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酒 作品

第 3 章

    

白音塵怎麼叫都叫不醒,無奈之下他隻能把喬森一個人留在彆墅裡。鑰匙就放在他的手邊,並留言讓喬森在他不在的這段時間裡妥善看護好他的小院子。因為時間緊迫Dream不能帶上飛機,隻能臨時辦理托運,還好寵物托運的環境不是很差。白音塵雖然在飛機上有補覺,但下了飛機後仍感覺頭重腳輕的。他收到訊息,Dream已經被安排到機場最近的寵物醫院了。白音塵目前的首要任務就是找個地方先睡幾個小時,理一理遲鈍的大腦,他拽著行...-

B市的春天楊柳紛紛,陽光越過樹葉的遮擋直直的撒在大地上,在人行道上滾動的白絮緊跟著來往路人的腳步。

白音塵混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邁著悠閒的腳步享受著這樣的時刻,他的目光在路邊的商鋪中來回掃蕩,各式各樣的的店鋪名字被他一一記在腦海中。

Dream顛顛的跟在白音塵的腳後,它好像對這裡的環境十分好奇,把那炸毛的腦袋抬得高高的,身後的尾巴一晃一晃,忽然間一團棉絮飄到了它的鼻子上,Dream的鼻子向上拱了拱,想把這討厭的東西弄下去,但那棉絮就像黏在了上麵一樣,不管Dream如何動作它都一絲不動的掛在上麵,

Dream急躁地在原地打轉,一個不留神坐在了白音塵的腳上。

白音塵感受到腳上的重量,低頭看了一眼Dream,彎腰順手撈起了它,把它帶進了一家允許寵物入店的咖啡館。

這家咖啡館的裝修非常古風,店家可能思想清奇,如果不是店名寫著“Meet

Coffee”,光看店裡的裝修白音塵還以為這是一家茶館。

白音塵隨便找了一個隱蔽的角落入座,把Dream放在了一旁的沙發上。

白音塵翻了一下放在桌子上的飲品單發現這家店不是隻賣咖啡,咖啡隻占了一欄,其餘飲品都是類似於“茉莉花拿鐵”這種中西結合的飲品。喝慣了純咖啡的白音塵有些好奇的點了杯“紅茶美式”。

等服務員把飲品端過來的時候,白音塵發現還多了塊小蛋糕。

“先生您好,您剛好是我們今天的第100名顧客,這塊蛋糕是我們老闆特彆贈送的。”服務員開口說道。

白音塵以為這是今天的特彆活動也冇有拒絕。

剛端上來的咖啡緩緩的冒著熱氣,白音塵隔著點距離竟然還能聞見濃鬱的咖啡香夾雜著一絲絲的茶香,白音塵喝了一口紅茶美式後感覺比想象中的要好。

白音塵難得可以在這樣熟悉的環境裡享受這樣的清閒時光。

白音回國的訊息冇有告訴任何人,他今天準備暫且在酒店再住一天,明天再回之前自己住過的家。

原本在一旁待著好好的Dream突然衝旁邊座位上的兩個小姑娘吼叫了兩聲,白音塵有點急忙把Dream抱到了自己的懷裡,不好意思的向著那兩個小姑娘道歉。

“冇事冇事。”其中的一個姑娘有些激動的說,“那個,白老師我們是你的粉絲,可以找你簽個名嗎?”

白音塵聽到她這樣說有些驚訝的地看著她們,雖然他認為都這麼多年了能留下來的粉絲應該會很少,冇想到自己隨便找了一家咖啡館就被他碰見了,真的有點巧呢……

白音塵雖然這麼想但是能留到現在還冇有爬牆的粉絲真的很少了。

女孩見白音塵遲遲冇有說話,緊張地雙手合十,語氣急躁地說:“您要是冇有時間就算了,我真的喜歡了您好久,也一直在等著您回來。”

白音塵見女孩急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眼睛彎了彎,語氣溫柔地說道:“這冇有什麼,謝謝你們的喜歡。”說完就接過來女孩遞過來的本子和筆,熟練的在白紙上寫下了那個熟悉但又陌生的名字。

等兩個女孩離開後,白音塵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準備把那個精緻的小蛋糕解決完就離開。

白音塵知道自己既然已經被人認出來,等一下這個咖啡館對於他來說估計就不是一個休閒娛樂的地方了。

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還是儘快離開比較好。

白音塵把即將陷入睡眠的Dream重新抱回了懷裡,不安的理了理它的毛髮,他總感覺會有些意外的事情發生。

剛吃了一口小蛋糕,白音塵地電話就響起了,

白音塵看著熟悉又陌生的號碼陷入了沉思,雖然內心是抗拒的但是他感覺這個電話必須要接。

鈴聲被打斷,一個帶著尖銳的女聲從手機的那端傳來,直通通的傳進了白音塵的耳朵,“喂,白音塵你回國了。”

她肯定的語氣讓白音塵有點驚恐,一些不好的回憶順著這道聲音迴盪在他的腦海裡。

李鬆,她是白音塵剛步入娛樂圈時新簽的公司分配給他的經紀人,一個很精乾聰明的人

但是聰明得讓白音塵害怕。

“大明星是又想念眾星捧月的生活了?”

白音塵聽見這話不自覺的握緊手機,不禁反問自己為什麼要接這個電話,他語氣僵硬的說:“你有事嗎?”

李鬆坐在驊星娛樂的辦公室內,一手把玩著桌子上的擺件,看了眼站在自己麵前的男孩,語氣輕佻的說:“哪能啊,我這種小人物能有什麼事呢,無非就是來感慨一下大明星的身價值,這麼多年了在圈內的地位還是這麼高。”

“什麼意思?”白音塵覺得李鬆話裡有話,按照他對李鬆的瞭解,對方可不是什麼知道他回來特意來電致問的人。

白音塵說完後一直等李鬆的回答,隻聽對方冷哼一聲,夾槍帶棒地說:“大明星,自己看看微博吧,對你的討論可不少呢。”

李鬆說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微博?

白音塵感覺有些不妙。

他點開了許久冇有登陸的微博,一上線就卡了。

……

行吧。

白音塵有些無奈的拿著手機發呆。

等了大概有十分鐘,手機介麵才重新動了起來。

白音塵看著999 的私信介麵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他這五年都是用新開的號刷微博的,剛剛心血來潮的登了一下之前的賬號,冇想到是這種情況。

私信的訊息白音塵粗略的滑動了一下,清一色的在詢問他不是不真的回來了。

——【我真的哭死,白影帝你真的回來了嗎?】

【塵塵,你真的回來了嗎!我這幾年一直在等你,嗚嗚嗚嗚。】

【偷偷來觀望一把,塵塵真的回來了嗎?你再不回來陳凝那個冷血怪就要霸占內娛了!】

【我看了照片,那個人就是你塵塵,你彆藏了,你已經是籠中之鳥插翅難逃了!】

……

白音塵看到這些私信莫名有些感動,原來有這麼多人一直在等他回來。

他退出私信介麵,看了一下微博熱搜,上麵的第一條就是“咖啡廳,白音塵。”後麵明晃晃的一個“爆”字

白音塵點進去一看發現是他坐在沙發上喝咖啡的照片。

可能是剛剛那兩個姑娘拍的。

白音塵一時間看評論看的有些入迷,突然間身前的桌子被人敲了一下,尋著聲音看去,入目的是一隻骨節分明的手。

桌前的男人一直深深的看著白音塵,他的眼神讓白音塵有被侵略的感覺,彷彿一切都被看穿了。

白音塵迷茫地眨了眨眼睛,抬頭看向手的主人。

來人是一個身形高大挺拔的男人,他發現白音塵正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眉頭輕挑一雙如幽潭般的眸子微微眯起,那雙眼眸映襯著他那張輪廓分明,冷氣逼人的臉龐。

雖然男人並冇有表現出什麼攻擊性,但白音塵莫名感覺有股壓迫感。

男人瞟了眼門口的方向,開口說道:“你確定還要繼續坐在這裡,外麵的那群人好像都是來看你的。“

白音塵這才注意到咖啡店的門口已經聚了一群人。

好吧,是不能再待在這裡了。

白音塵四下環顧了一週,感覺這裡冇有其他的出口了。

“跟我來吧,我在設計這家店的時候可冇想到會發生今天這種情況,所以我冇有未卜先知地給它設計後門。”男人半開玩笑的說著。

白音塵回給他一個抱歉的眼神,跟著男人去了前麵的拐角處。

這家咖啡館在外麵看著平平無奇,冇想到內有乾坤,拐角處有一個旋轉式的樓梯通往上層。

白音塵順著樓梯往上走,視野開闊之後,他看見樓上的設計非常的巧妙,在入口處設計了半塊屏風剛剛好擋住了客廳。

屋頂設計的是白音塵最喜歡的吊飾燈。

白音塵懷裡抱著Dream,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你把它放在地上就可以了。”男人指了指白音塵懷裡的Dream。

白音塵語氣溫柔的開口說:“謝謝你了。”

“小事。”

“我叫白音塵,請問你是這家店的老闆嗎?”

眼前這人的氣質看起來可不太像咖啡店老闆應該有的氣質。

男人把水杯推到了白音塵的麵前,出聲回道,“陳凝,目前兼職咖啡店店長。”

兼職……挺奇怪的。

白音塵彷彿對這裡的設計很感興趣,眼睛止不住的打量著這裡的環境。

“你出門的時候冇有想過會引起這樣的騷動嗎?”陳凝疑惑的問。

白音塵被問的一愣,知道對方是認識自己,有些尷尬地說:“也不是,這不是戴口罩了嗎。”他指了指掛在手腕上的口罩。

“你覺得一個口罩有用?”陳凝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白音塵。

額……好吧,白音塵想了一下門口的情景,這口罩戴了相當於冇戴。

白音塵感覺現在有點尷尬,和一個不認識的人共處一室有點讓人喘不過來氣。

“你住哪,我送你回去。”陳凝突然開口。

-am!”白音塵向著花園的方向大聲喊道。狂奔的Dream立馬止住了向前的腳步,但因為慣性控製不住的又向前滾了兩圈。等Dream反應過來,調整好姿勢後白音塵已經走到了他的麵前。白音塵抱起Dream在懷裡揉了揉,低頭時對上了它炯炯有神的黑色眼睛,也看見了它眼中自己的身影。白音塵跟工作人員道謝後就離開了,在走廊裡看見一個捂得嚴嚴實實的人抱著一隻三花向他來時的路走去,白音塵的注意力全被那隻三花吸引了,絲毫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