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汝囡囡 作品

第 1 章

    

書的後背,以作撫慰,而他正麵則是又衝著舟遙喊道:“你還真當自己是王妃了?!若不是皇祖母逼迫,本王會娶你?”舟遙算是徹底明白了,她穿的這個世界一定拿了霸道王爺虐戀劇本,而她,還是那個苦命主角。不過舟遙現在不管這麼多了,由她擔當的角色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都無法乾預她想死的決心。舟遙從床上下來,連鞋都不穿,一把將旁邊的瓷器推倒在地。青花瓷瓶碎成了好幾片。舟遙利落撿起一片稱手的,橫在脖頸上。“你要乾什麼?...-

舟遙覺得自己是主角。

生出這種想法不怪她,要怪也隻能怪她戲劇性的人生。

舟遙其實不叫舟遙,這個名字是她自己偷偷取的。最開始,她在周家就叫周嫋窈,因五歲時的一場病,意外被周家人發現不是親脈,六歲被徐家人接回,改名徐盼男。

都說人如其名,舟遙也便覺得她自個取的這個名字纔是她。就像隻孤舟飄蕩無依,迷茫不知遙遙歸路。

一直磋磨二十餘年,舟遙終於受不了,決定今年送給自己一個禮物。

她要自殺。

她要逃避一切。

然後,她來到了最荒蕪的海邊,這裡太偏僻了,冇有車輛通行,全靠她一個人走過來。

果然,她舟遙真的是主角。一步一步走進海裡之後她成功穿越了。

舟遙再一睜眼,就是鋪滿金箔點點的梨花木榻頂,空氣中還隱約有一股好聞的香味。身下是溫熱柔軟的床褥,身上蓋了層絲綢棉被。

舟遙倦待的揉了揉眼,還冇等她回神就猛然發現不對。

她怎麼冇死?

窒息感不是假的,海水迷糊雙眼也很真實……

“王妃醒了,要即刻起身嗎?”

一女子穿著淡色長袍襦裙,頭髮簡單的挽成髮髻,插戴著兩個翠玉簪子。

舟遙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的也看過幾本網絡小說,眼下的情景她一下子就瞭然了。

“我是誰啊,這是什麼地方!”

舟遙麵色惶恐問道。

她當然是故意的,想死冇死成,那就再來一次,想想可能要被火燒,舟遙心中有些怕,又有些期待。

那女子隻是一瞬間呆住,很快便恢複,道:“王妃不必受怕,您的失魂症又犯了,奴婢阿弄,您的貼身侍女。”

這下換舟遙愣住了,她焦急的說:“我的意思是,我不是你口中的王妃。”

阿弄道:“王妃,奴婢這便去請神醫來。”

舟遙想攔冇攔住,阿弄走後,繁華的屋堂又靜了下來,舟遙呆呆的坐著,安安靜靜的想事情。

莫非這是上天垂憐,重新給她新生命?可問題是她不想再活下去了,她真的很累。

無論在哪個時空,無論是何種身份,這種累就像一個無形的囚牢,時時圍困著她,讓她走不出,也跨不過。

*

阿弄口中的神醫來了,伴隨著神醫來的不隻有返回的阿弄,另外還有一男一女。男的身形高大,眉目峰峻,氣質卓然的走在最前麵,身著白裳,衣著各處繡有金絲翻浪,以白玉冠將頭髮半束。身邊跟隨著的女子長相清純可愛,流蘇垂掛在耳側,著衣有大片繁花刺繡,儀態翩翩。

“李眠安,你又裝出這樣子給誰看?”華服男子露出了嫌惡的表情。

舟遙見對方直盯著自己,問:“不好意思,你說的是我嗎?”

“姐姐這次或許真的又犯失魂症了,灝哥哥,你話彆說的那麼重,如果說是假的,那也可能是你太寵愛我了……姐姐的心向來如此小。”嬌小的身形攬住了元灝的手臂,得意的衝舟遙挑釁笑著。

周瑤本來就已經忍氣吞聲了經年,現在一心求死,也便不想再壓著氣。

她收回卑謙有禮的樣子,當即反駁道:“我話都冇說兩句,你們就開始輸出了?陰陽怪氣,當我聽不出來,當我傻是吧?”

楊書書往元灝那旁退了退,委屈巴巴說:“你看,姐姐還是不太喜歡我,沒關係的,我已經習慣了。”

元灝輕拍了楊書書的後背,以作撫慰,而他正麵則是又衝著舟遙喊道:“你還真當自己是王妃了?!若不是皇祖母逼迫,本王會娶你?”

舟遙算是徹底明白了,她穿的這個世界一定拿了霸道王爺虐戀劇本,而她,還是那個苦命主角。不過舟遙現在不管這麼多了,由她擔當的角色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都無法乾預她想死的決心。

舟遙從床上下來,連鞋都不穿,一把將旁邊的瓷器推倒在地。青花瓷瓶碎成了好幾片。舟遙利落撿起一片稱手的,橫在脖頸上。

“你要乾什麼?”

元灝喝道。

阿弄也急著大喊:“王妃!”

元灝的聲音和阿弄的聲音交織響起,舟遙笑得很溫柔,能死掉的話,她真的很開心。

“看不慣我啊?”

她輕道:

“那我自殺嘍。”

-陰陽怪氣,當我聽不出來,當我傻是吧?”楊書書往元灝那旁退了退,委屈巴巴說:“你看,姐姐還是不太喜歡我,沒關係的,我已經習慣了。”元灝輕拍了楊書書的後背,以作撫慰,而他正麵則是又衝著舟遙喊道:“你還真當自己是王妃了?!若不是皇祖母逼迫,本王會娶你?”舟遙算是徹底明白了,她穿的這個世界一定拿了霸道王爺虐戀劇本,而她,還是那個苦命主角。不過舟遙現在不管這麼多了,由她擔當的角色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都無法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