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光夜小短篇同人向
  3. 陸沉篇:水是連接兩個世界的媒介
兜裡的豆 作品

陸沉篇:水是連接兩個世界的媒介

    

笑了一下。陸沉溫柔地看著她:“怎麼了,想起什麼了?”兔子小姐拿出了真心話大冒險,緩緩在陸沉麵前打開。“玩那個打手遊戲嗎?”陸沉從沙發位上站了起來,“那我坐過來。”陸沉坐到了兔子小姐身邊。兩個人的手輕鬆地觸碰在了一起。很容易地,兔子小姐的手拍到了陸沉的手背,她開心地笑了起來。陸沉在大冒險裡麵掏出了一張卡牌,上麵的內容是:錄一段睡前故事。這時,咖啡剛好也送到了桌上。陸沉打開了手機的錄音功能,溫柔的開始...-

“大概是因為水是連接兩個世界的媒介吧。”

兔子小姐合上了真心話大冒險,轉頭問陸沉:“嗯?”

陸沉麵對著兔子小姐微微一笑:“你剛纔問我,清明節為什麼總是下雨,不是嗎?”陸沉放下了咖啡杯,順勢把手扶在了窗台上,“我聽說,清明時節總下雨,是因為水是連接兩個世界的媒介,這樣他們才能見到自己想見的人。”

兔子小姐的目光也跟著轉到了窗外,此刻雨依舊淅淅瀝瀝地下著。

早晨的天氣還是小風拂楊柳,枝頭櫻花開,太陽微微地照著人暖洋洋的,兩個人才決定去采風。誰料突然就開始下起了綿綿小雨,讓兩個剛剛還在林間小道上喂鬆鼠的小情侶,急急忙忙地躲到就近的咖啡館裡來了。

兩個人坐在了角落的沙發座上,靜靜地看著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夾著幾聲悶雷。

陸沉朝著咖啡吧抬了抬手:“一杯美式一杯拿鐵,熱的就好。”咖啡機隨機開始運作,發出突突的磨豆聲。

兔子小姐從包裡掏出了紙巾,仔細地擦拭著頭髮上的水霧。突然摸到了包裡的夾層裡麵的真心話大冒險,還是上次滿滿他們非要捉弄一下貓哥跟薑萊,讓兔子小姐帶著去ktv的,那次之後還冇從包裡拿出來。

大家挑個時機說要玩些什麼遊戲,兔子小姐順勢拿出真心話大冒險,倒是當天兩位主角,兩個人像刻意,一直坐得很遠。

貓哥抽到的大冒險是讓現場一位異性配合他一起深情對視1分鐘。薑萊眼神不經意多看了貓哥幾眼,臉又通紅地。

貓哥看了看兔子小姐放棄了,又看了看滿滿,滿滿藉著說要去催一下果汁就出去了,最後在貓哥求郝帥犧牲了自己當一分鐘小姑孃的前提下破了這個尷尬。

兔子小姐想到這裡,笑了一下。

陸沉溫柔地看著她:“怎麼了,想起什麼了?”

兔子小姐拿出了真心話大冒險,緩緩在陸沉麵前打開。

“玩那個打手遊戲嗎?”陸沉從沙發位上站了起來,“那我坐過來。”陸沉坐到了兔子小姐身邊。

兩個人的手輕鬆地觸碰在了一起。很容易地,兔子小姐的手拍到了陸沉的手背,她開心地笑了起來。陸沉在大冒險裡麵掏出了一張卡牌,上麵的內容是:錄一段睡前故事。

這時,咖啡剛好也送到了桌上。

陸沉打開了手機的錄音功能,溫柔的開始講述著:“從前,有一隻小兔子…”

兔子小姐端起了拿鐵,側著頭,靜靜地聽著,陸沉的聲音和窗外的雨聲交織在了一起。

“晚安,我的小兔子。”陸沉輕聲地結束了這個故事,鬆開了按著螢幕的手。

兔子小姐的視線落在了屋簷下的鳥巢裡,裡麵的小鳥喳喳地叫著,鳥媽媽又淋著雨飛了出去。

“陸沉,為什麼清明時節,總是下雨呢?”

-上次滿滿他們非要捉弄一下貓哥跟薑萊,讓兔子小姐帶著去ktv的,那次之後還冇從包裡拿出來。大家挑個時機說要玩些什麼遊戲,兔子小姐順勢拿出真心話大冒險,倒是當天兩位主角,兩個人像刻意,一直坐得很遠。貓哥抽到的大冒險是讓現場一位異性配合他一起深情對視1分鐘。薑萊眼神不經意多看了貓哥幾眼,臉又通紅地。貓哥看了看兔子小姐放棄了,又看了看滿滿,滿滿藉著說要去催一下果汁就出去了,最後在貓哥求郝帥犧牲了自己當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