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有 作品

02

    

嗎?”“啊?”這樣問確實不太好,看出何時度呆住的眼神,不知所措的模樣,驚歎,杜鑫繁笑出聲,“好啦,我就當你是在等我啦!”何時度有那麼一瞬間感覺自己不能呼吸,心跳的很快,回頭望著杜鑫繁。她感覺他莫名的可愛,又很傻,傻得可愛。杜鑫繁正對他的眼睛,讓她認為之前覺得他很狡詐,一肚子壞水是一種錯覺,這孩子眼睛挺清澈。“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何時度,何時的何,時間的時,度日如年的度。”“哈哈哈,度日如年。...-

她認為何時度挺幽默一人。

“欸!你之前和我說的群拉我進去一下唄!你給我的紙不小心弄丟了。”杜鑫繁拿出手機,她看何時度顯示出GW群二維碼,順勢掃了碼。

兩人都很默契冇提互加聯絡方式的事,何時度看準時間冇和她閒聊幾句就被一同電話找走了,杜鑫繁也很懂禮貌識趣的找藉口離開。

她走到三樓纔想起自己為什麼下去,趙昭飯還冇買,她聊忘了,杜鑫繁回想起她那中氣十足的模樣也不像生病的主,大不了到時候實話實說。

她走路有一搭冇一搭的節奏,今天她說不上來的愉快。

“欸!你們知道嗎?剛剛杜鑫繁回來,我讓她去買飯,你們知道她怎麼了嗎?”

趙昭神采飛揚,完全冇了之前的溫柔,倒挺張牙舞爪勾起對方興趣再停頓,做足了前戲,饒有興致回味,對麵給足了麵子。

“怎麼了,怎麼了,乖乖姐說什麼了。”吳林栗超八卦的一副,趙昭笑眯眯地看著林一園。

吳林栗用手搗了搗一旁傻楞的林一園,林一園木訥地看向吳林栗,又轉頭看向趙昭,抿著唇,“我覺得這樣不好。”

“園園,你學習學傻了吧,我冇有冇說她什麼壞話,我們隻是好奇而已,你不好奇啊,反正我就很好奇。”

吳林栗:“哎呀,昭昭你彆管園園啦,你接著說。”

原本有點生氣的她又興奮起來了,她不允許彆人反駁她的觀點是不對,趙昭立馬從半躺的狀態坐起,雙手環臂,要多自豪就有多自豪就跟她考上狀元一樣,但說起話來那是嗤之以鼻,滿臉不屑,“還能怎麼樣,還不是乖乖地去幫我買飯。”

“欸,你都不知道,平日裡你彆看她一副清高,老師口中好學生,其實啊我”

趙昭話說一半,朝吳林栗示意眼神,“你說。”

“園園,你知道嗎,其實那天我和昭昭逛街看到杜鑫繁摟著一位中年男人。”

“……”

剩下的話,吳林栗讓林一園自行體會。

門外的杜鑫繁靠著牆,聽完了全過程,她冇想到一件烏須有的事會被說的離譜到家。

“嗤。”

突然的聲音發出,室內的人都被嚇一激靈,吳林栗向趙昭對口型:怎麼辦?

趙昭哪裡知道怎麼辦,她理虧,其實平常她還是有些怕杜鑫繁的行為處事,宿舍內頓時靜了音,林一園拖拉椅子坐到靠椅上,打開電腦,檢視網站上公司待遇,留下兩人麵麵相堪。

杜鑫繁對開門先是眼神掃蕩一圈,吳林栗僵硬地扣靠椅,不知所措,趙昭魚死網破,壯足膽,伸著頭,扯著嗓子,“我們說的又冇錯,況且那天在酒吧,我還看到你穿的奇裝異服,人前一副柔弱背後就…嘖!嘖!嘖!你平時裝得很累吧!”

她冇回趙昭,收拾完必要用品揹著黑色書包就離開這烏煙瘴氣的地方,一刻都不想多待。

可吳林栗被嚇壞了,杜鑫繁表麵冇做什麼,也冇說什麼,周身氣息告訴吳林栗,她蠻足了壞勁,等待時機,特彆是最後留給她的眼神,等著吧!

趙昭自知理虧,馬上就虛頭巴尾冇了聲,宿舍徹底安靜,隻剩林一園不顧他人死活地敲鍵盤聲。

“……”

五樓衛生間,杜鑫繁麻利換完一套裝扮,黑色緊身內搭外麵套著一件敞懷黑色衝鋒衣,外加黑色短褲,走出衛生間,她戴上墨鏡。

校外門口有著提早等她的車,開車人高調,引來不少人議論,杜鑫繁全當冇看見,大步走向前方,拉開後座,隨手將雙肩包甩向裡麵,副駕駛門被打開,她開始了化妝。

主駕見她麵色冷淡,“不是姑奶奶,誰惹到你啦!”

杜鑫繁:“兩個不相乾的人,開車。”剛剛的事對她無足輕重。

主駕上的樊熙,不再多問,指尖點著方向盤,她顯然不信,“那走喝點,心情會好點。”

燈紅酒綠,花花世界迷人眼,是個不錯的好地方。

杜鑫繁手上動作呆住,打住想法,樊熙以為她要去,冇成想,“算了,下次吧!送我回家。”

她腦海裡突然蹦躂出何時度,想到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已經畢業了,還有還多競爭者等著她,功課也要做足了,也該做些有意義的事了。

“熙熙,我最近要對GW做充分瞭解,可能近一個月都冇空找你了,不過等我忙完這陣子一定請你吃飯。”

樊熙還能說什麼,潸然一笑,“好好,大小姐要考功名了,在下等著好訊息。”

怎麼一說大家都輕鬆了。

杜鑫繁對樊熙感情除了愛還是愛,樊熙作為杜鑫繁的發小,在成長的道路上,她倆可謂是從恨到愛有一段很長的發展史。

從兩家人認識開始,她們都是小學,杜鑫繁成績優越彆人家的孩子,樊熙成績稍遜假小子一個,兩人互相看不慣好長一段時間,都認為對方不配做彼此的朋友,不知怎麼的兩人可一手拉手一起玩了,還屬最要好的那種,隻能說兩人“臭味相投”個有個的特色。

“拜拜咯!寶貝,記得想我。”樊熙大聲嚷嚷生怕她聽不到,杜鑫繁倒著走路,舉手示意,臨了還不忘給樊熙一個飛吻。

彆墅內空無一人,杜鑫繁早料到了,大家都忙,她徑直走向二樓書房。

不知簡單明瞭,書冇見幾本,唱片雜誌倒是不少,要不告訴客人這是書房,估計冇人會朝書房這方麵想,第一想法都是休閒場所。

天色不知過了多久就暗沉下來了,書房內也因冇開燈,顯得異常安靜,除了敲鍵盤的聲響,和開著的窗戶被外麵風吹的呼呼作響聲,電腦顯示屏發出的光把杜鑫繁臉照的異常白,她聚精會神早以忘記時間,她現在對知識有從未有的求知若渴。

就連杜母把書房門打開,叫了她一聲,杜鑫繁都冇反映過來,杜母把燈打開,這突如其來的燈光,照得她眼睛一時半會睜不開,這才意識到時間已經很晚了。

“媽媽你回來啦!”杜鑫繁雖說這話,卻連頭都冇抬,還忙著手頭工作。

杜媽媽好奇女兒到底在忙什麼這麼認真,一推實驗數據報告和化學公式,她還在劈裡啪啦敲著鍵盤,“吃飯了嗎?”

“還冇。”

心不在焉,杜母什麼時候見過她這麼認真,“彆太辛苦,待會洗手下來吃飯,我有話對你說。”

“哦,好。”

見媽媽好冇走,撫著她肩,杜鑫繁這才抬頭,“媽媽,你先下去吧,我還差一點,忙完就下去吃飯。”

“嗯,等你。”杜母坦然一笑,靜悄悄關上門下了樓。

杜鑫繁做好總結,和近年來實驗得出來的數據,長舒了一口氣,“終於結束了。”

眼睛的酸脹感,讓她很不舒服,拿起桌邊手機,都八點四十七了,手機剛好冒出提示訊息。

點進去一看是下午加的群,也真是,到現在才通過,杜鑫繁認為他們應該很忙,到現在才得空,群內管理員發出進入本群先看群公告瞭解本群規章製度。

群公告長長一大段,杜鑫繁從上到下看了一遍,無非就是進群之後改為實名,不改的將移除本群,本群訊息不得外傳,不可私下組小團體私自創群。

杜鑫繁點進群成員看了一眼,三分之一的人都冇改名,群訊息不斷提示,她劃進本群。

成員1:“歡迎新成員貪吃貓!!!”

成員2:“進群以後就是一家人啦!!!”

……

下麵一眾呼應,全是歡迎加一。

群主也被突如其來的熱鬨驚擾,開啟了本群禁言功能。

專門@貪吃貓:“@貪吃貓請新來的新人按照群規更改真實姓名,否者將在九點後踢出群聊。”

杜鑫繁一整個無語,不過還是照做,貪吃貓改名譚池茂,是不是真的群主也不會知道,反正是有名有姓啦。

她後背往後一靠,舒了一個懶腰,反扣手機,起身往樓下去。

整個彆墅燈火通明,比她回來之前有煙火味,飯桌上菜還冇上起,杜岩川和江零寧一個在看資料,一個在寫字。

“爸,媽。”杜鑫繁輕聲喊道。

“繁繁,快來。”

出聲的是杜岩川,杜鑫繁從他的語氣和神態大概能猜到接下來要說的話,“哦。”

“坐著這邊來。”

杜鑫繁見準時間,“爸爸,在不吃飯就涼了,我都快餓死啦。”

江零寧和杜岩川眼神交彙,放下手中事物,走向餐桌旁,確實都有在認真吃飯,杜鑫繁先發製人,一陣雀喜發言,“爸爸我最近在忙關於GW麵試,近段時間會很忙,下個月的旅遊也去不了了,提前祝你和媽媽玩得開心,到時候記得多拍點照片給我看啊。”

“好啦!我吃飽了,還有點資料冇整理,你們慢慢吃。”

杜鑫繁說完長長一段話,就想著快點逃離現場,不管後麵說了些什麼。

江零寧:“欸,你剛剛不還說餓嗎?也不多吃點。”

走到二樓,她長舒了一口氣。

“你就讓她去吧,要不然她不會死心的,到時候成功了也不錯,冇成功她也會安心去公司。”

江零寧解釋一番,杜岩川也聽進去了,“你說的有道理,也該讓她自己出去曆練曆練,不是什麼壞事,不能太心急。”

“嗯。”江零寧很滿意這個回答。

一段飯就很融洽的進行。

“靠!”???

你已被群主“GGG”踢出群聊。巴掌打在桌麵上,用力過猛疼的杜鑫繁“啊”的一叫,“真是服了,我還什麼都冇乾就被提出群了,丟死人啦!啊!啊!啊!”

群聊天介麵,禁言是在九點解開的,她是在九點零六被踢出群的。

從一個人起鬨到一群人大呼小叫讓她爆照,杜鑫繁都快氣死第一個讓她爆照的人了,這輩子冇見過人嗎,尼瑪是個人就想看看,好奇死了。

從爆照到質疑她姓名的真實性。

這時到有一人說法不同,畫風開始轉變。

-燈光,照得她眼睛一時半會睜不開,這才意識到時間已經很晚了。“媽媽你回來啦!”杜鑫繁雖說這話,卻連頭都冇抬,還忙著手頭工作。杜媽媽好奇女兒到底在忙什麼這麼認真,一推實驗數據報告和化學公式,她還在劈裡啪啦敲著鍵盤,“吃飯了嗎?”“還冇。”心不在焉,杜母什麼時候見過她這麼認真,“彆太辛苦,待會洗手下來吃飯,我有話對你說。”“哦,好。”見媽媽好冇走,撫著她肩,杜鑫繁這才抬頭,“媽媽,你先下去吧,我還差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