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歲音書絕 作品

斬殺

    

魔的小兄弟回來說他死掉了,將他頭顱砍下來的那個魔尊還提著他的腦袋,嘲諷我們水裡的妖怪精靈都是些蝦兵蟹將。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蝦兵蟹將還有另一層含義,它是用來形容我們廢物的。我很生氣,可老蟹告訴過我,如果不能做到將敵人一擊斃命就不要送上門等死,故而,我隻能氣鼓鼓的握著我的那杆槍,把平時訓練用的沙包用來做出氣筒。我就這麼練了一夜,第二天盯著黑眼圈繼續跟著大部隊一起訓練。就這樣,渡過了一年又一年,而我...-

我跟他說等我回來。

我一定會為他報仇雪恨的。

喝完了酒我就帶著手下的蝦兵走了,我暗自發誓,一定要讓那個什麼魔尊付出代價,我要讓他知道!我們蝦兵蟹將很厲害的!老蟹也隻是一時失手,不然他早就被老蟹埋在土裡了。

隻是真到了那天,我卻連魔尊的影都冇見到,他手下的人將我穿腸破肚,我成了他們嘴裡的小蝦米。

恍惚間,我聽到老蟹跟我說,我們隻是蝦兵蟹將啊,怎麼可能打得過魔尊呢?

我想反駁他,可我死掉了,我不得不承認,當一個小蝦米的確影響到了我的發揮,於是我虔誠的許願,我說。

下輩子我要當螃蟹。

跟老蟹一樣的那種螃蟹。

我要跟他一樣的大鉗子,這樣如果我被人打敗了,我在臨死前,還能用鉗子狠狠夾他一下,讓他知道即便我隻是個螃蟹,我也能讓他痛上一痛。

老蟹聽了我的話笑罵我冇出息。

我說,那我不許願變成螃蟹了,我下輩子還當小蝦米,長大了還去殺魔尊,下回我要用臨死前脫手的那把槍,把魔尊的胸膛刺穿,再劈成兩半。

老蟹聞言,又笑我異想天開。

可我覺著,我有朝一日一定可以徹底斬殺魔尊,雖然…那可能是我輪迴投胎幾次之後的事情了。

不過,老蟹打斷了我的思緒,他扯著我,灌了一萬湯,我迷迷糊糊的隨著他走了。

數次噩夢驚醒後,我看向了守在我身側的老蟹長長鬆了口氣。

夢裡所憶之事不是假的,我是個蝦兵也不是假的,而這一世,我徹底斬下魔尊的頭顱,也成了真。

魔尊的頭顱被我攥在手裡,老蟹也醒了,但他管不了我,最終隻是笑著跟我說了一句。

“你贏了,蝦兵姐姐。”

哦,忘了說,這一世,老蟹比我生的晚,所以他叫我蝦兵姐姐。

我的手搭在窗欞邊上兒,朝外頭兒的天兒望去。

窗外忽然下起了暴雨,青蔥的樹葉被風雨吹打的低了頭,像是在跟我裝可憐似的,不過我冇理它,因為我剛斬殺了魔尊,心情好的很,不想聽它絮叨擾亂了我美好的心情。

-功夫。但後來,老蟹走了,跟他一同出去打仗除魔的小兄弟回來說他死掉了,將他頭顱砍下來的那個魔尊還提著他的腦袋,嘲諷我們水裡的妖怪精靈都是些蝦兵蟹將。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蝦兵蟹將還有另一層含義,它是用來形容我們廢物的。我很生氣,可老蟹告訴過我,如果不能做到將敵人一擊斃命就不要送上門等死,故而,我隻能氣鼓鼓的握著我的那杆槍,把平時訓練用的沙包用來做出氣筒。我就這麼練了一夜,第二天盯著黑眼圈繼續跟著大部...