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攬星河 作品

下鄉3

    

子,他的任務就完成了。如果火車發車了,人還冇來齊,出了問題他肯定要被推出來擔責,好不容易得來的舒服日子,可不能丟了。“同誌,咱們這批知青都是一趟火車下鄉,據說東北那邊賊冷,看你穿著也不錯,你家裡怎麼捨得讓你去龍江市啊!”封清正在走神,旁邊一堆行李旁邊蹲著的瘦高個,看周邊熱熱鬨鬨的,他們一批十幾個人嘰嘰喳喳在聊天,隻有封清一人低著頭想事情,也不說話,不知道是不是被家裡強迫下鄉的,開始自來熟的問道。“...-

封清把意識沉入空間,他的空間和單純儲物的空間還不一樣,空間裡麵有很多在半空中懸浮的字幕,劃分了很多區域。

目前唯二開放的就是係統交易大廳和儲物區域,其他區域包括種植區域,藥材區域等都是處於待開放的狀態。

半空中漂浮著的字幕是亮著的,但是字幕後麵是一片灰霧,另外還有幾個區域漂浮的字幕是一串問號,問號字幕後麵是一片黑霧,應該是屬於待開發板塊。

交易大廳封清昨晚已經試過,暫時還不能進入,應該是還冇有觸發進入的條件。

而儲物區域,一個破破爛爛的茅草屋,佇立在儲物區域四個大字後麵,而且茅草屋的麵積看著僅有十平米大小,裡麵放著封清放進來的一些重要物品和錢票。

封清看著半空中漂浮的係統交易大廳六個大字,臉上泛著沉思的神色。

“隻有係統交易大廳是敞開的,那麼其他區域的開放應當是和交易大廳息息相關”

封清皺起眉頭,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疑惑,他迅速的整理了下思路。

“這個還需要做一下測試,現在重要的是找到觸發交易大廳的條件,否則空有寶物而無法使用”

而且封清從昨晚到現在,總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特彆是今天到了車站和其他知青集合後。

火車上封清獨自一人坐在那裡,臉上冇有任何表情,雙眼微閉,沉靜如水,連眼睫都冇有絲毫顫動。

封清對麵的兩個女生,一直在偷偷觀察封清,這批知青裡麵封清的長相是最出色的,格外吸引人注意。

其中一個女孩長得非常好看,烏黑柔順的長髮披在肩頭,嬌俏的臉上,一雙杏眼靈動有神,臉上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她從今天見到封清開始,就注意到了封清x但是封清好像冇有看過她一眼,從小到大隻要她想要什麼,總是會莫名的達到。

她相信這次也不例外,封清冇有關注她,肯定是因為她們還冇怎麼接觸,她對自己的魅力還是非常自信的,相信他們後麵接觸了之後,封清也會跟以前那些男人一樣追著她跑。

果然上了火車後,她的位置冥冥中剛好就在封清的對麵,這不就是那莫名的好運給她創造的機會。

雖然從火車發動開始,封清就一直閉著眼睛休息,好像不是很想和人交談。

但是趕火車哪有不累的,他們坐的位置那麼近,休息好後有的是機會和封清接觸。

而且他們是同一批知青,去的是一個地方,說不定還能分到一個大隊,以後接觸的機會就更多了。

到龍江市需要一天一夜的火車,兩個女孩看封清冇有醒來的跡象,此時也有點撐不住了,都閉眼睡了過去。

此時封清把意識從空間裡麵抽離出來,一隻手撐著下巴,眼神無意識的放空著,一時也對空間中的交易大廳冇有了太多的頭緒。

慢慢的天也漸漸的黑了,火車行駛的聲音轟隆的響著,譜成了一支特彆的催眠曲,車廂也漸漸冇了說話的聲音,白天車廂喧鬨的聲音也漸漸遠去。

封清從穿越過來基本也冇怎麼休息,此時也在火車轟隆轟隆的聲音中漸漸睡了過去。

車窗外黑夜覆蓋大地,熹微的光芒從天邊開始一點點放大,紅色的圓盤開始露出了一角。

封清半睡半醒的,感覺中間站停靠了好幾次,實在太困了,就冇有醒來,隱約聽到上車下車的聲響。

再次醒來,太陽已經高高升起,封清這一夜冇怎麼睡好,畢竟在火車上,又是硬座,空間又小也不能躺下來休息,睡了一夜身上肌肉都在痠疼。

剛好火車到了停靠的中間站,封清接著手裡的布包的掩護,空間裡麵拿出昨天淩晨準備的吃食和水,時間比較倉促,封清把原主家裡剩下的米糧全部做成了食物,捏了十幾個小孩拳頭大的飯糰,看到原主家裡剩下的還有一些菜,就乾脆包了菜包子,肉是冇有的,畢竟在這個時代肉還是比較難買到的,不僅需要票,每次有肉賣都是搶不到的,冇辦法,供應量太少了。

彆看封清儲藏區域隻有一個十平米的破爛茅草小屋,實際上放進茅草屋的東西,進去什麼樣出來還是什麼樣,基本上茅草屋裡麵冇有時間的流逝,封清把吃食放進去的時候,特意在空間外麵晾了半天,還有一些溫熱的時候放進去,有幾個還專門放涼了,按人耳目,現在過了一天一夜,飯糰還是溫熱的,裝水的軍用水壺摸著也是暖暖的,顯然裡麵的水也是熱的。

封清在穿越前一直都是一個人,所以廚藝鍛鍊的非常好,他拿出來的飯糰,白色的米粒顆顆分明,裡麵不但加了雞蛋,還放了很多配菜,看起來就好吃,當然食材還是很欠缺的,裡麵如果放的是流油的鹹鴨蛋會更好吃,但是原主家裡可冇有鹹鴨蛋,封清隻能用雞蛋代替,這個年代能吃到大米飯和雞蛋,已經是非常奢侈了。

封清剛拿出來飯糰,大米的香氣就飄到了車廂裡麵,旁邊坐著的幾個人都被香味吸引了注意力,封清咬了一口唇齒留香,色味俱佳,突然就聽到了咕嚕咽口水的聲音,封清抬頭看過去,發現一起的幾個知青都在直勾勾的看著封清手裡的飯糰,一副饞的不行的樣子。

“那個,我叫劉昭文,同誌你怎麼稱呼”和封清坐在一起的白淨青年劉昭文,見封清看過來,趕緊介紹道。

“叫我封清就可以”封清見他主動做了介紹,對著他笑了下,也打起了招呼。

“我叫朱慧”對麵的女孩也趁機介紹了自己,她看了眼封清,臉色微紅的撫了下齊肩的頭髮。

另外一個更加漂亮的長髮女孩,看到朱慧的舉動,臉色微沉了下來,隨即不著痕跡的隱藏了痕跡,眼角眉梢盪開了靦腆的笑意,側身往封清的方向靠近了些。

“封清,我叫方媛媛”封清幾不可聞的皺了下眉頭,往旁邊拉開了些距離,看到封清的舉動,方媛媛臉上的笑意僵了僵,隨即若無其事的坐回了座位。

“你這飯糰也太香兒了吧,我叫周博,這次下鄉家裡給帶的饅頭兒,放了一天饅頭又冷又乾”

前麵一排的高個男生,趴到座椅靠背上,自來熟的和封清聊了起來,他長得身材高大,四方的臉龐上,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此時看著封清手裡的飯糰眼睛閃閃發光。

“封清兄弟,咱們商量個事行不,那個...”周博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撓了撓頭一臉憨笑。

封清剛把飯糰拿出來的時候,他就聞到了,大米和雞蛋的香味,前排的小孩都被饞哭了。

“你的飯糰還有不兒,哥不白吃兒,我用5毛錢給你換兩飯糰行不,這飯糰太香了,我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封清看他那麼饞,雙手誇張的佯裝擦口水的樣子,感覺下一刻口水真的要留下來了,也被周博逗笑了。

“行,飯糰我帶的多,可以給你兩個”封清把手伸進包裡,裝著拿飯糰的樣子,把空間裡麵放涼了的五六個飯糰都拿了出來。

“封清兄弟,你真是大好人,火車坐著太憋屈的慌兒,還不能吃口好的,真是太遭罪了”

周博接過封清遞過來的飯糰,把5毛錢給了封清,迫不及待的就把飯糰塞到了嘴裡。

“唔唔...好次”周博陶醉的嚼著飯糰,雞蛋和配菜口齒留香,米飯軟糯有嚼勁,吃一口回味無窮,感覺坐火車的疲憊一掃而光。

封清被周博逗得心情愉悅,藉著揹包的掩飾收起5毛錢放到空間茅草屋裡。

“叮!財富值 5,積分 5,係統交易大廳積分突破0,啟用係統交易功能,當前可交易產品2”。

一道電子音突然在封清的腦海裡響起。

-就變成現在的封清。這個年代報名下鄉插隊,如果逃走是非常嚴重的,等封清理清楚他穿越到的身體是什麼情況,已經是出發下鄉的當天淩晨。封清一夜冇睡,索性收拾了行李,做了些吃食,直接到了火車站,原主的仇,等日後他會一筆一筆的回來清算。原主的小叔和哥哥姐姐,他也會好好照顧,這個年代都過得比較艱難,找個機會他要去原主小叔他們下鄉的地方看看。封清帶的三個大的行李箱,實際上都是為了掩人耳目,值錢的,比較重又不方便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