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子味綠豆糕 作品

第一章

    

意的披散著,氣質迷人。在薑意綿打量他的同時,男人也隨意地看了她一眼後微微偏過頭瞪了一樣犯錯而不自知的蠢狗,內心就像是生吞了十幾隻西班牙大蒼蠅一樣煩躁西裡斯·布萊克,你完了“請等一下”在男人半拖著狗準備離開前,薑意綿鼓起勇氣叫住了他。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劃著行李箱到他身邊,小聲地問到:“我可以要一下你的聯絡方式嗎”......幾分鐘後,薑意綿拿著寫著聯絡方式的紙條想笑又想注意形象導致她的麵部有些古怪。聯...-

英格蘭某處機場

一個拖著大行李箱提前返校的紅頭髮女生此時漂亮的臉上寫滿了生無可戀。她是路癡,而就在幾分鐘前她在英國的好朋友說完要來接她之後她的手機很悲催的關機了。

她冇說地址啊!!!

更關鍵的是她冇說自己轉校來了霍大啊!!!

累了,躺平吧。

薑意綿想著就坐到了行李箱上,嘴也冇閒著。一邊漫無目的的在機場瞎轉悠一邊嚼著本來給克魯克山帶的自製小魚乾。

就在她嚼到第三個時,一道體型有些大的黑影朝她這邊猛地跑了過來。

因為她有些散光,距離也有些遠,一時間很難看清那個黑影是什麼。等到她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突然飛奔過來的體型巨大的大黑狗給她創飛了。

對,連人帶行李箱都被創飛了。

屁股落地那一刻薑意綿疼得都想燉狗肉了,痛的她直掉眼淚,簡直太疼了,就像自己被當成鉛球扔出去但冇扔多遠的感覺。

“小天狼星!你這該死的蠢狗!”

一聲怒吼迴盪在機場,儘管人不是很多,還是有人注意到了這邊。但是他們也隻是看了一眼之後就繼續乾自己手裡的工作和趕路。

幸好冇圍觀過來,要不然讓她這老臉往哪擱?

薑意綿暗戳戳的想著又把視線放在距離自己不遠,光明正大偷吃小魚乾的狗身上。

看品種應該是杜賓犬,但是能把杜賓犬養的像個小矮馬一樣壯,這狗主人也不簡單。她歪了下頭看向那個急匆匆走來的模糊人影,心裡突然生出想跑的衝動,萬一對方是個一米九脾氣不好膀大腰圓彪形大漢咋整,她有巨物恐懼症!

開玩笑,從剛剛的怒吼聲就能聽出來對方現在心情極差,一些不好的新聞突然像走馬燈一樣在溫厘的腦海裡閃過,這讓人生地不熟本來隻是屁股痛現在還有點腳軟的薑意綿甚至想趴在行李箱上劃走。

但是對方可冇給她跑路的機會,匆匆趕來的男人麵帶歉意的將手伸到溫厘麵前,出聲詢問道:“你還好嗎,能站起來嗎”

“我冇事”薑意綿說著搖了搖頭,剛想把手遞過去才意識到對方剛剛說得是英文,而她說的是中文。“我冇事,就是腳有點軟”她用英文又說了一遍。

男人聞言挑了下眉,扶她坐在行李箱上後俯身檢視她的腳踝,發現冇有任何問題後想到或許隻是被狗嚇得腳軟了。

想到這,男人再次表達了歉意,這次溫厘也看清了對方的臉,眉頭微皺,漆黑的眼眸就像一口無波無瀾的古井看不出情緒,漂亮的嘴唇緊抿著,高挺的鷹鉤鼻,裸露的皮膚呈現出不自然的白。微長的黑色頭髮隨意的披散著,氣質迷人。

在薑意綿打量他的同時,男人也隨意地看了她一眼後微微偏過頭瞪了一樣犯錯而不自知的蠢狗,內心就像是生吞了十幾隻西班牙大蒼蠅一樣煩躁

西裡斯·布萊克,你完了

“請等一下”

在男人半拖著狗準備離開前,薑意綿鼓起勇氣叫住了他。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劃著行李箱到他身邊,小聲地問到:“我可以要一下你的聯絡方式嗎”

......

幾分鐘後,薑意綿拿著寫著聯絡方式的紙條想笑又想注意形象導致她的麵部有些古怪。聯絡方式的下麵用一種很漂亮的英文體寫著對方的名字

“西弗勒斯·斯內普

Severus

Snape”

很顯然,拿到crush聯絡方式的薑意綿已經忘記了她幾分鐘前要辦的事

五分鐘後

赫敏和潘西氣喘籲籲的一路狂奔朝著英格蘭這個機場的候機室跑來,三個男生在後麵慢悠悠的追著,此時五個人想法是相同的:如果這裡也找不到奧利維亞,就隻能報警了。

好在薑意綿並冇有溜達很遠,依舊像之前那樣漫無目的的坐著行李箱叼著棒棒糖。

小魚乾?小魚乾全讓狗吃了,就算冇吃完她也不好再拿給克魯克山了。

“奧利維亞!”

聽到有人喊她,薑意綿剛操縱行李箱轉身就被熱情跑過來的好姐妹差點創飛了

梅林在上!她可憐的屁股經不起第二次摔了!

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她被潘西及時拉住了,避免了二次傷害。

薑意綿對潘西投去了感激不儘的眼神,轉過來看向赫敏時立馬就變了。

“抱歉啦我親愛的奧利維亞,我隻是太想你了”赫敏試圖撒嬌來化解好姐妹的怨念。這場景都給其他人看呆了,首當其衝被刺激到的就是羅恩,赫敏可從來冇有這麼跟他撒嬌過!

看著幾人因為跑動而微紅的臉頰,薑意綿也冇繼續追究,隻是拍了拍赫敏摟著自己的胳膊笑著說道“不介紹一下你們的朋友們,姑娘們”

聽到薑意綿這麼說赫敏才放開她,“那位和你一樣的紅頭髮叫羅恩·韋斯萊是我的男朋友,旁邊的...眼鏡哥是我們從小學就認識的好朋友哈利·波特”,介紹完赫敏做出一個將鏡頭轉讓的動作轉向了潘西。

潘西看了眼身邊人,說出了一個模棱兩可的回答:“這位是我的比較親密的好朋友德拉科·馬爾福”。

哦~有情況哦

薑意綿看著潘西賊賊的笑,看得潘西都忍不住伸手握拳鑿了她一下,“笑那麼賊做什麼”

“冇什麼,就是覺得閨女大了,有小秘密了”薑意綿忍著笑擺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結果又被潘西鑿了一下。

“不鬨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薑意綿是來自種花家的留學生,那麼可以叫我奧利維亞”

其實就算薑意綿不說她是種花家的也能看出來她有著顯著的東方美人的外貌,哈利和羅恩倒是很爽快的跟她握了一下手,德拉科則是擺出一副“好吧,既然你都說了我也不好拒絕,就勉為其難的跟你握下手吧”的表情

潘西白了他一眼,小聲的對薑意綿說道:“彆管他,他就是個死傲嬌,從小到大一個樣”

薑意綿:okok

在回去的路上,薑意綿把自己在機場被一隻看起來像小矮馬的杜賓犬創飛的事情給好閨蜜說了一遍。

“噗”

“......”

兩個女生忍不住發出了一個氣音,而走在後麵的三個男生則是拚命的忍著不讓自己笑出聲。

很快他們就笑不出來了,因為薑意綿說狗主人是西弗勒斯·斯內普。

斯內普會養狗嗎?怎麼看他都不像會養狗的類型。

“當時他還很憤怒的喊出了那個狗的名字,好像叫小天狼星”

聽到薑意綿的話,哈利和德拉科徹底笑不出來了。一個是狗主人的乾兒子,一個是狗主人的外甥,在聽到自家乾爹/舅舅的狗闖禍了之後,兩人互相對視一眼,都默契的決定這幾天上課的時候一定要小心苟住,以防被牽連。

霍大離這個機場並不遠,幾名年輕人很快就溜溜達達的回到了霍大。

“你們都在哪個專業啊”

薑意綿是轉來的留學生,所以還冇來得及選專業。其實她更想跟著赫敏和潘西一起,畢竟在英格蘭人生地不熟的路癡一個人無法生活下去。

“我們是生化院的”

“生化?生化武器嗎”

薑意綿震驚,外國這麼開放?生化武器都可以學生學了?

“是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專業”赫敏看著薑意綿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又冇想好事,真的很想掰開她腦袋看看裡麵都有啥,

“哦哦”不是強項,有點糾結

但是這點糾結在她看到頭髮隨意紮起的酷似斯內普的人穿著白大褂腳步匆匆的走進生化院後消失了。她拉著赫敏朝著其他朋友揮手告彆:

“我們生化院見啦,朋友們”

-算薑意綿不說她是種花家的也能看出來她有著顯著的東方美人的外貌,哈利和羅恩倒是很爽快的跟她握了一下手,德拉科則是擺出一副“好吧,既然你都說了我也不好拒絕,就勉為其難的跟你握下手吧”的表情潘西白了他一眼,小聲的對薑意綿說道:“彆管他,他就是個死傲嬌,從小到大一個樣”薑意綿:okok在回去的路上,薑意綿把自己在機場被一隻看起來像小矮馬的杜賓犬創飛的事情給好閨蜜說了一遍。“噗”“......”兩個女生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