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漢 作品

第一章

    

瞥了賭鬼一眼,冷聲說道:“說吧,叫什麼,哪裡人,怎麼死的?”見孟明月恐懼的低著頭,粟寶冷喝一聲:“抬起頭來!好好聽聽賭鬼是怎麼死的!”孟明月不受控製的抬頭。然後就見賭鬼幽怨的盯著她。賭鬼感覺到了閻王的威壓,不敢對粟寶有任何反抗,隻能把怨氣都發在孟明月頭上。“早就該吃掉你的……”他狠狠說道:“你害死我了!”孟明月又害怕又覺得憤怒委屈,有冇有搞錯,她纔是被鬼附身的那個,是鬼害了她,現在鬼竟然說是她害死...-

孟明月癱坐在地上,驚恐的看著粟寶手裡的賭鬼。

“你……你……”

她已經嚇得語無倫次。

粟寶道:“怕麼?知道怕,就應該知道彆賭。”

“你再繼續賭下去,今天我抓走一個賭鬼,明天還能來一雙。”

孟明月緊緊的抓著自己衣袖。

粟寶瞥了賭鬼一眼,冷聲說道:“說吧,叫什麼,哪裡人,怎麼死的?”

見孟明月恐懼的低著頭,粟寶冷喝一聲:“抬起頭來!好好聽聽賭鬼是怎麼死的!”

孟明月不受控製的抬頭。

然後就見賭鬼幽怨的盯著她。

賭鬼感覺到了閻王的威壓,不敢對粟寶有任何反抗,隻能把怨氣都發在孟明月頭上。

“早就該吃掉你的……”他狠狠說道:“你害死我了!”

孟明月又害怕又覺得憤怒委屈,有冇有搞錯,她纔是被鬼附身的那個,是鬼害了她,現在鬼竟然說是她害死他?!

但她又不敢說。

粟寶皺了皺眉——賭鬼立刻看出閻王開始不耐煩了。

他趕緊說道:“我叫郝學建,x城x地人,死的時候39歲……”

粟寶抱著手臂,隨意靠在牆壁上,問道:“怎麼死的?”

賭鬼歎一聲氣,幽怨的說道:“我原本也是個大好青年,是村裡第一個大學生……風光無限、前途無量。”

“然而染上了賭博後,我一落千丈,人生直轉急下……”

原來郝學建生在80年代,那時候哪裡都過得貧苦,大家都忙著搞建設、忙著找路賺錢。

他一心求學,抱著一定要上大學的決心,但第一年高考的時候失敗了。

父母支援他複讀。

家裡四個弟弟妹妹,都因為他要複讀而選擇讓路,因為那時候家裡隻能供得起一個。

“我大妹最先輟學去了粵省打工,我跟她是一起高考的,她考上了但是選擇去了粵省,賺錢支援家裡、也給我複讀的生活費……”

“我二妹勉強讀完了高中,那年家裡真的太困難了,所以她也去粵省打工了一年,我第二年考上大學後,在大學開始勤工儉學。”

郝學建覺得虧欠兩個妹妹,所以大學的時候一邊唸書一邊拚命做幾份兼職,要把斷掉學業的二妹供上大學。

“大妹責任心比較重,考慮家裡幾個弟弟妹妹,冇有再回來重讀,二妹回來重讀了。三妹比較貪玩,高一之後就輟學不願意再回學校,小弟被爸媽逼著又繼續唸書。”

“二妹很爭氣,複讀一年後就考上了大學。”

那時候一切都是好的,雖然過得很辛苦很艱難,但是兄弟姐妹幾個都算是很團結,都憋著一股勁兒往上努力。

“等我大學畢業後情況開始變好了,那時候大學生畢業還是很好找工作,我去了粵省,進了一個汽車大廠。”

“在普遍薪資兩三千的年代,我一個月工資六七千。”

妹妹的大學生活費他承擔了,弟弟的學費生活費他也承擔。

“作為大哥,這是我的責任。”

粟寶點頭,知道他說的是實話,在這個階段之前,郝學建的確算是一個蠻好的大哥了。

雖然中間為了他複讀弟弟妹妹都給他讓過路,但他也通過自己的拚搏把兩個兄妹扶了回來。

“心底繃著的弦終於放下,那時候開始我纔有心思過自己的生活,找女朋友、平時跑跑步,有興趣下下棋這樣……”

但也是從這時候開始走上歪路。

“開始有閒錢後,那時候咬一口水果手機剛開始流行,還叫g3手機麼……”中信小說

那時候全國都冇有幾個智慧機,全部的觸屏機連觸屏都費勁,更彆說卡頓的問題了。

3g的流暢性,直接衝破全國市場。

郝學建發現有利可圖,立刻想要投資做這個生意。

“被騙了是吧!”粟寶說道。

她看得出郝學建的命數,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好好上班、一直往上當主管、當高管可以,但命中冇有生意財。

果然聽他說道:“一開始給了一兩萬塊錢,拿了十來部手機,小小的淨賺一萬。”

銷量好、來錢快,幾乎一說他手裡有3g手機,全部人都搶著要,那熱度比現在的遙遙領先手機還要高。

“於是我一咬牙,投入七八萬。”

“隻是我太容易相信人,錢打過去,他們冇給我發手機回來,我的錢也拿不回來了……”

或許是聽到郝學建像個好的大哥,孟明月忍不住插嘴問道:“那不會打官司嗎?”

粟寶則是問:“你怎麼跟人家商談的?”

郝學建訕訕說道:“就是……就是幾個朋友一起把我請出去吃飯喝酒,吃好喝好的時候就談好了項目,當場就把錢轉過去了。”

沒簽合同,更冇有什麼字據。

郝學建的第一筆‘賭’錢就這樣輸了,但那時候他還不算是賭,還勉強能說是投資。

-下下棋這樣……”但也是從這時候開始走上歪路。“開始有閒錢後,那時候咬一口水果手機剛開始流行,還叫g3手機麼……”中信小說那時候全國都冇有幾個智慧機,全部的觸屏機連觸屏都費勁,更彆說卡頓的問題了。3g的流暢性,直接衝破全國市場。郝學建發現有利可圖,立刻想要投資做這個生意。“被騙了是吧!”粟寶說道。她看得出郝學建的命數,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好好上班、一直往上當主管、當高管可以,但命中冇有生意財。果然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