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的擺爛鹹魚 作品

留守兒童

    

,隻有高中的水平,所以說就是想記錄一下自己生活當中的一些事情。因為我覺得創作不是說一定要寫的特彆好,有時候的有感而發寫出自己,我覺得也是相當不錯。當然我的腦子也很笨,連成為這個作者,這個事情我都花了至少一個多小時才通過這些奇奇怪怪的軟件設置。這要放到以前,我是想都不敢想的,居然自己有膽子去釋出文章。我也不知道大家有多少人能看到這篇文章,就是我相信生活當中很多人會跟我一樣,都是很平凡的人,我們正常的...-

冇錯,我也屬於留守兒童,當我有記憶的時候,我跟我父母在一起的時間特彆少,每一次都是他們過年的時候待上一個月,然後他們第二天就會一大早的從家裡出發。

而且他們每一次都走的特彆早,天冇有亮就走了,然後我從來都冇有發現他們是怎麼從我們身邊靜悄悄的離開。然後等他們回來的時候呢,我又感覺很長時間冇有見過他們,感覺有點害羞,有點急促。

甚至感覺爸爸媽媽都不好意思喊出口,我媽是個比較感性的人,她曾經跟我講過,有段時間他們走的比較長,回來的時候發現我們姊妹倆回來不認識他們兩個。然後我媽就特彆難過,特彆傷心,就一直在旁邊哭,然後她就發現,我們姊妹倆偷偷的翻她帶回來的大包看有冇有吃的。

然後我媽又哭的特彆凶,她就拉著我爸第二天去集市上買了好多零食回來給我們,我們才喊的爸爸媽媽。但是這段記憶我是冇有的,我是真的不記。

後麵我的父母跟我爸爸的弟弟他們一起出錢,在縣城買了一棟三層的小房子。然後我們所有人就去加搬遷到這裡了,然後我也開始上學。

上學的時候我也是留守兒童,當時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對留守兒童特彆關注我們的班主任,還特地開會去安慰我們留守兒童,說父母不在身邊,也要好好學習,然後呢也要努力的幫助家裡的爺爺奶奶。

甚至在我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還有政府的人特地帶了一批物資來到我們的學校,專門給我們留守兒童發了芭比娃娃的書包,然後還送了鉛筆盒……跟很多支鉛筆。我當時的第一感覺就是有免費的書包鉛筆,還有鉛筆盒了,

我感覺我拿到這些東西走在校園裡,特彆的霸氣,然後特彆引人注意,因為大家都冇有,隻有我們這一小部分纔有。

然後我們的父母也經常打電話過來問我們姊妹倆的學習問題,問我們吃的好不好,然後有冇有買新衣。其實我覺得做留守兒童冇有什麼不好的,隻是說可能就是跟同學一起在外麵玩的時候,還有放學的時候,小賣部裡有很多各種各樣的玩具跟美食,還有小吃,我們買不到我們隻能蹭彆人的吃。

因為我爺爺奶奶不僅要帶我們兩個,他還要帶我的表弟,他們兩個人要帶三個娃,他們是照顧不來的,而且他們還自己去搞了塊土地來種菜,他們也很忙。

在小學,我跟我妹不在同一個班,然後她當時性格也比較軟弱,我們當時家裡呢可能是比較窮吧,穿的衣服真的是那種打補丁的衣服。然後就有一個比較壞的男同學罵我妹是乞丐,然後我妹就哭著回去跟我奶講。

然後我奶就跑到學校裡把那個男同學拉到老師麵前把他罵了,我覺得這件事我奶還是做的非常霸氣。

到後麵越來越大了,就意識到了留守兒童的問題。我小時候學習很差,我甚至一年級讀完了,我才知道12345,1到100怎麼數。

因為當時讀書冇有人教我們,為什麼要讀書?當時我就覺得自己被家長送在一個很大的操場上,然後有各種各樣的小房子,我們要去每一個小房子裡麵去讀書,然後老師他也不會管你乾嘛,他就按照他自己的標準在上麵讀,我們就跟著念,我不懂這個是乾嘛,我也不瞭解我在做什麼。

我們老師每天都會佈置作業給我們做,然後因為我奶我爺爺不識字,所以說他們教不來我們的功課,每一天我們幾個都要跑去鄰居啊,或者是有比我們大的小孩子家裡麵去問題。

偶爾一次兩次,大家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每天都去麻煩彆人的話,其實他們也吃不消。

那時候我就意識到了,原來被父母留在家裡的小孩其實是不幸福的。

我的不幸福來自於我的老師,每天問我為什麼不做作業,我說我看不懂題目,我爺爺奶奶也看不懂。

我的不幸福來源於我每天都上課一點都聽不懂,我不知道學習是為了什麼,我隻知道當我完成不了作業,當我聽不懂題目的時候,當我上小學一年級讀不來文章的時候,冇有人幫助我,我們小孩子太多了。那麼多的學生,老師是冇有空一個個的去教。

我的不幸福是,我爺爺奶奶有時候做事做的很辛苦,我們姊妹倆明明什麼都冇有做,但是我們就會成為出氣筒。他們會一邊做家務,一邊罵我們的父母不爭氣在外麵打工。

我小時候就不理解我什麼都冇有做,為什麼就罵我們兩個,為什麼要罵我跟妹妹,我真的就是聽不懂啊,我真的寫不來作業呀,為什麼老師也要罵我,我也是真的看不懂書上的文字。

所以說當我理解了留守兒童特彆不幸福的時候,我就特彆討厭上學。因為老師他隻會打我,罵我,他甚至建議我去幼兒園再讀一年。

我以前冇有那麼想爸爸媽媽的,但是自從上學之後,我跟我妹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會哭著想他們回來,因為隻有他們回來了,爺爺奶奶纔不會罵我們打我們,他們回來了,老師不會打我們罵我們。

-就站在旁邊一直笑,我當時冇有概念特我就覺得特彆好玩,好大的雨吹的房間全部都濕了,地上全是水。可辛苦我的家人們瘋狂的去抵住那個門。因為當時我覺得太刺激了,第一次感覺像電視劇一樣的感受到了,主角就是在破廟裡住的感覺,外麵颳風又下雨。後麵因為我們要上小學就搬到縣城裡去了,中間有一段時間回來住過,那個時候我都已經上初中了,我才發現原來我們家的房子真的是屬於小房子,特彆特彆的小,然後也特彆特彆的破,但是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