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粽粽 作品

門徒下山

    

,輕輕拍打著它的頭,問道:“喂,死狗,你看見師傅了嗎?”大黃狗似懂非懂的搖著尾巴,回頭張望著柴房的方向。“你餓了?師傅冇給你餵飯嗎?”李子楠輕聲問道。“汪汪!”大黃立刻跑到院子裡的食盆前,吐著舌頭,叫了幾聲。李子楠搖了搖頭,跟著大黃,走進柴房。他打開櫥櫃,翻找出狗糧袋子,輕輕搖晃,所剩不多的狗糧在袋子裡發出嘩嘩的聲音。“汪汪!”大黃狗立刻豎起耳朵,尾巴搖得更歡了。“好了,好了!知道你餓了。”李子楠...-

李子楠猛地睜開眼睛,夢境中的奇遇如同破碎的玻璃碎片,在腦海中四處飛濺。他心跳加速,彷彿剛從一個深淵的邊緣掙紮回來,額頭上的汗珠還未乾透。

“啊!”

他回過神,連忙下床。

“完了完了,晨修啊!”

他慌亂中穿好衣服,躍出房間,疾步向廳堂奔去。

雨後初霽,天空明淨如洗。屋簷滴落的積水敲打在庭院石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李子楠趕到廳堂前,稍微平複了氣息,然後輕輕地推開大門。一股陰冷的氣流夾雜著淡淡的香火味撲麵而來。

他低著頭,站在門口,小聲嘀咕:“師傅,我來晚了!”

然而,安靜的廳堂內並無任何迴應。

“師傅?”

他調高音量,慢慢抬起頭,小心翼翼地跨過門檻,目光在昏暗的房間中四處探尋。

突然,一陣急促的犬吠聲打破了這份寧靜,尖銳刺耳的聲音嚇得他一個趔趄。

“師傅,對不起,我遲到了!”李子楠慌忙跪在祖師爺的神像前,連連磕頭。可奇怪的是,身後除了犬吠聲外,並無其他動靜。

他轉過身,隻見門口的大黃狗正瘋狂地搖著尾巴,衝他嚎叫。

他瞪了狗一眼,冇好氣地說:“閉嘴,死狗!你嚇死我了!”

李子楠站起身,給祖師爺上完香後,走到門外大黃狗身邊,輕輕拍打著它的頭,問道:“喂,死狗,你看見師傅了嗎?”

大黃狗似懂非懂的搖著尾巴,回頭張望著柴房的方向。

“你餓了?師傅冇給你餵飯嗎?”李子楠輕聲問道。

“汪汪!”

大黃立刻跑到院子裡的食盆前,吐著舌頭,叫了幾聲。

李子楠搖了搖頭,跟著大黃,走進柴房。

他打開櫥櫃,翻找出狗糧袋子,輕輕搖晃,所剩不多的狗糧在袋子裡發出嘩嘩的聲音。

“汪汪!”

大黃狗立刻豎起耳朵,尾巴搖得更歡了。

“好了,好了!知道你餓了。”李子楠拿出袋子,將僅剩不多的狗糧全部倒進狗盆裡,“隻有這些了,將就著吃吧。”

大黃狗迫不及待地撲到食盆前,開始大快朵頤。

李子楠拿起水瓢,準備給它再添點兒水時,餘光卻無意中瞥見柴房角落裡的一個奇怪東西。

那是一個木箱,顏色黯淡,上麵的鐵鎖鏽跡斑斑,看起來年代久遠。

李子楠從未注意過這個角落。他走到木箱前,對著鎖柄用力一拽,鎖居然斷了!

“這麼容易就開了?”

李子煵心裡想著,手不由自主的掀開蓋子。

他原以為裡麵會裝著金銀財寶,最起碼應該是師傅的法器道具。

然而,當箱子完全打開後,他愣住了。木箱內並無他想象中的珍寶,隻有兩本舊書被破布包裹著,靜靜地躺在那裡。

他拿起其中一本,剛翻開第一頁,突然,一個小女孩兒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李子煵!哈哈,師傅說的冇錯,你果然打開箱子了耶。!你知道嗎?我在這裡等你好久了。”

李子煵被突然的聲音嚇了一跳,他四處張望,發現周圍並冇有人。他驚恐萬分,聲音顫抖。

“你...你是誰?”

“我是書靈呀。”

那小女孩兒聲音再次響起,彷彿是直接在他的意識中說話。

“什麼?書..書靈??”李子楠更加疑惑。

“哈哈哈,我就是附著在這本書上麵的書靈呀。”書靈解釋道,“你也可以理解為,我是這本書的靈魂,或者精神力量。”

李子楠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解釋嚇的不輕,又低頭看了一眼這本書,發現書中一個字都冇有。

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解釋嚇的不輕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解釋嚇的不輕他半信半疑地問:“難道?你...你是妖怪?”

“我纔不是妖怪呢。”書靈回答道,“我是禁咒秘錄中的力量孕育而成的精神體。師傅讓我在這裡等你,我等你好久了呢!”

聽到“師傅”兩個字,李子煵有些動容。問道:“那我師傅呢?”

“哈哈哈哈!”

書靈冇有任何迴應,隻有笑聲,不斷在李子楠的耳邊傳來,他繼續問道:“書靈,我師父呢?”

“書靈?書靈?”李子煵繼續翻動著那本書,可他耳邊的笑聲似乎離他越來越遠,直到消失。

“汪汪!汪汪!”

屋外的大黃又狂叫起來,冇回過神來的李子楠又被大黃的叫聲嚇了一跳!

“是..是師傅回來了?”

李子楠心頭一緊,連忙把書包裹好,重新放回木箱。他很好奇“書靈”到底是什麼,準備問問師父。

他走出柴房,在院子裡四處張望,依舊冇看到師父的身影。

他轉過頭,惡狠狠的瞪著大黃狗。

“你個死狗!你到底有完冇完!又嚇唬我!”

李子楠抬腳就要踹過去。大黃狗似乎早有準備,靈活地躲開,又夾著尾巴,哼哼唧唧的回到狗盆前。

李子楠看著空空如也的狗盆,忍不住笑出聲來:“你這傢夥,真是尖懶饞滑,吃得比誰都快。”他掏出手機,打開購物軟件,目光一亮。前不久網購的狗糧,冇想到這麼快就送到了山下的快遞站。

“算你運氣好,不然又得餓肚子了。”

李子楠又摸了摸大黃的頭,笑著說:“你等著吧,我這就下山給你拿糧去。”大黃彷彿聽懂了似的,突然撲過來,熱情地舔著李子楠。

“彆鬨了!”

李子楠笑著推開大黃,走進廳堂,寫了一張字條貼在門上。

又用腳尖輕輕踢了下大黃的屁股,對它說:“好好看家啊,彆放陌生人進來。”

大黃好像聽懂了似的,迴應著叫了兩聲。

…….

下山有兩條路:一條是磚路,雖然繞遠,但路況相對平坦;另一條是土路,雖然近,但剛下過雨,路途泥濘崎嶇。

李子楠猶豫片刻,還是選了遠一些的磚路。

他跨上自行車,沿路而行,不時有碎石從山壁上滑落。快到半山腰時,他停下車子稍作休息。他擦了擦汗,抬頭望向山腳處的村口方向。那裡似乎籠罩著一層薄薄的霧氣,使得原本熟悉的景色變得模糊不清。

“可能是剛下過雨的原因吧。”他心裡想著,又騎上自行車,繼續下山。

過了二十來分鐘,李子楠終於抵達村口的小賣部。

….

“姨,我來取個件,應該是個大件,昨兒下午到的。”他將車停在店門前,對正在門口擇韭菜的婦女說著。

婦女抬起頭,露出和藹的笑容:“你終於來了,小夥子。你買的啥呀,這麼沉,昨晚下雨,我從門口搬到屋裡,可費了好大勁呢。”

“謝謝姨了,真是辛苦了。”

婦女便放下韭菜,轉身進了屋。

冇一會兒,她又出來,對著門外的李子楠說:“小夥子,快過來搭把手,我一個人可抬不動。”

李子楠也跟著走進去,和婦女一人一邊,合力將那個沉甸甸的快遞從屋裡搬到自行車的後座上。

看著標有“40kg”的狗糧袋子,李子楠心中一驚。

“這麼沉?”

他本身就對重量冇什麼概念,後座的狗糧就像是背了一座小山。

他蹲下身,在地上撿起幾根捆韭菜的草繩,手腳麻利地將這大包狗糧緊緊捆綁在自行車的後座上。深吸一口氣,準備推著車原路返回。

剛走冇多遠,前麵的幾輛三輪紛紛掉頭,又都回來了。

李子楠好奇的看著這些返回的人群,一個大叔和他目光相對,指著前方的路,好心提醒道。

“小夥子,前麵塌方了,走不了了,快繞路走吧。”

“不會吧!這麼慘。”李子楠抱著僥倖的心理把車停在路邊,跑到前方檢視。

“哎,確實走不了了。”

前方山體滑坡,道路被大塊的碎石完全阻斷,一棵粗壯的柳樹被巨石撞倒,枝葉散落一地,現場一片狼藉。

李子楠隻好無奈地搖搖頭。

正當他準備掉頭尋找另一條路時,一團濃密的霧氣突然毫無預兆地從山間湧來,將周圍全都淹冇。陽光在這濃霧中變得微弱而無力,四周的一切都籠罩在一片昏藍之中。

李子楠環顧四周,但霧氣太過濃密,他的視線被完全限製,隻能憑藉感覺摸索著前進。

就在他感到迷茫時,他發現自己竟然又回到了村口的小賣部前。

那位婦女依舊坐在門口,低頭擇著韭菜,彷彿這一切詭異的變化都與她無關。

他停下車,從兜裡掏出半包煙,又左右摸索,猶豫了一下,抬頭看向婦女,有些尷尬地喊道:“姨,有打火機嗎?”

婦女聽見聲音,緩緩地抬起頭,臉上還是那樣和藹的笑容,彷彿從未改變過。她迴應道:“你終於來了,小夥子。你買的啥呀,這麼沉,昨晚下雨,我從門口搬到屋裡,可費了好大勁呢。”

李子楠心裡一緊,回過頭,禮貌的笑著,又拍了拍車後座的大袋兒狗糧:“謝謝姨了,我在直播間搶的特價狗糧,我家大黃斷糧了,下山太麻煩,這次多給他囤點兒。”

他清了清嗓子,再次詢問:“咳咳,大姨,你家賣打火機嗎?”

婦女放下手中的韭菜,站起身走進屋裡。不一會兒,她又探出頭來,臉上依舊掛著那種笑容:“小夥子,來搭把手,我一個人可搬不動。”

李子楠的心猛地一顫,他清楚地記得,十幾分鐘前,這位婦女就已經這樣說過。這種重複的情景讓他感到一陣寒意,他冇有反應,隻是瞪大眼睛,努力回想著之前的細節。

就在此時,一陣鞭炮聲從村口傳來。

-火機嗎?”婦女聽見聲音,緩緩地抬起頭,臉上還是那樣和藹的笑容,彷彿從未改變過。她迴應道:“你終於來了,小夥子。你買的啥呀,這麼沉,昨晚下雨,我從門口搬到屋裡,可費了好大勁呢。”李子楠心裡一緊,回過頭,禮貌的笑著,又拍了拍車後座的大袋兒狗糧:“謝謝姨了,我在直播間搶的特價狗糧,我家大黃斷糧了,下山太麻煩,這次多給他囤點兒。”他清了清嗓子,再次詢問:“咳咳,大姨,你家賣打火機嗎?”婦女放下手中的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