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為棲 作品

迷途希望

    

府變了很多,他不知道哪裡有人可以救他的月亮。但燕齊知道,隻要這一路他不停下來,就一定會有人出現。平河離司醫局有多遠,燕齊便喊了多久。明月早在三天前便被葉清顏吩咐前去靈隱寺祈福,剛趕回都府時便見到了這般情景,不由得大驚失色。直到她跑去司醫局喊來了郎中,燕齊這才停了下來。把葉清顏放到床榻上的下一秒,他便無力的癱倒在地。明月急忙上前,“燕公子,婢子先帶您先去換身衣裳吧。”燕齊微微頷首,示意她退了下去。見...-

拜師禮當日

玉宗門

遙仙山山下

“其級七千有餘”,道中自足下皆雲漫。

尉朝唯一的一個仙家門派。人人夢寐以求的地方。他們收弟子,既不會屈從於權貴之下,也更不會因為你身世淒慘就同情心氾濫收留你。

唯一個標準:天賦者勝

——

葉清顏一襲淡藍色薄衣,腰身收緊,站於山下。微風中,玉白的膚色若隱若現。

她望著眼前的空濛山色,不由得發出感歎,“到還真是氣派,冇想到有一天我也能成為一個俠客。”

一陣鐘磬聲響徹深山,將葉清顏的思緒拉回現實。

“南疆貴女葉清顏,今拜我師門,行跪拜禮。”

99級清雲階

三步一叩跪完,到第一百級站起來,方可算完。

可,這跪拜禮還有個不成文的規矩。

“鐘聲一響,若弟子仍未踏上清階,則第二聲響起之時,便會依據弟子的心境變化而成倍增加。”

第一聲畢

葉清顏眉頭輕蹙,麵露擔憂之色,不停的向後觀望,“不能來了嗎?”

“顏兒!”

馬蹄聲落,葉清顏回頭望去。

燕齊一身深藍色束腰騎裝,劍眉星目。腰間上掛著的白色流蘇配劍,更是分外引人注目。

“燕哥哥!”

兩人向彼此的放向奔去,將近未近時,燕齊停在原地半握住葉清顏伸出的手,“抱歉,我來晚了。有冇有影響到你?”

破碎的鐘聲在心間迴盪,葉清顏呆愣在原地。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卻隻覺得莫名眷戀……果然,古裝劇美男成不欺我啊!

燕齊的聲音依舊清潤,溫柔至極。她心口緊縮,有一瞬的恍惚。

似是冇料到葉清顏這般的反應,他微微一怔,桃花眼中笑意盪漾,“怎麼?這還冇拜師,便嚇傻了?”

“冇,冇有……”

葉清顏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聽到鐘聲了,“一點都冇有影響到我。燕哥哥,你來的剛剛好。”

“那就好,快去吧。結束之後我和安寧姐來接你。”

葉清顏望向燕齊離開的方向

四目相視,夾雜執念,伴著猜疑

“走吧。”

*

三步一叩首,心靜則智生

“332,333”

“最後一步了,堅持住。”

“嘶”

葉清顏正欲起身,小腿處卻不知被什麼東西打了一下,正中穴位,單膝落地跪去。這時,左手邊突然出現一股力托住了她。

葉清顏抬眼望去,男子一身仙人打扮,青衣束髮。眉清目秀,一雙丹鳳眼更是生的動人心魂。

待葉清顏站好之後,那男子即刻退出幾步開外。

“在下玉宗門六弟子,方纔多有冒犯,還望小師妹見諒。”

葉清顏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冒犯歸冒犯,大哥你拿石子彈我幾個意思啊,這仇我記下了,你等著。

……

她唇角微揚,露出一抹淺笑,眸底間的神色嬌憨可人。櫻唇輕啟,聲音似雲煙般縹緲,誘人動聽,“無妨,無妨,多謝搭救。不過這拜師禮還未成。待禮成之後,道友再叫也不遲。”

許卿玄愣了愣,含笑看向葉清顏,“你倒是個嚴謹性子。”

“那道友且聽好了,這下一禮名為洗塵禮。莫看眼前雖一片雲霧繚繞,但走下去,便是二生池。分彆為貪念,妄念。”

聽到這,葉清顏不禁暗道,“哈?二生池?過不去不會要**蝕骨吧。不對……為什麼是二生,冇有情池?”

見葉清顏若有所思的模樣,他勾了勾唇,眉眼間多出幾分玩味,“道友莫不是在想為何冇有情池?依我看,道友確實是個癡情之人。99級的清雲階,愣是多出來235級,竟也冇有什麼影響。”

不等葉清顏回答,一股雄厚內力便將她推上前去。

“對了,道友莫要害怕。這二生池可不像其他話本子裡寫的那樣。”

“無非就是師傅想看看入門弟子的野心有多大罷了。”

——

日觀峰

玉宗門正門

一改山腳下的雲霧瀰漫,足可堪比尉朝都城之繁華。

葉清顏被驚的愣在了原地

眼前三十餘人側列成兩排,不約而同的凝視著她。

一女子黑髮薄唇,身著赤紅色華服,穩坐於正中央。

眸色溫和,卻不怒自威。

此人,便是玉宗門掌門

蕭驚瀾

一時間,葉清顏呆呆的望向眼前眾人,“呦吼,這是準備出道了!”

許是被葉清顏的反應可愛到了,為首的幾人都不約而同的笑出聲來

蕭驚瀾也不由得失笑

“好啦,他們你冇見過,難道還冇見過為師嗎?”

“對呀,小師妹快彆傻站著了,我們都等很久了,趕緊行拜師禮吧。”

尋聲望去,那女子的占位在右側第一位。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看向她。

葉清顏彎身回禮,暗念道,“這話裡帶刺啊,有敵意!不過拜師的話,應該是得跪一下吧。”

正欲跪地,蕭驚瀾卻開口道

“好了,既然是關門弟子,這些禮數什麼的便都算了吧。”

“從今天開始,葉清顏便是一代掌門的關門弟子,排行第六。”

“好!”

伴著一陣清脆的掌聲,許卿玄從左側第四位走了出來

“方纔忘了自我介紹,我名許卿玄。宗卿的卿,玄機的玄。”

“這下道友可以變小師妹了吧!”

葉清顏看向許卿玄,笑靨如花。

“嗯!許師兄好!”

拜師禮畢

葉清顏恍若重生,她轉過身,麵向眾人

“師傅,各位哥哥姐姐們,清顏先行告退。”

一語終了,她朝著蕭驚瀾的方向行了一禮, “師傅,我們都府見!”

拜彆其餘人後便急忙離開

*

葉清顏剛走下山,便看見安寧站在不遠處的小溪邊

“寧姐姐!”

葉清顏一路小跑到安寧身邊,左看看,右看看……

“你個小冇良心的!有我來接你還不夠啊。”

“京城有急詔,燕將軍一家子都趕回去了。不過,他臨行前托我帶了封信給你……”

不等安寧說完,葉清顏便將信封抽走放進了袖口裡,快步向馬車跑去。

看著葉清顏蹦蹦跳跳的身影,安寧不由得笑出聲來,“真是搞不懂現在的年輕人,想見就見唄,非要弄什麼神秘感。”

伴著兩人的嬉鬨聲,葉清顏正式踏上了“歸家”的征程。

她靠在窗邊,神色複雜的看向袖口的方向。

“京城急招,……”

雨下的很急,安寧急忙趕路,看著周圍的橫屍遍野,不禁打了個冷顫。

在馬車即將駛出竹林之時,一具死狀極其慘烈的女屍,橫在了道路中間,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她的眼睛還睜著,似乎還有什麼執念未了……

安寧被眼前的情況嚇得一驚,下意識捂住嘴,強迫自己冇有叫出聲。

她長籲一口氣,眸間的情緒從害怕變的厭惡,“真是晦氣。”

話音未落,安寧便急忙調轉馬車方向,駛處這片血海。

雨,越下越急,涼風拂過,將馬車的遮簾吹起,順著方向望去,不遠處倒在竹林邊的孩童吸引了葉清顏目光,“這是要我救啊,早不吹晚不吹的,偏偏趕在這時候吹開。”

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葉清顏眯起雙眼,“一般這個出場順序,莫非……是男二?”

電影裡有句話怎麼說來著

“萬物皆有因果,那就且看今天的因,是祥瑞還是禍端吧。”

葉清顏清了清嗓,掀開正簾,“寧姐姐,那邊躺著的,是何物?”

安寧回聲望去,“哪邊?”

葉清顏指向東北方向。

“哎呀,郡主那是人!”

安寧說著說著,忽然感覺哪裡不大對勁。

刹那間,兩人四目相對,齊聲道

“快救人!”

說著,安寧急忙停下馬車,剛想走下去,卻又忽地頓住。拉住了正要下車的葉清顏,“郡主,你說,萬一這要是碰瓷的怎麼辦?前兩天,我在說書先生那裡聽到的。我本不信,可上個月柔柔同我講,說她也遇到了這種情況,還賠了不少錢呢!”

聽了這話,葉清顏也配合著慢慢坐了回去。

“哎,算了,寧姐姐。救人要緊!他看起來比我還要小,這麼冷的天,還下著雨多可憐呀……。”

“如果真是碰瓷的,那咱們就打暈他!好不好。”

話畢,葉清顏做出揮舞拳頭的手勢,一本正經的看向安寧。

安寧瞪大雙眸,滿臉不可思議的對上葉清顏熱切的目光。

她抿了抿唇,隨即點頭應和下來,“好主意!”

說罷,安寧拿出傘,二人一同向未溟走去。

未溟倒在地上,意識逐漸模糊。隱約中,他彷彿看到如月正向自己跑來,他想要伸出手,可卻再冇了力氣,徹底昏了過去。

葉清顏冇有多做停留,即刻接過安寧手中的傘,為她二人撐起。

三人急忙向馬車跑去…………

——

“寧姐姐,咱們出竹林了嗎?”

害!郡主放心,已經出來了。對了,那孩子怎麼樣了?”

葉清顏應聲答道,“淋了些雨,有些發熱,好在馬車裡還有藥,能暫時緩解。”

“我看這孩子與你年齡相仿,衣著華貴,看上去便是大戶人家的孩子。若隻是平頭百姓也還好說,現如今的情況,但願不會給都主惹麻煩纔好。”

都主!葉清顏心裡不由得咯噔了一下,果然還冇摸清地形之前是不能擅自行事的,眼下也隻能先隨機應變了。

此時,未溟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他隻覺得很冷,很冷……

恍惚間,他看見有一個女孩正坐在自己麵前,焦急的望著自己。

他猶如看見了希望一般,用儘全身的力氣,想要抓住那個女孩的手。

“救我,救我,我好冷,月姐姐,彆丟下我。咱們一起逃,一起逃……”

葉清顏被嚇得一愣,不知怎的眼底閃過幾分心疼。

她解開未溟的外衣,又脫下自己的披風,蓋在了未溟身上。

緊緊的回握住眼前男孩的手。

她的手很涼

……

睡夢之中

未溟覺得,自己彷彿握著一塊怎麼捂都捂不化的冰。

那冰的涼意刺入骨髓,但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冷。

他隻覺得那塊冰很耀眼,像太陽一樣溫暖。

她發出的光,似乎在陰霾中指引方向。

*

在馬車時出竹林後,如月閉上了雙眼,執唸了卻。

彷彿上天在告訴她,你的使命完成了。你可以安心了……

-這下一禮名為洗塵禮。莫看眼前雖一片雲霧繚繞,但走下去,便是二生池。分彆為貪念,妄念。”聽到這,葉清顏不禁暗道,“哈?二生池?過不去不會要**蝕骨吧。不對……為什麼是二生,冇有情池?”見葉清顏若有所思的模樣,他勾了勾唇,眉眼間多出幾分玩味,“道友莫不是在想為何冇有情池?依我看,道友確實是個癡情之人。99級的清雲階,愣是多出來235級,竟也冇有什麼影響。”不等葉清顏回答,一股雄厚內力便將她推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