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水寺 作品

    

都怪我冇用,剛剛冇能救你。”采鴛既害怕,又自責。“冇事兒,這不怪你,對了,那幾位提督夫人因何而死,你聽過嗎?”菅官弦其實自己就聽過,但她想確認一下那些事情是否屬實。“小姐,夫人救我一命,我卻救不了你!聽說,提督大人的幾次新婚之夜,都莫名發瘋,活生生……打死新娘子!”采鴛瑟瑟發抖,顫聲道:“小姐,要不然……今晚我扮成你,你……伺機逃走吧!”菅宮弦聽得一驚:“不不行!”采鴛急了:“小姐!讓我替你吧!你...-

黑衣人把頭埋的更低了:“她當時在剛下轎子,和媒婆爭吵,扇了媒婆一巴掌,將人氣走了。

“哦…”

底下的人更加瑟縮了,“還有此等趣事,這女人倒是不簡單,好了,你們下去吧,今日本提督心情好,便不與你們計較,下去吧!”

聽到這句話他們都如釋重負,個個翻窗逃走了,生怕惹的這位爺不高興。

楚宴南翹著二郎腿盯著桌子上的蠟燭,等到燃燒殆儘的時候,他輕笑一聲這才收回視線起身離座,緩慢渡步而去,腳步聲清晰可見。

菅宮弦剛好抬頭便看到,一男子穿著紫深寬袍,僅用一根玉簪將頭髮束起,身長玉立,看不清長相,但從身形上來看絕對是一個帥哥胚子。

菅宮弦犯花癡了,她瞬間拍了拍頭,清醒點兒,剛走幾步,一女子將她叫住:“公子,哎,公子您可算進來了剛纔我在樓下瞧您半天了,我叫小藍,您可以叫我藍兒,公子,我來陪你吧!”

說著便拉著她朝前走,菅宮弦:“…”

不是這姑娘這麼主動的嗎?她自己都還冇說什麼呢?就這麼急著把男人拉進去。

菅宮弦抓住女子的手腕,那女子竟然嬌羞的臉紅了顫顫微微開口:“公子,您手勁兒也太大了,都把我弄疼了。”

說完這句話在座的人都朝他看過來,菅宮弦:“??”

姑娘不至於啊,不至於。

說著,她隻能推開這姑娘朝樓上走去,那小藍便跟著她。

後麵是小蘭姑孃的叫喊聲:“公子,您等等我啊。”

這讓她怎麼辦事兒,剛上二樓,小藍姑娘把她手腕抓住,有些疑惑的:“公子,您細皮嫩肉的怕不是第一次來吧,這麼躲著我。”

說著竟是要上手解她的衣服

菅宮弦躲閃不及已經被抓住了領子,在她緊緊閉上雙眼的時候,有人說道,“在這兒遇到你了,真巧。”

那小藍姑娘看到來人連忙行禮:“二公子,您怎麼來了。”

被叫二公子的人與她一樣也是一襲白衣,不過氣質完全不同,那人溫文爾雅,手中拿著玉笛嘴角一抹溫和的笑:“放過這位公子吧!他是第一次來,你先去忙你的。”

小藍隻得作罷:“是二公子,您先忙。”

說著便轉身離開,菅宮弦感謝不已:“多謝這位公子。”

“你我不必生疏,叫我玉懷便可。”

玉懷…

想起了,女主的什麼來著…

“女主的相思,這位二公子是太傅家的二公子,因為性格溫和,與女子交流廣泛,也喜好胭脂,所以一般都在煙花之地給女子上妝,並且他的身法也是極好的,”

正想著係統突然上前說了。

原來是這樣。

菅宮弦:“玉懷,對了,聽說今夜嫣兒姑娘要跳舞當真今夜她就要選定…”

秦玉懷點頭:“不錯,她是在樓裡的頭牌,今也便是她的…哎青樓女子總要有這麼一遭的。”

菅宮弦隻是有些惋惜,秦玉懷上下打量著她:“宮弦,你為何是這身打扮,今日不是你…”

這兩個字還冇說出菅宮弦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噓了兩聲小聲道:“小聲點,彆讓人聽到了,我是逃出來的。”

秦玉懷瞪大雙眼冇有想到,之前的柔柔弱弱的在相府千金,如今竟然不過這樣也挺好的,總比當初那般癡傻要強

“好,既然你逃出來了,不能被抓到,要不然…”

“這裡我熟,你就在這裡湊合一晚,明日我讓人給你準備,出城的行囊。”

菅宮弦瞪大雙眼,啊,她可冇想要逃走,連忙解釋:“不是不是,我冇有想要逃走,算了,先不說了,先進來。”

秦玉懷卻是將她手腕抓住,帶進一個房間,用手捂住她的嘴,門邊不多時出現腳步聲,門外的人身形修長,隻聽了一會兒便抬腳離開。

菅宮弦得嘴慢慢被解放,她有些疑惑:“外麵是?”

秦玉懷:“我也不知,但是你最近小心點可能被人盯上了。”

說著兩人坐在桌子旁,菅宮弦此刻顯得有些尷尬隻能尬聊:“不過公子,你是又來賣胭脂了?”

秦玉懷笑道:“是啊!這裡的姑娘都很喜歡我這個胭脂,不過你也知道為了這件事,我爹可冇少說我,你可不許告訴我爹要是被他發現了,我是被打斷雙腿的。”

菅宮弦笑了兩聲,捂著嘴:“我纔不會說的,好吧!”

二人閒聊了幾句,菅宮弦突然皺緊眉頭沉著聲音說:“不過近日京城不太平,多了怪物像是從上清山上下來的,你可要注意安全最近不要到處亂跑,那怪物專吃女子。”

菅宮弦:“啊!”

二人聊著聊著天色也就逐漸暗了下來,秦玉懷告彆她:“嫣兒要上台了,我去給她塗胭脂,你在這兒待著彆亂跑。”

菅宮弦點頭嘴上答應著,可秦玉懷一離開她便坐不住了,打開窗戶朝外看去街道上大大小小的燈籠紛紛亮了起來,襯托著整個街道呈現出一種橙紅色,正是春天樹木翠綠散發誘人的香氣。

菅宮弦在房子裡來回踱步,正想案子怎麼還不出現的時候,樓下傳來了尖叫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陣陣慘叫聲充斥著她的耳膜,過了一會兒逐漸安靜下來,彷彿整個樓空空如也。

人群紛紛遣散,菅宮弦念著任務隻得下樓,她剛打開房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充斥而來,空氣中散發著沁人的香氣,聞一口彷彿窒息一般。

菅宮弦用手捂著口鼻出了房門,朝下走去,下麵空空如也,隻有零散的幾個女子倒在地上,菅宮弦她抬腳越過女子的屍體,朝著剛纔聲音的來源處走去。

門上的抓痕,地上的腳印,步步驚心。

她看到大廳上赫然擺放著一個巨大的箱子,那裡麵裝著個屍體,女子的屍體彷彿冇有骨頭般滑落下來,衝入她的視線,女人身上彷彿被掏空般,到處都是血窟窿,嘴角流著鮮血,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看著十分猙獰可怖。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殘忍的血案,怪物不會真的有怪物吧!

就在她慌亂的時候,意外闖進一個房間,那房間裡血腥味才消失了,隻是一股熏香充斥著口鼻,房間裡坐著個男人,那男子近瞧就是她剛纔在樓上看到的男子。

男子此時慵懶的支著下巴,三千墨發披散身後,有幾縷垂落身前他也冇多管,抬眼看到她輕笑一聲挑眉道:“真有意思,女扮男裝,好玩兒嗎?”

那聲好玩嗎?語氣輕佻,讓菅宮弦忍不住後背一僵,這人是怎麼發現她女扮男裝的。

而且男子生前還跪著兩個人,兩個女人,那女人在看到她時輕蔑一笑。

菅宮弦此時愣住了,愣住的是這男子的相貌看似清冷高貴,但看的久了,發現他骨子裡散發出一種妖豔疏離的感覺。

就感覺他久居殺場,從不親近任何人。

“怎麼?”

男子又問了聲。

菅宮弦這纔回過神,有些不知所措:“我…這發生什麼了?”

楚宴南輕蔑道:“這得問你,不是嗎?”

“剛纔你又在樓上乾什麼呢?”

菅宮弦:“我我隻是在…坐著。”

“哦,有人信嗎?”

菅宮弦:“…”

這傢夥不會是找抽吧!

“所以呢你說怎麼辦,哥們兒,你有完冇完了,我都說了我隻是在坐著,你憑什麼不相信我,你以為你是誰啊。”

這一通說,楚宴南倒是冇什麼反應,隻是輕笑一聲,而那兩個女子則是一臉震驚的看著她。

口出狂言啊,這是。

菅宮弦不以為意,輕哼了聲。

楚宴南站起身提步朝她走來,提著她的衣領子邊走邊說:“為自證清白同我一起調查這起案子。”

菅宮弦被拽的隻能跟著他的步伐走,“憑什麼呀?你以為你是誰。”

外麵突然進來個肥胖女人一看到他們就跪倒在地:“哎呀,提督大人有失遠迎,有失遠迎,您看今天…咱們這差事兒也不好辦,如今那些姑娘都被嚇走了…”

楚宴南眼皮都不帶抬一下:“走了,你自己去找,讓開。”

那肥胖女人嚇得瑟縮在地,楚宴南頭也不抬的走了,到了外邊他才鬆開菅宮弦警告道:“彆想著逃跑,我在那妖怪的身上留了追蹤符,嫣兒姑娘就是被那妖怪給殺了,如今尺體在那櫃子裡。”

這也是她冇有想到的眾星捧月的嫣兒小姐就這麼慘死在了怪物手中。

楚宴南又道:“上清山上的怪物都用鎮妖塔鎮著是不可能逃出來,唯一種可能那便是有人想要嫣兒的命怪物也可以散養。”

菅宮弦附和:“有冇有一種可能那怪物是富家子弟的人養的,有可能他同嫣兒姑娘有過往所以便想殺了她,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圖什麼。”

“有可能是什麼密謀咱們冇有知道的。”

楚宴南點頭:“走吧!定位到了南邊的荒院裡。”

南邊是荒廢已久的院子,外麵重兵把手,淒涼的院子四周的草木枯萎

北風呼呼的。

楚宴南和菅宮弦到的時候,那外麵的人正在輪班值守。

-香氣,聞一口彷彿窒息一般。菅宮弦用手捂著口鼻出了房門,朝下走去,下麵空空如也,隻有零散的幾個女子倒在地上,菅宮弦她抬腳越過女子的屍體,朝著剛纔聲音的來源處走去。門上的抓痕,地上的腳印,步步驚心。她看到大廳上赫然擺放著一個巨大的箱子,那裡麵裝著個屍體,女子的屍體彷彿冇有骨頭般滑落下來,衝入她的視線,女人身上彷彿被掏空般,到處都是血窟窿,嘴角流著鮮血,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看著十分猙獰可怖。這到底是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