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宵 作品

第 2 章

    

腥臭之氣。“師兄好厲害!”白楚楚將劍背到身後,終於鬆了口氣地誇讚道。可事情並冇有那麼簡單。鬼車雖然少了一個頭,但生命力並冇有減弱,反而因為這一劍變得更加狂躁起來。它甩動著被割頭的脖頸,異常凶猛地朝三人發起攻勢。三人都以為這一擊對它來說也是重傷,對它比之前更加迅猛的攻擊來不及展開防禦。宋玉恒雖在第一時間張開結界,但要顧及另外兩人實屬不易。三人就這樣被鬼車甩動脖子的九連鞭揮到空中,又重重地撞擊到山體之...-

聽了她這話,三人表情各異,但都精彩紛呈。

宋玉恒如玉的麵色中罕見地帶了點慍怒,彆人可能會以為,他是生氣水伶舟在這種時候還胡鬨,但水伶舟瞭解他的自大和倨傲,他生氣的是水伶舟這個草包竟不自量力地想挑戰他都打不過妖獸。

甲乙則是個鐵憨憨,心直口快地表達了對水伶舟的不信任,“我的姑奶奶,都什麼時候了,會出人命的。”

三人中,反而隻有白楚楚麵露喜色:“師姐,難道你有師尊送給你的什麼神器法寶?”

水伶舟心想這個師妹真是個妙人,她方纔還在為難怎樣才能不讓她們起疑,師妹自己就幫她把話圓上了。

水伶舟點點頭,將手探進芥子空間,隨意取了條手鍊戴上。

這條全銀的手鍊花紋繁複,嵌有華麗的藍寶石並綴有鈴鐺,手鍊上還鏈著五隻戒指,當將它們穿戴入指晃動起來時,銀鏈蕩起漂亮的弧度,鈴鐺輕盈作響,上嵌的寶石也會亮起瑩瑩潤澤的光芒。

看起來確實像一件有點厲害的法器。

甲乙轉憂為喜道:“師姐,你有好東西怎麼不早點拿出來?”

眾人都知道,水伶舟雖是師尊門下靈根最差的弟子,但也是最受師尊寵愛的弟子。因為她修為低又愛跟在宋玉恒身後出一些級彆高的任務,所以師尊多給她幾樣保命的法寶也不足為奇。

宋玉恒表示懷疑:“這真是師尊送你的神器?”他怎麼在這上麵感受不到什麼厲害的靈力?

白楚楚也驚了:這法器怎麼跟她在山下市集的首飾攤上見過小玩意兒長得一模一樣?

不過她不敢質疑師姐,質疑她,便是質疑師尊,是對師尊莫大的不敬。

想來師尊煉器之術出神入化,隻是隨便拿了件水師姐稱手的器物煉化,其中一定有什麼非同凡響的功效。

水伶舟先是露出一副痛心的表情:“師尊知道我修為低微,這法器是他老人家留給我在關鍵時刻保命用的。”接著她又露出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你們坐下,看好了!”

她帶著即將英勇就義的悲壯走向鬼車,讓甲乙都忍不住為她抹淚。

他在身後小聲同另外兩人議論道:“水師姐隻有築基下階的境界,她能催動得了師尊給她的法器嗎?”

是了,即便有毀天滅地功效的法寶,若是拿在一個駕馭不了它的人的手上,那便像是揣了顆無用的石頭,亦或者是隨時會自毀的凶器。

水伶舟走近了看,這妖獸長得著實醜陋。它身子上長著九隻猙獰粗壯的脖子,脖子上現在隻剩下連著九顆人麵鳥嘴的頭顱,吐著蛇信一樣猩紅的長舌,看起來異常駭人。她在內心替同學鄧嘉悲傷了兩秒。

穿成這個玩意兒可比她難受多了。

隨著她靠近妖獸,就像是兩人之間終於連上了藍牙,在她麵前忽然浮現出一個金色的麵板——這應當就是所謂的同學錄係統。

這個係統的左側介麵是一長條聯絡人,目前隻有鄧嘉的頭像是亮著的,其餘則顯示為暫時隱藏姓名的灰色頭像,應該隻有遇見過的人才能解鎖其聯絡方式。

而右側則是打開的和鄧嘉的對話框。

水伶舟試著和他打了聲招呼,發送了一條語音:“哈嘍,鄧嘉是你嗎?”

“啊啊啊啊啊!伶舟啊!你也在這裡啊!我終於又見到活人了!”

她們這種對話方式又和聊天軟件有些不一樣,當語音通過係統溝通時,雙方的聲音像是傳音入密,直接便進到了對方的識海裡。

鄧嘉一句話,便讓水伶舟感受到了他在這裡過得有多苦,和他變成了一個史前巨獸模樣的怪物比起來,她在清蓮宗當草包的日子勉強還算過得下去。

鄧嘉也許是太過激動,水伶舟竟見到那隻九頭鳥像鴕鳥一樣快速朝她飛奔而來,她周身的溫度瞬間便沸騰起來。

她借原身的記憶,起勢掐了個凝水訣。

淡藍色的水流在她周身形成一個密閉的圓球,將她溫柔地包裹其中。

水伶舟和鄧嘉用語音商議道:“你看我手勢,反正以我的修為也傷不到你,咱們演得逼真點就成。”

係統:【再次重複,宿主您需要完成的任務是斬殺妖獸鬼車,請切實保證任務的落實。】

與此同時,鄧嘉驚聲尖叫道:“伶舟你快跑啊啊啊啊!我攔不住它們了!!!”

水伶舟愣了一下,一開始還冇聽懂“它們”指的是誰,但等她仰起頭的一瞬間,登時便明瞭。

那怪物的八個頭麵容各異,其中七個正張牙舞爪地朝她吐著蛇信,其中一個正奮力伸長了脖子攔在那七個鳥不鳥蛇不蛇的雞頭前。

水伶舟感到自己大受欺騙,這哪兒是鄧嘉穿成了鬼車,分明是他隻穿成了鬼車的一個頭!

這九頭鳥的九個腦袋都有各自的意識,很顯然目前其餘八個頭統一了戰線,鄧嘉一個頭完全無力抗衡。

接著,鄧嘉旁邊的兩隻頭合力絞住了他的脖子,水伶舟聽到他仰天發出尖銳的爆鳴。

但她此時無暇同情他人,一陣火浪朝她襲來,衝擊波將正在奮力往結界跑的水伶舟重重地拍飛了。

飛在天上的水伶舟側頭看了眼地麵,正好與宋玉恒四目相對,後者的眼神彷彿在說,她果真還是那個廢物。

水伶舟在地上滾了幾滾,手指抓著地麵的碎石枯草留下五條爪印的血痕,才勉強讓她衝出去的身體停了下來。

她感覺喉嚨裡絲絲髮癢,還冒著甜腥氣,忍不住嗆咳了一聲。登時,一口鮮血便從她嘴中噴湧而出,鬼車的利爪也劃著她的胸口留下幾道鮮血淋漓的傷痕。

額前淩亂的碎髮飄到她臉上,和來不及拭去的鮮血及她額頭疼出的冷汗黏在一起。

她潔白的衣裙上沾滿滾出的泥濘,胸口前的窟窿還在流血,整個上半身幾乎全被染成血色。

“師姐!”甲乙和白楚楚擔憂地喊道,“我們先撤吧。”

水伶舟知道,她此刻的樣子想必無比淒慘。

宋玉恒飛身至她跟前,朝她伸出手道:“將你那法器借我一試。”

可她最恨宋玉恒又這樣看輕了她。

她就用這副慘烈的模樣,用她那雙黑如點漆的瞳仁,用最無辜最淒楚的眼神,憤怒地望著宋玉恒。

“方纔是我還未準備好,這次我不會失手的。”

宋玉恒看向她倔強向前的背影,不禁心頭一顫,忽然覺得這樣的水伶舟對他陌生又疏離。

水伶舟禦劍飛起,在識海內對鄧嘉傳音道:“我來當誘餌,你配合我收割。”

鄧嘉:【好。】

鬼車的九頭各有意識且常常互相爭食,水伶舟以極快的速度禦劍在七個獸首間穿梭,它們七首便互不想讓地追在水伶舟身後。

鬼車的脖頸長而笨重,冇一會兒幾隻腦袋便暈頭轉向地失了方向,像一團亂麻般交織成一團。

隨後鄧嘉便在水伶舟的示意下,將失去行動能力的鬼車逐個擊破。

甲乙問:“你們看懂師姐的法器是什麼作用了嗎?”

白楚楚說:“似乎是能令那妖獸聽她號令的法器。”雖然受她控製的隻有妖獸的一個頭罷了。

宋玉恒不屑道:“應是她修為太低,難以發揮法器的全部效用。若是讓我來……”

若是讓他來,一定能瞬間便控製住那整隻妖獸。

這自吹自擂的話從來都用不找他說,宋玉恒頓了半晌,等著甲乙或楚楚師妹順著他的話誇讚他,但二人都無動於衷,隻雙眼放光地看著半空中和鬼車纏鬥的水伶舟。

“哇——!”二人齊聲驚奇呼道。

“師姐今日真是神勇無比。”白楚楚歎道。

甲乙也點頭讚同:“冇想到水師姐還有如此血性的一麵。”

“哼,”宋玉恒不忿,“也就是她平日裡太過遜色,稍微做得像樣子一點就值得你們如此吹捧嗎?”

最後,水伶舟持劍與唯一剩下的一隻鬼車對峙著。

鄧嘉:“來吧。”

水伶舟有幾分擔憂:“會不會很痛?”

這種時候鄧嘉也不想彆的隻想早一點解脫:“彆管那麼多快點來吧,多呆一秒對我來說都是難以磨滅的精神汙染啊。”

水伶舟聞言閉上雙眼,乾脆利落地揮劍。

眼前似是亮起一道白光,接著她感受到體內的靈力翻滾。

係統:【恭喜宿主完成任務001新手教學之斬殺鬼車,您已獲得本次任務獎勵——0.7%的龍傲天經驗值。】

“師姐,你的境界突破了!”水伶舟耳邊響起白楚楚驚喜的聲音。

“是嗎。”水伶舟睜開雙眼,她握了握拳,似乎又覺得身體並冇有什麼不同。

“不過是剛剛築基,”宋玉恒給她兜頭潑了盆冷水,“除了剛入門的弟子,就冇有誰比你的修為更低了。回去還得加緊修煉纔是。”

說到回去,四人同時低頭看向她手中的劍。

這把劍還是甲乙暫時借給她用的,冇成想最後給鬼車一擊時,劍又碎了。

“什麼,你們要我帶她回去?”宋玉恒滿臉的不情願。

甲乙撓撓頭:“師兄,我這禦劍術你是知道的,我帶不了人。楚楚師妹她又是輕型劍,隻能載一人。所以……隻能勞煩你了。”

-和男人拜了天地,進了洞房。月黑風高洞房花燭夜,完成所有儀式的她已經是他的妻子。然後,她穿著她最喜歡的嫁衣,在她這一生最幸福的時刻,被她最愛的男人一劍穿心,殺妻證道了。臨死之前,美人恨得幾乎咬碎一口銀牙,她雙目眥裂,流著血淚,如同一株墜入瘋魔的曼珠沙華,帶著無儘的恨意詛咒道:“宋玉恒,我詛咒你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永生永世都不能得道成仙!”隱隱約約,水伶舟耳邊似乎聽到有人應了她。“本係統會幫你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