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見天光
  3. 第 1 章
澍以 作品

第 1 章

    

下頭,苦笑不已。周嘉先皺眉不解地問道:“怎麼了?”陳恕喃喃低語道:“先哥……你說……”會不會是她?話未說完,他卻泄氣地扯了扯嘴角,算了,這麼多年,這些“是她回來了”的錯覺難道還不夠多嗎?自嘲了自己一番之後,陳恕深吸了一口氣,“算了,走吧……”——鹿海市。鹿海市是華國南方靠海的二線城市,人文、藝術氛圍濃重,同樣的,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這邊每到四月底之後,雨霧在空氣中的含量同樣濃重。在張期期前往京照市...-

《見天光》

文|澍以

晉江文學城獨家發表

2024.06.12

*

微光·卷。

-

纔將將下午三點鐘,天色已經昏暗至此,想來京照市晚間有雨的天氣預報應當是極為準的。

張期期捧著白色的百合花站在墓碑前看著那人燦爛耀眼的笑容,她麵色平靜,眼眸中卻帶著沁入眼底的悲傷……

天氣預報有雨是極為準的,但是這“晚間”卻不太準了,因為隻是這一會兒的功夫,天空便落下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她熟練地從包中拿出一把摺疊的黑色雨傘撐起來,雨傘的傘簷遮住了張期期的眉眼,微微泛白的唇瓣輕動著,彷彿在說著什麼,隻是這一切的話語都在隱冇在淅淅瀝瀝的雨聲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張期期纔將花束輕輕放在墓碑前,低聲道:“……我走了,明年、明年我再來看你。”

離開前,她再次望了一看墓碑上那人輕快明亮的笑意,隨即轉身走入風雨裡。

淅瀝的雨水打濕墓碑前的花束,濺起細小的水珠。

*

京照機場。

機場外天色昏暗,空氣沉悶,機場內燈光卻亮得刺眼,冷氣十足,明明是五月份,來來往往的旅客都默默加上了一層外衫。

“尊敬的各位旅客請注意,由京照飛往鹿海的航班CZ3739現在已經開始登機,請您攜帶自己的行李物品前往A7登機口登機……”

廣播聲響起,張期期收回看著窗外的眼神,她垂眸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機票,CZ3739是她的航班號。

踏上廊橋的那一刻,她隔著廊橋的玻璃看了一眼京照市的天空。

飛機在跑道上滑行一段距離之後,抬頭起飛,起落架縮起,劃過了京照市的天空……

——

另一邊,飛機落地。

陳恕從行李轉盤處拿上黑色行李箱,走出機場,迎麵便被大風大雨裹挾著的冷氣激了一下。

瓢潑大雨中,一輛白色的奧迪A3停在了他的麵前。

車窗緩緩下降,周嘉先的麵容顯露出來。

周嘉先笑著招手,“快上車。”

陳恕這才微微笑了,他將行李箱放在後尾箱後,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上車,關上車門,一套動作一氣嗬成。

周嘉先啟動車子,微側首笑道:“恭喜陳律師啊!曆時五年,終於打贏了這場“維C壟斷案”。作為唯一參與這次跨國案件的年輕人,請問您現在是什麼感想?”

“維C爭端”這場知名的跨國案件,在全世界引發了廣泛的注意,這個案件是美國的兩家企業以壟斷為由,將華國的四家維生素C龍頭企業訴至法院。

這個案件當年在最開始的時候,陳恕剛好畢業,回到國內作為“聯合律所”的底層小律師的時候,就被他的師傅挑中了,作為他的助手一同參與這個案件。

同時參與這個案件的有國內知名的其他幾個律所的頂級大佬律師,在這其中陳恕是最年輕的一個。

陳恕扯了扯嘴角,眼神疲憊,聲音微啞,“什麼感想……大概是終於不用頻繁地出差了。”

周嘉先頓了頓,心有慼慼,“也是,這案件五年來原告、被告雙方糾纏不休,曆經美國層層法院審理,判決結果一再反轉,是個人都吃不消啊。”

雖然是這麼說,但周嘉先也知道,吃不消歸吃不消,但如果能有機會共同參與這個華美跨國案,吃不消又算得了什麼。

陳恕也是遇見貴人了,當年他作為底層小律師、作為助手能夠參與這個案件,但隨著他離開“聯合律所”,與他一道成立“金頌律師事務所”後,他的師傅依舊力排眾議,讓他繼續參與,這就真的非常難得了……

“維C爭端”案件勝了,金頌律師事務所同樣沾光!

周嘉先片刻間便婉轉諸多思緒,他餘光看向整個人疲憊靠在椅背上微闔上雙眼的陳恕,想著就先送他回家休息吧。

念頭一起時,便聽陳恕聲音晦澀道:“先哥,去看他吧。”

他,還能是誰……

這是他們之間的心照不宣,周嘉先微微攥緊了方向盤。

雨水打在車子的擋風玻璃前,暈開了水花,雨刷刮過,擋風玻璃上頓時清晰一片,好似將過往都儘數擦掉。如此循環往複,這世間再濃烈的情緒也應當像此一樣,了無痕跡吧……

但周嘉先心中沉沉地歎了一口氣,他的這些弟弟妹妹們呐,怎麼就學不會往前走呢?一個一個都是這樣。

*

墓園。

陳恕撐著傘,隔著雨幕看著墓碑上的照片,那人的笑容停留在盛大璀璨的當年。

周嘉先沉默半響後,還是忍不住道:“走吧,你這剛從美國回來,又馬不停蹄地來這兒,身體要吃不消的。”

陳恕低垂著眼簾,“我來遲了。”

周嘉先一怔,這話一語雙關。

半響,他安慰道:“也冇有多遲,今天四月八日,就一天而已,你我都知道他是不會生氣的。”

良久,陳恕才道:“走吧…”

話音剛落,他這才注意墓碑前那束被雨水摧殘得破敗的白色百合花,陳恕渾身一震,急切地環看四周。

然而雨霧濛濛,這見鬼的天氣跑到墓園來的可就隻有他和周嘉先而已。

幾息之後,陳恕頹然地垂下頭,苦笑不已。

周嘉先皺眉不解地問道:“怎麼了?”

陳恕喃喃低語道:“先哥……你說……”會不會是她?

話未說完,他卻泄氣地扯了扯嘴角,算了,這麼多年,這些“是她回來了”的錯覺難道還不夠多嗎?

自嘲了自己一番之後,陳恕深吸了一口氣,“算了,走吧……”

——

鹿海市。

鹿海市是華國南方靠海的二線城市,人文、藝術氛圍濃重,同樣的,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這邊每到四月底之後,雨霧在空氣中的含量同樣濃重。

在張期期前往京照市之前,鹿海已經接連陰雨綿綿了半個多月。此次下飛機,她原以為雨霧的天氣應當還在繼續,但出乎意料的是頭頂的太陽炙熱,陽光燦爛。這使得她的心情瞬間明媚起來。

然而當她打開自家院門的時候,滿院子的狼藉使得她的心情再一次跌落穀底。

窗簷下她精心照看的多肉盆栽砸破在地,瓷片飛濺,泥土潑灑在大理石板上,桌椅翻倒……地麵上踩著淩亂的腳印……這一切都昭示著曾經不速之客的到來。

張期期自然知曉這都是誰乾的,更何況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屋內傳來貓咪急切的叫聲,張期期這纔回過神來,將院門鎖上,進了屋子,“木木……”

“木木……你在哪兒呢?”

她這一開口,貓咪的叫聲反倒消失了。

張期期找了一通之後,發現這貓居然站在冰箱的上方,和她打了一個視野盲區。

張期期哭笑不得,踩上凳子將木木抱下來之後,放在大腿上,一邊順著它的背脊摸著毛,一邊低聲下氣哄道:“生氣了?不是我不樂意帶你出門,坐飛機的話,你是要托運的,飛機貨艙很難受的,而且我也隻去了一天而已,很快就回來了,是不是呀~?”

貓咪喵的一聲,一副還是氣炸了的模樣。

張期期想到院子外的一片狼籍,突然心疼道:“他們來鬨,是不是嚇到你了?”

小貓自然是不會回答她的,但這並不妨礙張期期出於心疼,去廚房給它拿了小魚乾零食哄它。

香噴噴的零食在前,小貓這才屈尊降貴地低下頭叼著魚乾跑到樓上去了。

*

哄完木木之後,張期期這才往院子走去,將碎了的瓷片撿到垃圾桶裡,翻到的桌椅、置物架、植物家搬正,將泥土掃起來放到新的盆子中,將多肉重新載回去……

一切忙碌完之後,天色慢慢昏暗下來……

她鬆了口氣,簡單、隨便地吃了碗泡麪,洗漱完之後躺回了床上。每一次從京照市回來之後,她都會陷入無所適從的低落中,身側的貓咪時不時地蹭著她,好像已經忘記了剛纔的不快。

張期期順手擼了擼木木,低聲道:“真羨慕你啊,什麼煩惱都冇有。”

話音剛落,手機微微震動,張期期伸手摸過,指尖微動,打開了聊天介麵。

「白雪:怎麼樣?有冇有在京照市遇見故人?」

張期期惆悵歎了一聲……

「七七:哪有什麼故人啊,我已經回鹿海了。」

「白雪:……EMM……」

「白雪:太可惜了,這次我剛好出外尋找靈感去了,不然你來京照市我肯定接待你。」

「七七:少來,我可是在京照市長大的……

張期期頓了頓,輕點指尖,將打出來的字一個個刪除了,京照市如今早就不是她記憶中的模樣了……又談什麼熟悉呢?

她這邊不說話,柏雪那邊卻是資訊一條接一條過來。

「白雪:你這“輸入中……”可是持續了蠻久的,乾嘛,每次提到京照市,你都是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

「七七:哪有?」

「白雪:冇有?那我們認識這幾年,我次次約你來京照市找我玩,你次次都找藉口不來。」

張期期看著聊天介麵的話語,眼眸一顫,半響說不出話來。

對麵的柏雪對這一幕已經習慣了,立刻換了個話題。

「白雪:好了,不說了……嗯,我的人設封麵圖啥時候能給我呢?」

柏雪是一名小說作者,四年前對方找她給自個兒的小說主角畫封麵圖後認識的,這幾年來陸陸續續的交易後,她們成為了好朋友。

柏雪寫小說,她畫畫,對方是她這些年來屈指可數的好友之一了。

思及此,張期期回覆道,「好的,我這就去肝,儘快給到你。」

*

這幾天,張期期惦記著這張人設圖,將從京照市回來的愁腸百結壓在心底之後,她開始畫草圖、清除草圖線條、修修改改、上色等……

她畫得眼冒金星時,院門外猝不及防地傳來怒罵、叫囂聲、拍門聲,更甚至還有石頭砸進院內落下的“嘭嘭”聲。

這一刻,張期期有種“終於又來了”的“安心感”,有時候他們來鬨,她反而更安心,否則靜悄悄的,有違於他們一貫的風格,她會有種這些人在憋個大招的危機感。

……

-足了勁兒比著誰家的房子建得高,真正能改善小輩們和以後自己老年生活舒適度的建議,鎮民們都聽不進去。而這一次,京照市乃至在全國都有名的大律所——金頌律師事務所,除了前來商談後續的捐助資金、物資用於教育、養老方麵之外,甚至將與石塘鎮政府開展“鄉村振興、法治同行”的聯鎮幫扶工作。對此,方正嶽心裡高興得很,他正琢磨著該如何招待這位剛剛打贏了華國製藥業跨國案件卻依舊內斂沉穩的年輕律所老闆。“鎮長,全國需要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