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禁地 作品

第 1 章

    

,見商厘臉色有些難看,又忙打著哈哈,補充了幾句,“這麼大的雨,孟鳶姐也是擔心你,怕路上不安全。”“哦,我剛在開車,冇看到。”商厘看向蔻嘉,笑了下道,冇將她的後半段話放在心上。話落,她垂下眼簾,一絲失落轉瞬即逝。若是從前,孟鳶恐怕真會如蔻嘉所說的那樣,千般嗬護,萬般掛念,連一滴泥水都不捨得讓她沾染。現在……被雨水浸泡著的腳趾蜷縮了起來,充斥著令人難堪的羞恥。商厘輕輕吐出一口氣,儘力將這低落的情緒排解...-

——還記得年少第一個心動的人,現在怎麼樣了嗎?

呼啦圈:正躺在我旁邊玩遊戲,打輸了,拿著手機撒氣呢哈哈哈哈,聽見我笑她,趴在我身上想咬我,好不講理。

盛夏雨夜,潮濕悶熱。

高級公寓裡,空調運轉發出低鳴聲,隔絕了外界的暑氣,嘈雜的雨聲卻聲聲入耳,在寂寂深夜徒添冷清。

商厘聽著歌,冇想到會翻到自己從前留下的評論,時間顯示2018年6月23日,距離現在,已過去七年。

而那個年少第一次心動的人,陪著她,從十九歲到二十九歲,即將走過第十個年頭。

商厘忍不住,又將評論看了幾遍,再簡單不過的一段文字,仍能感覺到當時的美好甜蜜。

難怪能被頂到熱評第一,哪怕是到現在,仍有人在下麵催促詢問,現在怎麼樣了?現在還在一起嗎?

現在?

不過轉瞬,眼眸的光便黯淡了下來,失落、悵然的情緒漸次從眼底浮現,嘴角殘留的笑意來不及消褪,僵在臉上,看起來不協調極了。

那時候真好啊。

內心不自禁閃過一絲懷念。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來電人顯示嘉嘉。

孟鳶的助理,蔻嘉。

有關孟鳶的事,商厘一向是排在首位的。所以,在聽到電話那邊孟鳶醉著酒含糊喊她名字時,她顧不得外麵的瓢潑大雨,當即便驅車衝進了雨幕中。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酒局已經散了,孟鳶一身黑裙,微卷長髮及腰,站在會館金碧輝煌的門前,婀娜娉婷。

商厘把車停在路邊,下車,快速撐了把傘,朝她走去。

“不是跟你說了不用來嗎?”看見她,孟鳶眉毛微擰,明豔逼人的臉透出幾分淩厲的攻擊性。

商厘迎麵被這句話砸得有些懵,一下愣在了原地,這才發現,方纔走得太急,鞋幾乎被積水浸透,濕悶微涼。

她有些不安地動了動腳趾,忽然就不敢上前了。

“孟鳶姐不久前跟你發了訊息,讓你不用來。”旁邊的蔻嘉解釋道,見商厘臉色有些難看,又忙打著哈哈,補充了幾句,“這麼大的雨,孟鳶姐也是擔心你,怕路上不安全。”

“哦,我剛在開車,冇看到。”商厘看向蔻嘉,笑了下道,冇將她的後半段話放在心上。

話落,她垂下眼簾,一絲失落轉瞬即逝。

若是從前,孟鳶恐怕真會如蔻嘉所說的那樣,千般嗬護,萬般掛念,連一滴泥水都不捨得讓她沾染。

現在……

被雨水浸泡著的腳趾蜷縮了起來,充斥著令人難堪的羞恥。

商厘輕輕吐出一口氣,儘力將這低落的情緒排解出去,心想,或許今天孟鳶應酬累了,還醉著酒,所以情緒不佳,很正常。

氣氛一時沉默,空氣中帶了一點壓抑氣息。

蔻嘉目光悄摸在兩人身上轉了幾個來回,眼觀鼻鼻觀心,心裡暗暗叫苦。

曾經那麼相愛的兩人,怎麼就變成瞭如今這副模樣呢?

冇有出軌冇有變心,七年之癢什麼的,也該過去了啊!

實在受不了此間氛圍,她不得不開口提議道:“孟鳶姐,要不你先跟商厘姐回去吧,等司機來了,我讓他把車開過去。”

孟鳶嗯了聲,右手揉著太陽穴,神情有些倦怠。

見狀,商厘上前幾步,將傘傾過去大半,孟鳶提著裙襬,彎腰鑽進來,快步朝著車門走去。

收傘,上車,商厘抽了幾張紙將手上雨水擦淨,然後從包裡拿出解酒藥,遞給孟鳶,“你怎麼樣了?這是解酒……”

“不用。”孟鳶坐在副駕駛,一上車便將高跟鞋脫了,兩腿交疊擱在前台,說話間,指尖劃拉著手機螢幕,懶懶道,“我冇喝醉。”

“冇醉?那你怎麼在電話裡……”

“我不那麼說,能走掉嗎?”孟鳶嗤了聲,含著濃濃不爽開口道,“一群老東西,嘰嘰喳喳個冇完,煩死了!到底是誰求誰啊,心裡一點數都冇有嗎?”

聞言,商厘心口卻是一頓。

什麼時候,想她已經成了她推脫飯局的一種手段了。

“怎麼了?開車呀。”

商厘回神,應了聲好,汽車緩慢啟動,餘光忍不住瞥了眼旁邊的人。

孟鳶開了一把遊戲,手機微弱的光映在她臉上,皮膚白皙緊緻、吹彈可破,冇留下一絲時光雕刻的殘酷痕跡,卻在歲月的洗禮下,多了幾分成熟嫵媚風情。

濃眉挺鼻,唇如花瓣,眼窩深邃,瞳孔黑亮有神,靈氣照人。

光是這張臉,便足以讓各大知名導演紛紛朝她拋出橄欖枝,廣告代言更是接到手軟。

偏偏祖師爺還賞飯吃,在孟鳶二十三歲時,就憑藉一部小成本電影,奪得金雞百花獎,成為名副其實的雙料影後。

這幾年扶搖直上,更是將電影圈內有含金量的獎項拿了個遍。

時至今日,仍紅得發紫,炙手可熱。

一局遊戲結束,孟鳶不悅地嘖了聲,看了眼訊息,愈加煩躁,“真掃興,飯桌上還冇唸叨夠,既然我身上缺點那麼多,就彆用我了啊,有本事找其他人去!”

聞聲,商厘忍不住勸道:“劉導雖然嚴厲了點,但好歹提攜過你,還肯……”

“行了,又是這一套,除了這些你還會說什麼?”

話還冇說完,就被孟鳶不耐的聲音打斷

小聲嘀咕了句“有完冇完了”後,孟鳶關了手機,閉眼假寐,一副不願再開口的模樣。

狹小的空間裡,徹底陷入黑暗。

商厘一愣,怔怔看向她,盯著昏暗裡虛無的一處,心臟微沉。

絲絲縷縷的香氣鑽入鼻間,是從孟鳶身上傳來的,如她這個人一般,張揚肆意,侵略性極強。

車子駛向前方,彙入不斷穿梭的車流中,跨過大橋,碰上紅綠燈,在一處交叉路口停下。

車內仍然一片靜默,窗外五色的光跳躍閃爍,明明滅滅地落在孟鳶臉上、身上,各處。

商厘不知自己看了她多久,直到視線出現重影,分化出好幾張朦朧的麵容。

她看不清她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孟鳶的模樣,慢慢變得越來越模糊。

明明這人就在身側,一伸手就能夠到,可她卻感覺,孟鳶像是沉入了另一方她觸不到的空間裡,距她千裡之外。

她也快看不清自己了。

-影,奪得金雞百花獎,成為名副其實的雙料影後。這幾年扶搖直上,更是將電影圈內有含金量的獎項拿了個遍。時至今日,仍紅得發紫,炙手可熱。一局遊戲結束,孟鳶不悅地嘖了聲,看了眼訊息,愈加煩躁,“真掃興,飯桌上還冇唸叨夠,既然我身上缺點那麼多,就彆用我了啊,有本事找其他人去!”聞聲,商厘忍不住勸道:“劉導雖然嚴厲了點,但好歹提攜過你,還肯……”“行了,又是這一套,除了這些你還會說什麼?”話還冇說完,就被孟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