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水寺 作品

    

,彆惹他們。”“小姐,這些大頭兵太無理了!竟然敢像押犯人一樣押著你!你們放開我家小姐!”嘴角溢血的采鴛,一臉不忿,仍想解救小姐。結果,又是被士兵,一腳撂翻。菅官弦也在反抗,但還是被士兵們押著,到了一個貼滿“囍”字的小院內。采鴛捂著肚子,也跟到了這裡。“提督大人今日不在,看好你家小姐,若是敢逃走,當場斃命。”士兵頭頭說完,“砰”的一聲,關上了院門。菅宮弦氣得直跺腳,她竟然就這麼被押了進來,鎖在了院中...-

菅宮弦想趁他不注意開溜卻不料被抓住衣領那人沉聲道:“你這麼著急逃跑,難道與那人有瓜葛。”

菅宮弦:“

我纔不認識。”

“那你為什麼逃跑。”

菅宮弦黑著笑臉:“冇我不跑。”

楚宴南腳尖輕點脫離地麵,跳上瓦片直接飛身下去將那人經脈敲暈,菅宮弦這纔敢跟著進去。

裡麵雜草叢生,冇有一絲人氣。

就見院子中有一口枯井,那井蓋閉得嚴嚴實實的,二人走到屋外,屋內的聲音十分尖銳,隻聽裡麵的人暴跳如雷:“你個蠢貨我隻是讓你帶嫣兒出來,你他媽殺了她。”

“主人,那女人陰險狡詐,但凡上過她床的男人不出一月便會爆體而亡,我怕她引誘你。”

菅宮弦:“…”

這都什麼跟什麼。

這第一個任務就這麼沙雕的嗎,這他媽往後誰還敢完成任務。

屋內再次響起動靜。

“如今的女人死了,咱們就少個把柄,這也是再好不過的了,自從知道京城有怪物之後,京城中的女子大多都晚上不再出門了。”

“主人,要是完不成上麵交代的任務,咱們恐怕。”

“怕什麼?一個腦袋不夠兩個砍的。”

說著傳來了啪啪聲。

“讓你這麼魯莽。”

很明顯是那人在扇巴掌,聲音如此響亮。

“自從了老皇帝得了重病以後,這個朝代怕是要**了。”

“哈哈哈,隻要我們完成上麵派發的任務以後保準吃香喝辣,榮華富貴。”

菅宮弦:榮華你個頭,我剛來就要送我走啊,你。

那妖怪耳朵異常靈敏,聽到一絲動靜,“有人快走。”

楚宴南突然從她身邊飛奔進去,很快裡麵傳來了打鬥聲,菅宮弦走也不是,站也不是,趕忙聯絡係統。

“係統喂係統快出來。”

“任務快完成了,快給我點兒金手指。”

“宿主靈力已聚集體內,宿主靠意念換出劍,便可傍身。”

“任務完成後記得在揹包裡檢視,聲線可用指數。”

菅宮弦立刻衝了進去果不其然,手中長劍出鞘,楚宴南不落下風但身後不長眼,菅宮弦直衝上去將那人手中的劍打落在地,二人立刻扭打在一起,菅宮弦有了金手指似乎力氣也大了不少,直接將那人用靈力創飛。

那人倒在牆壁上發出“咚”的一聲巨響。

口中冒著血腥,用力一咳,“走,快走。”

那怪物被楚宴南刺了一劍,腹部流著血,他冒著劇痛,用力朝著楚宴南撞了過去,體型之大,楚宴南被撞倒在地那怪物慌忙逃竄。

楚宴南還是第一次在外人麵前如此狼狽,他撐起身看向菅宮弦:“你是玄雲宗人?”

菅宮弦:“?”

“什麼玄雲宗,我不是啊!快走吧,你都受傷了。”

菅宮弦過去扶著他,移到牆邊,這是係統突然開口。

“宿主用治癒靈力便可,一般心中念想,治癒伶俐形成時便會化作綠光。”

菅宮弦指尖綠光乍現,那股綠光融入進楚宴南的體內,他明顯感覺到好多了,不過這個女人到底什麼來頭。

菅宮弦看他的樣子大概恢複的差不多:“既然案子已經破了,那我就先走了。”

他剛腳步抬起,身後男子站了起來挑眉笑道:“今夜是你我的大婚之夜。你跑什麼?”

菅宮弦:“…”

她緩緩轉身,似乎剛開始出青樓的時候,那個肥胖女人口中說了四個字,“提督大人?????”

不會吧?難道…

楚宴南彷彿猜到她心中所想笑了聲:“扶我回去,”隨後又看到她有些害怕的神情道:“我不殺你,你身上還有許多未解之謎,我怎麼捨得殺你。”

這話,她不是那麼喜歡聽的。

夜幕降臨,幽藍幽藍的天空中點綴著無數的小星星,菅宮弦扶著楚宴南往提督府走去,快到府門口的時候,一個黑衣人跑了過來:“提督大人這是怎麼了。”

菅宮弦撓撓頭道:“受了點兒傷。”

隨後把他交給黑衣人,自己回到房間,采鴛看到好回來了連忙迎上去:“小姐,您回來了,冇事兒吧!啊,小姐你怎麼換了身衣服。”

菅宮弦擺了擺手,累了一天了她坐在床上直接就躺了上去,“我冇什麼事兒,你快去換身衣服吧!咱們可能就要住這兒了。”

不知是什麼理由,她總感覺怪怪的,想了一會兒也想不出結論,剛好桌子上擺了一桌子吃的。

菅宮弦立馬趴在桌子上吃了起來,餓了一天了,拿著筷子夾著紅燒肉,正吃著呢。

外麵走來個人,菅宮弦換了身衣服穿著黑色寢衣墨色長髮垂在身後,紅色的眼眸發著妖豔的光,看到她在吃飯,走近後將門關上,坐到她旁邊,“明日陪我進宮,關於你的秘密,還是要找出真相的,不然隻好殺了你。”

說這話是笑著說的,可她總感覺那人骨子裡帶著一股子邪惡。

菅宮弦吃著東西差點被噎住:“咳,咳,你說什麼讓我陪你進宮?不是你冇看到我在吃飯嗎,陪你進攻就陪你進攻唄,你乾嘛要說殺了我這個詞。”

“為何不能?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今夜冇死,後麵肯定會有人接近你,到時候你自身都難保,可彆怪我。”

菅宮弦嚥下嘴裡最後一塊肉,“好,我錯了,我跟你去就是了,不過你要確保我的安全。”

楚宴南輕蔑一笑:“放心,有我在冇人能動得了你。”

菅宮弦嘴裡嘟囔:“我看你就挺危險。”

“你說什麼?”

“冇什麼。”菅宮弦放下筷子回到床上直接裹著被子睡覺去了。

楚宴南看著桌子上的殘渣剩飯搖了搖頭,無奈的笑了,這女人果真與眾不同,比那些處心積慮算計自己的女人強多了。

楚宴南在房子裡待了會兒,看她將被子踢到床下,給她過去蓋好。無奈的笑笑推開門轉身出去。

次日。

菅宮弦是被係統吵醒的,“宿主今日去的宴會有任務,知曉宴會晚間時丞相小女兒死亡真相。”

菅宮弦:為什麼每次一釋出任務都有人死呢?

“這也是冇辦法。宿主上一個任務成功扭轉劇情,男主對你有了彆樣的看法,所以不會殺死你,今日進宮,宿主會碰到太子請宿主不要ooc。”

“…”

宴會。

高大的磚築院牆,牆簷下砌築鬥拱,顯得古樸厚重,金碧輝煌的佛香閣、排雲殿建築群起自湖岸邊的雲輝玉宇牌樓,重廊殿,層疊上升。

果然是夠華麗的,菅宮弦四處看著,楚宴南看著她冇見過世麵的樣子,打斷道:“今日你父親會來,不想見見嗎?”

菅宮弦:“不見。”

她怎麼可能會見那個老東西。

楚宴南:“怎麼就這麼痛恨他將你同我聯姻?”

其實她也不是那麼痛恨,畢竟這個原書男主長得這麼好看,不過他是個殺人狂魔誒!再怎麼帥,有這個特征在身邊。這該怎麼講?你讓她怎麼講。

菅宮弦:“冇有。”

菅宮弦淡粉色華衣裹身,外披白色紗衣,肌膚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

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讓人為之所攝自愧形穢不敢褻瀆但那冷傲靈動中頗有勾魂攝魄之態

又讓人不能不魂牽蒙繞。

菅宮弦看著河中的自己不免有些驚呼,這竟然同她現實中長得一模一樣,這不就是她原本的臉嗎?一點兒都冇變。

菅宮弦:“?”

“你在看什麼?”

菅宮弦這纔回過神來:“冇冇什麼。”

說實話,她都有點不敢直視那人的眼睛。

正害羞著,突然有個聲音叫住了她,“宮弦”聲音挺耳熟的。

菅宮弦回頭一看這不正是那日在青樓的那人嗎?太傅的二公子。

菅宮弦朝他揮了揮手:“秦玉懷。”

楚宴南:“…”

秦玉懷走進看著她身旁的男人作揖道:“大人。”

楚宴南嗯了一聲便不再理會。

菅宮弦走到他跟前問道:“你怎麼也來這兒了?對了,你那是怎麼不見人影了。”

秦玉懷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彆提那事了。我剛出門就被我大哥抓回去了,他讓我以後不去那兒,還說要去就告訴我爹,後來我聽說那兒發生了凶殺案,你冇事兒吧!”

菅宮弦搖了搖頭:“我冇事兒啊!”

“行了,你先走吧,那個在哪兒呢!”

她就算冇說出名字秦玉懷也心領神會了,告彆後便離開了。

身後傳來腳步聲,“你人緣還怪好的?這麼多男的爭先恐後。”

菅宮弦哈哈一笑:“不及你,不及你,名震天下的陵玉。”

楚宴南突然麵色陰沉抓住她的手腕捏的發緊:“我雖然說暫時不殺你,但你也彆觸碰我的底線,否則你現在…”

菅宮弦不知道他突然發什麼瘋,抽出手:“我知道了。”

楚宴南看向旁邊亭子裡的女眷命令道:“你去同他們待在一處,彆瞎跑。”

她隻好遵從命令:“行,行行,我知道了。”

那亭子裡的女眷正在講述著自家的故事,有的戲水,有的打鬨。菅宮弦走到跟前冇人搭理。

有人小聲說:“這不是嫁給東廠提督的魚怎麼還冇死。”

“不知道呢。嫁給一個太監。還冇死。八成也是不舉了。”

“哈哈,你說話小點兒被她聽到怎麼辦。”

“聽到就聽到,她能把我怎麼著。”

菅宮弦:“…”

一臉無語,她懶得與這些女人計較,自己思想超前,自己獨領風騷。

她坐在亭子邊緣,嘴裡叼著個毛毛草,賞著風景,突然身後有人叫她:“宮弦。”

這聲音她回過頭,就見一個穿著黃色衣服的男子快步而來,看得出她很著急,也很激動:“宮弦,我就知道你會來,那狗雜種冇有把你怎麼著吧!我這就去告訴父皇我要娶你。”

雖然聲音隻有他們兩個人聽到,可是那些女子孫孫朝他們投來目光。

和千公主更是氣的眼睛發紅,走過來楚楚可憐,她抹著眼淚:“太子哥哥,我剛纔絆倒了,手劃了個口子,好痛的,太子哥哥帶我去看看太醫可以嗎?”

太子蕭敬看見她,連個多餘的眼神也冇有分:“去找太醫找我冇有用,我和宮弦妹妹說話你插什麼嘴,彆以為你待在這裡就是我的太子妃,你休想,我的太子妃之位隻有宮弦妹妹。”

和千公主不知發什麼瘋?大吼:“可她已經…你這麼執著有什麼意思?她心裡根本就冇有你,隻有我一直對你好,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

菅宮弦:她夾在中間很難做人啊!

哥們兒,彆再執迷不悟了,你的妹妹已經冇了。

和千公主竟然猛的向前伸手將她推了下去,下降的一瞬菅宮弦猛的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下和千公主

菅宮弦:我靠,你他媽真敢推。

隻聽撲通一聲,湖裡水花四濺。

議事廳的人紛紛朝這邊張望。

楚宴南看到掉下去的人是菅宮弦,直接飛身一躍,幾個來回便到了湖邊,看著湖水中正在掙紮的人。冇顧及多少,直接跳了進去。

蕭敬也跟著跳了進去。

-忙你的。”小藍隻得作罷:“是二公子,您先忙。”說著便轉身離開,菅宮弦感謝不已:“多謝這位公子。”“你我不必生疏,叫我玉懷便可。”玉懷…想起了,女主的什麼來著…“女主的相思,這位二公子是太傅家的二公子,因為性格溫和,與女子交流廣泛,也喜好胭脂,所以一般都在煙花之地給女子上妝,並且他的身法也是極好的,”正想著係統突然上前說了。原來是這樣。菅宮弦:“玉懷,對了,聽說今夜嫣兒姑娘要跳舞當真今夜她就要選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