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久分 作品

第2章

    

方。“無人山這邊雖常年無人來過,但近日飛昇雷劫動靜必定會吸引各方纔能陸續而來,如今你既要偽成普通凡塵之人,便不能久留於此,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與問詢。”薄鳶思慮再三終於將心中想法道出。百裡鶴聞言眉間輕挑:“不愧是摯友,與我想法一致。”這座高山處於縹緲大陸最角落,此處靈氣微弱,並非修習最佳之地,在此修習他不過是圖個清靜無人打擾,如今他已飛昇成神,在此之前天地突變雷劫萬千必定會引起修仙眾門注意,此地當真不...-

百裡鶴輕搖晃動福袋的手頓了一下,隨後抬眸瞧著對方,麵容笑意乍現:“既在凡塵,當是凡人,以後待你我共赴天界,你再喚我塵玉星君可好?便是此生不喚一聲塵玉星君,又何妨?”

聞言,薄鳶輕笑一聲,隨後似乎反應過來:“你方纔說····共赴天界?”

“自然,我曾應你助你化形,必定不忘,待化形後憑你能力定能躋身天界。”

聽到此番言語,薄鳶身形輕顫一番:“你不必如此,我們不過萍水相逢。”

“幾百年的情誼如何算得萍水相逢?薄鳶,昔日不敢言,今朝我為仙,我不僅要助你化形,還要陪你找回記憶。”百裡鶴眸子清明,清明之中夾雜絲絲溫柔,獨屬於對方的溫柔。

這番言語似乎觸動了薄鳶內心深處:“百裡鶴,多謝一詞太過平凡,但我依舊要說,多謝!”

百裡鶴抿嘴輕笑:“既是知己好友,何談謝字。”

“那···接下來準備怎麼做?天界要你收集六萬天香,可是先去為百姓解憂,混一方廟宇受香火供奉?”薄鳶問道。

“六萬六千六百六十六天香不是難事,天女讓我滯留凡塵發覺一些飛昇人才,不如去尋個名門望派,幫他們一番,另外若是有機緣,興許那些閱曆深厚仙門中人能尋找助你化形方法。”百裡鶴心中已有想法,聽對方詢問這纔將心中想法真實吐露而出。

“好,隻是此番前去你我皆要防範,畢竟人心最為難測,你我長久在此無人之山修習,不知外界變得如何,萬事皆當心。”薄鳶知世間無人能傷及他們,心中依舊有著隱約擔憂。

“是啊,人心,最為難測,不然我也不會在此孤獨修煉了。”百裡鶴聽到溫馨提醒,他心中似有觸動,身形轉向西南方向,眸光看向遠處,低聲呢喃,似乎說給薄鳶聽又似乎說給自己聽。

薄鳶見狀不再言語,它不知他過去,亦如他不知它過去,誰都有過去,或精彩,或不堪,隻是在此無人之山中,那些均是過去,偶有探問也是無果而終。

“百裡鶴····”見對方出神一直望著遠處,薄鳶躊躇些許輕聲喚道。

“怎麼了?”百裡鶴拉回思緒,回身瞧向對方。

“無人山這邊雖常年無人來過,但近日飛昇雷劫動靜必定會吸引各方纔能陸續而來,如今你既要偽成普通凡塵之人,便不能久留於此,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與問詢。”薄鳶思慮再三終於將心中想法道出。

百裡鶴聞言眉間輕挑:“不愧是摯友,與我想法一致。”

這座高山處於縹緲大陸最角落,此處靈氣微弱,並非修習最佳之地,在此修習他不過是圖個清靜無人打擾,如今他已飛昇成神,在此之前天地突變雷劫萬千必定會引起修仙眾門注意,此地當真不可久留。

落下這句話後,百裡鶴再度麵朝西南方位,目視遠方隨後緩緩跪在地上,身後薄鳶並未出聲而是靜默看著,他這樣做必然有他的想法,隻見他跪下之後朝著西南方位重重磕頭一下。

“我已飛昇成神,不負仙師教誨,望仙師安康順遂!”百裡鶴眸中難得出現一抹悲涼,呢喃過後起身再度看向薄鳶,至少,他還有朋友。

薄鳶依舊靜默,他不說,它不問。

“百裡鶴···”再度靜默許久,薄鳶緩緩開口“送你個靈器。”

“送我?”百裡鶴驚詫。

“恭賀你飛昇成功,我看你修習未有傍身靈器,這把摺扇靈器送你。”

薄鳶話音落下,隻見它展開雙翅煽動幾下,一團淡藍色光芒自背部逐漸浮現,光芒愈發好看,也愈發璀璨,直到從背部徹底浮出,方纔看清,在淡藍色光芒包圍中有一把摺扇靜靜懸浮,下一刻便浮去百裡鶴麵前。

百裡鶴看著麵前淡藍色光芒,看著光芒內若隱若現的摺扇,伸手輕輕觸碰,隻見光芒浮現一圈圈波紋漣漪,隨後光芒便淺淺淡了下去,唯有摺扇依舊靜靜浮於眼前。

“這···真的送我?”百裡鶴眸中帶喜。

“自然。”薄鳶微微點頭。

這把摺扇一直隨它一起,它不記得如何得來,也不記得是否真的歸屬自己,它隻知道,它曾把摺扇展現於百裡鶴麵前一次,對方便是誇了摺扇的好。

於它而言,摺扇在它手中並無過多用處,此刻不如作為恭祝之禮送出,何況,百裡鶴不曾忘記要助它化形玩笑承諾。

“萬分感謝,那我便不推脫了。”百裡鶴早已忘記這把摺扇存在,如今薄鳶竟大方送他,這纔回想起扇子的存在,他豈能不喜。

“此扇雖非罕見神物,卻也當屬上乘靈器,你且收下吧。”薄鳶捕捉到對方麵色欣喜,它內心也如吃了定心丸一般,在此之前它似乎還在擔心這等物品入不得對方眸子。

百裡鶴冇有推脫,伸手拿過漂浮靈扇,隻見他‘啪’的一下將摺扇展開,置於胸前輕搖一番。

扇兩麵皆是極其淡薄純藍色,無任何繪畫點綴,青玉扇骨握於手中極其舒適,此扇蘊有極強靈氣,不知此扇曾被誰人擁有,若說是薄鳶的,他倒是有些不信。

“薄鳶,此扇好極,你當真捨得?”百裡鶴將扇子合起置於自己左手掌心之上,眉目微揚再度確認。

“那是自然。”薄鳶淡然“此扇未曾定名,如今送你作為靈器,你自己便賦予它名吧。”

“飛昇成神造福天下,回首探看皆是浮生,不論人神妖魔,不論何種光輝事蹟,最終也是塵埃一把,不過煙雲浮生,自由點,就叫浮生扇吧。”百裡鶴再度展開扇子,用手輕撫扇麵,動作輕柔十分珍惜,靜默許久才輕吐這番話來。

“浮生麼···”薄鳶呢喃。

“時光本就短暫虛幻,浮生再好不過。”百裡鶴說罷將扇子朝著遠處樹林搖晃一下,隻見扇子力量直接將遠處林木晃動東倒西歪“這般厲害的。”

“你試試感召自己適用的靈器形態。”薄鳶再度開口。

“嗯?”聞言百裡鶴一怔,這不過是把扇子,如何感召。

見百裡鶴迷茫神色,薄鳶也不再廢話,而是向後猛退數步凝聚一股靈力,煽動翅膀直接擊向對方。

事發突然,百裡鶴手中浮生扇直接脫手,他向後倒退數步,伸手擋下這股力量,隨後看著半空落下的扇子,他連忙飛身過去想接住。

看百裡鶴前去接扇,薄鳶又是一道力量彈射而去。

“薄鳶,你做什麼?”百裡鶴終於發聲,同時他迅速接住扇子,回身擋住這道力量。

隻是他不曾注意,自己手中扇子竟成了散發幽藍光芒的長劍。

“這就是適用形態。”薄鳶止住攻擊坦然走向對方。

百裡鶴聞言這才驚覺,浮生扇此刻竟變成了一柄長劍。

“如此神奇!”百裡鶴驚歎,長劍散發著幽幽光芒,他伸出兩指輕撫劍身,自下由上滑過,劍身微微冰涼,兩指輕敲劍身隻聽清脆之聲傳出。

“此扇奇特,並非隻有扇形一主態,而是可換二態,幻形之態則更加適應擁有者。一扇兩用,二態或鞭、或刀、或劍等,均根據使用者變換。”薄鳶瞧著對方驚詫模樣,輕微搖頭解釋。

“浮生扇,浮生劍,一物兩用極好!”百裡鶴握劍之手轉動,隻見長劍再度變成扇子,隨後將扇子彆於腰間。

“不過,你是我見過第一個修煉冇有靈器的人。”薄鳶回想這幾百年來光景,它從未見過百裡鶴用過任何靈器,亦是也冇發現他有任何靈器。

“現在有了。”百裡鶴嗬嗬一笑,笑中暗藏了絲絲苦澀。

靈器,他怎會冇有,隻是····後來真的冇有了····

“好了,我載你下山吧,待到山下後我們再行商量接下來去處。”薄鳶看出對方笑中苦澀,自知說錯了話連忙改口。

“稍等。”百裡鶴微微擺手,隻見右手浮現一條極薄的素白色窄紗,隨後將其覆在雙眸,待繫好後繼續開口“好了,我們出發!”

“你這是為何,你雙眸那般好看,為何遮掩?”薄鳶看他這般行為屬實不能理解。

“薄鳶。”百裡鶴透過白紗瞧著迷茫的對方,用浮生扇輕敲一下自己額頭,嘴角溢位苦澀,許久繼續道“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異瞳。”

薄鳶不解,但未在追問,彷彿幾百年的相處,它從未看透過他。

它靜靜地打量一番,眼前之人依舊是相處幾百年的百裡鶴,依舊是一襲紅袍,半束黑髮頭戴白玉小冠,身後烏黑長髮垂落腰間,與以往不同的是,此次腰間懸掛多了一個天界神物天地袋,手中多了一把浮生扇,麵龐之上···多了一抹薄素紗。

他本左眼淡淡的黃,右眼淡淡的藍,雙瞳那般美麗,卻因下山而遮掩起來。

“雖不懂,但隨你。”薄鳶不再詢問,他這樣做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

“不要懂,最好。”百裡鶴呢喃,似乎說給薄鳶又似乎在說給自己聽。

-參與一番?”聞言東方聃望向聲音來源之處,隻見是如今縹緲大陸第一仙門萊仙宗人,他倒並不畏懼對方背景深厚,依舊出言譏諷。“你瞧瞧,他這是何態度,好似全天下人都是他們躍仙宗仇人。”韓斶聽聞有人勸和,何況是萊仙宗人,他本意想就此作罷不再反擊,奈何看到東方聃那嘲諷模樣實屬忍不住。“好了。”東方聃輕蔑聲音響起,打斷在場所有想開口之人“來此仙山,路途遙遠,想必有的仙門宗派用了秘法速傳此處,今日我們均是為求靈物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