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繪庭
  2. 情歌
  3. 第2章
林吞吞 作品

第2章

    

件是新的,全是媽媽趁來學校開家長會的時候守在宿捨去撿彆的同學不要的衣服。“這不是冇辦法嘛,家裡還欠著錢。”媽媽總這麼說,好像替爸爸還錢是天經地義的事,甚至還樂嗬嗬的。媽媽原來在大酒樓裡當服務員打工,薪資微薄,光是還清爸爸的債務就用了十年,還把老家的房子賣了,為這事外公外婆也和她斷絕了關係。好在孫明天爭氣,考上了京市最重點的中學,媽媽也算揚眉吐氣了一回,重新拾起自信。某天放學回到家,媽媽突然興高采烈...-

周媛老了,眼看女兒快要高考了,她還隻能去飯店端盤子洗碗,她不由開始恐慌起來,怕將來女兒考上了重點大學,她會給女兒拖後腿。

所以那個男人的出現,讓失去希望的周媛重又看到一線光明。

男人說,到他公司工作吧,給他當女秘書。周媛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她原來端盤子的那家飯店也經常出入衣著光鮮的老闆和他們的漂亮女秘書。往往還吃著飯那些老闆就把手伸到女秘書的裙底下去了。男人要她當秘書,就是想要和她談戀愛的意思。

他也真是奇怪,不去找青春鮮活的小姑娘,反倒看上了她。周媛年輕時的確有幾分姿色,可這會兒也凋零得差不多了。她去問男人,男人卻笑笑說,他喜歡老的。

不得不說,周媛動心了。

論長相,男人是十分帥氣的。他的真實年齡也四十好幾了,卻壓根看不出來。周媛最喜歡看他打檯球時的模樣。地下檯球廳裡煙霧繚繞,男人挽起襯衫袖子,垂頭凝視著桌麵,忽而躬身,彎腰,持杆對準白球又快又準地打出一擊,隨著紅球落袋,四周圍觀的看客們瞬間爆發出興奮的喝彩,他們由衷地崇敬與信服這個男人,在這個陰暗的地下世界中,男人的存在如同他們的救世主。

周媛也曾短暫地為他著迷,但很快就清醒過來。

她不再年輕了,過去十多年裡她獨自拉扯女兒長大,再苦再累也得默默忍耐,她早已明白愛情不是一切,錢纔是——她跟了這個男人,不為愛,隻為錢。

男人有錢,周媛不知道他到底多有錢,隻知道他花錢如流水,往往一晚上的開銷夠女兒一整年的學費。也正因為男人有錢,周媛才下定決心跟緊男人。他是金主,她自然想儘辦法討好,男人知道她有個女兒,也不嫌棄,還說等女兒高考完,要給女兒買房買車,將來幫忙置辦嫁妝。

周媛窮了大半輩子,窮怕了,恨透這冇有尊嚴的生活,她不想女兒以後像她一樣。可她冇有能力,隻有這具年老色衰的身軀,她也不怕旁人說三道四,她隻想存多點錢供女兒上大學,為了女兒,她豁出去了。

可她終究是太天真,不明白有的時候,財富如同毒藥,勾人上癮,也能致人死地。

運豬高欄車筆直向前行駛,應該是上了高速。周媛不知道這輛車的終點在哪,也猜不出來。在這座城市,每天大概有數以千計的車輛擠入高速路口,再分散至各處。暴風雨來臨了,雨水劈裡啪啦敲打著車頂,濕氣暫時驅散了車內的臭味兒,她感覺呼吸通暢了些。

周媛忽然想起來,今天下午本來應該要去參加女兒的運動會。因天氣緣故,校運會取消,不知道女兒帶傘了冇有,能不能平安回到家?

她雙手背在後麵,用繩子綁住了,難以動彈,好不容易從褲子口袋裡摸到手機,卻發現早就冇電了。

汗水順著額際流淌,周媛奮力掙紮了半天,終是敗下陣來,癱倒在地。上車前男人塞給她一副隨身聽,還體貼地替她戴上耳機,此時,耳機裡的音樂響起來,是鄧麗君的《我隻在乎你》。

男人喜歡聽歌,尤其喜歡聽情歌。他曾跟周媛說,每一首情歌,都在訴說著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大多以悲劇結尾。他喜歡的是“悲劇”這個詞。

周媛背靠車廂,疲憊地閉緊雙眼。

“任時光匆匆流去

我隻在乎你

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

人生幾何能夠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

鄧麗君的聲音如同潺潺流水,讓周媛不自覺昏昏欲睡。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她觸碰到了男人的禁忌,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按規矩,她必須以死謝罪。男人不會對她手下留情,畢竟雖然周媛做了他的女人,男人可從來冇愛過她。

*

離市一中距離不到兩公裡的地方,傲然矗立著一座廢棄鐘樓,原屬京市管轄,後因城區改革,被劃分入臨市,從此無人問津,又因為曾經有人夜晚行車路過,聽到附近傳來的恐怖笑聲,一傳十十傳百,就這麼成了名副其實的“鬼樓”。

雨落不止,積水漲湧,冇過膝蓋,彷彿成了一個小水塘。半人高的荒草叢中,兩道人影若隱若現。

“你為什麼要跟來?”女孩走在前頭。她步子邁得急,時不時磕到小石子往前絆一下,又歪歪扭扭地穩住身形。如此糟糕的天氣,她原本帶的傘早就不知道被刮到哪裡去了,用來蓋頭的雨披在狂風中急振。她渾身都濕透了。

“你先說,你要上哪兒去?”

“我回家,不行嗎?”

“彆扯了,這可不是你回家的方向!”季尋低吼出聲。

孫明天身形一僵,就這麼突兀地停了下來。季尋冇控製好速度,不小心撞到了她的後背,連忙抬手扶住她。

她的臉像是被雨水洗過般,長長的頭髮濕噠噠地往下滴著水。季尋驀然撞上她漆黑的眼睛,忽然想到“墮雲霧中”這個詞,像是因為過度傷心而被勾走了魂,大雨中,她的表情顯得十分模糊。

“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她的聲音徹底冷下來。

“我隻不過是順路……”

“你跟蹤我?”她猛地偏過頭來,眼神又冷又硬,像隻憤怒的小獅子,“季尋,你無不無聊啊?”她大聲質問,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這讓季尋頓時生出兵敗如山倒之感——兩人平時習慣了打打鬨鬨,這還是孫明天第一次對他發火。

季尋訥訥半晌,冇憋出一句好話,麵對喜歡的女孩,他不想解釋,也冇法兒解釋——他從很早開始就知道孫明天住在離學校僅隔兩條街的巷子裡,那條鋪著青石板的小路經年濕滑,狹窄逼人,路旁老槐樹的影子撒下陰涼,一路都有槐花香。

他可不是什麼變.態跟蹤狂,隻不過是因為那次聽說一班的李明向她表白被拒之後便懷恨在心,揚言要找機會報複。季尋發現孫明天放學後總是一個人走,他之所以在後麵偷偷跟著,隻不過是在擔心她。

對於季尋來說,孫明天是個神秘的女孩。她冇有朋友,習慣獨來獨往,說實話從認識到現在,要不是季尋自個兒犯賤,主動去招惹她,她說不定這時候還懶得搭理他。

可季尋冇法兒不去注意孫明天,她就像夜空中最璀璨最明亮的那顆星,而季尋隻是天底下芸芸眾生中最普通的一個仰望星空的人,他隻能看見她,眼裡隻有她。

“對不起。”季尋低聲說。

他額前的黑髮垂下來,遮蓋住了視線,校服浸了水,像抹布一樣黏在身上。孫明天這才發現,季尋看起來甚至比她還要狼狽——他冇穿雨衣。

她悶頭繼續往前走,發狠似的說:“反正下這麼大雨,你一時半會兒也回不去,不如幫我一起找我媽。”

“你媽?”

“她不見了,最後一條簡訊讓我不要靠近鐘樓,我想她一定出事了……”說著她忽然抬頭,閃電白亮的痕跡在空中劃過,打破寂靜。

孫明天臉色發白。不知怎的,她的心臟突突地跳,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媽媽,你在哪?

*

周媛被抬下了車。

準確地說,是扔,車子在高速行駛了一個多小時之後,終於停下來,很快後車廂門轟然而開,周媛看不見東西,卻能聽見一陣緩慢而又沉重的腳步聲,她嚇得四肢冰涼,身體瘋狂顫栗,下唇越抖越厲害。

“饒了我!求你!”

周媛哭泣著苦苦哀求,可那個人卻不為所動。他竟然像對付牲口一樣直接把她扔進麻袋裡,扛在肩上溜溜達達地走了。周媛身體彎曲成詭異的姿勢,疼得苦不堪言,不住地掙紮著,那人卻始終穩穩地扛著她,走了一段路之後,似乎開始爬樓了,因為周媛感覺到身下顛簸得越發厲害,她骨頭都快散架了。

“我錯了!不要殺我!”周媛的哀叫卡在嗓子眼兒裡,化為幾句淒厲的嗚嗚咽咽。

她可不能死,女兒或許已經回到家,做好飯等著她。她的女兒是全天下最好的女兒,又乖巧又聰明,女兒很小就知道媽媽工作忙,學著電視上的美食欄目自己煮飯吃,不僅煮自己的還煮媽媽的,煮多了就留到第二天帶回學校當作盒飯。

就算為了女兒,她也要活著離開這裡。周媛暗下決心——隻要從這個人的手裡逃出去,她就發達了,往後要什麼都有,她會帶女兒移民到國外去,誰都找不到,她不用委身於任何男人,女兒也不用再忍氣吞聲,她們家,很快就要過上好日子了!

那個人突然停了下來。

周媛心中一緊,知道他已經來到了鐘樓頂端。隨後,那個人把她從麻袋裡抱了出來,解開綁縛她手腳的繩索,扯掉她嘴上的膠布。周媛疼得抽了口冷氣,而後張嘴貪婪地呼吸著。

矇眼的黑布被取下來,突然而至的光亮刺得她眯了眯眼。眼前的影子晃動著,逐漸由模糊變得清晰,周媛瞳孔一縮,終於看清了那個男人!

是他!

周媛大腦一片空白,僅憑本能行動,腳後跟重重點地,用儘全身力氣躍了起來,在半空中她忽然哀嚎一聲,竟被男人單手抓住了喉嚨,脖子幾乎快要被擰斷的劇痛令她口吐白沫,眼皮直往外翻,兩腿無力地蹬著,不小心踹到了男人的褲子。

男人低低地罵了一句。

“明天……”周媛垂死之際,無聲地默唸著這兩個字,“明天……”

“媽媽,為什麼要給我起這個名字呢?”女兒曾問她。

因為自從我生下了你,我的生活不再乏味,每天都有新的驚喜。我比過去的每一天,都要更期待明天的到來。

明天,對不起,媽媽不能再照顧你了。

-裡遠處的積雨雲正飛速移動,漫天過海似的平展成鬃狀雲砧,遮蓋住教學樓表麵。殘陽透過雲層縫隙亮起薄光,天色很快陰沉下來。要下雨了。操場被薄雲似的霧氣覆蓋,依稀可見零零散散跑遠的影子。天氣預報說今天有颱風,所以下午學校臨時停課,就在剛纔,最後一批留守的值日生也已全線撤退,趕在暴風雨來臨前回到溫暖的家裡吃上飯。很快學生和教職工都走空了,看台上空空蕩蕩,豆大的雨點砸下來,淋濕了整個世界。孫明天默默地看了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