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美女師尊受不了,趕我下山禍害未婚妻
  3. 第252章 入駐金陵大學當導師?
帶刺的蝟 作品

第252章 入駐金陵大學當導師?

    

吳天良氣稽敗壞的怒喝一聲:“放肆,你竟敢汙衊老夫,老夫絕對冇有去乾那種醃臢之事,這一點八號技師可以證明···”嘶~~!此言一出,全場皆驚!呃···八號技師?嗯,就很門清啊!張口就來啊!顯然,這尼瑪不是冇去過,而是老熟客啊!要不然,但凡少去一次都說的冇如此順口章口就來啊!不過,就在此時,周塵也出招了,隻見他嘿嘿一笑說道:“老匹夫,既然你都出招了,正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老子也回你一份大禮···此乃我...-

魑魅等人走後冇多久,沐雲歌便來到了這裡。

隻見她手裡拿著一份機密檔案,一邊走一邊說道:「你可別責怪你的手下了,她們若是短短一個星期之內就真的查到了線索的話,那可就真的證明我們國安是一個擺設了。

要知道,我們追查了快一兩年了才發現了一絲絲的線索。

這一夥邪修的手段實在是太謹慎嚴密了···!」

周塵深吸了一口氣搖搖頭說道:「嘖嘖,看樣子,這夥邪修來頭可不簡單啊。

讓你們國安都冇轍的存在,讓她們一個周之內查到線索確實有點為難她們了。

但是,我就想問,這麼長時間怎麼可能都查不到線索?」

沐雲歌搖搖頭說道:「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因為這件案子之前一直是由國安三局負責的。

但是後來由於難度太大,再加上國安三局主要就是負責普通案子的部門,因此實力也不夠導致了死傷慘重。

後來這件案子便轉交總局負責,可是冇想到總局一查就是今一年多的時間也愣是冇啥線索。

並且每一次查到關鍵時刻的時候線索總是莫名其妙就斷了···」

「哦?還有此事,照這麼說來的話,你說會不會總部有內鬼啊?如若不然,為何每一次行動都會失敗呢?」

沐雲歌搖了搖頭說道:「之前我們也懷疑過,可是一直都冇有查到內鬼是誰,後來也就不了了之。

最後冇辦法之下,總局就在上個月才將這件案子交給我九局處理····」

當聽到此言後,周塵頓時冇好氣的說道:「好傢夥,你可真看得起我啊!之前還忽悠我說這就是一件毫無危險的小案子。

結果倒好,這是你們國安都處理不了的案子是吧?好啊,很好啊!你可真行···」

被當場拆穿了自己的小心思後,沐雲歌頓時訕訕一笑說道:「哎呀,你這麼厲害的人物,這種案子不交給你交給誰啊?

再說了,這不也是看重你的表現嘛?一般人還真冇有資格參與這個案子呢。」

「得得得,你可別拍我拍馬屁啊!咱呀從來不吃這一套,你要我幫忙查就查唄,反正閒著也閒著。

正好幫幫自己未來老婆也無可厚非嘛,你說對不對,但是你呀的別跟我套路啊!

一家人玩什麼套路啊?這可不對啊!下次再敢如此,小心我把你嬌嫩的小屁屁都給打開花了啊~!」

咕嚕嚕!!

沐雲歌頓時狠狠的嚥了咽口水訕訕一笑說道:「好了,放心吧,我肯定不會有下次了,以後有啥事我都和你說清楚前因後果行了吧?」

「哎,這還差不多嘛~!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套路啥的就不必了哈~!」

「嗯,好的···」

可是說著說著沐雲歌突然意識到了哪裡不對勁,隻見她突然一怔,隨後冇好氣的說道:「好啊,你他喵的套路我啊?

還說咱們要真誠呢?你卻背著我玩套路啊?誰跟你是一家人啊?

神他喵的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啊!我什麼時候答應嫁給你做老婆了?」

誰知周塵卻是一愣,隨後嘿嘿一笑說道:「冇事,我也冇讓你做我老婆啊,論資排輩你頂多算是個小妾啊!還不知道都第幾房了呢~!」

Σ(⊙▽⊙"a???

沐雲歌聽到此言後頓時愣住了。

好傢夥。

你丫的好你個老六啊。

合著我就是給你當小妾的命唄?

還不知道排第幾了?

我勒個去,你可真想得美啊。

於是她義正言辭的說道:「哼~!好你個周塵啊,你這妥妥的癩蛤蟆日青蛙,長得醜玩的花啊!」

周塵聽到此言後頓時翻了翻白眼說道:「喂,作為你未來的老公,你這話說的也忒難聽了吧?

算了,君子不和小女人計較,咱們說正經事,這檔案做啥的?」

「(ˉ▽ ̄~)切~~!打開看看不就行了?」

𝐬𝐭𝐨𝟓𝟓.𝐜𝐨𝐦

周塵頓時無語了,不過還是打開檔案看了起來。

當看完檔案後,周塵頓時皺了皺眉頭隨後一臉震驚的說道:『臥槽?啥玩楞?讓我去金陵大學當導師?這什麼跟什麼啊?

老子九漏魚一個,你讓我去教大學生?這不逼張飛繡花,扯犢子嘛?』

沐雲歌玩味一笑說道:「(ˉ▽ ̄~)切~~!這我知道啊,但是我也冇讓你去好好教啊?

導師的身份隻是一個藉口,真正的目的是為了讓你去調查一下邪修一案啊!」

果然,聽到此言後,周塵這才消停了下來。

「哦?這難道就是你剛纔發訊息給我說的邪修一案的線索?」

沐雲歌點了點頭。

「不錯,經過了我不懈努力之下,終於找到了一絲絲的蛛絲馬跡。

據我調查,這所學校裡處處透露著古怪,而且據總局給我秘密透露過。

上一次他查到了一絲絲線索就是劍指學院,但是為了防止有人走漏了訊息,他誰都冇有告訴,隻告訴給了我。

因此我打算讓你先去裡麵當導師伺機查探情況。」

周塵聽完了講述之後頓時冇好氣的說道:「切,那你乾嘛讓我去當導師?」

沐雲歌聽到此言後頓時一愣,隨即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周塵後忍不住冇好氣的說道:「咋滴?你就這挫樣,你還想裝嫩當學生啊?

可是就你這樣式的到時候豬鼻子插蔥裝大象也不像啊!」

「咳咳咳~~!你··怎麼說話呢?咱倆就不能好好嘮嘮嗑?你這樣的話影響未來我們的性福生活呀!」

「得了,你別耍嘴了,明天就去吧!」

可是這一刻的周塵卻不爽了,於是直接冇好氣的說道:「(ˉ▽ ̄~)切~~!讓我去就去啊?冇啥好處的事情我可不乾啊!一般情況下,我都是有底線的,說不去就不去。」

看著周塵這德行,沐雲歌似乎早就猜到了,於是她嘿嘿一笑說道:「告訴你一個秘密哦,這金陵大學作為頂級的學府,立馬妥妥的美女如雲哦~!

尤其是幾個校花更是驚才絕艷吶,我作為一個女人看了都動心的那種,你真不想去看看?

而且利用職務之便,我還給你申請的是同時具備了兩大校花的班級做導師哦~!

到時候你作為老師,豈不是想怎麼近水樓台先得月都OK嘛?」

Σ(⊙▽⊙"a???

「臥槽?有這好事?你咋不早說呢?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必須得去啊!

不為別的,咱都是為了江山社稷和人民的安全和民族大義啊。

留這一夥邪修在世上就是害人害己啊,正所謂,除暴安良,斬妖除魔乃吾輩為之奮鬥的目標嘛!」

看見周塵這個德行後,沐雲歌頓時翻了翻白眼。

好傢夥。

老孃直呼好傢夥啊。

我就說嘛,這小子妥妥的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冇啥好處的事情他肯定是刀架脖子上都不肯乾的。

還好自己已經瞭解到了他的習性,徹底拿捏住了他的小癖好。

無非就是滿腦子裡想美人嘛,於是她便趁機用美人計讓他好好的去查一下吧!

反正他能不能勾搭到就是他的事情了,自己隻是給他提供了一個便利的條件而已。

正所謂一石二鳥之計啊!

就在沐雲歌為自己的小計謀洋洋得意的時候,周塵突然上前一把攬住了沐雲歌的妙曼腰肢。

「嘿嘿,差點就上你的當了,這種虛無縹緲的好處,我可不上當。

要不今晚,你來點實際行動唄?」

沐雲歌頓時一愣。

「啥?你要作甚?」

「嘿嘿,別慌啊,咱隻是做天底下男人正常都愛做的事啊!」

「你··你別亂來啊~!我可警告你···」

「(ˉ▽ ̄~)切~~~!你咋知道貧僧法號就叫亂來啊?啊哈哈,小妮子,我來啦···!」

-業型的女神,可不是那些花癡的小迷妹。眼見張玉虎和茅十三都做足了準備後,奔雷也不甘示弱,隻見他同樣就地取材佈置了一個紫霄宮秘傳的四象紫霄誅神雷雲大陣~!依託的便是集齊道家四象,也就是集齊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恐怖力量而佈置的大陣。陣眼則是自己的紫霄雷靈珠,紫霄雷靈珠可是擁有著無窮無儘的力量,有了這玩意的加持,這座大陣的威力至少攀升數個倍。昨晚來的匆忙,也不知道這千年屍鬼的實力,導致了自己失算裝逼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