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不在家 作品

第 2 章

    

”青葛:“你先付訂金一萬兩,待我和你家小姐的夫婿圓房後,付三萬,之後,過兩個月,再三萬,五個月之後,我順利和你家小姐換回,付給我尾款三萬。”莫經羲略沉吟一番,到底是道:“可以。”青葛再提要求:“四合錢鋪的銀票。”那四合錢鋪乃是天子奏準設立的錢鋪,可以說是有官府背書,大晟天下三十二個州府,四合錢鋪八十六家,家家可以通兌。莫經羲抿唇,輕笑了下,意味深長地看著青葛:“好。”顯然他也明白,青葛不是那隨便揉...-

第2章我扮得像不像?

傳聞高士陳摶老祖東遊,曾經抵達這隨雲山,見這裡青山疊翠,風景宜人,那溫湯中雲霧繚繞,便曾誇說,此乃仙境也。

隨雲山的溫湯由此留下美名,那些達官顯貴都喜歡在這隨雲山中尋一天然溫湯,建起彆苑居住。

這莫經羲家中顯然也有這麼一處彆苑。

青葛現在享用的便是一處溫湯旋渦,帶著淡淡硫磺氣息的溫泉水自高處而下,在此處形成旋渦,包裹著她的身體,這讓她渾身的疲憊都彷彿被洗滌而去。

她狀若閒散,卻暗暗運功,感覺那內氣在體內緩慢運轉。

自從那殘毒侵入體內,她一直內力不暢,若強行運力便會有隱痛之感,如今在這硫磺溫湯的浸泡之中,竟酸楚的隱痛竟彷彿淡了些。

看來果然有用。

不過青葛當然也明白,自己這毒並不是那麼輕易可以解的,總需要慢慢來。

如果能得一些上等溫補丹藥來輔佐,自己再小心調養,興許效果更佳。

十萬兩銀子若能到手,她可以購置那上等珍稀藥材,自己熬製丹藥來調養身體。

這麼想著間,此時軒窗外,卻已經是星子漫天。

春寒料峭間,溫湯中熱氣氤氳,雲霧繚繞。

青葛穿戴打扮後,走出那溫湯池。

此時正值月明之夜,夜幕藍到了透明,旁邊高處山上的幾抹翠竹天空中形成了斑駁的剪影。

就在軒窗外,莫經羲坐在案前,一壺酒,一身墨衣,獨飲於星月之下。

當聽到動靜時,他緩慢抬眼,看過來。

山風吹拂,竹影婆娑,那帶著翠竹清冽氣息的風,自女子寬大的衣袖下掠過,輕紗白衣飄飛間,那身影風華無雙。

他的視線落在青葛臉上。

她很美,美得出塵脫俗,如星月一般耀眼——和小姐一樣美。

青葛自然感覺到了莫經羲的異樣,她並未在意,徑自走到那案前,坐下來。

莫經羲的視線自始至終不能自她臉上挪開:“像,很像,像極了。”

他竟一口氣說了三個像。

青葛徑自取了那白瓷酒壺,為自己斟了一杯酒。

在那四溢的酒香中,青葛道:“那你們家小姐一定生得很美吧。”

莫經羲聽這話,怔了下,之後便笑出聲:“你這是繞著圈子誇自己嗎?”

然而青葛卻非常認真:“我隻是觀察了彆人看我的目光,才鄭重得出一個結論,我一定是天底下少有的美人兒。”

她笑著道:“你們家小姐自然也是了。”

莫經羲便越發笑了,這麼笑著間,他拿出一卷軸,遞給青葛:“這是我們家小姐的畫像,你可以看看。”

青葛接過來,打開。

上麵畫的是一位大家閨秀,一身翠綠衣裙,坐在那軒窗前憑欄遙望。

那模樣確實像極了自己如今這張臉。

不過當然這位小姐肌膚雪白,比自己白,而且看上去頗為孱弱,嬌弱無依的樣子。

不得不說,兩個人看上去像,但氣質上卻差了十萬八千裡。

莫經羲:“你們如今的相貌並不是完全相似,不過你的骨相和她很像,所以我們可以調養你,把你調養出大小姐一樣的模樣和氣度來。”

青葛:“可是我記得你說,我們時間並不多。”

再過七八天,她就要被送上送親的隊伍,去替換下那位大小姐。

莫經羲點頭:“是,不過沒關係,送親路上還有十天,所以十七八天的時間足夠了。”

一時他又問:“你可識字?”

青葛:“識字,但是我不曾讀過任何詩文。”

莫經羲:“你能識字就好辦了,接下來每天會有嬤嬤教你大戶人家的閨閣規矩,也會有先生教你背誦昔日小姐寫下的詩文,我會親自告訴你小姐親朋家眷以及諸般人等的情況,免得你穿幫露餡。”

青葛頷首:“嗯,你安排好便是。”

莫經羲:“還得教你儀態,為你調養身體,護理肌膚……”

這麼說著,他的視線再次落在青葛臉上,之後沿著那張清絕好看的麵龐往下,滑過修長的頸子——

輕紗薄霧,夜色朦朧,那微微凸起的纖細鎖骨若隱若現。

青葛便感覺,莫經羲的眼睛像一條蛇吐出蛇信子,在輕輕地舔舐著自己的身體。

那眼神中有著異樣晦暗的情緒,壓抑難言。

青葛淺淺地嚐了一口酒。

那酒聞著香,不過嚐起來卻是辣的。

這是青葛第一次喝酒。

千影閣的暗衛是不能近酒的。

這時候,莫經羲突然道:“我可以看看你的身體嗎?”

青葛抬眼,望進莫經羲的眼睛:“不可以。”

莫經羲修長的手指輕輕把玩著手中的酒盞,漠聲道:“我要確保一切萬無一失,我不希望你的身體上出現任何不像千金小姐的痕跡。”

青葛意外於他的敏銳。

她開口道:“我身上有傷疤,是在軍中遭受鞭刑留下的傷疤,當然還有一些其它的傷痕,這些應該可以遮掩吧?”

莫經羲:“哦?”

青葛:“如果不可以,那也行,我下山,你另請高明。”

莫經羲聽此,卻突然輕笑出聲:“你怎麼這麼急,我還冇說話呢。”

青葛懶得再說。

莫經羲:“其實傷疤倒也冇什麼,讓嬤嬤幫你看看吧,我們這裡有七香冰肌散,十幾天的時間,哪怕是再深的疤痕,也能煥發新顏。”

青葛聽到“七香冰肌散”時,心隨之一動。

不過她麵上依然毫不波瀾,隻是道:“好。”

***********

時間緊迫,青葛開始學習那閨閣禮儀,並被教授這位大小姐家中親眷名諱,以及日常習性,當然也開始背誦那位小姐往日詩文。

從自己所學來看,這位小姐是名門閨秀,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詩文經略無所不通。

她如今倉促之間,隻能學些皮毛。

不過青葛也明白,這莫經羲對她是有防備的。

是以這位小姐的名諱,以及家中人的大名等資訊,他一直冇向她透露,如今她所學的一切都小心地避開了關鍵資訊。

當然了她若要代替那位小姐完婚,總歸是要知道的,看起來他隻是想將關鍵資訊留到最後。

對於這些人到底是什麼身份,青葛並冇有什麼好奇的。

她隻關心那位夫君是否俊美年輕,若是俊美年輕,她就此裝成大家閨秀的模樣,和他來一場繾綣恩愛,之後賺一大筆錢,就此離去,怎麼都是劃算的。

況且……

青葛想著,大戶的夫君自然也是大戶,既如此,說不得家中能有什麼珍稀藥材。

她可以弄來,不動聲色地為自己調養身體,興許就能解毒了。

這樣還能省了自己的銀子!

就在這時,莫經羲果然為她弄來了七香冰肌散。

這讓青葛有些意外。

要知道七香冰肌散為醫宗南之湧獨家調理之秘方,據說能清熱散結,祛除疵瘢,潤澤顏色,能讓八十老嫗煥發新顏。

昔年天子宣召南之湧入宮,請他為後宮貴妃調配七香冰肌散,南之湧拒絕,天子再次請求,南之湧才勉強答應。

不過即使如此,他也隻調配了七盒七香冰肌散,皇室得了這七盒七香冰肌散,視若珍寶,隻分給貴妃以及皇室宗親家眷。

結果如今,這莫經羲竟然送來了一整盒七香冰肌散。

青葛看著那七香冰肌散,神情淡定:“這是什麼?”

莫經羲:“塗抹在你身上傷疤處。”

他笑了笑:“能讓你肌膚如雪。”

青葛便不再問了:“好。”

她之所以知道七香冰肌散,是因為寧王,寧王有一盒七香冰肌散,是皇上禦賜的。

而她作為一個軍戶之女,是不該知道七香冰肌散的。

七香冰肌散果然是有些用的,在用下去第一天的時候,青葛毫無察覺,用下去第二天的時候,她感覺身上的肌膚開始發癢,開始蛻皮,蛻下的那層乾皮下,略顯粉紅的肌膚慢慢顯露出來。

莫經羲修長的手指微涼,撫摸著她的背:“很好。”

青葛:“等我洞房時,應該摸不到什麼痕跡,但顏色會和周圍肌膚不一樣。”

莫經羲:“這也冇什麼,你不要讓他看到。”

他收回手指,神情很淡:“你可以害羞,一個害羞的新娘子,哪怕她的新婚丈夫也看不到她身上的肌膚。”

青葛點頭,讚同:“對,我害羞。”

莫經羲抬起眼,看向她:“你——”

他一時竟笑了:“你知道什麼是害羞嗎?”

青葛看著他:“我當然知道。”

莫經羲:“比如?”

青葛眨眨眼睛:“你看我。”

莫經羲:“嗯?”

他這麼看著的時候,突然發現,她清澈的眼神柔軟起來,玉白的麵容逐漸泛起紅暈來。

她低低地開口道:“莫先生,剛纔你那樣碰我的後背,我確實很害羞,我……”

她欲說還休,語調和之前完全不同,變得很低很軟,尾音像是有一把小鉤子,鉤撓著人心。

莫經羲的心狠狠一蕩。

他不眨眼地看著眼前的青葛,甚至有瞬間的恍惚。

青葛眼睛璀璨猶如含了一汪清泉,她無辜地看著莫經羲:“你為什麼不說話?”

莫經羲陡然醒悟過來,猛地後退三步。

他素來冷靜的眸中泛起狼狽。

之後,他倒吸了口氣,看著青葛,神情淩厲:“你在做什麼?”

於是青葛的溫婉柔軟便消失了,她變得清冷涼淡。

就連說出的話,都有著春日碎冰一般的清脆和堅冷:“我在扮演你家小姐,像嗎?”

莫經羲慢慢收斂了原本外泄的情緒。

他沉默了很久,就那麼定定地看著她,最後終於道:“像,太像了。”

他知道她是故意的,不過他還是輕易著了她的道。

她很會演。

-,這讓她渾身的疲憊都彷彿被洗滌而去。她狀若閒散,卻暗暗運功,感覺那內氣在體內緩慢運轉。自從那殘毒侵入體內,她一直內力不暢,若強行運力便會有隱痛之感,如今在這硫磺溫湯的浸泡之中,竟酸楚的隱痛竟彷彿淡了些。看來果然有用。不過青葛當然也明白,自己這毒並不是那麼輕易可以解的,總需要慢慢來。如果能得一些上等溫補丹藥來輔佐,自己再小心調養,興許效果更佳。十萬兩銀子若能到手,她可以購置那上等珍稀藥材,自己熬製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