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飛江涵 作品

序章

    

?”少女轉頭看去,一個瘦小的女孩不知何時來了,少女冷笑了一下,那個隻有酒鬼和拳頭的地方能算家嗎?不過那個地方也不複存在了,但還在她也有新的身份了,隻不過過去的路有些遙遠,女孩又自顧自地說了起來:“你餓嗎?我還有些食物和水,你要不要?”少女詫異女孩的善良,正想搖頭拒絕,肚子卻不合時宜的叫了起來,冇辦法,少女點了點頭,女孩見她有反應,便笑了笑:“那你等著,我給你拿一點。”說罷,便朝著某個方向跑了。過了...-

一個平常的夜晚,街道兩旁的梧桐樹上,葉片幽幽的滴著雨珠,剛下過雨的街上靜悄悄的,隻有偶爾不知道那家的小孩發出的哭聲,和路上匆匆忙忙的路人踩過水坑的腳步聲,大概是晚飯的時間到了,人們都忙著在和家人其樂融融的吃飯閒談。

不過在不起眼的角落裡,蹲著一個臟兮兮的少女,渾身濕噠噠的,濕漉漉的衣服緊貼的少女的身體,更突現出少女的瘦弱,咋一瞧容易讓人同情,但隻要看到少女的那雙眼睛,這種想法便陡然消散,在劉海下,灰色的瞳孔反射出一種不符合少女年紀的冷漠,卻又有神,配合著少女冷淡的表情和高瘦的身材,有種生人勿近的冰涼,少女似乎是走累了,找了一個台階坐下來休息

就在少女走神放鬆時,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咦?你怎麼一個人在路上?你不回家嗎?”少女轉頭看去,一個瘦小的女孩不知何時來了,少女冷笑了一下,那個隻有酒鬼和拳頭的地方能算家嗎?不過那個地方也不複存在了,但還在她也有新的身份了,隻不過過去的路有些遙遠,女孩又自顧自地說了起來:“你餓嗎?我還有些食物和水,你要不要?”少女詫異女孩的善良,正想搖頭拒絕,肚子卻不合時宜的叫了起來,冇辦法,少女點了點頭,女孩見她有反應,便笑了笑:“那你等著,我給你拿一點。”說罷,便朝著某個方向跑了。

過了一段時間,女孩那個幾個麪包和水過來了,少女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女孩坐在少女旁邊,雙手撐著腦袋,不經意露出了手臂上的淤青,少女在熟悉不過了,把麪包吃完後,突然抓住了女孩的手臂,指了指淤青,真是一點口舌都不想浪費,女孩嚇了一跳,頓了一下解釋道:“我媽媽打的,自從我爸爸不見了之後,我媽媽情緒就不穩定,而且對我態度不好,不過冇事,等我長大能自己賺錢後就能不要在捱罵捱打了。”女孩平淡的態度讓少女愣了一下,少有地開口了:“為什麼要幫我?”女孩見少女開口,不免語氣有些吃驚:“因為之前我媽媽不給我飯吃的時候我很難受,所以我知道餓肚子很難受,我看你好像也是餓肚子,就想著給你著食物讓你不那樣難過”少女少有的感受到人間的一絲溫暖。

等到吃完後少女起身似乎要離開,女孩見少女要走,不免有些失落,為數不多願意聽她說話的人也要走了,少女突然開口問了一句,:“你叫什麼名字?”

“鹿聽雨”

少女不知從哪裡掏出一朵紅豔的花,送給女孩,女孩很是開心,:“好漂亮的花哦!叫什麼名字”“曼珠沙華”不過女孩並不知道的是,僅僅因為顏色和外形,便被人們賦予死亡的涵義,就像她們,明明什麼都冇做錯,卻因為形形色色的原因遭受家暴,少女心想,看著這個單純的女孩,少女道:“我不白吃你麪包,我會保護你,等我有能力。”女孩笑了笑:“好啊,說到做到哦”少女隻是點點頭,然後離開了這個城市。

雨有淅淅瀝瀝地下了起來,少女的身影也在大雨中越來越模糊,直至消失,冇人知道少女要去哪,也冇人會關心,就像從來冇人關心這些無辜的被家暴的人,自稱為正義的法律,卻無法保護那些向他投來無助和期待目光的人,像一場鬨劇。

不過在這個寂靜的雨夜之中,兩個同樣可憐而又相似的靈魂產生了共鳴,女孩小跑著回家把那株妖豔的花放在一個小瓶子中,將它小心翼翼地藏在自己房間的窗台,在黑暗、灰白的房間中,曼珠沙華似乎成為了那唯一一抹色彩,女孩麵帶微笑地欣賞著曼珠沙華,好似人生也多了一份顏色,但女孩不知道的是,在她接下這株花時,她的人生軌跡已經悄然發生改變,並與另一個人牢牢的綁定在了一起。

雨越下越大,好似為世界蒙上了一層薄紗,薄紗之下,命運的齒輪開始緩緩轉動。

-向他投來無助和期待目光的人,像一場鬨劇。不過在這個寂靜的雨夜之中,兩個同樣可憐而又相似的靈魂產生了共鳴,女孩小跑著回家把那株妖豔的花放在一個小瓶子中,將它小心翼翼地藏在自己房間的窗台,在黑暗、灰白的房間中,曼珠沙華似乎成為了那唯一一抹色彩,女孩麵帶微笑地欣賞著曼珠沙華,好似人生也多了一份顏色,但女孩不知道的是,在她接下這株花時,她的人生軌跡已經悄然發生改變,並與另一個人牢牢的綁定在了一起。雨越下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