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湘鈴蘭 作品

第1章 重生

    

禮,“此乃整個京城上好的胭脂,想必母後塗上必會很美至於你那幅破畫,嘖嘖嘖。”宴崢打開畫卷說到:“此乃林老的《春溪桃花圖》,正是皇姐半年前就命我尋給母後的賀禮。”女帝龍顏舒展:“謝謝崢兒與輕洛的心意,母後心意領了。先放在輕洛的寢宮吧。”岺琦咬牙切齒:“怕不是假畫?”“此乃是我從黑市得來的真跡,何來假畫二字?”岺琦隻好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岺琦剛退下,又有人上前了:“女帝,臣有一事相求。”女帝抬眼:“平身...-

上一世的靈輕洛昏庸無能,貪圖美色,不理朝政,導致淩國戰亂四起、禍災不斷,後被護國公宋連砍殺。

靈輕洛睜眼,發現自己正躺在塌床上,周圍還有一大堆人圍著自己。

“輕洛啊,你終於醒了!冇事吧?有冇有感覺不適啊?”一旁的女帝撫摸著靈輕洛的臉龐。

靈輕洛搖頭。一群人寒喧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靈輕洛還冇反應過來:自己重生了,重生回了十六歲的年紀。反應過來後,靈輕洛連忙跑到鏡前檢視,果然,小巧的臉龐、柳葉兒般的眉、櫻花般的唇,一切都預示著自己重生了。

她走出宮門就看見一個年齡大概和自己差不多的男生跪在雪地裡,靈輕洛纔想起來自己昨天因為和宴崢吵架,但吵不過宴崢就自己故意掉進池子裡,纔得到了現在宴崢罰歸的下場。

宴崢抬頭,他已經在雪中跪了一個晚上了,看靈輕洛的眼中全是厭惡,還有恨。

靈輕洛埋頭向前走,正要扶起宴崢時,宴崢卻突然倒在靈輕洛的懷中。

“宴崢!”靈輕洛扶起宴崢,從院門走進一個侍衛,“二殿下,怎麼了?”靈輕洛焦急道:“影時,快來把宴崢扶回他的寢宮!”影時皺眉,可靈輕洛畢竟是自己的主子,不能不聽主子的命令。

接下來的幾天,靈輕洛的舉動嚇壞了宮中的人,比如說……照顧發燒的宴崢。

宴崢醒後,房間空無一人:“我怎麼會在寢宮裡?”

靈輕洛推門而入:“你醒了?大夫方纔已來看過了,你並無大礙。”

宴崢隻是瞟了靈輕洛一眼就跪在床上:“謝皇姐。皇姐這份人情我定會還的。”

靈輕洛垂首:“之前的事……對不起哈,我.我不是有意的。”

宴崢心頭一震攥緊拳頭:“無事。”

三日後——

靈輕洛坐在朝中,眼看著朝中大臣們奉上禮物並說:“陛下生辰已到,微臣特意準備了賀禮,請笑納。”

靈輕洛內心:“完了完了,母後的生辰我給忘了!連禮物都未準備!完了!”

到靈輕洛時,岺琦冷笑:“喲,皇姐,你怕不是未給母後準備賀禮吧?”靈輕洛正欲反駁時,門口的公公大喊:“四皇子到——!”

“誰說皇姐冇有為母後準備賀禮?”宴崢走進殿門,把一幅丹青雙手奉上。

“這什麼?一幅畫?嗬!怕不是自己隨便畫的吧?”岺琦邊說邊奉上自己準備的賀禮,“此乃整個京城上好的胭脂,想必母後塗上必會很美至於你那幅破畫,嘖嘖嘖。”

宴崢打開畫卷說到:“此乃林老的《春溪桃花圖》,正是皇姐半年前就命我尋給母後的賀禮。”

女帝龍顏舒展:“謝謝崢兒與輕洛的心意,母後心意領了。先放在輕洛的寢宮吧。”

岺琦咬牙切齒:“怕不是假畫?”“此乃是我從黑市得來的真跡,何來假畫二字?”岺琦隻好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岺琦剛退下,又有人上前了:“女帝,臣有一事相求。”女帝抬眼:“平身,何事相求?”謝紀瀾並未起身:“臣,想退婚。”謝紀瀾此話一出,朝堂立馬安靜了下來。

-宴崢罰歸的下場。宴崢抬頭,他已經在雪中跪了一個晚上了,看靈輕洛的眼中全是厭惡,還有恨。靈輕洛埋頭向前走,正要扶起宴崢時,宴崢卻突然倒在靈輕洛的懷中。“宴崢!”靈輕洛扶起宴崢,從院門走進一個侍衛,“二殿下,怎麼了?”靈輕洛焦急道:“影時,快來把宴崢扶回他的寢宮!”影時皺眉,可靈輕洛畢竟是自己的主子,不能不聽主子的命令。接下來的幾天,靈輕洛的舉動嚇壞了宮中的人,比如說……照顧發燒的宴崢。宴崢醒後,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