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製風翼 作品

天降隕石

    

學自由飛翔,要再來一年高中生活真不如殺了自己。吃完飯理了理照片,然後拿出練習冊寫到深夜,最後掐點上床睡覺。第二天阮小隕被鬨鈴叫醒,她機械地起身,洗漱,吃掉桌上的早餐。這個時候才清醒過來。手機彈出李雀影的訊息:“我出發啦!”把最後一口蛋塞進嘴裡,阮小隕騰出手來在螢幕上劃拉:“我也是。”揣起手機,檢查好設備,阮小隕背好揹包,直接出發。在小區門口掃了一輛共享單車,騎到地鐵,隨後搭乘到景區便攜上車點,跟李...-

“國慶假期收假後就是期中考試,希望同學們在假期裡也不要鬆懈,進度有落下的同學自己抓住機會補上課程,還有,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了嗎?”講台上,樣貌約四十來歲,著淡灰色襯衣的女人說完話,很有威嚴地掃過全班。

“知道了——”下麵的學生整齊地應和著,心早已經飛到了校園外。

女人路過第一排靠窗桌子時,停下腳步,對座位上姿勢挺拔的少年道:“裴彰,你來一下。”

少年起身,沉穩地挪開座位,跟著女人出去。

兩人路過走到的玻璃窗邊,少年俊秀陰麗的側影在窗上投下一個淺淡的輪廓。

“靠,他要是去當明星,絕對能成頂流。”

窗邊被投影籠罩的低馬尾少女看了一眼,扭頭示意自己同桌。

“阮小隕,你怎麼就不找他當模特?”低馬尾少女興致勃勃地道:“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怎麼拍都好看啊。”

阮小隕抬眼,正好撞上對方看過來的眼神,淡淡的蔑視之意。

她埋頭,低聲道:“我得罪他了。”

“啊,怎麼回事啊?”低馬尾少女睜大眼睛,大聲道。

這一下週圍的同學都看了過來,阮小隕捂住少女的嘴巴:“李雀影,你乾脆開直播嚷嚷得了。”

李雀影縮了縮脖子,虛心受教,壓低了聲音,幾乎隻剩下氣聲:“怎麼回事啊?”

“明天出去再細說。”阮小隕心虛地抬頭再看一眼,發現對方隻剩下一個背影後,才抬起頭,自如地道。

李雀影換了個話題:“對了,明天是穿白色裙子對吧?還要彆的什麼嗎?”

“不用,就裙子就行。”

阮小隕說完,想了想,補充:“最好帶件外套,怕颳風了冷到。”

對方點點頭,略有些緊張:“我還是第一次當模特呢!”

阮小隕說:“我也是第一次拍人。”

她伸出手:“一起努力吧!”

李雀影雙手握住,懇切道:“嗯!”

“嗯什麼?李雀影你也過來。”班主任的聲音從窗邊響起。

李雀影起身,用口形對阮小隕比劃了一句:“等我。”

阮小隕答應下來,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又收拾好了李雀影的,眼看班裡冇剩下幾個人了,便拎著她的東西走向班主任辦公室。

裴彰站在門口外,靠著欄杆,遠遠地看著樓下的情形。

“咳!!”阮小隕重重地咳了一聲。

裴彰淡淡地看她一眼,又轉回頭。

“咳咳!!!”她加重聲音。

裴彰:“?”

阮小隕道:“不好意思啊,那天。”

裴彰眉頭跳了一下,壓低道:“彆提。”

阮小隕:“?可是你的內褲……”

裴彰閉眼:“彆提!”

“好吧……”阮小隕有些疑惑:“我還不知道怎麼跟你道歉呢,那天你走得太快了……我冇來得及……”

“彆、提。”裴彰再次道。

阮小隕從善如流,再也不提了。

她看著班主任似乎跟李雀影說了些什麼,然後李雀影點頭如搗蒜,接著班主任慈悲地大手一揮,釋放了她。

李雀影快步走出門,歎了一口氣。

阮小隕將手裡的水瓶遞過去:“怎麼了?”

“說我數學瘸腿,讓我惡補。”李雀影愁眉苦臉,接著拉住阮小隕的手臂:“大佬,帶帶我。”

“冇問題!明天拍攝完我們就捋一捋你的知識麵,然後我們再針對性補全,篩選出習題來給你練習。”阮小隕信心十足。

“小隕你真是太太太好了!愛你!!”李雀影撲到同桌身上,樂道。

兩人邊說邊笑,逐漸遠去:“明天我們坐車到景區門口……”

裴彰:“……”

少年原地站了一會兒,才慢慢走開。

——————

阮小隕回到家,推開門,叫道:“外婆、外婆!!”

“唉,乾嘛呢?”阮外婆從廚房探出頭。

“明天我不在家哦!”

“要跟同學出去玩啊?”一頭齊耳短髮,衣著休閒的老人問。

阮小隕豎起大拇指:“太懂我了,獎勵你一束小花。”

說著,把花束遞到外婆麵前。

“謝謝小隕同學,獎勵你椿記燒鵝。”一盤碼得整整齊齊,油光滑亮的燒鵝被端出,阮小隕很自覺地上前幫忙端菜。

“這一週辛不辛苦啊?老師同學都好?”祖孫兩人在小方桌坐下,老人絮叨問。

“很輕鬆呀。”阮小隕咬著筷子,想了想:“反正一切都好。”

“胡說,高三哪有不辛苦的,我看你都瘦了。”阮外婆大筷一揮,豪邁瀟灑:“不行緩緩再讀,外婆都供得起!”

阮小隕心想春玲女士對自己要求真寬鬆,奈何自己已經迫不及待上大學自由飛翔,要再來一年高中生活真不如殺了自己。

吃完飯理了理照片,然後拿出練習冊寫到深夜,最後掐點上床睡覺。

第二天阮小隕被鬨鈴叫醒,她機械地起身,洗漱,吃掉桌上的早餐。

這個時候才清醒過來。

手機彈出李雀影的訊息:“我出發啦!”

把最後一口蛋塞進嘴裡,阮小隕騰出手來在螢幕上劃拉:“我也是。”

揣起手機,檢查好設備,阮小隕背好揹包,直接出發。

在小區門口掃了一輛共享單車,騎到地鐵,隨後搭乘到景區便攜上車點,跟李雀影彙合。

“這裡這裡。”李雀影看著阮小隕的頭隨著電梯上行伸出,招手道。

阮小隕一步跨出,對著一身白裙的李雀影道:“美死我了寶貝。”

“嘿嘿。”李雀影撩了撩髮絲,說:“你看的真冇錯,這件衣服我穿上真的好好看,跟我穿其他的完全不一樣。”

“因為是跟你那些裙子完全不同的類型,你的臉比較短圓,肩頸線條卻很好看,搭配這種款型的衣服就能襯出你的肩頸廓線。”阮小隕邊走邊隨口道。

李雀影嚮往道:“等下次我要付費請你當搭配參考師,省了我太多力氣了。”

阮小隕搭住她的肩:“彆付費了,當我模特抵消吧。”

走到上車點剛好是一輛中巴靠站,兩人嘻嘻哈哈上了車,阮小隕昨晚熬夜刷了好幾張試卷,困得不行,靠在李雀影肩頭補覺。

景區離市區大概七十公裡,蜿蜒曲折,需要花一個半小時才能達到,兩人早早出發,趕最早一班,等車到達終點時,太陽已經高高掛起。

“走。”阮小隕眯眼看了看光,當機立斷領著李雀影去自己看好的機位。

國慶大假期按理說每個景點都會爆滿,但可惜這個景區冇什麼非常突出的優點而且路程略長,本市人在這種大假期一般惠顧外地知名景點,所以反而比週末人流量更顯得人少。

兩個年輕人活力無限,腳程極快地爬上了半山腰。

半山腰有座仿古亭,從亭子一側看去,另一側山峰刀劈般佇立,有幾個遊客坐到靠外一些的地方,等著同伴給自己拍照。

怎麼感覺這個山勢和情形有點眼熟……

李雀影頓了一下,問:“我們不會也拍到某些‘意外事件’吧。”

阮小隕嘴角一抽:“嗯……那個是影視劇效果……”

她根據環境調節好參數,指著一角:“我們從這裡拍起。”

一路走走停停,拍了好幾組照片,李雀影有些累了,兩人在後山的亭子休息吃飯。

“我從來不知道拍攝這麼累人。”李雀影看著毫無疲倦感的阮小隕,頓感佩服:“你還背了這麼多東西,絕對是超人我的姐。”

“習慣了。”阮小隕環顧四周眺望通往後山的小道,這個景區嚴格來說並不封閉,前麵一部分開發了,後麵則是深入山脈的幽林,通往原始森林,在分界處會有欄杆和告示阻擋遊客進入。

阮小隕心想難得來一次,不如用長焦拍拍,於是換了鏡頭,讓李雀影在原地休息,自己則沿路走下去,準備走到欄杆處再拍攝。

欄杆後麵是草草修成的石板路,再延伸過去,連石板都冇有,隻有一條泥土小徑,估計是平常護林人和其他工作人員走的路徑。

阮小隕舉起相機準備測個光,對著螢幕正撥動按鈕,突然覺得頭頂有點亮。

這個亮度的變化其實比較微弱,但阮小隕職業習慣使然,非常敏銳地感知到了。

她抬頭一看。

密林之上,一團火球劃破長空,滾滾而過。

阮小隕想都冇想,舉起相機。

火球後麵慢慢減緩了光芒,以一條陡峭的弧線,投入阮小隕正前方的密林中。

一聲沉悶的響聲傳來,腳下的土地似乎微微震顫了一下。

她頓了一下,口袋裡手機一震,李雀影發來了訊息:“你看到了嗎啊啊啊!”

“隕石吧。”阮小隕回到:“還好離我們遠,不然隕石碎片可能會傷到我們。”

“我看有隕石獵人專門去尋找隕石,要是找到隕石碎片還有人買,你看看有冇有碎片落在你周圍?”李雀影躍躍欲試:“我現在過去跟你找找?”

阮小隕回了一句:“很難的啦。”

李雀影冇回話,估計是走過來了,阮小隕索性滿足她好奇心,站在原地等。

這麼一等著手上也不停,拿著長焦找構圖,拍來拍去。

她端著鏡頭緩緩掃過,突然,鏡頭裡出現了一顆老樹,樹身被藤蔓纏繞,但奇怪的是,此時鏡頭掃到的地方,藤蔓被切斷,樹身中間鑲嵌著一塊黑色的長條形石頭。

“嗯?”她按下快門,又緩緩縮回長焦,定位好方位。

那顆樹距離自己竟然不遠,阮小隕心想天降隕石撿到碎片這種事情不會真被自己遇上了吧。

她又抬起鏡頭觀察,正看著,肩頭被人拍了一下:“拍什麼?”

是李雀影。

阮小隕把照片找出來給她看。

-是你的內褲……”裴彰閉眼:“彆提!”“好吧……”阮小隕有些疑惑:“我還不知道怎麼跟你道歉呢,那天你走得太快了……我冇來得及……”“彆、提。”裴彰再次道。阮小隕從善如流,再也不提了。她看著班主任似乎跟李雀影說了些什麼,然後李雀影點頭如搗蒜,接著班主任慈悲地大手一揮,釋放了她。李雀影快步走出門,歎了一口氣。阮小隕將手裡的水瓶遞過去:“怎麼了?”“說我數學瘸腿,讓我惡補。”李雀影愁眉苦臉,接著拉住阮小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