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導致現在僵持的局麵。金蓓莎也艱難擠出一句:「唐若雪,不要一條道走到黑。」「嗬!」唐若雪嘴角勾起一抹戲謔,躲在金蓓莎身後,不給敵人偷襲機會:「威脅我?」「你們都抓我做實驗了,你們都想要抽儘我的血了,我還怕得罪你們,我腦子進水?」「再說了,我跪下來,你們就會放過我?就會一筆勾銷恩怨?」「我這些年的屍山血海經歷告訴我,對敵人越是妥協和軟弱,敵人就會把我踩的越狠越重。」「與其被你們慢慢宰割,還不如殊死一...-

第三千三百五十三章給我讓路

殺意淩厲。【STO.COM,無錯章節閱讀】

唐若雪原本想要血洗整個天鵝堡,但看到敵人越來越多,而且外麵機關啟動層層封閉。

她就暫時打消念頭。

她準備先活著離開這裡,把十三公司陰謀公佈天下,再跟金蓓莎他們好好算帳。

比起自己的快意恩仇,天下蒼生的安危更為重要。

所以唐若雪掃視眾人喝出一聲:「金小姐死了,你們扛得住後果嗎?」

她還微微一壓手腕。

彎刀在金蓓莎脖子割出一道血痕。

鮮血淋漓,怵目驚心。

「唐若雪,馬上放了金小姐!」

「放了金小姐,不然把你碎屍萬段!」

看到唐若雪劫持還傷害金蓓莎,金氏骨乾他們先是一靜,隨後紛紛勃然大怒衝上來。

他們手持盾牌和刀槍把唐若雪團團圍住。

阿爾瓦敷上紅顏白藥後緩衝了過來,他也忍著疼痛衝到了最前麵喝道:

「唐若雪,放了金小姐,給我放了金小姐。」

「你動金小姐,就是跟十三公司為敵,就是跟瑞國金家為敵。」

「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們也會不惜代價殺掉你,殺掉你的家人。」

「我們已經調查過你,你有爹,有前夫,有姐姐,有妹妹,還有兒子。」

「我保證,金小姐有事,你全家都會有事。」

阿爾瓦殺氣騰騰地威脅著唐若雪喝道:「放人!」

他的內心深處還有著無比後悔。

早知道唐若雪如此棘手,他在巷子拿下唐若雪時,就該挑了她的手筋腳筋。

這樣一來,唐若雪再有能耐再不怕麻醉,也作不了妖。

可惜對唐若雪過度重視和珍惜,讓他手下留情,導致現在僵持的局麵。

金蓓莎也艱難擠出一句:「唐若雪,不要一條道走到黑。」

「嗬!」

唐若雪嘴角勾起一抹戲謔,躲在金蓓莎身後,不給敵人偷襲機會:

「威脅我?」

「你們都抓我做實驗了,你們都想要抽儘我的血了,我還怕得罪你們,我腦子進水?」

「再說了,我跪下來,你們就會放過我?就會一筆勾銷恩怨?」

「我這些年的屍山血海經歷告訴我,對敵人越是妥協和軟弱,敵人就會把我踩的越狠越重。」

「與其被你們慢慢宰割,還不如殊死一戰。」

「至於拿我家人來威脅我,這確實是我一大軟肋,隻是你們冇有家人嗎?」

「你們冇有爸媽冇有兄弟姐妹冇有兒子女兒嗎?」

「你們能對我家人下手,我一樣可以砍了你們家人。」

唐若雪眸子閃爍寒芒:「大不了大家一起痛苦。」

金蓓莎和阿爾瓦等人嘴角牽動不已,似乎冇想到唐若雪如此強勢。

而且她展現出來的冷靜和殺意,讓人不由自主地相信,她會說到做到。

「還有……」

唐若雪冇有在意眾人的神情變化,聲音保持著一股子清冷:

「你們如此冇有底線,想要用狂犬病攻擊紮龍大軍,我對你們心慈手軟對得起這朗朗乾坤?」

「我是絕不會允許你們禍害這個世界禍害無辜的人。」

唐若雪看著阿爾瓦等人一字一句開口:「這就是我唐若雪的底線和作風。」

同時唐若雪再度感慨自己這一次假裝昏迷冒險是值得的。

為了讓淩天鴦和唐氏保鏢離開,唐若雪犧牲自己被阿爾瓦他們拿下。

隻是麻醉針打在她身體的時候,唐若雪不僅感覺不到昏迷,還感覺到全身熱血沸騰。

她當時一度想要暴起乾掉阿爾瓦他們。

但她想要窺探阿爾瓦他們底細,想要窺探幕後黑手抓自己的意圖,她就假裝昏迷。

儘管這非常冒險,但唐若雪還是努力一試。

冇想到,這假裝昏迷,不僅讓她來到了天鵝堡,還讓她偷聽到金蓓莎和阿爾瓦的對話。

兩人的談話內容簡直讓唐若雪氣炸了。

十三公司不僅想要用她的血做解毒劑,還想用十三病毒殘害紮龍和無辜的人民。

想到十三古堡一戰,想到那些中毒者的行屍走肉,唐若雪心裡充滿了憤怒。

人怎麼可以如此冇有底線如此傷天害理呢?

於是她最終暴起殺出。

「你敢動金小姐,你也要死在這裡。」

阿爾瓦吼道:「哪怕跟你同歸於儘,我也會弄死你。」

近百人齊齊踏前一步,給唐若雪營造威壓。

「砰!」

唐若雪直接用刀柄在金蓓莎腦袋一敲,讓她慘叫一聲鮮血直流。

這讓蠢蠢欲動的眾人不得不停止腳步,也讓他們再度壓製憤怒。

「弄死我?」

唐若雪掃視眾人哼出一聲:

「跟我唐若雪拚,你們有這種實力嗎?」

「而且你們不是說我血珍貴無比,比你們所有人性命加起來還寶貴嗎?」

「你們弄死了我,怎麼向你們背後主子交待?」

「你們又怎麼實現你們的宏大計劃?」

「到時不僅你們要死,還可能連累你們家人受罰。」

「一不小心,你們就要全家死光光。」

偷聽到不少東西的唐若雪,很是從容應付阿爾瓦他們的憤怒。

阿爾瓦等人憋屈無比,恨不得把唐若雪亂槍打死,但也知道她所言冇水分。

弄死了唐若雪這個國寶,他們和家人估計都要陪葬。

金蓓莎喝出一聲:「唐若雪,你要怎樣?」

「把路給我讓開,讓我活著離開這裡!」

唐若雪喝出一聲:「不然就一起死。」

阿爾瓦聲音一沉:「你殺我們那麼多人,想出去,做夢……」

「做夢?」

唐若雪冷笑一聲,掐著金蓓莎的脖子往旁邊牆壁一撞。

砰的一聲,金蓓莎腦袋跟牆壁來了一個碰撞,瞬間發出一聲悶響。

金蓓莎瞬間頭破血流,差點背過氣。

「賤人——」

阿爾瓦怒吼:「我要弄死你——」

話冇說完,唐若雪又是一按。

又一記砰的巨響,金蓓莎又跟牆壁一碰,再度發出一聲慘叫。

唐若雪盯著阿爾瓦他們開口:「讓不讓路?」

全場一片死寂。

金氏護衛他們憤怒無比,卻再不敢輕舉妄動,生怕唐若雪不計後果的。

這女人比他們想像中要瘋。

阿爾瓦也冇有再對唐若雪叫囂,隻是眼中充滿了無儘的怨毒。

「金小姐,你是這裡的頭,你說句話。」

唐若雪把金蓓莎扯回身前:「這路,你讓還是不讓?」

金蓓莎咬著嘴唇擠出一句:「讓!」

「不錯!」

唐若雪抬頭望向阿爾瓦他們開口:「聽到冇有?金小姐讓你們讓路。」

阿爾瓦等人神情猶豫。

金蓓莎喝出一聲:「阿爾瓦,把路給唐小姐讓開,任何人不得阻攔。」

「一切後果,我金蓓莎會負責。」

「我如果有事了,我要你們都陪葬。」

「讓路!」

她聲色俱厲斥責著阿爾瓦,還擺出自己貪生怕死的態勢。

但她卻有意無意給了阿爾瓦幾個眼神。

阿爾瓦先是微微眯眼,隨後咳嗽一聲吼道:

「為了金小姐安全,把路讓開。」

他還一丟左手的武器,好像無可奈何妥協,但低垂下來的手放在了背後。

他迅速打出了幾個手勢。

在近百人湧出實驗室的時候,幾個白大褂也迅速消失。

【請記住我們的域名

如果喜歡本站請分享到Facebook臉書】

-樣一來,唐若雪再有能耐再不怕麻醉,也作不了妖。可惜對唐若雪過度重視和珍惜,讓他手下留情,導致現在僵持的局麵。金蓓莎也艱難擠出一句:「唐若雪,不要一條道走到黑。」「嗬!」唐若雪嘴角勾起一抹戲謔,躲在金蓓莎身後,不給敵人偷襲機會:「威脅我?」「你們都抓我做實驗了,你們都想要抽儘我的血了,我還怕得罪你們,我腦子進水?」「再說了,我跪下來,你們就會放過我?就會一筆勾銷恩怨?」「我這些年的屍山血海經歷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