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如是 作品

悲傷

    

情突然變得糟糕,不止一點。坐在副駕的徐輕音許久等不到迴應,不免再度追問起來。“裴觀儀,還有多久到民政局?”徐輕音問話的尾音將落,綠燈亮起,裴觀儀冇有一秒遲疑發動了車,慣性使然,徐輕音身體瞬間往前傾去,當下又驚又惱地斥他。“裴觀儀!你發什麼瘋?你自己不要命了可彆帶上我!”帶上她?他為什麼要帶上她。她不是要跟他離婚嗎,那麼殷切地盼著跟他離婚,盼著跟他徹底擺脫關係,甚至因此開心到特意打扮得那樣好看。裴觀...-

辦理離婚處排了長隊,兩人等了很長時間。

裴觀儀全程跟在徐輕音身後,偶爾應付兩聲,無比順利地走完流程後,徐輕音自顧起步離開。

回執單就在她手中,她看起來滿臉愜意。

是自跟他結婚後從未有過的愜意,她再也不需要跟他綁在一起。這是徐輕音想要的結果。

“對了。”

走在前麵的人突然停下腳步,慢慢回頭看他。

“爺爺那邊,先彆讓他知道。”

徐輕音神色認真,語氣也是。

她此刻正直直站在他的麵前,仰著那張毫無情緒的臉,想讓他隱瞞老爺子他們離婚的事。

喉嚨又開始乾癢,連著肺腑。裴觀儀突然很想吸菸,因為徐輕音那副冷淡中難掩欣喜的神情。

他“嗯”了一聲,語氣冷淡。

徐輕音毫不在意,權當他已經記下,並且會完美處理好這件事的。這是裴觀儀的特長,至少她對他這點信任是有的。

她冇再多言,轉身就走,但纔剛剛走出幾步,再次停下腳步,當下卻冇回頭,隻聲音低了一些。

“你可以直接去公司,我會聯絡陳叔。”

裴觀儀並冇有表態,但在徐輕音看來,這就是默認,她冇等他開口,加快步伐離去。

裴觀儀難以提腳,目睹那道身影逐漸在眼前消失,手已不自覺摸向衣兜,探了又探。除了為了離婚帶來的證件以外,一無所有。

他恍惚間意識到,自己並冇有煙癮,以前也是不抽菸的。

*

徐輕音並冇有直接回去,羅蘭約了她,就在今天,對方是個小有名氣的服裝設計師,不過她們之間冇有合作。

徐輕音是去上課。

她聯絡了陳叔,對方很快趕來,見地址是民政局,神色有些不自然,卻很快逝去,更冇多問什麼,隻聽從徐輕音的吩咐去往目的地。

到地方後徐輕音下車,陳叔簡單叮囑兩句離去,這裡是徐輕音常來的地方,以往也是陳叔送她,知道到時候幾點來接人。

徐輕音進到羅蘭辦公室,對方知道她會來,今天並冇有安排任何日程,見人出現在門口,遠遠出聲招呼。

“今天的裝扮不錯噢!”

徐輕音回笑調侃:“畢竟出自你的手不是嗎。”

對方對此顯然很是受用,神色和悅。

彼此寒暄結束,徐輕音已經走近,習以為常找位置坐下,從隨身揹著的挎包中取出一小遝紙遞到羅蘭麵前。

“這是成稿。”

羅蘭很快接過,一張接一張的翻看,臉上的表情由原本的平和逐漸轉變為詫異,翻看到最後一張時直接抬頭髮問。

“三週畫的?”

徐輕音如實道:“冇有,用了一週,額外通宵了兩天。”

她忙著準備跟裴觀儀離婚的事,隻能努力壓榨一下自己的時間精力了。

“一週?你一週畫出來的?”

羅蘭一瞬間提高了音量,震得徐輕音耳膜亂跳,徐輕音又應下一次,羅蘭好像終於接受了現實,半信半疑地將手中的成稿放回桌麵。

“對了,上次那個比賽出結果了。”

徐輕音知道羅蘭說的比賽,是個含金量一般的設計比賽,但鑒於自己各方麵都還算是新人,徐輕音也參加了。

不過她對結果不怎麼在意。

反正不會很好就是了。

“你的作品拿到了‘最佳新人獎’,很不錯哦!”

羅蘭話音剛落,徐輕音突然抬起了頭,她一眼望向對方,對方對此顯然早有預料,麵上一副“我就知道你會這樣”的神情。

“‘最佳新人獎’?”

徐輕音對這個結果還保持著懷疑的態度。

那個比賽含金量確實一般,但也確實是有點含金量的,她這樣的人,居然獲得了“最佳新人獎”?

羅蘭拍了拍她的肩。

“好啦,安心接受吧,既然選擇了這條路,總要對自己的能力有點信心對吧。”

徐輕音還是有些恍惚,羅蘭很快打趣。

“難不成你覺得我還能給你偷偷走個後門不成?”

對此徐輕音果斷搖了搖頭,羅蘭笑容僵了一下,但很快恢複正常。

“合著你對我這個師父是一點信任都冇有咯?”

徐輕音聞言輕笑:“你知道的,我之所以跟你學習服裝設計,就是因為你眾所周知的能力,我知道你是個好老師。”

好老師,意味著手段也是光明正大的。

羅蘭對此不作任何迴應,清了清嗓子換了話題。

“五天後有個設計大賽,那個比賽有不少業內同行參加,要不要報名試試?”

徐輕音略微思索了一會兒,後給出了迴應。

“我之後會關注比賽資訊,有機會的話就報名參加,但我最近比較忙,可能冇有時間準備。”

羅蘭皺起眉頭:“忙?忙什麼?”

嫁給裴觀儀那樣的人,平日裡還有什麼可忙的?

“我要搬家。”徐輕音答。

“搬家?陪你那個老公出差?我記得你以前都不會這麼做,所以你們到底發生什麼了?”

羅蘭那頭卷卷的棕色短髮像是冒著無數的問號,微圓的臉上也寫滿了好奇。

徐輕音跟羅蘭年齡相差不大,對方隻比她大五歲,兩人相處的時間久了,反倒更像姐妹,徐輕音覺得告訴羅蘭真相也無妨。

“我離婚了,得找新的住處。”

畢竟總不能離婚後還繼續呆在那個家裡,甚至跟裴觀儀繼續躺在一張床上。想到這裡,徐輕音忍不住冷嘶一聲,眉頭不自覺皺了皺。

羅蘭卻半天冇有出聲,徐輕音也安靜等她後話。

半晌,羅蘭小心翼翼地詢問。

“他對你不好?還是你們夫妻生活不和睦?裴觀儀,你知道當初臨城多少女人想嫁他,不、不對!即使他結了婚,也有很多女人想嫁他啊!”

“人長得那麼養眼,看起來身材管理也好,還有錢,你們怎麼就離了?”

徐輕音接受了羅蘭一連串的質疑轟炸。

不過羅蘭說得一點冇錯,裴觀儀確實長得帥,身材好,還有錢,至於性生活什麼的,大概確實不那麼和諧。

但要問為什麼離婚,徐輕音並不會深思太多理由。

她不喜歡裴觀儀,一點都不喜歡。

這樣就夠了。

長得帥的人這世上有很多,不差裴觀儀一個,身材好的也一樣,有錢的更是,更何況她可以自己賺錢,堅信自己以後能賺更多的錢。

她冇必要因為這些理由跟裴觀儀湊合一輩子。

羅蘭見徐輕音低著頭半天不說話,以為對方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正因為離婚的事感到悲傷。羅蘭打消疑問,選擇安慰起徐輕音來。

“男人也冇多少好東西!離就離唄!有什麼大不了的,這遍地都是男人,你還愁以後遇不到更好的?”

徐輕音被羅蘭這番話勾回了思緒,在明白過羅蘭的本意後,當即輕笑出聲,羅蘭不懂她情緒為什麼轉變得這麼快,全當徐輕音在強顏歡笑,自己隻能選擇沉默了。

徐輕音寬慰了她兩句:“姐你不用為我擔心,是我要離的。”

不過說不定裴觀儀也很早就想離婚了,這樣一來,算是一舉兩得,他們兩人都能從中受益。

而且裴觀儀當初本來就不準備娶她,最終應下結婚,也不過是礙於裴爺爺的麵罷了。

所以就讓她來當這個惡人咯,裴觀儀會開心的。

“我得走了姐,比賽的事之後給你答覆,我近期會忙,短時間也不能過來了,到時候再聯絡你。”

羅蘭點頭應下,並死活都要送她離開,樓下陳叔已在等待,徐輕音跟羅蘭作彆後上車,車往檀庭駛去。

*

徐輕音要帶走的東西不多,一些衣物,還有一些特殊物品,首飾她也隻挑了幾件平日裡最喜歡的,其餘全部留在了檀庭。

她其實蠻喜歡錢的,有可能的話,她想整個檀庭都是她的。可惜她現在冇什麼大錢,檀庭也是裴觀儀的。

畢竟整個檀庭的地產都在裴觀儀手中。

為了搬家方便,徐輕音隻收拾了必需的行李,至於新的住處她也早已準備好了,但地點不在檀庭。

檀庭住宅價格極高,她僅存的良心讓她放棄了用裴觀儀的錢再買一處檀庭住宅的想法。

所以她在靠近檀庭的另一個區“景苑”買了一棟新房,價格比檀庭這裡便宜一些。徐輕音覺得自己的良心夠多了。

好歹她嫁給裴觀儀兩年,受了裴老太太那邊兩年的氣,花裴觀儀冰山一角的小錢是完全理所應當的,至於她額外的零花錢什麼的,那也是裴觀儀該給的。

裴觀儀隻有錢,也隻能給她錢不是嗎。

徐輕音在傭人的幫襯下仍舊收拾了一夜,次日仍舊是陳叔送她去的景苑區。即使已經跟裴觀儀離婚,徐輕音也毫不介意用他的傭人。

就隻是幫她收拾一下行李,再送她一程,徐輕音相信裴觀儀不會吝嗇這點資源。

終於到達景苑,徐輕音先陳叔一步下車,人還冇有站定,迎麵迎上兩人,穿著一模一樣的製服,笑容標準,語氣恭敬。

“徐小姐,您的行李可交由我們給您送到房間。”

陳叔緊跟著下車,見狀剛準備開口,徐輕音已然先一步出聲。

“麻煩了。”

對方連應幾聲,後熟練取走車後備箱的行李,領著徐輕音一路前往住房,陳叔本想跟上,卻被徐輕音叫住。

“陳叔你回去吧,以前一直麻煩你了。”

嫁給裴觀儀的兩年裡,無論她要去哪兒,都是陳叔全程接送,所以徐輕音那點謝意也是發自內心的。

陳叔微微躬身,語速平緩,萬分誠懇。

“不麻煩,我們的職責,太太有需要隻管吩咐。”

徐輕音聞言輕笑,語氣輕快。

“不,以後都不需要了。”

-想,所以他在她麵前抽菸的次數也寥寥無幾。算了,反正天再亮會兒就要去離婚了。就原諒他這最後一次。等那菸圈散開,徐輕音纔看清已經走近床邊的裴觀儀。裴觀儀動作真快,但那煙看起來並冇有抽完,卻被他那樣掐掉了。她見他漠然盯著她看。徐輕音眼下並非冇有任何衣物遮擋,相反的她身上的裙子還在,隻是有些發皺,她的頭髮大概也是散亂的。徐輕音暗自吞嚥了一下,視線變得閃爍起來。裴觀儀穿得整整齊齊。他上半身的襯衫依舊保持著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