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嬰

    

是萬物而生,偽裝成風颳進去冇問題。忘塵悄無聲息地把打暈的小廝拖到角落,剝了他身上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人魂碎裂,忘塵暫時維持少年模樣,這小廝樣貌猥小,袖子捲上三卷穿起來也差不多。檀溪君每晚在琅亭休息,不允許任何人在周圍侍候。忘塵感受著這刺骨寒風,忍不住吐槽這檀溪君附庸風雅,元天之上也冇見過哪個神仙這麼能裝。不過一小鎮上的地頭蛇,防範意識也不是很強,忘塵多少有點能耐,偷了檀溪君不少寶貝,打柄劍再置辦幾...-

枯葉冷冷地看著陳飛宇,有若實質一般的殺意,瀰漫整個慕容府。

“死到臨頭了還敢說這樣的大話,我就讓你親身體會一下,被你自己眼中的螻蟻殺死是什麼樣的感覺。”

陳飛宇輕蔑而笑:“你的劍芒對我來說毫無意義,我勸你還是速速退下,換你旁邊那一位朱雀出手,說不定還能提起我幾分興趣。”

朱雀的實力已經到了“無我”境界,雖然依舊不是陳飛宇的對手,但是已經足以讓陳飛宇認真對待了。

而且,朱雀可不是普通的無我境界,而是出身於崑崙墟之中最頂尖勢力之一的妖魔島,想來在武道上,有著非同一般的造詣,絕不可等閒視之。

在場眾人一片嘩然,朱雀大人既然出身於妖魔島,而枯葉城主又對朱雀大人那麼恭敬,足以說明,朱雀大人的實力在枯葉城主之上,陳飛宇竟然讓朱雀大人出手,他這也太囂張了吧?

朱雀眼眸中閃過輕蔑之色,朱唇輕啟:“想要讓姑娘來出手,就憑你陳飛宇,還冇有這個資格。”

陳飛宇一聲輕笑,自信地道:“我相信,你很快就會改變這個想法的。”

朱雀輕蔑而笑,顯然不認為,需要自己出手對付陳飛宇。

枯葉都快要氣炸了,陳飛宇口口聲聲讓朱雀大人出手,這不是明擺著冇有將他給放在眼裡嗎?

“陳飛宇,你欺人太甚,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枯葉一聲大喝,滿腔的憤怒儘皆傾瀉在這一劍之中,向著陳飛宇斬去。

麵對枯葉全力施展的一劍,陳飛宇不慌不忙地伸出一隻手,迎向了枯葉的劍芒,儘顯遊刃有餘,同時口出輕蔑之語。

“在我眼中,你的確是一隻螻蟻,因為你全力施展的劍芒,我輕而易舉就能擋下來,而且還能將你重傷。”

眾人紛紛驚呼,陳飛宇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認為,隻需要一招就能夠秒殺城主枯葉嗎?

他這未免太狂妄了吧?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薑菲驚撥出聲:“厲姐姐,陳飛宇是在開玩笑吧,難道他真的認為,僅憑一隻手,就能夠擊敗枯葉?”

厲宗主自信地道:“既然飛宇這麼說了,那就一定冇有問題。”

不等薑菲開口,突然傳來了朱雀的聲音。

她輕蔑地看向了厲宗主:“不可能的,枯葉的實力已經到了通玄境界,區區一個陳飛宇,絕對不是對手。

而且陳飛宇如此托大,膽敢隻出一隻手去迎戰枯葉,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陳飛宇的手會被枯葉輕鬆斬下來。”

或許是出自絕頂美女之間天然的關注,所以朱雀有意無意之間,一直在注意著厲宗主的舉動。

聽到厲宗主的話後,她纔會情不自禁的迴應。

厲宗主先是輕蹙秀眉,接著自信地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冇想到你這個女人嘴還真硬,算了,就用殘酷的現實讓你知道,你錯的有多麼的離譜。”

朱雀輕蔑笑著,搖了搖頭,就看向了陳飛宇,已經做好了陳飛宇被枯葉斬下一隻手的準備。

眾目睽睽之下,突然異變陡生!

隻見,枯葉威力無比的劍芒,被陳飛宇牢牢的捏在了手中。

就像是,隨便捏了一根樹枝一樣輕鬆。

眾人紛紛驚呼,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朱雀猛地睜大雙眼,像是活見鬼了一樣。

隻有厲宗主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得意的瞥向了朱雀,彷彿在,說怎麼樣,現在你服氣了吧?

察覺厲宗主小人得誌一樣的眼神,朱雀俏臉又是一變。

一雙雪白如玉的手,猛的攥住了裙襬!

要說全場最為震驚的,自然還要屬枯葉了。

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的全力一擊,竟然會被陳飛宇輕而易舉地擋下來,這種情況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心中震驚難以言喻。

下一刻,陳飛宇手上用力,一股磅礴的力道,通過就按忙傳遞了過去。

劍芒難以承受這股龐大的力道,頓時被震的粉碎。

枯葉收到強大的反噬,隻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道襲來,頓時渾身大震,哇的一聲口吐鮮血,向後倒飛了出去,恰巧跌落在了朱雀的腳邊。

眾人都驚呆了,堂堂枯葉城的城主,竟然不是陳飛宇的一合之敵,他們這不是在做夢吧?

“怎麼樣,現在你相信我的話了吧?”

厲宗主得意的看向了薑菲,嘴角上揚,心中一陣舒爽,真不愧是飛宇,就是能給她漲臉。

薑菲已經記不清,這是自己今天第幾次被陳飛宇的表現給震驚到了,喃喃地說道:“好厲害,真的好厲害!”

朱雀俏臉含煞,一腳將枯葉踹飛出去,一臉的嫌棄道:“竟然這麼快就落敗了,真是個廢物,還需要我親自出馬。”

她之所以這麼生氣,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她剛剛輸給了厲宗主,才遷怒於枯葉。

枯葉本就受了重傷,又被朱雀踢了一腳,哇的吐出又一口鮮血,傷勢更重了。

他不敢有絲毫怨言,強撐著傷勢站了起來,惶恐地道:“屬下武藝不精,還請朱雀大人責罰。”

朱雀板著臉道:“要懲罰你的人不是我,而是小姐,你就等著小姐懲罰的旨意下來吧!”

枯葉心神驚恐,哪裡敢說一個不字?

朱雀哼了一聲,走到了陳飛宇的麵前,意思很明顯,她要親自出手,對付陳飛宇。

眾人紛紛一震,都知道重頭戲現在來了。

陳飛宇淡淡地道:“枯葉是不會受到處罰的。”

朱雀輕蔑地笑道:“你不要告訴我,你要為枯葉求情?”

眾人也是一臉的疑惑。

陳飛宇搖搖頭:“那倒不是。”

“那你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這下輪到朱雀疑惑了。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會在這裡殺了枯葉,你們自然懲罰不到他了。”

陳飛宇語出驚人!

周圍眾人紛紛驚呼!

朱雀撇撇嘴,輕蔑地道:“在我麵前,竟敢說這樣的大話,真是狂妄到家了,要是真讓你在我麵前殺了枯葉,以後我還有什麼臉麵回妖魔島?”

-這位客官來點什麼啊?”“一間上房。”說罷帷帽人便拿了牌子回房了。忘塵本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冷不丁聽見那人說話便放下筷子快瞥了一眼。這人聲音外形都極其熟悉,忘塵本就是為長罹君而來,檀溪的事情惹他生疑,這帷帽人他必定要探上一探。天道本就依傍萬物而生,自從吸收檀溪神力之後,忘塵發現身體開始吸收天地靈氣,靈力充盈氣海,再遇上棘手對手也容易處理了。思及此處,乾坤囊輕輕動彈了兩下,忘塵收回思緒,也該處理一下檀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