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哲登基計劃》

    

網上的一條新聞嗎?就是有人因為模仿影片中的動作,以為可以穿越到古代,造成死亡的新聞嗎?”車雁一把抓住陸合樂的手,真摯地看著陸合樂,“我也不想相信,但是就在最後一條公告出來前的那晚,我這個從來不做夢的人居然做夢了。夢裡的蘇哲穿著皇帝的服飾朝著我伸手,對我說,皇後,你在發什麼呆,登基大典就要開始了。”“嗯嗯,”陸合樂機械地點頭,心中略帶不滿,卻未表露於色。她她迅速起身,不再多言,急忙走到門口,快速穿上...-

縉朝汴州,監牢

“放我出去,我是冤枉的,放我出去,我是冤枉的。”

陸合樂兩手抓著鐵柵,仰著頭望向走廊的儘頭,不斷的叫喚著,不過這一切都註定是徒勞,現在已經是子時了,在冇有電燈的時代,人們能休息睡覺的都睡著的了。

她一邊喊,一邊用手指記著數,在最後一根手指收回後,如釋重負般盤腿坐了下來,心裡絮絮叨叨的罵著死黨車雁。

要不是車雁非要拉著她玩最近網上火了款養成遊戲《蘇哲登基計劃》,她現在應該坐在高檔的辦公室指點江山,而不是在這裡完成係統發放的任務。

這款遊戲的主線就和名字一樣直白,就是讓一個叫做蘇哲的讀書人當上皇帝,而玩家的主要操作就是幫助蘇哲當上皇帝,包括但不限於積攢家底供他學習四書五經,習得君子六藝等。而為了更貼近古代,蘇哲的父親被設定為一個偏僻縣的小縣令,每年年俸摺合銀子隻有十兩,而遊戲的開頭蘇家的家底隻有二兩銀子。

十兩銀子可能足夠普通人家一年的吃用,但是蘇家可是有個要科舉的蘇哲,不算吃用,光是支付四書五經的束脩就得六兩銀子,再加上蘇哲的父親蘇望是個熱心腸,經常接濟窮親戚或者幫助無法生活的百姓,每年都會額外支出六兩銀子,光是這兩項,蘇家直接負債。

所以玩家需要操作蘇家開展副業,讓其不至於不負債,這也成為了遊戲吸引人的一點。車雁作為一個萬年投資失敗者,也是因為這個掉進了這個坑。

陸合樂靠在沙發上接過車雁遞過來的手機,等看到右上角顯示的家底,吃驚道:“個,十,百,千,兩千萬兩銀子?這怎麼做到的?”

負債兩千萬兩?

根據遊戲底層邏輯,即便玩傢什麼都不操作,每年開銷絕對不超過50兩。負債達到兩千萬兩,平均一下,蘇家也需要四百年。

這是向天再接四百年嗎?

“你不會是被裡麵的人坑了吧?”

遊戲的另外一大賣點就是玩家除了可以控製蘇哲一家外,也可以註冊成為遊戲中的任意npc,參與到遊戲中。所以在遊戲中發生任何離譜的事情都不算離譜。車雁的投資投資功力,陸合樂還是瞭解一些的。雖然車雁在大投資上經常栽跟頭,但是小項目上還是有一些保障的,再差也不應該差成這樣。

“陸合樂,我知道我這輩子就是守不住財,但是上天可能是可憐我,讓我擁有了你這麼個朋友,你的路子野,你快看看還有什麼搞錢的方法,最好今天晚上十二點前就將負債清零。”車雁俏皮地從後方輕輕環繞著陸合樂的脖頸,她的身體隨著搖晃的動作微微擺動,帶著一絲撒嬌的口吻輕聲細語。

陸合樂果斷地將車雁從自己的脖子上扒拉下來,然後將手機堅決地塞入車雁的懷中退後兩步,雙手交叉置於胸前,拒絕道:“大姐,這是遊戲,遊戲完全冇有邏輯,不是我能清零就清零的。你有時間在這裡磨我,我勸你還是找遊戲方,把你賬上的數字抹掉更具合理性。”

“可是你不是最近才炒股用一個小時賺了五百萬嗎?為什麼不能給我四個小時?”車雁聲音略帶顫抖,委屈道。

陸合樂扶額,“我那是拿到了金吉利國際有限公司有人打算做空股價的線報,纔敢出手。更何況操作也是要有錢啊,遊戲中負債成這樣,你讓我怎麼操作?連啟動資金都冇有”

車雁突然如失去了支撐一般,整個人無力地癱軟,一屁股坐在地上,雙手緊握著手機,神情中流露出深深的失落與無助,“難道我要以這樣資產穿進遊戲中嗎?”

穿進遊戲?

車雁在說什麼鬼話?不會是因為不光是在現實中賠錢,在遊戲中也是如此,心理破防出現了幻覺了吧?不過陸合樂並冇有在意。

“我是不會幫你的,”陸合樂起身上了個廁所。從廁所走出,一眼便看見了車雁仍坐在地上,整個人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最後還是心生不忍,走過去輕聲安慰道:“銷號重新註冊不就好了?用得著和天塌下來一樣嗎?”

車雁用看傻子的眼神盯著陸合樂,搖頭道,“你不懂,如果我在今天十二點前冇有將這兩千萬兩的金額填平,等待我的將會是無儘的地獄。”

“怎麼?你拒絕了接受上帝的救贖?”陸合樂開玩笑地說道。不就是一個遊戲,如果冇有辦法給玩家帶來快樂,不玩不就可以了,乾什麼一副天塌下來的表情。

“不是,你真的不玩遊戲啊?”車雁在短暫的沉思後,手指在手機的螢幕上輕輕滑動了兩下,隨後她抬起頭,將手機螢幕轉向陸合樂,“你看這裡。”

陸合樂順著車雁手指的方向,目光聚焦在手機螢幕上,仔細檢視著螢幕上的內容。

【係統公告:近期遊戲升級,無法登出賬號,請各位玩家妥善經營】

【係統公告:經過更新,目前遊戲開通新玩法——穿進遊戲,和蘇哲近距離接觸。玩家可以真實穿越進遊戲,陪伴蘇哲登基。隻是目前這項功能還在測試中,特彆開放一個名額,具體選定條件如下.......】

【係統公告:截至車雁0車雁4年4月30日,經過諸位玩家和我們的評估,賬戶ID為“我真的想發大財”的玩家將成為穿越遊戲的幸運兒,屆時遊戲中的數據都會同步為其賬號的情況,共同決定蘇哲的命運,還望其他玩家諒解。】

“我真的想發大財”就是車雁的賬號。

“你.....”陸合樂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車雁也是讀到大學的人,怎麼會相信穿越這種事情,“你記得之前網上的一條新聞嗎?就是有人因為模仿影片中的動作,以為可以穿越到古代,造成死亡的新聞嗎?”

車雁一把抓住陸合樂的手,真摯地看著陸合樂,“我也不想相信,但是就在最後一條公告出來前的那晚,我這個從來不做夢的人居然做夢了。夢裡的蘇哲穿著皇帝的服飾朝著我伸手,對我說,皇後,你在發什麼呆,登基大典就要開始了。”

“嗯嗯,”陸合樂機械地點頭,心中略帶不滿,卻未表露於色。她她迅速起身,不再多言,急忙走到門口,快速穿上鞋子,打算離開這裡。,“冇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就走了,本來還有個合作要談。”

“能不能留下來?”

就在陸合樂即將邁出房門的那一刻,身後突然傳來了細微而顫抖的聲音。這聲音如同秋風中搖曳的落葉。陸合樂回過頭,隻見車雁此刻的眼神如同受傷的小獸一般,充滿了無助與期盼,正緊緊地注視著她。

“也許你會覺得我瘋了,但請相信我,我並冇有。”車雁的聲音帶著哽咽,她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道,“自從我註冊了這款遊戲,我的生活就徹底改變了,我再也回不到從前了。”她的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無奈和哀傷,“能陪我一晚嗎?就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晚,陪我一起度過這最後的時光。”

最後一晚?車雁不會是被接連投資失敗,在遊戲中也冇有找到呼風喚雨的感覺,想要自我了結吧?

陸合樂立即停下了腳步,心中的擔憂讓她不由自主地再次進入房間。她一邊迅速拿起手機,與原本約定的人重新安排時間,一邊柔聲勸慰車雁:“彆想不開,失敗是成功之母,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之前虧掉的錢就會回來。”

車雁苦澀的笑了笑,也冇說什麼話。

夜幕降臨,兩人同臥一床。原本車雁信誓旦旦地她一定要清醒地穿越進遊戲世界,但不久後便陷入了深深的沉睡。她的四肢如同八爪魚般不自覺地纏繞在陸合樂的身上,而陸合樂則耐心地、不厭其煩地將她輕輕地放回到原來的位置。

經過多次的調整,陸合樂終於失去了耐心,她喘著粗氣,輕輕地坐了起來,望著熟睡中的車雁,“難道是我想多了?她這個樣子哪裡像是想不開尋死的?”

陸合樂再次抓住了車雁那又開始不安分的手腳,輕輕一推,這次車雁卻出乎意料地帶著被子一同滾下了床。

陸合樂心頭一驚,連忙走下床去,小心翼翼地扶起車雁,將她輕輕抱回床上。就在這時,床頭的一抹光亮吸引了她的注意。

四周靜謐得隻能聽到自己輕微的呼吸聲,陸合樂眯起眼睛,仔細端詳著螢幕,隻見上麵顯示著《蘇哲稱帝計劃》的遊戲介麵。她的目光緊緊地鎖定在手中的智慧手機螢幕上,螢幕的光線映照在她的臉龐。

不知為何,當陸合樂的目光觸及這個介麵的那一刻,她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著。她不由自主地拿起了手機,手指輕輕地在螢幕上滑動,彷彿觸摸到了另一個世界的脈搏。

“反正也睡不著,能幫一把就幫一把好了。”陸合樂自言自語道。

-死亡,係統也會自動回溯到某個安全的時間點,讓你能夠繼續遊戲。因此,請務必避免任何冒險或找死的行為,以確保你的遊戲體驗能夠順利進行。”冇過一會,係統向她的大腦中灌輸了她的資訊。在遊戲中,她名為陸合樂,與現實世界中的名字如出一轍。眼前的這位女性,正是她的母親王二孃。雖然王二孃對女兒充滿愛意,但她的丈夫陸二牛卻對這對母女並不友善,僅因王二孃未能為他誕下兒子而心生不滿。因此,王二孃在家中的生活過得並不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