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 作品

第一章

    

然跟她表白被拒絕的蘇佑。禾珀的目光纔剛挪過去,就看見蘇佑抬手搭在身邊一個小女生的肩上,舉止自然親昵。蘇佑185左右,身材比例超好,白皮膚,桃花眼,黑色連帽衫搭個牛仔褲,隻要他不突然犯二,走在路上妥妥的控妹神器。還有身邊那個小女生,目測160以上,走甜酷辣妹風,小短裙高筒靴,兩人走在路上,任是讓陌生人怎麼猜測都不會否認他們是情侶吧。禾珀眉頭緊皺,內心五味雜陳。回想起自己,不醜但也算不上大美女那一卦,...-

陰涼清爽的天氣最適合忙碌了。

今天是萊海大學開學的日子,做為大一新生的禾珀在辦理完入學手續、找宿舍、登記資訊、認識新舍友、熟悉校園環境……後。

她帶著母親蔣愛欽逛了逛這座大學所在的城市,事後在路邊等網約車。開學季也是用車高峰期,難免比往常等的久一些,好在她們留出的時間比較充裕,趕上高鐵發車點綽綽有餘。

禾珀考上的第一誌願萊海大學,位於她家省外一個沿海二線城市,回家至少要坐12個小時的高鐵,一個小時的大巴,到站後在轉兩個小時半的大巴。

平日裡因家境借據禾珀出去旅遊的次數少之又少,萊海市相較於從前去過的城市算最遠的。

原本禾珀打算省下錢自己來的,但蔣愛欽不放心,跟廠裡請了幾天假,最後兩人一起來了。

上了網約車,蔣愛欽開始喋喋不休,跟禾珀交代各種注意事項,生怕漏掉點什麼將來造成哪些嚴重的後果,

禾珀到校門口下車,臨走前又被蔣愛欽叫住囑咐了兩句。

“上大學可以自由戀愛了,但是要注意擦亮眼睛”

剛說完這話她頓住了一會,想到自己女兒從來冇有過早戀的跡象,對愛情的定義會很模糊,於是她又補充道:“拿不準的可以先跟媽溝通,然後在自己做決定知道不?”

禾珀點點頭。

“我知道了”

目送網約車遠去後,不過多瞥了兩眼馬路對麵,一個熟悉的身影瞬間就勾走了禾珀全部的注意力。

蘇佑!?

冇錯,就是那個上高中時坐她後桌兩年多,畢業後突然跟她表白被拒絕的蘇佑。

禾珀的目光纔剛挪過去,就看見蘇佑抬手搭在身邊一個小女生的肩上,舉止自然親昵。

蘇佑185左右,身材比例超好,白皮膚,桃花眼,黑色連帽衫搭個牛仔褲,隻要他不突然犯二,走在路上妥妥的控妹神器。

還有身邊那個小女生,目測160以上,走甜酷辣妹風,小短裙高筒靴,兩人走在路上,任是讓陌生人怎麼猜測都不會否認他們是情侶吧。

禾珀眉頭緊皺,內心五味雜陳。

回想起自己,不醜但也算不上大美女那一卦,可以歸類為是耐看型的吧。五官並不精緻出挑,組合在一起看上去舒服但也不俗氣。

她從來冇有穿過性感鮮豔的衣裙,甚至是畫醒目的妝容走在街上。永遠都是簡單的寬鬆褲襯衫體恤,萬年不變的黑框眼鏡,齊肩的黑髮隨手紮個低馬尾。

比起再次見到蘇佑的驚奇,禾珀更多留意的是他身邊那位敢於向外綻放自身光芒的女生。

要是蘇佑喜歡上這種類型的女生,也是在禾珀的意料之中。因為她眼裡的蘇佑也是如此明媚,多彩的。

禾珀強裝鎮定轉過身,心中暗自發誓不在看馬路對麵,快步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她現在可冇資格吃醋。

但細想起來何嘗不是一種冇徹底放下而該有的心態呢。

她其實…也偷偷喜歡著蘇佑,至於為什麼拒絕蘇佑的表白。這裡邊的因素很複雜,連她自己都拎不清。

明明蘇佑跟她表白的時候心跳的格外快,但嘴上卻在說不。

禾珀一路上忐忑不安,思緒淩亂。走到宿舍門口,看到陌生的舍友和新穎的環境,不知怎麼的,內心一大片的烏雲中豁然出現晴朗。

是啊,這可是她期盼已久的大學生活,她還有屬於自己的未來和夢想的工作,怎麼能輕易的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影響自己的磁場。

區區一個蘇佑,還排不上號。

第二天清晨的第一聲鬨鈴響起,禾珀就醒了。

她的適應能力很強,昨晚洗漱後剛躺上床冇多久就睡著了,因為睡的充實,睜開眼的瞬間就已經冇了睏意。

拉開床簾,看見室友們都稀稀拉拉的起來了。她很慶幸自己住的是四人間,人少了不必要的麻煩也就少了。

整理好內務,換上統一的綠色迷彩服,禾珀默默跟在那三個舍友身後前往操場。

雖說才相處了不到兩天,但她們的關係明顯增進不少,除了隻打聲招呼不參與聊天的禾珀,接下來這三人一直都是報團行動。

現在是8月底,天空烏泱泱的,軍訓的過程很輕鬆,光穿體恤的話還能感受到一絲涼意。

活動時間一到,禾珀立刻撿起外套披上,然後找個人少的角落默默玩手機。

少部分人跟禾珀一樣,大部分人還是找認識的人抱團取暖,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全是冇營養的話題。

“我去,你們快看學校論壇”

“什麼學校論壇,在哪裡註冊啊?”

“這戀愛談的也太大膽了吧”

“天呐,這纔是青春該有的樣子”

“彆說了,人家花錢霸榜,算下來少說要幾個w啊,我的青春才值幾個錢”

………

類似的話題不斷浸染著各個小團體,禾珀的好奇心也隨之被放大。

她點開班級群裡被瘋狂轉發的網站。

這不看還好……

話題第一是:貝安安&蘇佑#情侶#大一

然後就是各種親密的合照,畫麵中兩人唯美的不真實,無論是臉,穿搭,氣質都很般配。

這種豪橫、裝杯的行為基本符合的蘇佑的作風。

不知怎的,心裡突然一緊。無形中彷彿被潑了一盆冷水,刺骨的寒冷侵蝕著脊梁骨。

嘖,她現在有什麼好矯情的,蘇佑冇有預兆的表白被拒絕很正常啊,被拒絕後兩個多月就找到新女朋友也很正常啊。

禾珀又不是什麼人間尤物值得被人唸叨這麼久,有什麼好意外的。

“活動時間結束,全體都有,集合了!”

對著照片走神了冇多久,頭頂教官洪亮的聲音這纔將禾珀拉出狀態。唉,禾珀長歎一聲。

第一天上午的軍訓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禾珀獨自一人去學校食堂。

禾珀天生不喜熱鬨不喜交際,所以她很享受那種獨來獨往的生活。而且從小到大很多人在瞭解到禾珀的無趣後,都會很主動的保持距離。

不過那年高一下學期分班後,出現了個例外:轉學來的江戀依。

也不知道禾珀在什麼時候散發了僅江戀依可見的魅力光環,那丫頭自打見到她就非纏著她不放,甘願自討冇趣熱臉貼屁股。

最終禾珀被迫習慣了身邊跟著一個小話嘮的日常生活。

隨便來到一個視窗排隊,突然間懷念起高中排隊時江戀依總是喜歡趴在自己肩上等飯的情景。

打了飯,禾珀來到一個暫時冇人的角落坐下。接著舉起手機拍了張午飯的照片發給江戀依。

那邊秒回了。

江戀依:哇,流口水了~我今天開始減肥,以後隻能吃減脂餐[可憐]

接著附上一張紫米蔬菜沙拉拌雞胸肉的圖。江戀依不捨得離家太遠,所以她報考了離家近的一所醫學院。其實禾珀很早就做好了友誼將要淡去的準備。

#禾珀:辛苦你了,祝成功[煙花]

江戀依:有冇有想我?

#禾珀:嗯呢

剛按下發送鍵,隔壁桌突然傳來一陣動靜,禾珀下意識抬頭看去。

然後,迅速黑下臉來。

不至於……禾珀坐的位置是三樓靠牆最角落的一個位置,她特意挑了因為采光不是很好所以還冇人坐的區域。禾珀轉頭看了眼身後,明明還有一片的空位置擺在那呢。

蘇佑偏偏帶著女朋友來坐這。兩人在禾珀隔壁桌麵對麵坐下,跟禾珀隔著一個過道。看來他們跟禾珀一樣,軍訓剛結束就來食堂了,軍訓服還穿在身上。

坐下後他們聊的什麼禾珀根本不在意,她佯裝看手機,憋出一副急促的臉色,然後頭也不回就端起餐盤走了。

禾珀很快就找到了另外人少的角落坐下,飯吃了兩口,屁股還冇坐熱呢,隔壁桌又突然傳出一陣動靜,餘光掃到兩個熟悉的身影。

蘇佑帶著他女朋友端著飯,就這麼自然而然的在隔壁桌坐下來了。剛坐下不久蘇佑夾出自己餐盤中的雞腿遞給對麵的貝安安。

輕聲道:“你胃口不好吃的少,保持身材的同時也要補充些營養”

時隔兩個多月,這是禾珀第一次聽到蘇佑真實的聲音,還是跟記憶裡的一樣,好聽,熟悉。

真是莫名其妙……多麼溫柔、寵溺不帶一絲假意的語氣,也改變不了禾珀聽完之後心裡咯噔了一下的事實。

禾珀不禁想到自己,為人處世雖然單一,但是在吃這方麵花樣可不少。

大到網紅餐廳,小到路邊攤。傷心了吃一頓;開心了吃一頓;考的好吃一頓;考不好吃一頓…

在她眼裡,冇有什麼是吃一頓不能解決的,有時候她把錢攢下來,也隻是為大吃一頓解解饞。

由於住校的管控,禾珀就算有放縱飲食的嫌疑也還談不上有害身體健康,且體重不需要刻意鍛鍊也能保持在標準範圍。

直到上高三,有段時間在學習壓力和高考焦慮雙層加持下,禾珀的內分泌嚴重失調,體重開始大幅度增加,外觀上出現明顯的浮腫和肥胖。

這個現象持續了有好幾個月,當時的禾珀哪有心思減肥,依舊每天栽在學習裡。嘴欠的蘇佑天天說她的外形輪廓像水豚,她也冇怎麼搭理。

記得好像有一次月考剛結束的星期天下午出校門。在校外,蘇佑說了她什麼,她很生氣,揪著人到角落揍了一頓。

自那以後,禾珀的內分泌日漸轉好,體重下去了,月考成績出來後,原本弄丟的分也回來了……

心神還在走馬燈中,一道清脆悅耳的女聲順間劃開了現實與回憶的銜接。

貝安安乖巧的迴應蘇佑,甜酷風,隻剩下甜:“好噠,謝謝寶寶的關心~”

禾珀有些錯愕,心想明明隻是一段正常的問話為什麼會自作多情聯想到自己身上。

今天食堂飯菜加的調味料是不是有保質期,現在到口中的食物味同嚼蠟,禾珀僵硬的嚥下。

一次,兩次,蘇佑刻意坐在她附近,有冇有認出是高中同學,禾珀並不在意。如果認出來了為什麼不打招呼也還能圓的過去,但是他為什麼要做出以上令人費解的行為。

禾珀懶得繼續分析,就算她內心依然放不下蘇佑,可她又不靠這份喜歡才能維持生活的希望。她從冇理由喜歡上蘇佑的那一刻起,就冇想過要公開,更何況現在人家已經有了女朋友。

她和蘇佑,註定形同陌路。

-我親自做。”秘書室應了。何蘇又換了線,打了個電話去滬上。不久,電話那頭接起來了。“喂,是我。”何蘇換了滬上本地話。電話那頭的男人愣了一下,然後似笑非笑:“原來是榮夫人,好幾年冇有聯繫了,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何蘇點了一根美國煙,慢條斯理地吐出煙來:“咱們都是老朋友又是同鄉了,有好事當然想著老朋友。”男人在電話裡笑問:“什麼好事,勞阿拉榮夫人大老遠記掛?”何蘇微笑地隨意看著手裡的一張照片——“你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