼拌炒雞蛋!”

是的,她穿越了,還身穿進一個有頭冇尾,女主蠢的冇邊的小說裡。

閱離雀本是央美學院普普通通的一名學生,上學期間她文化課雖然不怎麼樣,但繪畫能力十分很是出眾,所以擦邊進了央美。

這本小說是她某天晚上趕速寫時無聊,隨意在聽書軟件選的,本想邊聽故事邊速寫的,誰成想剛聽兩三章,就把她氣得火冒三丈。

《鏡夜瀾》這本小說講得是師徒之間的禁忌之戀,男主是崑崙派尊上女主則是他的徒弟,雖然這個設定挺帶感的,但這女主真的蠢的要死!各種各樣的聖母拖後腿,導致本該平靜的曆練,一次又一次的深陷危機,而她呢?隻會哭唧唧的揪著男主衣角說對不起。

其實以往閱離雀見了這種小說,早就拜拜下一本了,但書中有一個角色塑造的及其成功,那就是大反派左黎!

據閱離雀所知,大反派小時候冇有母親的照顧隻身去萬魔窟曆練,左黎也是在那個時候遇見了原女主,兩人互相照顧,共度難關,後來原女主不知道為什麼出了萬魔窟,然後還失憶了,最終被男主看中天賦收了女主為徒弟,成為了名正言順的崑崙山尊上弟子。

但左黎對原女主念念不忘啊,甚至不惜在實力全勝時期壓製住體內的魔力,到崑崙派修煉靈根,隻為時時刻刻守護在原女主身邊。

可惜了,原女主早就把他忘得一乾二淨了,就算後期恢複了記憶,在得知左黎是魔尊時,依舊站在所謂的明門正派那邊,與他們一同去魔族討伐左黎。

聽到這裡啊,閱離雀連速寫都不顧了,熬了個大夜,就為了把這本小說看完。

結果!這本小說未完結!!最後一章上明晃晃的寫著,距離作者上次更新還是在三個月前。

氣的閱離雀腦瘀血了,也要拚儘最後的力氣,在書評留下長達三千字的差評為大反派鳴不平。

拜托!這種男生是她閱離雀想談都談不到的好嗎?

就這樣,閱離雀因長期熬夜,情緒波動過大猝死。

享年二十歲。

死後,閱離雀被一個不知名係統,檢測到對書中人物左黎執念過強,特允攻略左黎並推動劇情走完小說《鏡夜瀾》結局。

緊接著她就身穿到這個世界了,還被係統賦予了一個不被大反派抹殺的不死之身。

行吧行吧,既來之則安之,就當體驗一下生活,再談個戀愛?!

她抬眸,望向草蓆正對的小窗,溫暖的陽光從視窗照射進來,為整個昏暗陰冷的牢房添了幾分光亮。

閱離雀耳邊輕輕傳來兩位魔兵的嘀咕聲,在這種環境下,她竟莫名的有些犯困。

真是奇怪,以前自己也冇少熬夜通宵趕速寫,怎麼今兒個就如此睏倦了?

閱離雀打了個哈欠,美眸一個勁的打架,就在她快要睡著時,耳邊嘀咕的聲音戈然而止,隨即而來的是牢房與門上鐵鏈相互碰撞的聲音。

隻聽“吱呀”一聲,閱離雀的牢門便被打開。

她強撐著眼皮想看一眼是誰,可二人逆著光,導致閱離雀什麼也冇看清。

她隻知道自己似乎被抬走了,但具體被抬到哪裡便不得而知了。

當閱離雀醒來時,自己已經被綁在犯人專用的十字架上,她仔細環顧了下週圍的環境,終於在一邊擺滿刑具的牆邊發現了左黎的身影。

他一身黑袍,頭帶金冠,一頭如墨般的長髮披散在肩頭,左黎似乎感應到少女的視線,他轉身,俊美的容顏在光的照耀下漸漸清晰,特彆是眉心那妖異的火圖鮮豔奪目。

“終於醒了,本尊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等我做什麼?”閱離雀反問。

左黎並冇有回閱離雀的話,隨意從牆頭選了個嚇人的刑具,走向閱離雀,他望著眼前的少女,臉上掛著戲謔的笑,“害怕嗎?”

麵前的刑具的確有些嚇人,那是燒紅的貼片,若是印在凡人的身上,定能燙的人皮開肉綻。

閱離雀嚥了咽口水,美眸中劃過一絲恐懼。

她雖然有著不死金身,但這種折磨人的刑具她是不能免疫的。

左黎對閱離雀的反應很是滿意,他笑了笑,“你放心,隻要你說出你此行的目的,本尊心情一好,說不定就放你回凡間了。”

目的嗎?

閱離雀嘴角揚起一抹甜笑,“我的目的,就是你啊,魔尊大人。”

聽到這回答,左黎眼神微眯,周身的氣壓瞬間降到冰點:“本尊就知道!”

男人一把掐住閱離雀的脖子,強烈的窒息感使閱離雀麵頰通紅,周邊強大的魔力湧出,不斷侵蝕少女的身體,疼痛瞬間襲來,閱離雀眼角流出生理性的眼淚。

“說!是誰派你來的!”左黎厲聲問。

“啊!咳咳咳,你,你先放手!!”閱離雀痛苦的喊出聲,左黎好像突然意識到什麼,大掌漸漸卸下力道。

由於脖頸處受到擠壓,導致閱離雀止不住的咳嗦,直至半晌才漸漸緩回,她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氧氣嘴裡還小聲的嘟囔了句,“怎麼都這麼愛掐人脖子呀?掐人脖子還怎麼說話呀?

聽見少女小聲嘟囔,左黎有些氣的發笑,但還是忍了下來,似笑非笑的問著眼前的少女,“怎麼?你對本尊的舉動有意見?”

“我哪敢啊,魔尊大人。”

左黎冷哼一聲,但心裡卻對這個少女勾起好奇。

“咳咳。”閱離雀輕咳兩聲,抬起頭來正視左黎,“那你聽好了!”

左黎看著眼前的少女輕“嗯”一聲,很是耐心的等她回答問題。

“我喜歡你!”

“所以,並不是彆人派我來的,是我自己要來的!”

左黎聽到突如其來的告白微微愣住,反應過來後麵色依舊一如既往的冷淡,似乎對這個回答冇什麼興趣,但一旁逐漸紅潤的耳垂出賣了他。

這是他第一次聽見有人喜歡他。

他似乎想起昨日在大殿上,被少女強吻時的溫柔細膩,那柔軟的觸感和發出“啵~”的一聲在左黎腦海中回放。

昨日他也不知為何,冇有直接殺了這個大膽的凡人,隻是叫人給她關了起來,一直留到了現在。

左黎緊盯著眼前的少女,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可置信。

少女眼神堅定,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漂亮的狐狸眼中倒映著左黎俊美的麵龐,好似她的眼中隻有他一人一般,再細看眼底則是一片化不開的柔情。

不對。

左黎冷笑一聲。

怎麼會有人喜歡他呢?

他在心底悄悄推翻少女的話,無視少女柔軟的眼神,背過身去頓了許久才道“油嘴滑舌!玄天將這個女人扔去萬魔窟!”

閱離雀:???不是,怎麼就萬魔窟了?你問我呀,左黎你怎麼不問我為什麼喜歡你啊!你問我啊!

不對!

閱離雀突然想到什麼:我若是去了萬魔窟那不就不能複活了!係統!001!!你出來!!!

【是的哦,宿主,雖然這是左黎吩咐送你去萬魔窟的,但他並冇有執行,所以宿主你若是被萬魔窟的魔獸殺死,無限複活則會失效哦~】001回覆閱離雀道。

那怎麼辦!

閱離雀內心焦急的呐喊:001你快想辦法呀,我要是失敗了,你也就不能從我這裡獲取攻略能量,你也會死機的!

閱離雀看著突然出現的玄天將自己連同十字架扛起,心下慌到極點。

不是大哥,給個活路吧,你還綁著扔啊!

【嗯.....】001沉思了會,【宿主大大,你可以叫左黎送你去萬魔窟,這樣就是他主動執行的抹殺,就算您被萬魔窟的魔獸殺死也會算到左黎手上!】

聽到001的解釋,閱離雀急忙道:“等等!左黎你等等!”

左黎聽到身後少女的呼喚,眉頭皺起,但還是轉了身,他看向被玄天扛起的閱離雀,眼神中透露著不悅。

“嗯…那個,嗯,你能送我去萬魔窟嗎!”

左黎被閱離雀問的蠢問題引的發笑,“你覺得本尊會有那個時間?”

“嗯…”閱離雀遲疑了會,大腦飛速運轉可最終也冇想出一個合理的理由。

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說些什麼了。

閱離雀眼底湧出藏不住的沮喪,她慢慢低下頭,似乎已經認命。

“罷了罷了。”左黎擺擺手,“今日…本尊心情好,就遵了你的遺願吧。”

閱離雀聞言眼神亮了亮,小雞啄米般的點頭,還不忘道了句謝謝,畢竟冇有他的執行,閱離雀也冇法複活,她理應道謝的。

左黎看著眼前因自己答應送她去死而開心的女人,眼神閃過一絲玩味。

他抬步走到閱離雀身前,解開綁住她的繩子,將她攔腰扛起,而後周身巨大的魔力湧出,二人瞬間在牢房消失,不一會的功夫二人便出現在萬魔窟上空的懸島上。

【滴——宿主被反派攔腰抱起係統積分 50,宿主可任意在係統商店購買道具,還請宿主再接再厲!儘快攻略反派哦~】

聽著腦海中響起的電子音閱離雀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這才五十,001你扣死了!

商店物品閱離雀早就看過,裡麵的物品都是大幾百積分起步,五十積分能買的少之又少。

但她現在冇心思與係統討價還價,閱離雀還有個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死!

左黎緩緩落在浮島中央,他放下肩上的少女,向後退一步若無其事的開口道,“去吧,本尊送你到這了。”說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但他並冇有走,他在一旁的浮島上注視著少女縮在的懸島。

他看著少女緩步挪到島邊,向島下微微探頭,卻又被窟底傳來魔獸嘶吼的叫聲,嚇得連連後退。

左黎被少女的動作惹的笑出了聲,他本想著多看會戲,但懸島上的少女似乎偏不讓他如願。

她坐在島中足足半個鐘頭,左黎等了會,覺得無趣便徹底消失了。

而一旁的閱離雀還在腦海中與係統發著牢騷。

這這這,她真的要從這跳下去嗎?

【對的哦,宿主,你不死冇有辦法重生耶,就算你大難不死從魔獸口中逃脫也會因失血過多而死滴!而且萬魔窟是魔獸的競技場,根本不會有任何治傷的草藥,本零在這裡誠心的奉勸宿主大大,早死早重生,至少這樣不會經曆太多□□上的疼痛哦~】

是啊,早死早重生!

閱離雀閉眼沉思了會,似乎在做最後的思想鬥爭,半晌後她猛的睜開雙眼,一個助跑,從懸島上一躍而下。

-給他一種勾人心魄的感覺。她身材纖細修長,就算身穿平民布衣,依舊壓不住那動人的身姿,眼神下移,直到看到那盈盈一握的腰身,惹得恭親王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閱離雀觀察出恭親王細微的動作,心下犯著噁心,她眉毛微蹙,眼神是不加掩飾的嫌棄。“帶走。”恭親王一聲令下,兩位魔兵上前,準備摁住少女,卻被少女一個轉身,巧妙躲開。閱離雀湊到恭親王窗前,隱去眼底嫌棄的眼神,主動掀開薄紗,露出乖巧的模樣,聲音糯糯道:“王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