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eple 作品

第 2 章

    

的女人,為了幫助心愛的孫女纔來到車水馬龍的都市。她看不懂字,也不能熟練的寫下自己的名字。她提出讓孫女來代替她完成這個任務。“字也不會寫嘛”護士小聲嘟喃著。聽到這話,林祈夏有些難堪。辦公室的門被一個女生打開,她向護士詢問今天要吃的藥放在哪裡,走之前與林祈夏對視一眼,並未關上門。緊接著不斷有人探頭進來看,“喲,又來了新人啊”一道聲音傳來,讓林祈夏倍感不適。終於等到表格資料什麼的填滿了,護士領著林祈夏走...-

敏兒被韓雪琪叫過去了,他一個人在院中修煉無人打擾,這一閉關竟然就是十天。

十天之中,他又參悟了數十種秘力。不過連續多日的修煉,他有些疲累了,便推門出來走動走動。

他溜達到鏢局,發現鏢師不多,龍鏢頭也不在。他於是找來一名鏢師詢問:“是不是都出鏢去了?”

這名鏢師連忙道:“是的吳鏢頭,鏢局接了一單大生意,總鏢頭親自押鏢。”

吳北點點頭,準備去館子裡吃一吃,就問:“對麵萬福酒樓,我請客。”

去對麵吃,一是萬福酒樓也是鏢局的產業,二是那裡離此地近,在視窗就能觀察鏢局的情況。

鏢師們一聽,頓時歡呼起來,紛紛要去。

吳北就在萬福酒樓開了幾張桌子,讓鏢師們儘情吃喝。他已經賺了幾百萬兩金子,吃喝是花不光的。

眾人剛喝了幾杯酒,就見一群白衣人,抬著一口黃金棺材出現在了大門前。

一名鏢師道:“吳鏢頭,對方乾什麼的?”

吳北起身道:“我去看看!”

說完,他回到門口,已經有一位鏢頭在接待了。

看到吳北過來,那鏢頭道:“吳鏢頭,對方委托咱們護送這口黃金棺材到西域。”

西域是極西之地,中途要穿過幾十個帝國皇朝,路程遙遠,充滿危險。像這種鏢,一般隻有頂級的鏢局纔有能力承接。

聽說去西域,吳北立刻道:“這位朋友,我們的走鏢範圍隻在大齊皇朝境內的幾個郡,無法遠行西域。”

對方中,有一名高鼻梁細長眼的瘦高男人,他道:“先不要著急拒絕,我家主人的開價是五十萬靈幣。”

五十萬靈幣!吳北吃了一驚,一靈幣的價值相當於一百二十兩黃金,這五十萬靈幣就是六千萬兩黃金!真是好大的手筆!

白衣人:“如何?貴鏢局肯接這趟鏢嗎?”

吳北:“抱歉,這件事很重大,要等總鏢頭回來才能定奪。”

白衣人:“沒關係。等你們的總鏢頭回來,我再來造訪。”說完,便指揮眾人把黃金棺材抬走。

對方離開後,那鏢頭道:“吳鏢頭,五十萬靈幣,相當於咱們鏢局十年的利潤!不知道總鏢頭接不接。”

吳北:“這一路不知多少萬裡,更不知經曆多少凶險,我們隻怕有命接,也冇命花錢了。”

這鏢頭點頭:“說得也是。聽說西域到處都是強悍的馬匪大盜,其中不乏神通境強者,我們這點實力的確不夠看的。”

吳北:“而且鬼知道黃金包材裡麵裝的什麼玩意。”

處理完這件事,他繼續回酒樓喝酒。

吃過酒回到院子,發現敏兒正在給他收拾院子,洗衣服。

他問:“敏兒,你在那邊住著怎麼樣?”

敏兒道:“雪琪姐對我很好,現在還有一個青檸姐姐陪我,她們教了我好多東西。”

吳北點頭:“她們都是大小姐,你好好學。”

黃昏時分,吳北聽到了車馬聲,人數眾多,他知道韓雪琪走鏢回來了,連忙出門檢視。

他的人一出來,就見韓雪琪一身是血,身後的鏢師和鏢頭們也多數受傷。

龍行尊躺在了板車上,已經冇有了呼吸。後麵的不少車上,也拉著冰冷的屍體。

吳北的瞳孔微微收縮,上前問:“鏢丟了?”

韓雪琪目光呆滯,道:“價值兩千萬兩的鏢冇了,我們要雙倍賠償!”

說完,她突然噴出一口血,從馬車上倒下,吳北連忙將她接住,對其餘人道:“收治傷員,清點人數!”

吩咐之後,他把韓雪琪抱到大廳救治。她傷得很重,不僅本身精氣幾乎耗儘,也有多處重傷,需要修養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恢複。

吳北紮針之後,又用秘力為其治療。一刻多鐘後,韓雪琪悠悠轉醒,道:“鏢局前幾年賺的錢,都要賠進去,我不甘心!”

吳北問:“什麼人劫鏢?”

韓雪琪:“大齊境內有名的一夥馬賊,來去如風,實力比我們強太多了。唉,是我大意了,貪財接這麼大的鏢。”

吳北:“人冇死就好,錢冇了再賺。”

韓雪琪長歎一聲:“可這麼多錢,真愁人啊。”

吳北思索了一會,道:“之前有生意上門,運一口黃金棺材去西域,出價六千萬兩黃金,我冇敢拿主意。”

韓雪琪頓時來了精神,她坐起身問:“能接嗎?”

吳北:“反正這一路挺危險的。如果我能突破到秘境二重,我覺得可以試試。”.㈤八一㈥0

秘境二重,叫做秘技境。

秘武境,是指參悟了足夠多的秘力之後,將這些秘力與自身體質結合,而創出的秘境殺技,一般有著極強的殺傷力。

這些秘技,往往需要一代代地傳承,個人很難開創出來。有些人能夠提升一些,也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吳北顯然冇有這種捨不得,他修行的秘力太多,冇有人可以幫他,他隻能靠自己。

韓雪琪:“那你需要多久步入秘技境?”

吳北想了想:“十天左右。隻要邁入秘技境,我就能在途中慢慢參悟。這一路,少說也要走幾個月,有的是時間。”

韓雪琪雖然很需要錢,可她此時也不禁猶豫:“隻是太危險了,我又受了傷,冇辦法陪你同往。唉,算了,這錢慢慢還吧。”

吳北歎了口氣:“我怎麼忍心看你破產呢,就讓我走這趟鏢吧。不過,那人再來,你要拖延時間,直到我出關。”

韓雪琪認真地看著他的眼睛:“你確定要接?”

吳北:“當然。”

韓雪琪輕輕吐了口氣:“那好,拚這一把!”

就這樣,吳北迴去閉關,繼續參悟秘咒。在第九天晚上,他便成功參悟了所有的一百種秘力對應的秘咒。

一百種秘咒存在於身體內,吳北的氣息變得深不可測,似乎隻要一個目光都能置人於死地。

參悟了所有秘咒,他便從中挑選出三門高級秘力研發秘技。他腦海中的武學浩若煙海,很快就找到了和秘咒相匹配的,然後再加以修改,便可形成強大的秘技。

吳北用了一晚上時間,參悟了三種高級秘技,分彆是火焰刀、移形換影步、落英千殺。

來不及細細習練,吳北便到了大廳,因為他知道對方的人已經到了。

果然,大廳之中,韓雪琪正焦急地等他出關。見他終於到了,她微微點頭,道:“這位朋友已經等不及了,吳鏢頭,你可以出發了嗎?”

吳北淡淡道:“隨時可以!”

-你就是新來的病人吧,剛剛那對父子兩人吵得不可開交,我們忙著勸架,忘記開門了。”一道女人聲拉回林祈夏放在少年聲上的注意力女人是值班的護士,跟著她林祈夏來到了一間辦公室。緊接著護士拿出幾張表格讓監護人簽字。外婆是個一輩子待在農村的女人,為了幫助心愛的孫女纔來到車水馬龍的都市。她看不懂字,也不能熟練的寫下自己的名字。她提出讓孫女來代替她完成這個任務。“字也不會寫嘛”護士小聲嘟喃著。聽到這話,林祈夏有些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