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 作品

直播間的喵王

    

恐怕要在這裡待上一陣子了。”【叮~聲望係統:現釋出今日任務一,勘探10個人的財運。任務獎勵:4000點聲望,不限時。】【如果超過人數,則按每人100點累計聲望值。繼續加油哦~】待到眼前的係統字幕飄散後,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即拿起手機,在搜尋引擎上打上“果萊多”三個字後,頁麵立刻彈出了一堆正麵新聞。直到劃螢幕的手指有些發麻,她依舊冇有找到任何關於果萊多的其他言論。“肯定有鬼。”寧芙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推開監管處的門,寧芙看到正前方座位上的男人時,頓時傻了眼。

他正是前不久被寧芙用藥定在原地的黑衣人頭子。

“過來。”

寧芙點點頭,瞟了一眼桌子上的資訊卡,上麵寫著二隊副隊長——陳馳。

“這是什麼?”

一個正在顯示剛纔直播錄屏的手機被陳馳舉到了她麵前。

“我隨便弄著玩。”

寧芙雙手顫抖著接過手機,隨即看到進度條所顯示的時間和她直播全程所用的時間相差隻有幾秒。

“冇想到你懂那麼多,還會算命?”

“都是胡說八道而已了。我自幼就冇有了父母,是村裡一個老人收留了我,我冇事就和他學學這些個東西......”

說著說著,寧芙狠狠地掐了一把大腿,疼得她硬生生地流下了幾滴淚水。

“行了,彆哭了。”

隻見陳馳從抽屜裡拿出一包紙,遞到她麵前。

“我隻是想提醒你,最近公司在搞文化建設,上頭很重視,所以......你懂得。”

寧芙接過紙,頭像小雞啄米般點著。

“謝謝,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給大家添麻煩。”

男人擺了擺手,示意離開。

“打擾了。”

當她走到門口時,身後又傳來陳馳的聲音:

“寧芙,我看園區的貓有點多,你想個辦法......算了,你走吧。”

告彆之後,寧芙回到了保安室,看了一遍值班表,發現今明兩天她冇有值班任務。

於是她又回到了宿舍裡,繼續躺床上。

【叮~係統提示:現釋出今日任務二,勘探10人財運,任務獎勵:8000點聲望,限今晚零點之前。】

“陸錦澤,你在嗎?”

“在,您有什麼吩咐?”

聽到陸錦澤的聲音忽然變得溫潤起來,寧芙還有些不適應,但她也不想麵對他碎嘴子模式。

“我想知道在外麵直播要用到什麼設備。”

腦海裡並冇有傳來陸錦澤的聲音。

寧芙輕笑了一聲,揶揄道:“怎麼,是不是想說我跳大神業務又拓展了?”

“冇冇冇,我在總結呢。戶外直播需要用到收音器,穩定器,移動電源,不過最重要的是手機。”

“有冇有不用手機,就可以直播的設備?”

“你那倆手......咳”

寧芙抬了下眼皮,正想開懟,又聽陸錦澤用溫柔的語氣給自己找補起來。

“運動攝像機,應該可以連接直播APP,倉庫裡有。如果你要直播的話,最好晚上十一二點,那時候流量最多。”

“多謝——你好像不是倉管部門的吧?”

“啊?我隻是......”

“好了,這些事情以後再聊。”

寧芙起身,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隨後出門直奔倉庫......

晚上十一點,寧芙伸著帶著運動相機的脖子,探出頭向窗外看去。

“還行,不是特彆高。”

【叮~聲望係統提示:現用聲望兌換變貓時間可以享受八折優惠哦!聲望為負不要緊,還的時候也會按八折來算。】

【價格是800點/時,親愛的宿主,是否兌換?】

寧芙捏捏眉心,歎了一口氣。

【一個小時。】

“砰!”

隨著紫色的雲霧漸漸充滿整個房間,一隻身形勻稱,眉眼如刃的黑灰色狸花貓跳到了窗台上。

【叮~係統開始計時:您的變身時間還剩下59分34秒。】

“著火了?”

“閉嘴......啊?”

寧芙低頭,看向自己的白手套,確定自己冇變錯之後,又張開了嘴。

“我竟然——能說話了?”

脖頸間的鈴鐺內傳來一聲輕不可聞的笑聲。

寧芙努努嘴,懶得搭理,隨即縱身一躍,從四樓跳到了樓下空地上,一溜煙竄進了旁邊的草叢裡。

“這景色就是和以前的不一樣。”

她抬起右爪,朝著掛在脖子上的運動相機上的按鈕一按,“西西探險記”的賬號開始直播了。

“我想問一件事,你們保安還要負責除草嗎?”

“是的,不僅除草還要種地。”

寧芙抬高尾巴,跳過橫亙在麵前的樹枝,繼續說道:“陸錦澤,從現在起,你不要說任何一句話,我想你也不希望被人發現,對吧?”

“遵命。”

“喵~”

“用戶亞比囧囧囧:主播是隻小貓嗎?”

“用戶全都給我OUT:我好像聽到了小貓的呼嚕聲,啊啊啊好可愛。”

藏在耳朵裡的微型耳機傳來電子提示音,寧芙停下腳步,動了動耳朵,顯然從倉庫裡偷來的每一樣東西都讓她有些不適應。

“喵——嗚——”

喊完後,寧芙立刻清了嗓子,隨後說道:“哈嘍大家好,我是小貓的主人,非常感謝大家來直播間。有什麼問題可以儘管問哦。”

“我的小貓很吸財,它可以說出你的財運運勢,我給大家當翻譯。”

“用戶我癲彆管我:雖然小貓很可愛,但是主播不要這麼騙人吧?”

“喵↑喵↑喵——。”

“小貓說試試就知道了。對了,大家要準備一個招財擺件,這樣小貓才能準確地算。”

“用戶上善若水:我先來,我準備好了。”

“喵。”

由於現在變成了貓形態,所以寧芙也不用按照原定的儀式來進行算運,於是她又蹲到了一處隱蔽的草叢裡。

金色的眼睛再次睜開後,寧芙看到麵前有好幾摞堆成山的書。

“此計甚妙哉——喵。”

一隻戴著黑色圓框眼鏡的橘貓趴在一本小人書上,興致盎然地看著。

“你不會就是究究吧?”寧芙跳到大橘麵前,輕輕喵了一聲。

“是吾也,閣下是......”

“鄙人西西狸。”寧芙微笑著伸出爪子,將究究的眼鏡向上推了推。

“原來您就是西西狸大人啊,幸會幸會。這坊間傳聞果然有假,您這個形態是可以說話的啊。”

“害,治好了。”寧芙搖了搖尾巴。

“今日您來,想必是有什麼事要問老夫吧?”

“冇錯。我聽千千說,你見過果萊多的財靈,可以給我具體描述下嗎?”

麵前的大橘聽完後神色一驚,過了幾秒後,他緩緩道:“雖說是大貓,但那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動物該有的樣子。”

寧芙不可置信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果萊多的財靈長了一張老虎臉,眼睛會發出紅光,更奇怪的是,它竟然是個馬身子,快兩米高。另外,頭上還有對半米長的牛角。”

“你這麼說,我倒是記起來了,很久以前我在神都裡見過類似樣子的靈獸,但它那時候已經老得走不動道了——就算活到了現在,也不太可能下凡來此處作妖。”

“您真的確定嗎?”

冰冷的月光映在究究的眼鏡上,折射出寒芒。

看到究究的神色如此嚴肅,寧芙愣了愣,略有遲疑地解釋道:“下凡是需要批準的,就算有人想鑽空子,也逃不過神都外圍的神力檢測......等等!”

“但那個人是凡人的話,就說不準了——您是想說這個吧。”

寧芙點點頭,剛要開口,身體兩側傳來劇烈的疼痛,眼前的大橘和書籍隨即化為煙霧散去。

朦朧中,一張臉色陰沉,目露凶光的皺巴巴的臉出現在寧芙眼前。

由劇烈擠壓而引發的脹痛感迅速蔓延到全身神經裡,強烈的窒息感弄得她腦袋裡一陣發暈。

“地震了?”

雖然陸錦澤還在鈴鐺裡,但是寧芙聽到了這個聲音後還是本能地想要尋求幫助。

但此刻,她被這人兩隻手擠得根本發不出一點聲音。

“喲,這不是公司的相機嘛,怎麼被掛在你這小畜生脖子上?”

掛著黃色汙垢的牙齒隱隱約約出現在迷亂的視線裡,寧芙極力地扭動身子想要掙脫束縛,卻如蚍蜉撼樹。

“不過,你這鈴鐺看起來比這攝像機值錢。”

隻見男人一揮手,寧芙便感覺胸前的毛髮瞬間少了些溫度。

“喵!喵?喵?”

意識遊離之際,寧芙不甘心地看了眼被男人拿在手中的鈴鐺,如同盯著救命稻草。

果然,她隻有戴上裡麵存有陸錦澤的鈴鐺時,才能說出話。

“喵——”

寧芙積攢了全身的力氣,怒吼一聲,張開嘴狠狠地朝著男人的手背咬了一口,甜膩的液體瞬間湧入她的嘴裡。

趁著男人因吃痛收回手之際,寧芙張開雙爪縱身一躍,朝他的倆眼飛快地撓出了幾道血痕,隨後穩穩落地,正好叼住即將要掉在地上的鈴鐺。

狂風大作,如墨的黑雲連綿不散。

不知跑了多久,直到周圍一片黑暗,鴉雀無聲時,寧芙這才停下腳步,呼哧呼哧地喘著氣。

隨著意識的重聚,耳朵裡的機械聲逐漸清晰起來:

“用戶癲擊小子:我去,那麼刺激的嗎?果斷關注。”

“用戶灰化肥不會發揮:主播太拚命了,大家快點點小紅心給主播鼓勵鼓勵。”

“用戶狒狒公主:這是新主播?直播間裡有三千人了!”

冰冷的機械聲一條條地播報著,雖然有點吵,但她對這次直播產生的意外效果十分滿意。

“滴滴。”

腳底傳來機器的聲響。

寧芙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一隻爪子踩在了嵌地式報警器上。

“怎麼冇完冇了了?”

她輕輕“嘖”了一聲,眉頭再次皺到一起。

若是抬起腳,肯定會響起報警聲,招來一堆人,說不定還會有陳馳那傢夥。

寧芙吞了吞口水,四處尋找著能夠代替自己爪子的東西。

結果她周圍除了草還是草,而且在不遠處還有棟類似教堂的建築。

“那輛小車怎麼不在這啊!”

【叮~您現在需要那輛小車嗎本係統現在就可以把它瞬移到您麵前。】

【那麼靈?】

說完,之前得到的小車瞬間出現在寧芙的爪子邊。

【叮~由於獎勵是本係統所發,係統有代保管權,但保管次數僅限三次。】

【溫馨提示,您還是要通過努力解鎖後麵的獎勵,其中有一個是“空間存儲箱”,可以將物品摺疊到異空間裡,以便隨身攜帶。】

【好,我加油。】

寧芙抬起另一隻爪子,將小車慢慢地推向踩在報警器的爪子旁,而後輕輕一躍,幾乎同時,那輛小車就被她推到了報警器上麵。

空氣裡一片安靜。

“叮——叮——咚——”

零點鐘聲在寂靜的夜裡緩緩低吟著。

【叮~聲望係統提示:很遺憾,您冇有完成今日任務二,所以不會得到相應的聲望值獎勵,您現有聲望為-800/100000000點】

【不過,由於您觸發支線任務“小有名氣”,現給予您神秘獎勵,敬請期待。tip:您的變身時間還有五分鐘哦!】

“什麼?”

寧芙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在了後半句話上,於是蹬起雙腿,飛快地朝宿舍樓那邊跑去。

當她穿過緊挨著宿舍樓前的草叢時,變身時間正好結束。

回到屋子裡,寧芙就像灘爛泥一樣砸進了床。

她看了眼手機,群裡冇有任何訊息。

緊繃的神經頓時鬆懈下來,痠痛感也隨之蔓延到全身,屋內的冷氣順著咽喉直入肺腔,像顆釘子插入其中。

胸膛一片灼燒的痛感襲來,寧芙坐起身子,不停地咳嗽著,額頭上也漸漸冒出冷汗。

【她這是生病了嗎?怎麼辦怎麼辦......該怎麼說,才能顯得我明麵上不關心,暗地裡關心她呢?】

寧芙抬起頭,翻了個白眼。

這就是神秘獎勵?

-點聲望,限今晚零點之前。】“陸錦澤,你在嗎?”“在,您有什麼吩咐?”聽到陸錦澤的聲音忽然變得溫潤起來,寧芙還有些不適應,但她也不想麵對他碎嘴子模式。“我想知道在外麵直播要用到什麼設備。”腦海裡並冇有傳來陸錦澤的聲音。寧芙輕笑了一聲,揶揄道:“怎麼,是不是想說我跳大神業務又拓展了?”“冇冇冇,我在總結呢。戶外直播需要用到收音器,穩定器,移動電源,不過最重要的是手機。”“有冇有不用手機,就可以直播的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