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水寺 作品

    

有美滿的愛情,身為公主,卻到處棒打鴛鴦!正是那賤人從中作梗,女主的宰相父親,纔會求皇上賜婚,要將女兒嫁給提督大太監!回憶著劇情,結合著原主的記憶,菅宮弦悲慼的目光,忽然變得堅定。“老孃絕不妥協!”“誰說封建社會的女性,就隻能任由權力和男人擺佈?”“老孃既然穿成了這個女主,就一定要改變命運,不然,結局實在太悲慘!”菅官弦這樣想著,淚水隱去的雙眸,目光愈發堅毅。就在這時,轎子落地了。“小姐,到了,請吧...-

神洲,滄元大陸。

丁卯月,乙酉日。

權傾朝野的提督大人成婚,天下皆知。

京都,街道入眼之處,一片喜慶紅,百姓夾道歡呼,幼童沿途拋灑花瓣,普天同慶!

然而,即將成為提督夫人的菅官弦,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菅官弦坐在喜轎裡,感覺轎外的炮竹聲、歡慶聲,好刺耳,好紮心。紅蓋頭下,菅官弦不禁流下兩行清淚。

“我……我竟然穿越了!”菅官弦又悲又憤。

按照原身的記憶,身為宰相嫡女的她,被皇上賜婚,即將嫁給權傾朝野的提督大人!

可,當朝提督是個太監!!!

而且,提督大人娶過很多夫人,隻是,新婚夜,那些女人無一生還……據說,這門婚事,是父親向皇上求的!父親擺明瞭是要讓她這個女兒死!

是要拿女兒的命,討好皇帝的寵臣——提督大人!

“我雖是相府唯一的嫡女,但生母突患怪病,變得癡傻不堪,父親又有一個小妾生了一兒一女,我自然不受父親的待見。”

“在這個封建社會,我註定會被父親,當成聯姻的籌碼!哪怕這次聯姻,我多半會死……”

菅宮弦抹了抹眼淚,悲傷逆流成河。

“蒼天啊,我一個配音圈的小透明,好不容易,纔拿到一本爆款小說女主的試音機會,結果……”

“結果我剛試音到一半,莫名眼前一黑,再睜眼,竟然就穿越到了這本小說裡!!!”

菅官弦剛抹掉眼淚,淚水再次決堤。

原書裡,女主和當朝太子,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可,敵國派來和親的和千公主,自己冇能嫁給心儀的皇子,就見不得彆人有美滿的愛情,身為公主,卻到處棒打鴛鴦!正是那賤人從中作梗,女主的宰相父親,纔會求皇上賜婚,要將女兒嫁給提督大太監!

回憶著劇情,結合著原主的記憶,菅宮弦悲慼的目光,忽然變得堅定。

“老孃絕不妥協!”

“誰說封建社會的女性,就隻能任由權力和男人擺佈?”

“老孃既然穿成了這個女主,就一定要改變命運,不然,結局實在太悲慘!”

菅官弦這樣想著,淚水隱去的雙眸,目光愈發堅毅。

就在這時,轎子落地了。

“小姐,到了,請吧!”

外麵傳來媒婆的聲音。

菅官弦冇有動,仍坐在轎子裡,嬌軀微顫。

“叮!恭喜宿主穿越到小說《天下》的世界中!”

“按照原劇情,宿主將在今夜洞房時,死去。”

“但宿主不必擔心,隻需接受係統任務,就還有活命機會。”

“拒絕係統任務,則按原劇情,洞房慘死。”

“注意,宿主如果死在書裡,就是真的死了,不會穿越回到地球。”

“請宿主作出選擇,接受任務否?”

聽到腦海中突然響起的聲音,菅官弦激動壞了。係統,雖遲但到!!!這時。

“小姐,請下轎。”

轎外,再度傳來媒婆粗重的話聲。紅蓋頭下,菅官弦的嘴角一勾,下轎。

剛下轎,一隻白嫩的手,握住了菅官弦的手。

一個稚氣未脫的女孩,附在菅官弦耳邊小聲說:“小姐,提督府到了,您彆怕,奴婢采鴛,會永遠陪在小姐身邊。”

采鴛,是原身的貼身丫鬟。

“小姐,要是再不快點兒,提督大人該等著急了,有你好果子吃的。”

媒婆的語氣,很不客氣。

顯然,媒婆知道她菅官弦離死不遠,否則也不敢如此放肆。

啪!菅官弦直接給了媒婆一巴掌。

“我,宰相嫡女!準提督夫人!你一個媒婆,對我喝五吆六,想死嗎?”

菅官絃聲音冰冷,紅蓋頭下麵雙眸如冰霜。

連一個媒婆都敢欺負她?欠抽!

“你你你!你竟敢欺負老婆子我!”

“老婆子我冇有顯赫的身份,但也是給提督大人引過幾次親事的!你一個新婚夜就要死的可憐人,竟然敢這樣打我!”

“我一定要到提督大人麵前,參你一本,大人一定不會放過你!”

媒婆捂著臉,氣急敗壞。

但這老婆子也隻敢嘴上凶一凶,並不敢還手,灰溜溜走了。

“哼!”菅宮弦輕哼了一聲,心想老孃正值大好年華,卻突然穿越,還冇談過戀愛呢,就要被迫嫁給一個太監!

還將在新婚夜,被那太監折磨死!?

不可能!菅官弦一把扯下紅蓋頭,她毫不猶豫,轉身就逃。

可忽然。一眾士兵衝出,圍住了她!二話不說,這些士兵押著她,就進了提督府!任憑她怎麼掙紮,也掙紮不脫。

見狀,一路跟隨看熱鬨的百姓,全都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又一個達官顯貴家的千金,要被提督大人折磨致死了呢!

“放開我家小姐!”

采鴛追了上來。

砰!采鴛被一個士兵,一腳踢倒。

“放開我家小姐!”

采鴛捂著肚子,一路追趕,一路被踢倒,不放棄……

見丫鬟采鴛如此,菅官弦一陣感動,自身都難保的她忙喊道:“采鴛,彆惹他們。”

“小姐,這些大頭兵太無理了!竟然敢像押犯人一樣押著你!你們放開我家小姐!”

嘴角溢血的采鴛,一臉不忿,仍想解救小姐。

結果,又是被士兵,一腳撂翻。

菅官弦也在反抗,但還是被士兵們押著,到了一個貼滿“囍”字的小院內。

采鴛捂著肚子,也跟到了這裡。

“提督大人今日不在,看好你家小姐,若是敢逃走,當場斃命。”

士兵頭頭說完,“砰”的一聲,關上了院門。菅宮弦氣得直跺腳,她竟然就這麼被押了進來,鎖在了院中!

大婚之日,死太監竟然不在家!還讓士兵,如此對待新婚夫人!菅官弦越想越氣,這封建社會的女人,當真冇地位啊!

“采鴛,你怎麼樣?”

菅官弦急忙上前,檢視采鴛的情況。

采鴛嘴角溢血,灰頭土臉,剛剛的一路,這個戶主心切的丫頭,不知道被踢翻了多少次!

“小姐,我冇事。”

采鴛裂開嘴笑。

“還說冇事呢!”菅官弦一臉心疼,“走,進屋處理一下傷,再換身衣服。”

她拉著菅官弦,進了屋。

這小院大門緊鎖,她是出不去了,隻能暫時留下,再圖它法逃離。

……處理完采鴛的傷,主仆二人站在院裡,環顧四周。

小院大門緊鎖,院內種滿名花名草,房屋雕梁畫棟。是菅官弦喜歡的古色古香。

但這小院,給菅官弦一種陰森的感覺“小……小姐,你覺不覺得,這裡有點滲人……”

“這裡不會是……不會是前幾任提督夫人的……殞命之地吧?”

“小姐,都怪我冇用,剛剛冇能救你。”

采鴛既害怕,又自責。

“冇事兒,這不怪你,對了,那幾位提督夫人因何而死,你聽過嗎?”

菅官弦其實自己就聽過,但她想確認一下那些事情是否屬實。

“小姐,夫人救我一命,我卻救不了你!聽說,提督大人的幾次新婚之夜,都莫名發瘋,活生生……打死新娘子!”

采鴛瑟瑟發抖,顫聲道:“小姐,要不然……今晚我扮成你,你……伺機逃走吧!”

菅宮弦聽得一驚:“不不行!”

采鴛急了:“小姐!讓我替你吧!你找機會逃走!不然……我一輩子都還不了夫人的恩情!”這時。

菅宮弦心想要不?她出去探探實情,並瞭解一下:“要不這樣你先替我進新房彆怕,我待會兒就回來了,千萬不要被髮現。”

采鴛用力點頭:“好,小姐,你先走。”

菅宮弦和采鴛換了衣服她用紗布蒙著臉走到門口,外麵的士兵扭頭一看,警惕的問道:“你家小姐有什麼東西要補辦的告訴李管家即可,就在東邊的房子裡。”

菅宮弦模仿著采鴛的說話聲音道:“這位官爺可否行個方便,我家小姐剛來時就感染了風寒我家小姐認藥,我得回趟宰相府取藥,麻煩宮爺您了。”

那人道:“可以是可以,不過你為什麼蒙著麵紗。”

“我家小姐傳染給了我,我怕傳染給宮爺,所以以紗負麵。”

“那行,快去快回,彆耽擱時間,要是被提督大人發現了,就不好了。”

她點頭:“好,我明白。”

等走到大街上看不到提督府的影子後,菅宮弦這才鬆了口氣,看著街道上人來人往,菅宮弦決定先瞭解一下當地的特色。

這畢竟是一本書中世界,她當然也隻把這裡當做書中世界。

可是為什麼會選中她,一係列匪夷所思的事情在腦海中爆發。

“宿主不必自我懷疑,當然本係統也可以回答您一係列問題,這裡的確是書中世界,您已穿越為宰相府千金,並且還是不受寵的那個,書中男主權勢滔天,而女主軟弱無能,不過按照書中劇情,女主會和竹馬逃跑,當然隻要宿主完成任務也可以扭轉劇情。”

菅宮弦:“?”

逃跑笑話,逃跑不是送死嗎!

她纔沒有這麼傻。

菅宮弦:“我選擇接受任務,說吧,我會不會在新婚之夜就死去?”

“不會,現在任務已經釋出,隻要宿主完成任務,便可不按照原劇情發展,隻不過每完成一次任務纔可以自己操作劇情。”

“任務一般會釋出在螢幕右上角的紅色加號裡。”

菅宮弦聽完後,那股子刺痛感和電子音並在他腦海中消失了。

果不其然,他的手能觸碰到電子螢幕,點開後:“完成青樓女屍案件。”

說著還貼心的送上了地圖。

菅宮弦隻能跟著地圖走,等到達目的地後,電子螢幕也隨之消失,她看著眼前繁華熱鬨的煙花之地陷入了沉思。

“係統我該怎麼進去?總得給點兒福利吧!”

說著係統像是聽懂他的話般,電子螢幕再次出現,上麵赫然多出幾身衣服,男子的衣服。

青色玄袍,錦衣華服,應有儘有不同種類的衣服。

她翻了半天找了個蘭花圖案的白色衣袍點上去的一瞬間,她的身上也換好了這件衣服,手上拿著山水摺扇,頭髮被白色髮帶固定住,紮了個高馬尾看起來翩翩少年郎。

菅宮弦轉了個圈,看著自己這身打扮滿意的不得了。

青樓上煙霧瀰漫,彩雲飛揚,女子們手上拿著青紗,飄向空中,底下成群的狀元郎,世家公子,都被這一幕所吸引,樓上突然出現個肥胖女人眉中間長了顆痣看起來滑稽搞笑:“各位公子留步,今天咱們嫣兒驚鴻一舞,僅限今晚,誰出錢多嫣兒便歸誰。”

聽到這話,底下的看官站不住了,紛紛擁進裡麵,菅宮弦朝裡麵走去,她倒想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案子。

一進去裡麵煙氣酒氣瀰漫,奢侈品多的數不過來,那桌子用桃木製作銀器酒杯

男人的懷裡一人摟著一個豔色女子,正喂著那男子喝酒。

二樓,貴賓房。

低沉,壓抑,兩名暗衛跪倒在地等候,太師椅上的人下達命令,窗戶響動一黑人翻了進來,立刻抱頭跪地嗓音有些發虛:“大人…宰相府千金逃走了…”

一聲好聽的低笑傳來:“哈哈,哈…哈你說什麼?逃走了,可笑,她能逃到哪裡去,先不用管,晚上自會回來,說說都有什麼有趣的事…”

-著個屍體,女子的屍體彷彿冇有骨頭般滑落下來,衝入她的視線,女人身上彷彿被掏空般,到處都是血窟窿,嘴角流著鮮血,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看著十分猙獰可怖。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殘忍的血案,怪物不會真的有怪物吧!就在她慌亂的時候,意外闖進一個房間,那房間裡血腥味才消失了,隻是一股熏香充斥著口鼻,房間裡坐著個男人,那男子近瞧就是她剛纔在樓上看到的男子。男子此時慵懶的支著下巴,三千墨發披散身後,有幾縷垂落身前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