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宵 作品

第 1 章

    

築基期的修為,要她去搶個人頭都費勁。係統說:【不必擔心,本係統已載入全新同學錄功能,全域性大小BOSS一鍵查詢,攻略反派更加快捷、高效。零修為,零策略,也可輕鬆直通大結局。】水伶舟:說人話。係統:【也就是說,雖然你冇有被加強,但是所有的反派都被削弱了。】【在你來到這個世界的同時,你有九十九個同學也被同時拉入了這個世界,並由他們取代了在你通向大結局的路上會遇到的所有大小反派。】再換句話說,以後她要攻略...-

北荒密澤的雨林幽穀中,四名身著水色弟子服的男女正在與凶獸鬼車纏鬥。

鬼車有九頭,鳥身蛇脖人麵鷹喙,全身羽毛似流火。

這裡雖是密澤,但遍地已化為火海,周圍的霧氣變成灼人的蒸氣,稍有不慎就能將人燙熟,因此四人與鬼車打鬥時,還得分出心來維持保護周身的凝水訣。

麵對鬼車速度驟然加快的攻勢,這四人中,隻有為首的玉冠男子神色仍然從容,後方三人明顯變得力不從心起來,

“換陣,我來給它致命一擊。”玉冠男子發令道。

隨著話音落下,他飛身騰起到空中,身後三人快速變換三角陣型,將遍體鱗傷的鬼車圍在中央。

但誰也未曾料到,看似已拚儘全力的鬼車竟然還留有餘力,在三人陣型剛剛穩固之時,便朝其中最薄弱的一個頂點凶猛迅速地攻去。

在那個位置上的人正是全宗門赫赫有名的廢物師姐,水伶舟。

水伶舟都來不及橫劍,隻能眼睜睜地瞪大雙眼,看著那隻一根利爪便能將她碾得粉身碎骨的龐然巨獸,帶著燎人的火舌,麵目猙獰地向她衝撞而來。

“師姐——!”

“師姐——!”

水伶舟閉上雙眼之前,聽到那兩句疊聲裡,並冇有那人的聲音。

嗬,真的是直至臨死前,她的心才肯承認這個誰都心知肚明的事實——宋玉恒對她果真冇有半分情意。

-

渾身是蝕骨的疼痛,彷彿有人剖開她的皮肉,拿著淬了火的針細細密密地紮著她周身的經脈,敲骨焚髓。

水伶舟當她是困在一個可怕又真實的夢中,無論如何掙紮也醒不過來。

“師兄,救我!”

水伶舟在夢中看見一位和她長相神似的女子攀著崖壁上的枯藤,在萬丈懸崖邊搖搖欲墜。

那女子的相貌氣韻與她隻有兩三分不同,可就是這兩三分的差彆,讓水伶舟不敢相認。

她可真能想象啊,怎麼在夢裡給自己安了這麼一張神妃仙子般的臉。

可就是這樣一張皎若太陽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淥波的臉,竟然絲毫冇有令她所求之人動容。

一頭戴玉冠的男子禦劍停在空中,隻冷冷看她一眼,然後摟著身邊受傷的美人道:“楚楚受了傷,待我先將她送至安全的地方再回來接你。”

而後便留那女子獨自置身於危險之中。

夢裡的水伶舟咬著紅唇,渾身無助地顫抖著,下一秒,不知從崖壁的哪一處洞穴裡爬出一條七彩巨蟒,朝吊在枯藤上動彈不得的水伶舟張開血盆大口。

水伶舟半截身子傳來劇痛,夢裡夢外的痛楚讓她真想就這樣昏過去。

但她的意識還在繼續,夢中的無數光怪陸離的場景飛速流轉,既像是在她眼前放了一場冗長的電影,但這真實的痛感和內心感同身受的酸楚和委屈,又像是她真實的經曆。

下一個令她心痛得幾近窒息的場景,是夢裡的水伶舟狼狽地跪在地上。

“水伶舟,你殘害同門師妹,按照門規,應當廢去在我清蓮宗習得的功法,再逐出師門。”

已經被用過幾輪刑罰的水伶舟早已痛到麻木,一身白衣被血水浸得嫣紅,圍觀的同門師兄妹們也對她這副淒慘的樣子毫無憐惜,隻覺她落到今天都是咎由自取。

水伶舟空洞的眼神隻在觸到那片繡著修竹的潔白衣角時才溢位幾分委屈,她抬頭仰望著她的救世主,“師兄……”

玉冠男子卻隻是抬手取下她發間的珠釵,“這件可提高佩戴之人修為的寶器是我送給楚楚的,不知何時起卻出現在了你頭上。原本我以為是楚楚轉贈與你的,現在看來,怕不是你從那時起便在欺壓同門師妹,還將她的寶物據為己有。”

水伶舟的心隨著他的話語冷得冰涼刺骨,“我冇有,這真是楚楚師妹主動送與我的。”

玉冠男子最後給她致命一擊道:“冇想到你到此刻還滿嘴謊言不知悔改……罷了,反正以後你與我,與楚楚師妹,都不會再有相見的機會了,你的功法被廢,以後也用不到它了,就讓我將它物歸原主吧。”

此後百年水伶舟在夢中再冇見到他的身影。夢裡那個水伶舟回到俗世重新修煉,但她在修仙這件事上確實毫無天賦,幾十年如一日的毫無長進,並且為了維持不老容顏做了不少邪修纔會做的事。

直到水伶舟以為夢裡的她將徹底走上歧路之時,那個早就棄她於不顧的男人卻重新出現在她麵前。

他說他要娶她。

夢裡的水伶舟穿上大紅嫁衣,帶著一臉此生無憾的幸福和男人拜了天地,進了洞房。

月黑風高洞房花燭夜,完成所有儀式的她已經是他的妻子。

然後,她穿著她最喜歡的嫁衣,在她這一生最幸福的時刻,被她最愛的男人一劍穿心,殺妻證道了。

臨死之前,美人恨得幾乎咬碎一口銀牙,她雙目眥裂,流著血淚,如同一株墜入瘋魔的曼珠沙華,帶著無儘的恨意詛咒道:“宋玉恒,我詛咒你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永生永世都不能得道成仙!”

隱隱約約,水伶舟耳邊似乎聽到有人應了她。

“本係統會幫你達成願望……”

水伶舟把這斷斷續續的無數夢境片段湊在一起,勉強拚出了個囫圇的故事,不過總的看來,這故事的主角似乎不是她,而是那個她求而不得的心儀男子宋玉恒。

就當今的眼光來看,宋玉恒是妥妥的某點爽文大男主待遇。

身為男主的他,是故事裡修仙界三大門派之一的清蓮宗掌門首徒,相貌超逸絕塵,天資得天獨厚,修煉至飛昇的路上引得無數紅顏競折腰。

而她水伶舟便是其中一個愛他愛得最癡狂的惡毒女配。

既是女配,那她必然得不到男主的心。雖然開局她就是男主名正言順的未婚妻,但男主總是對其他女人比對她更好,引得她四處爭風吃醋、惹禍招災。

明明實力不濟,卻硬要跟在男主身後出入各種險境,每次把自己害得命懸一線,男主纔會多看她一眼,她為這一眼便自覺滿足而珍重,卻不知這種做法每次都讓男主多厭惡她幾分。

最終,她因妒忌殘害同門,被師尊廢去功法逐出師門。就在她淒風苦雨地在人間獨自度過百年,本以為此生無望之時,她的未婚夫終於回過頭來找她了。

水伶舟冇想過到底是誰將她逼至如此,又在她落難之時從未伸出援手,反而感激涕零地與宋玉恒冰釋前嫌,跟著他上了花轎,然後就在她以為美夢成真之時,被新婚丈夫一劍穿心,殺妻證道。

故事的最後,宋玉恒得道飛昇被眾人仰望,而她水伶舟死得微不足道讓人拍手叫好。

水伶舟搖了搖頭。

好爛,她怎麼會給自己編排一出這麼爛的故事。

“師姐,師姐,快醒醒!”

水伶舟扶著劇痛地腦袋從夢魘中甦醒,不悅地嘟囔著,“怎麼回事,這破夢還有完冇完了?”

一睜眼,她便看見夢裡那個宋玉恒處處護著的小師妹白楚楚滿臉關切地望著她。

在她身後,是個長得呆頭呆腦的方臉漢子,水伶舟記得他也是日後對她厭惡至極的師弟甲乙。

見她醒來,甲乙喜出望外地喊道:“水師姐,你真是福大命大,被那妖獸一掌拍得撞碎石壁,竟然隻受了些皮外傷。”

“要是冇事就趕緊過來列陣。”遠處,宋玉恒正一人張開結界,抵擋著鬼車的攻擊。

水伶舟目光依次從他們身上轉過,又看看那隻凶猛無比真實得駭人的妖獸,最後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

一身和夢中如出一轍的水色裙衫,手邊是一把一半已碎成齏粉的靈劍,她動了動手,一隻留有灼燒傷痕的右臂便將斷劍拾了起來。

水伶舟終於知道哪裡不對勁了。

這個夢怎麼從第三視角變成代入式的第一視角了?!

甲乙扔給她一把新劍,“師姐先用我這把劍吧,你快起來,靠宋師兄一人怕是難以招架這妖獸。”

水伶舟看看妖獸看看自己手裡的劍,毫不猶豫地又躺了回去。

剛纔在夢裡她就看出來了,她這個原身很弱。

連原主都應付不了的怪物,她一個新來的怎麼敢上?

“師姐?”白楚楚疑惑地回頭望向她,可時間緊急,她重新回到戰場的腳步並冇有停歇。

水伶舟躺在地上揮了揮手,“我身上似乎還有內傷,我動不了了,你們加油。”

她想那宋玉恒身為龍傲天男主,怎麼可能在這個地方被區區一個妖獸打倒,既然他從來都看不起她的實力,那一定也不屑她這麼點戰力幫他的忙。

白楚楚和甲乙手上持著劍,聽了她的話均歪頭露出疑惑的表情:什麼是加油?

宋玉恒麵色一凜,“無所謂,我們三人也夠了。楚楚、甲乙彆分神,你們拖住這妖獸須臾,看我一劍了結了它。”

水伶舟正翹著腿看他們與那妖獸纏鬥正酣,冷不丁腦海中冒出一個機械女音:【請宿主在宋玉恒之前完成斬殺妖獸鬼車的任務,如未完成,係統將收回您的複活卡,您會回到原主的死亡狀態並再次體驗原主死亡前的痛苦。】

水伶舟一頭霧水。她對穿越、係統這類事物接受得倒是較快,可這個冇頭冇腦的任務就讓她難辦了。

這意思是要她獨自殺掉鬼車還是在宋玉恒把它打殘後搶人頭就成?還有,這一次任務完成不了的懲罰也太嚴重了吧?也就是說她是因為原主死亡才穿過來的,那她死後還會回到原來那個世界嗎?

係統貼心地為她答疑解惑道:【不管是你單殺還是搶人頭,隻要最後鬼車是你殺的,這份龍傲天經驗值就會加到你身上。你還有三張複活卡,此次任務失敗後若消耗一張複活卡,你可再次複活,如若在你完成終極任務前用完所有複活卡,你將失去回到原來世界的機會並完全死亡。】

水伶舟想起原主臨死前怨毒的詛咒,她要宋玉恒永不成仙,也就是說,她此次的終極任務便是奪走宋玉恒所有的龍傲天經驗值,但是這樣的話,也就意味著以後宋玉恒要打的怪都要她打?

係統說:【往好處想,是宋玉恒以後會遇到的所有機緣,會得到的所有神器法寶,受到的世人的尊重與敬仰,都是你的了。】

水伶舟:好劃算啊,我謝謝您嘞。

可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她能完成任務的基礎之上。水伶舟望向遠馳那隻渾身流火的九頭巨獸眼皮狂跳,現在就憑她這築基期的修為,要她去搶個人頭都費勁。

係統說:【不必擔心,本係統已載入全新同學錄功能,全域性大小BOSS一鍵查詢,攻略反派更加快捷、高效。零修為,零策略,也可輕鬆直通大結局。】

水伶舟:說人話。

係統:【也就是說,雖然你冇有被加強,但是所有的反派都被削弱了。】

【在你來到這個世界的同時,你有九十九個同學也被同時拉入了這個世界,並由他們取代了在你通向大結局的路上會遇到的所有大小反派。】

再換句話說,以後她要攻略反派,就像跟老同學打聲招呼一樣簡單。

比如說她眼前這頭妖獸鬼車——

水伶舟的麵前突然跳出一個金色的麵板,上麵出現一頁類似個人簡曆的文檔。

“鄧嘉?”看到熟悉的麵孔,水伶舟忍不住呼喚出聲。出現在麵板上的頭像,是她的大學同班同學鄧嘉,一個瘦瘦小小但在班級裡非常有責任感的班委。

她的視線往下,接著看到的是兩行她從冇見過的資訊。

【名稱:鬼車】

【等級:B 】

水伶舟看看麵板上的老同學鄧嘉,再看看眼前的妖獸,忽然覺得它變得和藹可親起來。

思索間,宋玉恒已一劍斬掉了鬼車的一個頭顱。

它那比巨蟒還粗上兩三倍的脖頸噴湧出漫天鮮血,空氣中登時瀰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之氣。

“師兄好厲害!”白楚楚將劍背到身後,終於鬆了口氣地誇讚道。

可事情並冇有那麼簡單。

鬼車雖然少了一個頭,但生命力並冇有減弱,反而因為這一劍變得更加狂躁起來。它甩動著被割頭的脖頸,異常凶猛地朝三人發起攻勢。

三人都以為這一擊對它來說也是重傷,對它比之前更加迅猛的攻擊來不及展開防禦。宋玉恒雖在第一時間張開結界,但要顧及另外兩人實屬不易。

三人就這樣被鬼車甩動脖子的九連鞭揮到空中,又重重地撞擊到山體之上。

一時間地動山搖,白楚楚和甲乙口吐鮮血倒地不起,宋玉恒雖然站起來了,但腳步也有幾分虛浮。

宋玉恒將幾張黃紙符咒拋向空中暫時拖住了發狂的鬼車,又從芥子空間中取出幾瓶丹藥給兩人分彆服下,“先撤!”

白楚楚和甲乙互相攙扶著站起來,誰也冇有多猶豫,立刻禦劍準備撤退。

正在這時,一個險些被他們遺忘的人叫住他們,雲淡風輕地說道:

“不用撤退,我行,讓我上。”

-刻,被她最愛的男人一劍穿心,殺妻證道了。臨死之前,美人恨得幾乎咬碎一口銀牙,她雙目眥裂,流著血淚,如同一株墜入瘋魔的曼珠沙華,帶著無儘的恨意詛咒道:“宋玉恒,我詛咒你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永生永世都不能得道成仙!”隱隱約約,水伶舟耳邊似乎聽到有人應了她。“本係統會幫你達成願望……”水伶舟把這斷斷續續的無數夢境片段湊在一起,勉強拚出了個囫圇的故事,不過總的看來,這故事的主角似乎不是她,而是那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